【今日点击】法律战!戒严反叛乱?看清川普战线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5日讯】【今日点击】(3948-1)

提要
法律战戒严反叛乱?看清川普战线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今日点击节目,我是石涛。在昨天节目中跟大家分享了,包括弗林将军,都提到说就目前川普而言,应该采取紧急的类似紧急状态,也就是说实施军管。实施军管把宪法暂时中止、暂时停止,停止宪法然后有点儿像这种军事的,就是军事管制吧。包括议会什么都会,立法机构所有的东西都会停止,然后用他手中现在的证据,用他现在的证据在全国范围内抓人,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原因就是说,就今天在这一次大选中,作为美国整体社会的一个,整体运作的机构,完全充斥着腐败,几乎没有任何一个部门,能够洁身自爱,任何一个部门能够逃脱其中。

这是在过去将近20年里面,在今天就是美国政府历届总统,从柯林顿、小布希再到奥巴马,这样几届总统他任职其间,腐败充斥着整个美国的执政机关、执法机关、立法机关。这个社会是靠法律来维护整个社会的,个人是靠着信仰来支持的,所以这是一个内外对应的。如果一个从立法、执法跟法院本身,都充斥着整个腐败的话,那就是这个社会管制就根本就不存在了,美国政府就等于不存在了,其实是有这个成分在里头。

那在这个成分的背景之下呢,即使川普到了最高法院,即使最高法院,确认了川普可以赢得这次总统,那川普面对今天整个执法、立法,跟这个法院本身,我们和行政部门本身,这样大规模的腐败,这样大规模的造假,他将如何面对后面的4年,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对吧。如果维持现状他成为总统,那今天当他面对众议院的时候,他想做的事情根本做不来的,因为众议院依然是腐败的。就现行的体制州政府在很多问题上,对于相对它来讲是独立的,他没有任何办法。美国的司法体制就是这样,限制着总统的权力,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

法律战戒严反叛乱?看清川普战线

他即使能够获胜他都没法面对,那这个道理出现之后呢,就变成另外一个问题了,所以才很多人提到一定要实施军管。实施军管的意思,条件就是美国本次大选,遭受了外国势力的直接控制,这是一个真正的条件。遭到外国势力的直接控制,那就是对美国国家的直接的攻击,攻击了每一个美国人。因为美国人民,他们的投票在呈现出结果的时候,完全被扭曲、被窜改了。而这种体制之下呢,作为单一的美国人民,他很难知道真相,因为投票是个体的每一个个人的,这一份投票的权利跟自由是绝对个人化的。

很多美国家庭他们之间有着政见的分歧,那可能父亲投的是民主党,母亲投的是共和党,他们之间在这个问题上不去协调的,说咱一家子一定是这样的,咱一家子是那样。不是,美国人做事是不这样,他很独立的尊重个人的。那在这种独立尊重个人的背景之下,客观条件就促成,每一个美国人他只知道自己的取向,他永远不知道全国的取向,他不知道的。那全国的取向,今天拥有权力能够保持真相的,是美国总统,这是真的。所以当他知道被窜改之后,美国总统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向美国人民还原真相。

所以我们提到了有关实施类似1861年,当时林肯的做法,在整个全国处于一种,完全军管的背景之下,大规模去抓捕那些造假的人、欺骗的人。因为美国的社会是一个诚信的社会,在诚信的基础上才给予了各州,他们独立的权力。包括美国总统都无权干涉,才给了各州议会,每州都有最高法院,每州有州的法律,它给各州有这样的立法机构、执法机构,有州法律本身。而州的法律本身,即使美国总统都必须遵守的,美国总统没有权力推翻的,所有这些都是在诚信的基础上,信任的基础上。

那今天民主党做的一切,就是以信誉为借口,以诚信为借口,却以大规模造假摧毁整个美国社会,这是真正的叛国罪,这是叛国啊对吧,这是一种真正的要颠覆美国的本身,所以面对的是这问题。那非常奇怪的就是说,希望川普能够实施军管的这个说法,在所谓的主流媒体中没有人敢提。而它能够抵抗的就是在这些摇摆州,要动用它所有的这些司法系统,包括法官,尽最大可能阻止川普的任何司法case,这个东西川普也控制不了。所以推时间,然后能够耗到法定的日子,把时间耗完,这是它唯一能够做的,因为作弊的一切都已经成形了。

所以你看到的有关川普的所有的内容,它都不报导,这是革命的另外一方式,这是要革整个美国人的命啊,革命的另外方式,沉默。但面对军事管制他们知道这会要命的,而川普今天是完全有条件的。所以川普有两条路,最高法院那是一条路,但他是被动的;实施军管他是主动的,任何一个时间都可以。那川普似乎呢还在,他认为有时间喽,还在延续了最高法院这个角度在走。所以在威斯康辛、乔治亚、密西根,相应的几个州现在的case都出来了。

宾州的case走的最早,现在有两个,宾州有两个case已经放在了最高法院,克鲁兹敦促最高法院,去审理这个宾州的两个案子,能够开庭。但是很有趣,就是在昨天在宾州、乔治亚跟密西根,很多法律case呢,很出人意表的快速在跟进。其中一个满特别的,在威斯康辛川普自己下的这个告的状,就是他自己file一个以他个人的名义,告到这个法院去,告到威斯康辛州,在威斯康辛州直接告到州的最高法院,星期日应该是星期日告的,他地址用的是白宫的地址,就是美国总统我自己上告。

大家要听明白这个,对中国人来讲就简直是,说习近平要状告,要状告义乌,他买了个东西,那是个伪劣产品,他要到义乌到浙江最高法院,在以中南海为地址告状去。我觉得对所有中国人应该是一个提示,这是三权分立,这是真正的总统的权力,这个权力者被法律完全给限制住了,很有趣的就这么写的。所以那个状子呢结果昨天一早,就被这个最高法院就给打回来了。威斯康辛州的最高法院的首席大法官,说你这个案子不能这么打,你这个案子还要回到下一级,就是下面的这个法院去打,那因为你不能这么往上跳,总统都不能往上跳。

但是他在判这个案子的时候呢,可能是因为总统喽,所以宾州的最高法院几个大法官,都拿出自己的意见。在意见书上讲这次的事件,这是法官自己说,这次的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出现了,非常的令人难以解释的现象,而这份现象透显著整个这个体制,就是国家体制受到了剧烈的冲击。所以要拿到真正的这种案例,就是你的证据要遵循法律的这种环境,要完全给聚集在一起。因为这个案子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在全国有着巨大的影响。

他写了这么一段,然后他给打到下级法院,他并没有说我完全松手了,他跟下级法院说你们去审理收集证据,最后怎么判,给我判。它法院系统上下是有这个这套系统的,下级法院替上级法院最高法院打工,最后判断的结果要给最高法院去决定。所以有一个说法应该是对川普呢,是非常好的消息,他既完成了法院上下的程序,而这个东西呢,又会出现一个很客观的呈现。川普团队尽最大可能揭示事情真相,与川普团队作对的,尽最大可能掩盖事情的过程。

那好这期节目就到这里,谢谢大家,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