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川普灭共势在必行 北京联俄抗美遭拒

是谁让美国一千多万人感染上病毒、二十多万人死去?是谁在疫情爆发时将美国的防护产品几乎买空?是谁与美国深层政府合作,利用各种手段干预美国大选?是谁让美国主流媒体罔顾事实,炮制出一个又一个假新闻?是谁幕后操纵在美华人社团支持“黑命贵”运动,制造混乱?是谁大范围与美国政界、商界、学界等勾兑,为川普总统频繁制造障碍,混淆视听?是谁入侵网络,窃取了美国从政府工作人员信息到高科技公司的商业秘密?是谁胁迫美国公司,出卖美国利益?又是谁十几年来用有军方背景的公司和民企,在华尔街圈钱以为己所用?……

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自川普三年多前就任总统以来,一件件、一桩桩中共弱化美国的事实,尤其是任由病毒散布全球和疯狂的干预美国大选,让川普和其内阁成员彻底认清了中共的邪恶面目,认识到“中共绝对是主要威胁”,必须决心全力回击中共的挑战,也就是说,灭共是势在必行。

近期川普政府释放的信号和一系列行动就是在昭示著这一点。美国大选日后,美国白宫刊发《川普论中国:美国优先》文集,该文集汇编了川普政府对华政策的系列演讲,展示了“美国一代人以来最重大的外交政策转变”。白宫表示,川普政府不会对中共的行径视而不见,也不会将批评中共的言词放在暗处。

11月12日,川普发布宣布国家紧急状态持续一年,并颁布为应对中共威胁的《关于应对中共军工企业融资的证券投资威胁的行政命令》,启动切断中共从美国金融市场圈钱的行动。

14日,美国国务院推特转发了国务卿蓬佩奥的一段演讲视频,将中共政权与伊朗恐怖主义并列,其潜台词就是美国早已将中共视为恐怖政权,且是远比伊朗还要邪恶的政权,随之而来的将是一系列制裁举措。

15日,美国新闻网Axios援引来自白宫高级官员的消息,称川普总统将在第一任期的最后10周颁布一系列对共强硬政策,以巩固他在中共问题上所取得的成就。据报,对于侵犯了新疆和香港人权和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更多中国公司、政府实体和官员,川普将计划实施制裁或限制贸易。

16日,正在波兰华沙参加第三届促进宗教自由部长会议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文中提到了对人权迫害者的追责问题,称“美国将继续与合作伙伴合作,以促进追责、增加经费来承办涉及《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者和侵犯人权行为者。”这预示著未来将有更多中共高官被列入制裁名单。

17日,美国国务院发表了《中国挑战的方方面面》(The Elements of the China Challenge)报告。报告分为如下几个部分:中共构成的挑战、中共的行为、中共行为的思想根源、中共的脆弱性以及美国如何确保自由。报告表明美国朝野已经在全方位准备应对中共的挑战。

18日,美国代理国防部长米勒宣布,美军所有特种作战部队及情报部门向他直接汇报,并强调“要避开当前的官僚汇报渠道”。这意味着川普可以直接获得最为精准的情报,并在必要的情况下,可通过美军特种部队针对中共采取行动。而几日前,米勒曾对中共发出了相当强硬的警告:美军随时能够在72小时内,对中共展开毁灭性军事打击行动。

美国实实在在的行动,让北京的专制政权怎不心惊胆颤?十日前,中共御用国际问题专家金灿荣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中共正面临着四大政治挑战,而核心是如何稳定中美关系,因为中美关系是重中之重。只有中美关系解决了,才能解决后面的一系列问题。

可以佐证这是中南海高层之意的是,日前港媒《明报》透露,“中共中央宣讲团”在宣讲中传达习近平在五中上的讲话内容时,提到习用拳击术语“抱紧对手”来形容中方对中美关系的应对,就是拒绝脱钩,令对方难以出拳。

而19日习近平在APEC峰会正式开幕前的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讲话中也表示要继续对外开放,“我们绝不会走历史回头路,不会谋求‘脱钩’或是搞封闭排他的‘小圈子’”。只是谎话说多了,有多少人会信呢?要知道,中共所谓的改革开放,是完全建立在维护自身政权的基础之上的,又怎么可能真正按照世贸组织所要求的那样,开放金融、互联网等领域?连互联网都不愿开放的中共政权,谈所谓的开放不过是自欺欺人罢了。

无疑,如果与中共勾兑的拜登取得大选胜利的话,中共还有可能改变业已紧张的中美关系,中美经济也未必能够脱钩,但随着大选作弊的证据曝光得越来越多,尤其是有着中共背景的投票机和计票软件修改选票证据被获取后,川普赢得大选的前景越来越清晰,而赢得大选的川普将会继续采取灭共行动是毋庸置疑。

此时的中南海高层,虽然在公开讲话时还貌似很有定力、充满信心,但这不过是内外交困下强撑的表现,其近日寻求与俄罗斯联合共同抗美遭到婉拒,应是对其的又一打击。

据中共官媒报导,11月18日,中共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同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通电话。王毅先是称赞了中俄“在国际变局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发挥了全球稳定器的作用”,之后表示,中方愿同俄方保持高层交往,“推动两国全面战略协作向更高水平迈进”。他还强调,“中方愿同俄方肩并肩站在一起,共同应对单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霸凌行径对国际关系和国际秩序的冲击。”

王毅的言辞表明北京希望与俄罗斯一起,共同应对美国的挑战。然而,根据俄罗斯塔斯社的报导,俄罗斯外交部发布的消息称拉夫罗夫与王毅就未来高层政治交流的时间表、中亚地区局势以及伊朗核协议问题进行了讨论。两国外长对俄中在多边场合的紧密协调表示满意,尤其是在联合国安理会和人权理事会、上海合作组织以及金砖国家上的合作。中方希望与俄罗斯携手抗击全球霸权和个别国家日益增长的保护主义。另据中共外交部长介绍,北京有兴趣加强与莫斯科的政治对话,密切协调在重要问题上的立场。他还指出,中国打算利用与俄罗斯的牢固伙伴关系来对抗这种流行病并恢复全球经济。

很明显,俄罗斯明白中共的意图,但并不乐意对抗美国,因此很有技巧的予以了婉拒。此前笔者已经分析过,美俄关系在“通俄门”被证明是子虚乌有后转暖,而了解共产政权是何等货色的莫斯科更乐意与美国川普政府打交道。此外,普京对美国大选的态度也在释放信号。在拜登自行宣布胜选和中共外交部祝贺拜登后,莫斯科两度声明只有在美国总统大选官方结果公布后才会祝贺当选的美国领导人,无疑是非常明智的态度。

无法解决中美关系,无法与俄罗斯联合抗美,无法分化美国的盟友的中共,在川普政府即将到来的雷霆之击下,惟有死路一条。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