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害致残 法轮功学员缪翠仍遭警察骚扰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20日讯】11月9日, 岳阳法轮功学员缪翠被一伙人上门威逼签写所谓不修炼的保证书。她曾多次遭受迫害,致使生活不能自理。

明慧网报导,听到咚咚咚的敲门声,63岁的缪翠扶著墙,艰难地缓慢地将木门打开,隔着铁门的纱窗,她看到外面站了一群人,黑压压的。她不知道有多少人,是什么人,又要干什么。

来的这些人看到了她穿着短裤,整条右大腿上暗红暗红的大块伤痕,四五寸长的地方还没收口,渗著黄水,但仍吆喝着让她把铁门打开,要她签不炼功的保证书。她没开门,来人说隔着铁门要给她照像。

缪翠告诉他们自己因为坚持按“真、善、忍”做好人,多次被绑架,两次被非法判刑,第一次被冤判3年,第二次被冤判6年;多次被酷刑折磨,多次被骚扰。她劝那伙人不要再来骚扰她了,她自己之所以成了现在的样子,与遭受的迫害有关。

2020年8月14那天(阳历九月三十日),行动不便、手脚无力的缪翠在倒开水时,一壶开水全倒在自己的大腿上,痛得她手足无措,慌忙好不容易把裤子脱下来了,大腿上的五六寸长的皮跟着扯下来了,整条大腿被烫伤,疼痛难忍。一个多月来她只能穿短裤,破皮处流水、流脓、流血,她艰难地忍受着。

缪翠女士独居在岳阳市吕仙庭街道梅溪桥社区。2003年6月20日,谬翠和另外两位法轮功学员张立宏、章兰辉在汨罗李家段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李家段派出所的周波一伙人绑架。

第六天,她被汨罗市“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和看守所教导员胡建军非法提审,期间被一警察掐住脖子往墙上顶,随后瘫倒在地不省人事……从那以后,缪翠的身体一天天恶化,多次休克、尿血,生命危在旦夕。

几天后,汨罗县法院还将法庭设在看守所,对缪翠非法庭审。她当时被插著氧气、输著液、躺在病床上,却被冤判6年。

中共酷刑折磨示意图:撞墙。(明慧网)

2007年5月20日晚上9点多钟,在湖南女子监狱,狱警李君带着一班犯人将缪翠踩在地上,将她的双手一上一下反吊在半空中,将纸笔摆在她面前,逼她在“三书”(放弃修炼的所谓“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上签字。当时她痛得大汗淋漓、呼吸困难、大小便失禁,被吊得阴道流血;她被松刑后拖到厕所冲洗完后继续吊起来,一直折磨到凌晨4点。

一个月后,她身体出现血崩,经医院检查她患了晚期子宫癌,最多能活三个月。湖南女子监狱为了进一步掩盖它的犯罪事实,推卸责任,火速为她办了所谓的保外就医手续,于2008年1月19日将她送回了家。

尽管将她迫害到如此地步,岳阳市“610”、楼区“610”、市国保、楼区国保、派出所、办事处、居委会仍然经常去骚扰她。奥运期间,国保一行以“看望”为幌子,其中一名姓周的问她:“你现在能走多远?”实际是监视她的行动。

直到现在,市检察院刘洪、市国保綦官仪、楼区“610”办方宇、市“610”办黄国良、派出所小甘、办事处方宏规、居委会蔡某常常骚扰她。

由于多次受到精神、肉体上的迫害,缪翠于2013年出现脑梗,当时倒在厕所十来个小时不省人事,被好心人送去医院抢救,醒来后全身不能动,不会说话,加上她经济拮据,一个星期后拒出院了,放弃治疗。

多年来,缪翠生活不能自理,多次出现生命危险,但都靠着坚持信仰,坚持修炼,十分艰难地走了过来。七年多的时间她还能活着,这本身就是个神迹。

如今,中共不法人员仍不断骚扰她,逼她放弃修炼。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