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传中共备战打台 勿忘长春30万亡灵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5日讯】各位看官好,欢迎光临【欺世大观】。最近大陆流出一段录音,号称是中共国大人物今年北戴河会议上讲的8条最新精神。“精神”这个党文化大词,大陆以外的华人听不大懂,就是中心思想的意思。只有当官的才发“精神”,下面韭菜只能贯彻精神,俯首聆听,不得质疑。

中共备战动员打台

这8条中2、6、7挺唬人,您听啊:

2. 大力发展核武器,震慑美国;
6. 打破美国的战略围堵,以强大的意志力解放台湾;
7. 坚决放弃幻想,对国民进行战争动员。

而3条中最耸动的就是:打台湾,还要“以强大的意志力”。

当然,此录音未经党媒报导,尚无从证实真伪。但以最近当局要求各地备战屯粮,准备急救包的形势看,依稀透出这个精神的影子。那么,它真会狗急跳墙打台湾吗?很多朋友认为它不敢,因为表面看,美日台合纵连横的局面明摆着,一开战,死的可能是中共自己。

即便如此,我们仍然认为它有可能打。而且,明知道打不赢它也可能打。您会想,那不是傻了吗?看官,您这就是正常人思维,可它不正常、是邪教啊,就像美国6000巫婆发神经,组织起来诅咒川普总统一样,她们毁美国,不会觉得自己傻,相反,觉得自己能耐着呢。这一点和中国共产党超级像。您还别说,美国真的好像乱了。但请您淡定,一切都有神安排。咱们走着看。

我们节目这样分析判断,是出于对共产邪教脾性的深入了解。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出。例子太多了,(对于)中共人人能说三天不重样。我们这一集说说共军围困长春,饿死30万人的惨剧。30万是个约数,节目后边会引证各方(资料)。

我们相信,不少看官听说过这件事,但相信您看过我们节目,就会有不同的感受。今天重提往事,算是对它会不会打台湾,做一个全新的比对。也是希望您能再一次看清,虽然这个伪政权在所有冠名上,都加注“人民”二字,但它做的任何事,发出的任何“精神”和命令,都是为它自己,从来没按人民利益和福祉想过,哪怕一次。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是它夺取政权、保住政权永远不变的宗旨。

长春围城”惨绝人寰

好,书归正本。72年前,一场惨绝人寰的杀戮在东北重镇长春上演,持续五个月,不是枪杀,是饿毙。事件史称“长春围城”。

今天,您顺着长春市中心新民大街一直向南,远远就会看到环岛中心新民广场南侧的南湖公园里,耸立着一座高达30.39米的纪念碑,名曰“长春解放纪念碑”。

碑名由中共前全国人大委员长彭真题写。碑文是这么说的:向为解放长春英勇献身的革命烈士表示深切的悼念!向为解放长春建设长春做出贡献的人们致以崇高的敬意!

中国共产党悼念的所谓英勇献身共军有多少呢?6508人。它围困长春,饿死的几十万长春百姓在这块石碑上连个数字都没留下,死难者中没有一人有资格进入中国共产党的纪念痛悼之列。这种不知羞耻的反人类行为卑鄙至极!

让我们以纪念节目的方式,为被共产党害死的海量同胞记下他们骇人听闻的苦难。共产党想掩盖,我们偏要大声说出。

先简单交待一下当时的局面。抗战刚胜利,1945年10月,躲在陕北的中共中央就赶紧派曹里怀和朱光,从冀鲁豫根据地带着共军开到东北,趁著苏联军队撤出长春后进驻。曹被中共东北局安排做了长春市警备司令,与国军对峙,后来打不过,只好12月14日退出了长春市区,按共产党老套路农村包围城市,控制了长春铁路沿线两侧的中小城市和农村庞大地区,建立中共根据地。

国军方面呢,进驻长春后则有两大策略失误。一是实施“重点防御”战略,没有主动出击消灭共军,把兵力集中在几大城市,不顾中小城市和广大农村,致使共军不受制约地发展坐大。二是东北行辕主任陈诚不信任当地日占时期的满州军,他们虽然不是国军正规军,但原本已编入了地方保安部队,而且接受过日军训练,战力不弱,但遭陈诚裁撤,使东北国军兵力下降到48万。这是个极大失误!致使许多被裁撤的原满洲军队失去生活来源纷纷加入共军,大大增加了中共在东北的实力。

这一失策让东北战场成为当时全国五大战场中唯一共军数量超过国军的战场。您说这失误大不大呀?说难听点,就是给敌人递刀啊!

1945年底前后的拉锯战中,共军逐步将国军主力分割,令其各自陷于孤立。共军也随之由守势转为攻势。

到1948年1月1日,已然坐大、打着东北民主联军旗号的共军,改号东北人民解放军,总部改称东北军区。共产党通过拉拢农民的老办法进行土地改革和洗脑宣传,使东北共军由抗战后的区区11万人膨胀到1948年春季的153万人,光野战军就达到70万之众。

1948年5月,决心拿下东北重镇长春的中共高层,知道凭外围10万共军强攻,根本打不赢驻守长春的国军60军10万人,兵力相等,自身实力又弱于身经百战、装备优良的国军。就决定采取“围而不打”的策略,然后以其他兵力打击外地救援的国军,想困死国军而得长春。古来战例都有围点打援的记载,不说正义邪恶,单讲两军抗衡,战术不同,这也没什么。但邪恶的共军,不仅不顾及长春城中的百姓性命,还故意利用百姓消耗国军军需储备,更邪恶的是,百姓舍命逃出城来,居然被共军堵在中间地带不给通过,甚至以武力赶回城中饿死!

两军交战,你有本事就打啊,打输打赢看你的战力和运气,关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屁事啊!你打不赢就以百姓作人质胁迫敌手投降,而且是全城几十万人命,这是战术问题吗?完全是泯灭人性的下三滥手段啊!

城中十万国军也是仗着日军当年的坚固工事和堡垒,认为共军打不赢,攻不下,久了它就撤了,却没料到共军有不惜任何代价夺城的反人类思维。最终导致守军粮食、燃料极度匮乏。国军坚持了150多天,只得倒戈,让共军占了长春。

中共党史军史对进占长春极力美化为“兵不血刃”“和平解放”,还做出诸如《兵临城下》为名的话剧、电影、电视剧吹嘘,所有党宣一概回避胜利建立在饿死众多无辜百姓的事实上。当时的独立媒体《大公报》痛陈,那是“可耻的长春之战”。

林彪:要使长春成为死城

让我们来列举一下共产党的各种可耻:实施围困之初,毛泽东批准了林彪提出的招数,简单说就是“严禁城内百姓出城”、“只有带枪和军用品的人才能放出”。6月1日,林彪签发的电文中有如下字句:严禁粮食、燃料进敌区;严禁城内百姓出城……要使长春成为死城……。共军这么干,就是迫使百姓把城内粮食耗光,令长春守军粮尽而降。也就是说,共军要让城内百姓沦为要挟国军投降的人质。

守城国军将领开始还想打持久战,就提出了“人人种地,日日练兵”的口号,但长春城内即使都种上庄稼,也得等到秋后才能收获,而7月底城内就已经断粮,唯一的来源就是空军空投。五六十万百姓的口粮成了国军无法承担的的重负。不得已,7月下旬,蒋总电令守军疏散长春百姓出城谋生。

然而,国军和百姓哪里能想到,共军不是正常的军队,就是绑匪,原本就设计好要拿百姓人命祭旗的。于是,史上最惨烈最邪性的一幕发生了!共军严密封锁了长春城外50里的范围,百姓蜂拥出城求生,却遭到共军武力遏阻。任凭饥饿的人群跪在共军大兵面前央求放行,但丝毫不起作用。看到生路堵死,更惨的事发生了:反正横竖也是死,抱着孩子的父母把婴儿和孩子丢了就跑,甚至有人拿根绳子就在共军士兵面前当场上吊自杀。如此惊悚局面,让一些人性尚存的共军也跪倒在地,陪饥民一起痛哭,还边哭边告诉老乡,这是上级的命令,我们也没有办法啊!

围困到9月9日,共军“四野”四巨头林彪、罗荣桓、谭政、刘亚楼还在给毛泽东发电表功,说:“我之对策主要禁止通行,第一线上五十米设一哨兵,并有铁丝网壕沟,严密结合部,消灭间隙,不让难民出来,出来者劝阻回去。此法初期有效,但后来饥饿情况愈来愈严重,饥民便乘夜或于白昼大批蜂拥而出,经我赶回后,群集于敌我警戒线之中间地带,由此饿毙者甚多,仅城东八里堡一带,死亡即约两千。……此时市内高粱价由七百万跌为五百万,经再度封锁又回涨,很快升至一千万。”(这种钱可能是当时国府发行的法币。)害死了那么多百姓,这份冷酷的电文中不仅没有一句放弃或改变做法的意思,甚至还露出兴奋之态。足见共匪为达目的,蔑视生命到什么程度。

人吃人惨景

共军围城期间,百姓为活下去,吃树皮树叶,甚至人吃人。亲历惨剧的国军段克文少将在回忆录中写到,长春一家店铺卖的熟肉竟然是人肉,虽然老板被枪毙,但人吃人并没有被遏止。围城共军某师团参谋长刘悌也回忆,说自己曾看到一个老太太将一个饿死的老头的大腿煮著吃了。

1948年10月15日,《西京日报》报导了长春围城后难民的凄惨情形:“民众只有找野草,瓜花,豆秧,树皮来充饥,一边卖去箱底,换取米粮,豆饼,酒糟一类的东西配合吞食。糟糠豆粕,树皮之类,原非人食,食之不仅有碍营养,且患消化器病,以致普遍性眼疾与胃肠炎,广泛发生,身体日渐瘦弱,蓬发污面,终至相继倒毙僻巷颓垣,陋室沟壑之间。”

据说当年的长春,随时随地都有人倒下,依靠空投粮食维生的守军能做的就是派收尸队24小时在马路上捡尸首喂狗,狗吃得膘肥体壮后,人再吃狗。

断粮后的长春,真的变成一座死城,一座白骨之城。死人最多的是洪熙街和二道河子区,基本十室九空。炕上、地下、门口、路边,到处都是白花花的骨头架子。据说长春满城百姓没有人家不死人。时值盛夏,满眼都是黑压压的绿头蝇、蛆虫。就连城外的共军都心生恐怖,说最怕刮风,刮风尸臭十里,熏得他们头昏脑胀。

10月19日守城国军投降。共军进城的第一件事就是“救生埋死”。“救生”就是给活着的人发粮食,“埋死”就是埋死人。到第二年春天,幸存者赫然发现,埋死人的地方都不长草,据说因为地太“肥”了。

2006年6月4日,吉林《新文化报》一篇曝光尘封历史的文章说:“每一锹下去,都会挖出泛黄的尸骨。挖了4天,怎么也有几千具!”6月2日清晨,很多市民围在长春市绿园区青龙路附近一处正在挖掘下水管道的工地,亲眼目睹了大量尸骨被挖出……

那么,长春围城究竟造成多少人饿死?有资料显示,国军士兵没有一人饿死,但百姓饿死数量众说纷纭。大陆有学者认为15万,国军守将段克文估计饿死65万人,日本方面估计饿死20万人左右,台湾作家龙应台在《大江大海1949》一书中保守估计,饿死人数至少三十万,不会低于日军南京大屠杀造成的死亡人数。

作家张正隆著书陈述称:“长春和广岛,死亡人数大致相等。广岛用九秒钟。长春是五个月。”龙应台讽刺说:“在这场战役‘伟大胜利’的叙述中,长春围城的惨烈死难,完全不被提及。‘胜利’走进新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代代传授,被称为‘兵不血刃’的‘光荣解放’。”

大陆品葱有位网友发帖说,我爷爷属于解放军六纵,围困长春最前沿的部队。我舅太爷当时在长春当教育局长,把我姥爷介绍给当时的长春守将郑洞国将军当伙夫还负责送饭。我父母结婚时,两位老人坐在一个桌上说起当年一个在外面围,一个在里面被围,都很感慨。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第一就是,我姥姥亲眼见过德惠有人吃别人的呕吐物,长春市内有人吃死尸。我姥爷真切地回忆,快投降时郑洞国本人饿得脸颊两侧都是深坑,38师有一个参谋来郑洞国那汇报长春小合隆和机场的情况,郑让我姥爷拿给他几个馒头和一瓶没剩多少的酱油,那参谋当场吃了一点,因为肠胃饿萎缩了,当场吐了会议桌一桌子。守军将领都这样,更别提普通市民得饿成啥样了。

本节目主笔林辉先生多年前偶然从一个长春朋友那里了解到,他们家之所以能活下来,是因为国军空投的粮食掉进了他家猪圈。不然他一家会和几十万死去的长春老乡一样,成为不存在。如此悲惨的历史,就这样无声无息湮没在中共治下的历史长河中,而市中心广场的所谓“苏军纪念碑”却广为人知。这如何不让人心生悲哀?

堪比“南京大屠杀” 大陆无人撰写

龙应台曾在书中发问:“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么大规模的战争暴力,为什么长春围城不像南京大屠杀一样有无数发表的学术报告、广为流传的口述历史、一年一度的媒体报导、大大小小的纪念碑的竖立、庞大宏伟的纪念馆的落成,以及各方政治领袖的不断献花、小学生的列队纪念、镁光灯下的市民默哀或纪念钟声的年年敲响?”

是啊,为什么呢?因为中共非常不希望自己这段不光彩的历史为人所知。如果瞒不住,官宣也要包装成“兵不血刃取长春”之说,不情愿地承认自己有围城没有放粮给市民的责任。“为时不长的延误确实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长时间围城,也给城市人民带来了一些苦难”。

各位看官,您能包容这个邪教党几句轻飘飘的托辞抹去杀死30万老百姓的滔天大罪吗?而它之所以能、所以敢这样亵渎生命,就是因为从它生出来第一天起,就从来没把百姓的尊严和生命放在眼中。

故事讲完了。您现在可以读出节目开头那位大人物录音的背后意涵了吧。“以强大的意志力解放台湾”和不惜一切代价“解放长春”有什么区别吗?而意志力和代价就是牺牲人民,实现它的罪恶目的。72年前是夺权,现在是续命保权。所以,无论怎么想像这个邪教的阴险恶毒,都不会冤枉它一丝一毫。

我们希望,台湾、美国和全世界所有爱好和平的人群,包括中国大陆翻墙出来看我们节目的同胞,统统能以超越常识的思维,来面对这个邪教,认真地、细细地研究它捆绑大陆亿万人民做人质、做肉盾,实现占领台湾、留岛不留人这个邪恶目标的所有可能,做好军事、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等一切领域的万全准备。把它想得越另类、越非人、越无耻您就越正确,相反,对它产生一丝幻想,必受其害。因为,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中国共产党这个邪教活在人间一天,一分,一秒,都是: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各位看官,谢谢您订阅、点赞、分享本节目,我们下集再见!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