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河观点】我们离中国式社会主义有多远:左媒体制内长征红旗手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4日讯】我们离中国式社会主义有多远:左媒体制内长征红旗手;网络黑名单阴谋变阳谋;言论自由恶化;宗教自由遭打压。

观众朋友好,今天是11月13日,星期五。今天和大家探讨一下为什么这次美国大选和历次都不同,为什么很多人都认为这次不彻底清除大选舞弊的泥沼,就没有下一次了。在节目一开始,先提醒大家订阅我的频道并转发给您的家人和朋友观看,让更多人知道真实的资讯。

我们先看一下我们一直认为美国优于中国的方面,法治、宗教自由、新闻自由、言论自由、集会自由、民主选举来美国这么多年,一直告诉美国人,你们不知道你们多幸福,把这些都当作理所当然。不过,现在大家都体会到了,这些权利已经被严重侵蚀了,尤其这次大选前后发生的事情证明,这种权利的丧失可以发生在几个月甚至几周时间内。

关于民主选举,我们这几天一直在谈,今天就不作为重点。这次之所以质疑选举结果,就是因为有太多的疑点,现在已经有太多的证据,如果这么严重的情况都不进行调查或纠正,美国将没有下一次真正的选举,即公正、透明的选举。选举制度不会自动纠正,甚至都不会保持,只会更糟一直崩溃。

最明显的变化是媒体。以前媒体对重大事件,无论是哪一方的,即使有观点,1)新闻部分多少而已,是否炒作成热点,但不会完全不报导。2)倾向性主要体现在观点部分。现在越来越体现在新闻报导上,即根本不报导。这有个过程,我个人最先观察到的是2016年大选,在开票晚上川普总统领先后,几乎所有媒体都停止了更新,这是非常不寻常的事情,至少我来美国近30年,那是第一次看到。2016大选以后,媒体就几乎一面倒的参与了炒作子虚乌有的通俄门,总统弹劾案等等。当然,如果仅仅是炒作这些,还不足以完全证明媒体的堕落,但这次大选前的另一件事却让人无法接受,就是亨特拜登的硬盘门,这么重大的事件,从新闻角度绝对是不会也不应该放过的,所有左派媒体全部噤口,一字不提,要知道左派媒体占美国媒体至少是90%。这个对比也太显著了,对一方是开足火力,对另一方是彻底消声。这个单用媒体倾向性是不能解释的,在美国,一般情况下老板不会过多干预记者和编辑的日常工作,即使在媒体有明显倾向性的情况下,仍然会有和总的倾向不一致的报导出现。比如过去二十年,但凡在中国有办事处记者站的大媒体,都会避免报导法轮功有关的新闻,因为中共视法轮功为最大敌人,但这么多年来,这些媒体仍然会在有重大新闻出现时进行报导,如马三家信件曝光后就都报导了,而且是直接采访。

而这次的变化更重要的是,一贯被认为比较保守的FOX和曝光硬盘门的NY Post都突然转向了,使得媒体整体更向宣传工具靠拢。这个转变看上去很像是长期的量变积累到了质变,但也有可能本来如此,只是在最关键的时刻,大选中彻底暴露了而已。

阴谋变阳谋

不是说以前没有,但至少还不敢公开,揭露出来以后还会辩解,辩解就说明是知道错了,现在公开到了任何反对声音不停,声音大了就封杀,即使在参议院听证后还不改,这和中共的网路审查已经很接近了,在范围上一样,是全面的,程度上还没有到中共的程度,但很显然,现在还没有一种力量可以阻止他们日益严重的审查。当然现在人们还可以转移到Gab或Parley去,但推特脸书不受制约的审查行为是非常令人担忧的。因为审查的标准是他们自己定的,执行程度是他们自己定的,社交平台在审查方面已经兼具了立法和执法的角色。还有一条没有赶上中共的是,中共的网路审查是有现实中警察支持的,网民发表了不同观点后会面临被警方喝茶或逮捕的后果,依赖于言论越界的程度和网警的情绪。但就是这一点,也有很不令人乐观的迹象。

这个迹象就是黑名单。纽约极端左派众议员AOC提出的,把川普总统的支持者都列入黑名单。虽然这个黑名单网站现在宣布撤了,但这种想法和作法已经和中共一样,把网路审查落实到现实中了。

言论自由被侵蚀也不是一天发生的,在大学尤其明显,保守派和自由派的言论自由是不平等的,很多学校甚至不愿意公开支持被围攻的保守派。2016年大选后在一些著名大学里,保守派人士预定的演讲被校方以安全理由取消。但尽管如此,保守派人士还是可以在社交平台上发表自己的观点,尽管时常有抱怨,事情到今年中共病毒疫情爆发,情况急转直下,几乎所有直接揭露中共病毒的视频都被黄标,而且并不是一开始就那样,而是后来突然发生,说明不是里面的华裔员工自行其是,而是自上而下的命令,命令的来源是中共,因为只有中共对疫情的报导和讨论有直接利益。到了大选开始,推特脸书也加入了审查,而且更肆无忌惮。脸书前天把川普的头衔从总统换成政治候选人,这是公然造假,川普是美国人民合法选出来的总统,现在竞选计票还未结束,有争议的法律诉讼还在继续,而且川普总统的第一个任期是到1月20日,谁给脸书的权力改变的?

宗教自由。美国的宗教自由被侵蚀是和极端自由派理念的推广是同步进行的,一进一退,已经偏离了政教分离的原来意思,这次疫情,一些极左派控制的地区,对宗教场所的限制非常严格,如纽约市,市长自己参加了黑命贵的抗议活动,却关闭犹太宗教场所。今年最高法院驳回了两起宗教团体对州政府利用疫情限制他们活动的诉讼案,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11月12日在对保守团体举行的律师会议上讲话,也谈到了美国社会言论自由的恶化和宗教自由收到攻击的情况,认为这个当今最高法院面临的巨大挑战之一。

现在,越来越多的美国人认识到,这些自由和权利已经收到了威胁,不能再看作理所当然,而是需要努力保护甚至争取的。极左派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主张正在行动中。

好,今天就和大家谈到这里,感谢观众朋友的关注和留言,有些对节目的建议,我会尽量采用。好,如果你认为这个节目对你有所帮助,请订阅和点赞。谢谢大家。下次节目再见。

订阅“横河观点”:https://bit.ly/33LovJn
关注新唐人推特:https://twitter.com/NTDChinese
支持新唐人:https://donation.ntdtv.com/
新唐人网站:https://www.ntdtv.com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