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计算每张合法选票 拯救美利坚

大纪元专栏作家John Mills撰文/孙逸飞编译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无论如何是史无前例的,在很多方面都是受到媒体、乔治‧索罗斯(大财团)、民主党以及来自中国、俄罗斯和伊朗的大量外国势力的胁迫和无情攻击。我们共和国的存在岌岌可危。

我国的基本法则是,每一张合法的选票都应该计算,任何在《宪法》程序之外消票或造票或自称胜选都是蓄意地干预选举。

主流媒体已经宣布获胜者。这不仅令人悲哀,而且不准确,目前还没有人胜出,此时宣布赢家是不负责任的,媒体不应该挑选和宣布总统。美国要遵守一个《宪法》程序。

我在2020年8月21日发表的文章《严重欺诈威胁我们共和国的基础》(Gross Fraud Threatens the Foundation of Our Republic),我们已预先了解情况。

到目前为止,故意的选举欺诈的程度还是可以管控的,毕竟相关人员的诚信在整体上能相对平衡制约著。

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无畏的新世界”,全国正在接近委内瑞拉式的欺诈选举结果。

如今计票面临各种挑战,国家的稳定受到威胁。欺诈形式基本上可以归纳为10类。这些欺诈行为在七个战场州尤其显著:亚利桑那州、乔治亚州、密歇根州、内华达州、北卡罗来纳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

欺诈形式

1. 州或县一级宣誓执法的选举官员或其他官员(如美国邮政局成员)的任意造假或重大失职。

“事实检查者”声称,2020年11月4日早上在密歇根州拜登增加了13.8万张选票。然而川普(特朗普)没有一张。这是一个行政的错误,应该取消计票。

这种情况仍在调查中,目前还不清楚非法选票是否真的被剔除。无论如何,整个事件是由现场观察员看到选举结果时曝光的,是那些宣誓的选举官员们动手脚人为地把选票加高的结果。

同样在密歇根州,美国邮政服务局的一名员工报告说,他们的上司把11月4日收到的选票改为11月3日,以确保迟到的票被计数。

此外还有,即使在法院下令后,宾夕法尼亚州的选举官员也要拒绝让共和党观察员进场监督。

2. 邮寄选票与选票收割相结合(特别是2020年11月3日投票结束前或投票后提交的选票数量)

在2020年大选中,数量最大的舞弊行为可能是邮寄选票。

在上述的七个州中,至少有一个州,在宾夕法尼亚没有合理的控制措施,如签名、控制标记、纸张重量/织纹评估,没有任何确定选票真实性的方法,因此邮寄选票的数量多得荒谬。

一名民主党特工自曝了他们在新泽西州、纽约州和宾夕法尼亚州定期大规模邮件投票和收票行动中的成功,这令人不寒而栗。

3. 通过网络影响投票结果的非法行为

在密歇根州已经发现,有6,000票是由一种所谓“故障”的软件把川普得票改到拜登名下。

由于需要技术专家来发现这些问题,使得这种形式的欺诈普遍存在,瞒天过海,包括许多训练有素的网路专业人员也未必知情。——但有些人已能掌握国家投票系统的密码,重新打开光学扫描器以及在投票结束后添加和改票。

联合特别行动小组(Allied Special Operations Group)的拉斯·拉姆斯兰(Russ Ramsland)提供了明显的证据,2019年肯塔基州州长选举中计票时出现的票数异常大增的变化,已得到识别。

西德尼‧鲍威尔(Sidney Powell)说,美国情报机构开发的被称为“锤子和记分卡”(Hammer and Scorecard)的软体程式已被民主党特工用来改变选票,并积极破坏选举。

4. 非法登记大量非法参与者

美国《宪法》第18条611款指出,“任何外国人在选举总统、副总统、总统候选人、参议院议员、众议院议员的任何选举中投票均是非法的。”违反这一条可能被罚款,最高可判处一年监禁。

2019年,维吉尼亚陪审团在选民登记名册中发现了超过10%的维吉尼亚州选民是非法的。由于几个不同的原因,其中包括大量的非美国公民。这违反了宪法,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数字,应该根据维吉尼亚法律从选民册中删除,但这种情况并没有得到解决。

5. 统计异常 拜登选票严重不实

无党派的统计学家正在深入研究统计异常和不规范现象,通过研究,他们发现了一些重要趋势,这些趋势立即显示拜登的得票结果是不可能的。

6. 故意阻止平等检查、透明度和平等保护

宣过誓的选举官员曾多次故意试图阻止和恐吓共和党民调监督员和共和党结盟的(州法律要求宣布党派关系)宣誓选举官员。这是绝对不能接受的,非美国式的和是最丑恶的欺诈形式。

7. 网路攻击并拒绝对任何研究、识别和曝光欺诈的努力而提供服务

任何对2020年11月3日神圣的选举进行严肃、无党派研究和公开发帖的企图,都遭到了猛烈的攻击和破坏。这是蓄意的网路行动,旨在拒绝提供服务、破坏网络机密性、完整性和阻止网站访问。

所有这些都是在社交媒体众所周知的强制行为之外,屏蔽他们不同意的内容和删除流量。根据《计算机欺诈和滥用法》(Computer Fraud and Abuse Act),这种行为是阴谋和故意犯罪。

8. 网络暴君——专横的“事实核查员”和“删帖人”

最有害的行动之一是虚拟世界的“事实检查员”和“删帖人”,他们几乎在任何欺诈暗示被张贴之前,都积极和大声断言任何欺诈的暗示是假的。

“事实检查员”和“删帖人”的断言本身是粗略和摇摆不定的。这些自封的真理守门人是计算机欺诈和滥用的蓄意推动者。

9. 蓄意剥夺少数族裔平等互动、平等保护和公民权利

川普总统得到了有史以来最高的少数族裔的支持,因为所有这些形式的欺诈,他们的选票被变为无效了,这是不可接受的,也违背美国精神。

10. 草率的选民登记

没有及时的家庭登记的问题始终存在,州选民登记名单上完全缺乏内务管理,导致大量死亡选民、不合格选民、身份可疑的选民和其它问题。这使得定期和勤勉的内务管理,对于投票名册的准确性和真实性是至关重要的。

《宪法》程序会让我们走出混乱的局面

联邦法律在选举问题上缺少相关条款,需要进一步澄清。更正此错误可供将来使用。现在有一条合法的处理我们这个烂摊子的途径。

七个有争议的竞选州的州议员应在选举团的选举中投票,并确定当选总统的选举人票数。在最高法院的监督下,执行合法的《宪法》程序,让车轮脱离沟渠,我们要确保美国继续取得成功。

原文Saving the Republic by Making Sure Every Lawful Vote Counts 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约翰‧米尔斯(John Mills)上校是国家安全专家,在五个时代服役:冷战、和平、反恐战争、混沌世界,以及现在的大国竞争。他是国防部网路安全政策、战略和国际事务前主任。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是作者的观点,不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