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仓促定大选结果 媒体自取其辱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Conrad Black撰文/姬承羲编译

目前,我们都看到一种刻意伪装出来的姿态,那就是总统大选已经尘埃落定。这种丑态,就好比一个少年球队,在进了颇具争议的一球或者触地得分后,表现出夸张的喜悦一样。

尤其,如果是决定胜负乃至冠军杯的那一分,自认得分的一方,不等裁判宣布结果,就已经开启香槟,把得分选手扛在肩上,欢呼著拥出场了。

媒体中那些顽固的反川普(特朗普)人士,随心所欲地解读大选结果,不停地搅浑水。早在大选夜,北卡和阿拉斯加的结果就已经非常明朗,它们归属川普。但是直到现在,都没有一家媒体将这两个州判给他。

福克斯新闻(Fox News)在大选夜,就早早地将亚利桑那州(目前仍未完成计票)判给了拜登。这似乎在强烈地暗示,福克斯以前同川普政府较为友好的关系到此为止,他们要站到川普继任者那边去了。

而事实上,拜登在亚利桑那州微弱的领先,在不断缩小。不管用什么标准判断,亚利桑那目前都是悬而未决的。佐治亚州也是一样。如果阿拉斯加、北卡、亚利桑那和佐治亚归属川普,那么他就有259张选举人票,离连任只差11票。

就在本周,对宾州20张选举人票的争议,已经上达美国最高法院。宾州法律规定,两党监察员都有权审视所有选票。然而这条法规,在本次大选中被大范围地无视。

另外,即使宪法赋予各州立法权,来规范联邦大选在当地的执行,但是宾州最高法院,对邮寄选票宽限三天的裁决,已经超出了该地方法院的权限。这一宽限,很明显,是造成拜登以微弱优势,后来者居上的主要原因。

改变投票规则

传统的舞弊手法,像是重复投票,虽然在多个州被大量举报,但如果只纠正这些,却也不足以让川普翻转局面。这场大选中更大的不确定因素,是一些州为所谓防疫而改变的投票规则。

一些州甚至无需申请,就直接将缺席选票寄给了所有选民。这些选民的名单,都有明显的不足和漏洞,因为不可避免的,有人去世、搬离、刚成年或者新近迁入。与此同时,也是打着疫情的名义,邮寄选票或指定投票箱的接收时限,被最多推迟到大选日后的6天。而对投票者个人信息的认证、对重复投票的预防,却在很大程度上被放松了。

这些规则的改变,为“收割选票”(ballot-harvesting)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温床。收割选票,是指从选民处收集大量空白选票,经由舞弊者填写后,投给某一位候选人。这一结局,几乎人人可以预见,也正是那些改变规则的官员们的如意算盘。

今年的大选中,只有乔‧拜登因为舞弊受益。而在共和党执政的州,并没有显著的选举欺诈指控;像是亚利桑那、佐治亚、佛罗里达、爱荷华、俄亥俄,尽管原先都预计会出现激烈的竞争,但最终只有前两州选情胶着。同样地,不管是蓝州还是红州,只要是有一方大幅领先的地方,也都没有舞弊之患。

单就选举的执行来看,除了宾州以外,其它所有的人口大州(加州、德州、佛罗里达、纽约、伊利诺伊和俄亥俄),都在大选日当天,没有障碍地完成了所有选票的清点,总数超过5千万张。

但是,在三个关键的摇摆州——密歇根、威斯康星,尤其宾州(选前就已经引来美国最高法院的介入),却显露出大规模舞弊的端倪,可能有数万甚至数十万非法选票,被倾倒入系统,以确保拜登获胜,同时顺便为2016年的民主党大败复仇。因为众所周知,川普在四年前,以微弱的优势赢下这三州,最终成功当选总统。这三个州,都被民主党州长领导。其中,密歇根和威斯康星州的选举,已经被川普团队提告,但法律进程才刚刚开始。

故作姿态 对争议视而不见

除了大规模的舞弊嫌疑,整场争议中最令人咋舌的,是一股近乎癫狂的势力,在努力假装争议并不存在;在提醒大众,川普时代已经过去;而且,好像川普的敌人们一直嚷嚷的各种指控(比如,说他是腐败的异类、历史上的怪胎、一个不合法的总统),都突然有了实锤。

川普得到了近7千2百万张选票,超过美国史上历届总统候选人(除拜登以外),可他们才不在意呢!这个被贬低为种族主义者和制造分裂者的人,竟然实实在在地,增加了共和党的非裔、拉丁裔选票,这些他们也都看不到!

是不是又要说,这场选举中有俄罗斯的干预?这一指控,在2016年的时候就压根不成立,可是这周,南卡州国会众议员克莱本(Clyburn),居然宣称,川普的高得票数,是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干预。要知道,这席话,是出自国会中民主党第三号人物之口。该议员,还曾在今年3月,拯救了拜登摇摇欲坠的党内初选。

《纽约时报》的专栏作家汤姆‧弗里德曼(Tom Friedman),也是不可理喻。他写道,2000年的时候,戈尔(Al Gore,当时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已经“为国家牺牲”过一次了,他没有再追究佛罗里达州两县的得票。弗里德曼表示,川普居然要挑战显而易见的选举结果,这让他大感不快。

戈尔是在大选37天后,看到了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决,才退下阵来的。可也是这位汤姆‧弗里德曼,曾经一口咬定,川普通俄铁证如山,并宣称该案对美国主权的侵略,堪比珍珠港或9.11事件。费城市长吉姆‧肯尼(Jim Kenney)说,总统是时候 “换上大男孩裤子,赶紧承认败选了”。也许有人,才该帮这位市长换换尿片,

(在这些人看来)如果拜登胜选,这将是一次毅力的见证与联盟建设的伟大壮举。而川普的功绩,他们却从来视而不见。川普从一介政治素人,当选总统。他光在一届任期内,就在各个政治领域取得了辉煌的成就;而且从根源上,将共和党转型成为关注中下层、工人阶级和少数族裔的政党,却始终没有动摇过资本主义的社会根基。

不管最终结果是什么,媒体都不应再有这样的权力,来决定总统大选的输赢。因为它们已经滥用这一权力,并且勾结民调机构,狂热地在党派之争中选边站,进行一边倒地报导。这些都是媒体的耻辱。

如果这场窃选被证实,其规模将是史无前例的。 1876年的选举尽管倍受争议,最终也经由两位候选人商议,在国会中得到了解决。而这次,如果川普最终获胜,那些非法攻击他的人,不管是虚构的俄罗斯骗局,还是赤裸裸的收割选票舞弊,都将被清算。这也是他们应得的惩罚。

原文Media Disgrace Themselves in Calling Election Still Being Contested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康拉德‧布莱克(Conrad Black)是加拿大最顶尖的金融学家之一,也曾是一位全球报业大亨。他曾获授权,为富兰克林‧罗斯福与理查德‧尼克松总统书写传记。他的最新人物传记《川普:与众不同的总统》(Donald J. Trump: A President Like No Other),将很快将再版发行。

本文所表达的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浩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