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破人亡 法轮功学员高秀荣又被停发退休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11日讯】高秀荣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然而家已支离破碎,她的三位亲人凄惨地离开了人世。

弟弟高一喜被劫持到牡丹江看守所后的第9天离奇死亡,腹腔内的器官全部被掏空,疑似被活摘器官。90岁的老母亲痛失爱子,天天以泪洗面,凄然离世。老父亲在儿子被害死前,经历了警察的一次次的抄家、连番恐吓,承受不了精神压力而撒手人寰。

高秀荣,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穆棱法轮功学员,于2014年被绑架枉判,遭受黑龙江省女子监狱4年的摧残。2018年6月3日,出狱后得知弟弟被害死,母亲含冤离世。自2020年9月,她被穆棱公安局副局长周忠森停发退休金,身份证至今仍被扣发。

2018年高秀荣出冤狱回家的当天,前往牡丹江市穆棱镇派出所办身份证,片警王学义让她去身份证处办理。随后,高秀荣去办了身份证手续,被告知一周后取。

当高秀荣去取身份证时,被告知她的身份证被转到了公安局,得去穆棱公安局周忠森副局长那取。

高秀荣又去找到周忠森,周说:“现在不给你,两年之后再给”。高秀荣又多次去找他,他说:“你没身份证,这不活得好好的吗?”

当高秀荣再次找他时,他推脱说,是上面不让给,她是个“特殊人物”,上面很关注。后来,周还威胁她说:“信不信我说停你的退休金就能停?我就说了算。”

2019年11月,高秀荣再次去要身份证时,周忠森扬言:“你每天都要来我这一趟。”意思是让高秀荣每天都去他那儿报到。高秀荣没有再去。

2020年9月,周忠森停发了高秀荣的退休金。当高秀荣去找周忠森讨要退休金时,周毫不避讳地说:“如果不用这种方式怎么能找到你?”

周忠森还指使片警王学义一次次地敲门骚扰高秀荣,并迫使林业社保让高秀荣拿出当年对她的判决书。

社保人员对高秀荣说:“只要你签个字,承认你被判刑4年就可以,否则,我们就把你往上交,我们社保就不管了,不是吓唬你。”高秀荣跟她们讲法轮功真相:“信仰是无罪的,我修炼‘真、善、忍’何罪之有……”

整整2年的时间,周忠森非法扣押高秀荣的身份证,现在不但停发了她的退休金,还要让她退回4年的退休金。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高秀容多次遭受迫害,曾在北京被非法抓捕后遣送到当地派出所关押了好几个月,被罚款2,000元人民币,还被拉到穆棱镇中心大街游街,遭受侮辱(中共为恐吓老百姓常用的手段)。

2000年,高秀荣被警察粗暴抓走,非法劳教1年半。她因绝食反迫害身体虚弱,被送往哈尔滨劳教所时不被接收。当地政法委书记董文会(音)请劳教所的人吃饭,硬把她送进去劳教。期间她遭受了种种折磨,回来时家人都认不出她来了。

2007年,她再被冤判3年;2014年6月4日,在北京昌平又遭绑架冤判4年,关押在黑龙江女子监狱受迫害。

在遭受冤狱4年的非人迫害后,高秀荣身心俱疲地回到家,面对的是一个凄惨破碎的家。随后她的身份证被扣,给生活带来不便,现在又停发了退休金,使原本困难的生活雪上加霜。

周忠森和王学义两人参与迫害了高秀荣的全家。

2012年就因在门上贴了一副赞扬法轮功的真相对联,片警王学义领一帮人来到高家抄家翻钱。高一喜为躲避迫害,被迫流落到牡丹江,生活很艰苦,常常只能喝粥就著咸菜。

2016年4月19日晚近11时,高一喜被牡丹江市先锋分局伙同国保,撬门砸锁绑架,并非法关押在牡丹江看守所。令人震惊的是,仅仅9天,原本健康乐观的高一喜被迫害致死,年仅45岁。目前高一喜的遗体仍寄存在殡仪馆里,至今办案官方仍不给个说法,更拒绝家属看遗体。

高一喜。(明慧网)

高秀荣的妹妹高秀清不畏当权者的强暴,顶着巨大的压力,找相关部门给弟弟高一喜讨说法,遭到跟踪、威胁,甚至被牡丹江国保下令非法关押了15天。

在高一喜被迫害致死前,片警王学义一次次带警察非法闯入高家,不管白天还是黑夜,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抄家,翻箱倒柜,抢钱及他们看得上的物品。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轮功以来,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家破人亡,高秀荣的一家是这些悲惨遭遇的写照。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言)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