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川普不交权会怎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1980年代,共和党籍的美国前总统里根说过这样一段话:自由离灭亡永远不会超过一代人,我们并非通过血脉将自由传给下一代,必须要通过努力去保护自由,手把手传递给下一代,并让他们像我们这代人一样,去努力保护自由。否则,总有一天,我们会在我们的晚年向我们的孩子们叙述,那个人民曾经享有自由的美国是什么样子。

【两关键州一夜之间又变蓝 美“第一家庭”变色?】

今年的美国大选,史无前例地出现了大范围严重作弊的情况。起码根据川普政府的指控,他们在威斯康辛和乔治亚州提出的重新计票请求,以及在密歇根、宾州、亚利桑那及内华达这4个州提起有关选举公正的诉讼来看,是这样的。我们现在很多人,也提出了跟川普政府相同的质疑与指控。而究其根本,人们并不一定是为了川普的胜利本身。而是为了这个当今世界公认的、还可以被认为是公平的民主选举程序,能够继续健康地服务于我们的下一代,继续传承下去。而当今川普团队提出的种种选举作弊的指控,并不是空穴来风,法律界必须给人民一个交待,解释清楚这些问题到底是因为什么造成的,乃至于将确认参与作弊的人绳之于法。这样才能保证美国的民主选举,可以继续传承。毕竟,希拉里和拜登家族的丑闻,法律界、乃至媒体界的表现已经让我们失望过了。在这事关美国国体之根本的民主选举问题上,我们必须要求得到一个公平、公正的回应。因此,川普团队的法律行动应该得到支持。

我们都还记得,11月3日午夜,川普和很多选民一样,面对全美地图上一片川普红的气场,他已经准备好与400名来宾在白宫举行庆祝胜利的晚会。但是突然间威斯康辛、密歇根和宾夕法尼亚传来推迟开票的消息,所有人都警觉了。但人们还是满怀希望,并不忐忑地入睡。因为以当时的优势,从任何历史经验来看,腐败的拜登想反超川普很难。但是一觉醒来,形势全变,在两个重要的关键州威斯康辛和密歇根,拜登以非常离谱的方式反超川普,并且领先幅度都不大,随后拜登便距离白宫一步之遥,川普陷入非常危险的局面。这是很戏剧性的改变。

但是,希望并不是没有,因为剩下还未出结果的州,川普仍然是领先的,比如宾州、乔治亚州。但是,就在全球都紧张关注美国选举动向的时候,11月5日晚大家入睡之后,又是一个“一夜之间”。宾州和乔治亚州,这两个原本川普大幅领先的州,在史上罕见的长时间点票后,又变成了拜登领先。至此,单从选举人团的票数上看,川普已经变得极其被动,而拜登已经准备好,去敲打白宫的房门。

11月6日晚,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面向全美发表演说 。

在他演说的背后,是一系列悬而未决的疑问。非常奇怪的是,主流媒体对这些问题,就像对待无处不在的空气一样,不闻不问,法律界也像是漫步在沼泽之中,行动迟缓,每迈出一步,感觉都很困难。

拜登的家族丑闻,包括收受外国贿赂,其中有中共,还涉嫌儿童情色以及家庭乱伦,这些问题有物证、有人证,如果您是美国人,请问,您愿意让这样的家庭成为美国第一家庭吗?您愿意让这样的家庭入主历代美国先贤治国理政的白宫吗?如果不是这个国家疯了,那就是正常人在纵容疯子。

【拜登往来三代中共党魁 通共容共早有先例】

对于华人朋友来说,最容易引起关注的,就是拜登家庭跟中共的卿卿我我、暗中勾连。

11月5日,眼见拜登窃取美国大选果实胜利在望,中共外交部急忙表态说:希望跟美国下任总统相向而行。的确,如果拜登当选,他的确是可以跟中共相向而行的不二人选。也许在美国政界,再也找不出一个像拜登这样,跟中共三代党魁的交往都还不错的政治人物。

1979年,拜登作为美国德拉华州参议员首次访问中国,与邓小平见面;

2001年8月,已经升任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的拜登,再次访华,与时任党魁江泽民见面,随后,拜登开始支持中共进入WTO。

2007年,拜登父子跟中共之间的交易开始进入“蜜月期”。

2008年,拜登儿子分别成立了两家咨询公司,帮助拜登家庭从包括中共的外国政府那里套钱。

2011年,拜登再度访华,与习近平见面。2012年习近平访美,又与拜登会面,拜登儿子的公司彼时很快收到了来自中国一家公司的12.5亿美元的投资。

其实根据《纽时》的报导,2011年开始之后的18个月,拜登和习近平至少见面8次,私下用餐超过25小时。

2014年,拜登在哈佛大学演讲,说希望中共在经济上成功,并且说那符合美国利益。

而在今年大选之前,拜登在选战活动上公开表示,中共不是美国的威胁,并且多次释放信号,他上任后很可能会撤销川普对中共施加的关税。并且调整川普政府以中共为第一针对对象的国策,转而再次变为俄罗斯和朝鲜。

【中共“大淫妇”诱堕外国政要 拜登被勒索威胁可能性高】

我已经在节目中两次引用过前天主教驻美国主教维加诺的话。在这里,请允许我再次引用他的一段说法:拜登是可以被勒索威胁的,就像梵蒂冈“魔圈“的教长们一样,人们会发现拜登将被肆无忌惮地利用,让非法势力既干预国内政治,又干预国际事务。很明显,操纵他的人已经准备好了比他更坏的人,一有机会就会取代他。

在这里,维加诺主教既指出拜登本人很可能被恶势力利用,也指出老迈昏聩的拜登,也可能被内部人士弄走,换上更得力、更坏的人取而代之。

中共是在世界上,用金钱色情名利这种软刀子,利诱国际政客下水的惯犯,就像西方《圣经》中所描述的“大淫妇”。很多国家的政、商界人物都喝了她有毒的酒,变得堕落。

时评人王友群曾爆料,拜登之子亨特拜登,每次去中国北京,都会跟前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戴相龙的女婿“车峰”联系,车峰已经在2015年6月被捕,而他跟亨特之前的那些事,可没有跟他一起被关进牢房,世人都看得到。

车峰在北京、香港都有秘密会所,挑选符合“空姐”标准的女性色情服务者,都是从北京舞蹈学院和电影学院等高校专聘的,原本是伺候大陆的首长高官,后来也开始用这一套,诱惑甘于跟魔鬼为伍的外国人。而10月分以来的多家爆料已经指出,中共手里一直都有拜登家人在大陆腐败堕落的录像。这一点,我们从拜登屡屡为中共发表“解围”宣言,也能感受到一二。

【拜登当选台湾会怎样?川普需要帮助时人们在哪】

我看到最近有报导,说台湾人也在关注美国大选,也有不少人认为,川普政府亲台湾疏远中共的政策,能够缓解在中共威胁第一线台湾的压力,所以川普的连任,对台湾有好处。但也有一些人可能觉得无所谓。

美台商会会长韩儒伯(Rupert Hammond-Chambers)担心,拜登主政的话,他会调整执政的优先顺序,而中共必然要美国展现某方面的妥协,才愿意跟美国新政府进行谈判,而台湾和技术政策,是中共会着重施压的两个方面,那么到时候,重视气候、环保、多边机制的拜登,会跟中共如何交易呢?多边机制就是几个国家坐下来一起谈判,在川普时代之前,我们经常可以听到什么几方会谈,但是谈了好久也没有什么实质结果,川普当选后,这种几方会谈看不到了,通常就是美国直接冲到前面,先做了,然后说服别的国家慢慢跟进。对朝鲜的施压、对中共的贸易战和孤立,全是这样做的。那拜登上来之后,没完没了的“谈判”可能又成为主旋律,这种谈判配合主流媒体,不断利用公众的期待拖时间,最后什么都解决不了,而相反地,出卖了不该出卖的利益、盟友。

所以,我倒是觉得,不想回到“中共妈妈”怀抱的台湾人,从当前的种种迹象来看,川普连任才符合台湾人的利益所在,如果拜登当选,您可能要自求多福了。

目前,本次美国大选还没有结束,胜负并没有分出,而在这个世界上,邪恶和正义两种势力,都不是孤立的。香港人、内蒙古人、藏人、新疆人、台湾人、还有美国坚守传统价值的保守派选民,等等,所有大家遇到的问题都是一样的,就是共产全球的深层势力,当大家遇到镇压魔难的时候,都无一例外地想到要美国出手相助,那在美国需要帮助的时候,大家都只是在观望吗?或者您认为,川普赢不赢无所谓,就看着他孤军奋战呢?

如果大家觉得拜登也可以帮到你,我再给大家举个例子。

【陈光诚案例显示 民主党变质难伸正义】

2012年出逃美国的大陆维权律师陈光诚大家都知道。他曾讲过,自己到美国后,拜登亲口说不想见他,因为见他会让中共很生气,而在另一个公众场合,拜登在公开演讲时又披上了君子的外衣,说不会拒绝与任何一个人权活动家见面的机会。这种里外不一的表现,给陈光诚留下了非常不好的印象。

他还揭露了一个来到美国前的细节。我们很多人可能还以为是美国政府帮助了陈光诚,但陈光诚自己披露说,实际情况是。当年他冒死逃入美领馆后,奥巴马拜登政府,包括时任国务卿希拉里,怕得罪中共,因此在跟中共谈好后,告诉陈光诚,中共可以妥善安排他,便拒绝了他去美国的请求,而是送他到北京的医院,结果把人扔到医院后,奥巴马政府的外交官转身就走,陈光诚犹如重入魔掌,医院对他的态度也相当恶劣,后来幸得长期观注中国人权的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的出手相助,才由国会施压大使馆再次出面,最终才成功把陈光诚接出中国。

还有一点,如果您觉得,拜登和民主党国会,也可以帮到你的话?不妨回忆一下,在香港危难之际,跑到香港街头的参议员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在中共向美国做出对等报复的时候,在中共的制裁清单上有多少是共和党议员,有多少是民主党议员。我想您心里就有数了。我还是那句话,不是说民主党不好,而是最近几十年,民主党真的已经变了味道,不再是过去那个民主党了,被恶势力严重渗透。

【参院共和党表态力挺川普到底 与白宫都面临挫折】

目前在国会选举上,截至今天完稿,共和党与民主党在参议院打成平手,最终结果还没出来。而在众议院,民主党缩小了优势,丢失了几个席位,可仍是占多数。国会选举是否存在作弊,我们本期节目暂不讨论。但是川普在推文中指控,民主党中的极左派也在打击国会共和党的选情,他在推文中说:极左派民主党在打击参议院共和党,共和党能获得“总统”就变得更加重要了。

11月6日,川普在推文中继续说:他在本次大选夜奔来在多数关键州大幅领先,但一天天过去,这些优势奇怪消失,可能随着我们法律战的进行,这些优势都还会回来。

同一天,川普团队发出声明,宣告选举计票没有结束,拜登胜出是错误预测,而川普会取得最终胜利。

川普选战团队内部人士告诉媒体说,川普团队内部分成两派,一派希望川普在计票结束后承认败选,另一派则希望川普继续战斗,确保所有被点算的选票真实合法。这个消息人士还说,川普目前没有任何计划承认败选。结合川普团队6日发出来的声明,我们可以知道,川普应该是选择继续打法律战,寻求公平的选举结果。

川普同时得到了联邦参议院全体共和党议员的强力支持。11月5日,全体参议院共和党共同在推特发表声明,说:川普总统在过去四年为美国而战,接下来每一步我们都会跟他在一起。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并宣布,向川普法律基金捐款50万美元,助他为选举公正而战。

【乔治亚州重新点票 密歇根47县发现“作票软件”】

目前,川普的坚持是有结果的。例如,截至完稿,乔治亚州99%的选票已经点算完毕,拜登一夜“反超”川普,但是只领先0.1%,约5000多张选票,因为结果太接近,所以该州已经同意重新点票。另外,川普也指出,该州还有上万张的海外美军投票没有点算完毕。

与此同时,选票欺诈的新指控继续浮现。

一名美国选民在推特上发文,宣称自己收到的选票,是已经填好的了,而且全部填的是民主党候选人,包括拜登。

另一个美国人指控,自己是密歇根州的庞提亚克市民,在当地一所投票站做投票观察员,过程中有人塞给她5美元,让她投票给所有民主党候选人。

如果说以上两段video是民间传出来的,大家对其真实性还有疑虑的话。那么下一个我要讲的,则是得到美国媒体报导的真实案例。

密歇根州的安春县(Antrim County),发现计票软件有问题,细心检查后,发现这个软件只要进行一个输入操作,就能把投给川普的票,都改成是投给拜登的,在这个县,涉及出问题的选票有6000多张,而在整个密歇根州,有47个县涉及使用这款问题软件。

密歇根一个县工作人员发现计票软件出了问题,于是手工重计。结果发现六千多张投给川普的票一输入就成拜登的了。密歇根有47个投票站使用了这个软件。

【大选成第三次推翻川普尝试 有反对派与中共来往甚笃】

本次大选,乱像丛生,被认为是左派想推翻川普政府的异常变相“政变”,也是川普上任后,第三次进行类似尝试。前两次分别是通俄门调查、通乌门弹劾案,但都无果而终。而这一次大选,主流媒体与社交媒体在大选夜之后对待川普的左派行动,也让人感到左派想让川普下台的迫不及待的心情。

11月5日下午,川普在白宫短暂的新闻会,被ABC、MSNBC和CBS三家主流电视台中断直播,理由是川普指控选举不公的讲话“错误百出”,而脸书和推特对待川普的推文,还有分享很多揭露选票欺诈信息的账户,都进行了封杀,规模和力度空前,相比之前封杀拜登家族丑闻的作法更甚。选票欺诈加上媒体的助攻,如果这不是变相政变,我真的是想不到其它更好的词汇来形容左派的作法。

人在美国的香港实业家“袁弓夷”,大选夜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指出,反川普势力在策划政变,但是这只是他们大棋中的一部分。说到具体反川普势力都是哪些团体,袁弓夷说,这些势力都在一一现形,包括民主党、硅谷科技巨头、主流媒体还有华尔街。

他特别提到硅谷的科技巨头,说他们有钱、有能力,还有本事做AI大数据分析,能够影响选民投票意向。

我确实看到一篇报导,有三名共和党参议员,包括罗恩‧约翰逊、泰德‧克鲁兹、迈克‧李,他们知心谷歌CEO,指控谷歌公司在选举日前的几天,只是选择性地提醒左派选民去投票,而保守派选民则被完全忽略。

袁弓夷进一步指控,这些硅谷科技巨头跟中共走得很近,而且合作伙伴中不乏红二代、官二代,这些党官后代把钱投到谷歌啊、脸书啊、推特、微软、亚马逊、苹果等等这些大科技公司身上。那么一旦他们真的推拜登成功上台,中共也将更容易影响美国的政治。

袁弓夷也批评推特等社交媒体巨头封杀川普推文的作法,他透露说,推特这种公司会认为以后有属于自己的政权,不需要川普,这就是他们的思维,但是这是一种叛国行为。我想他所说的推特会有自己的政权,目前也许也可以理解为一种“政权代理人”。就比如拜登这种人上位,相较川普,一定是推特等硅谷大公司更期望的。

【如果白宫拒绝权力交接 理论上有三种结果】

现在,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来了。加入按照作弊后的成绩,拜登获得270票,可以入主白宫,但川普坚持要查个水落石出,不把权力转交给拜登,怎么办呢?

在美国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出现过拒绝移交权力的情况,也就是说,没有先例,但是美国的法律也考虑到这一点。

按照宪法,大选年第二年的1月20日,从现在来说就是2021年的1月20日中午,负责白宫安保的美国特勤局,就要听命于新任总统,因为彼时新总统就开始说了算了,那么新总统可以要求特勤局把待在白宫不走的总统请出去。但军队不会介入,特别是现任的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克·米利将军,早就表态,一旦选举出现争议,美军不会介入,交由美国法院和国会处理。

但是,如果交接权力的双方,有选举问题需要法律界裁决,特别是官司要一路打到最高法院,那在这个等待的期间,根据美国VOX新闻的报导,那么前任总统就可以决定,一直等到官司有结果,才离开白宫。但是报导也说,这是一种非常极端的情况,几乎很难出现。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美国国会必须在1月20日就职日之前的两周,认证大选结果,如果因为各种麻烦无法认证。那么国会要进行重新投票,由众议院投票选总统,参议院投票选副总统。如果国会选举还不能在1月20日中午前顺利解决,那么届时,将由众议院议长代行总统之职。目前的国会众议院议长是民主党人佩洛西。而明年1月6日新一届国会就职,佩洛西能否继续担任议长,还要看届时新一届国会的选择。

但以上我们讨论的只是三种理论上的情形,接下来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如何结束,历史会有他的脚本。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给我发邮件,邮箱是:xwpajq@gmail.com;您也可以加我的推特,账号是@xwpajq。最重要的,欢迎您订阅我们的YouTube频道,并且点击小铃铛获取节目发布的消息;如果您想看我的更多节目,也欢迎您加入我们的会员,我们每期节目下方,都会附上加入会员的链接。那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期再会!

观看影片请点击:http://bit.ly/Dayu1106
支持我们: http://bit.ly/DayuTime
订阅每日视频 + 按小铃铛: http://bit.ly/PAJQsub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