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美国选情胶着的三点分析

11月3日未能选出美国总统,川普拜登两人的差距不大,选情胶着。这次大选被视为攸关美国前途。川普就说,这是选择要“美国梦”还是要“社会主义”。选情为什么不是一边倒,而是胶着的呢?

平心而论,凭川普执政三年多的成绩和对竞选承诺的兑现,连任本属板上钉钉之事。但2020大选,作为美国的一次历史性选择,全社会高度动员(约1.5亿人投票,投票率超过2016年的61.4%,有望超过1908年65.7%的百年纪录),狂潮即起,泥沙俱下,正负力量的平衡被彻底打破,各种势力拚死一搏。天象人间,惊心动魄。这至少具体体现在如下三个方面。(本文未关注左派在选举中的舞弊行为,但并不意味着这不严重、也不意味着这对选情影响不大)。

其一,严重的美国政治极化

尽管政治极化在美国内战前后、进步主义时代及大萧条时期不乏先例,但是当前的极化程度却是20世纪以来最高的。今年1月20日,布朗大学经济学家Jesse Shapiro合著的最新研究认为,在过去的40年中,美国人之间的政治分化迅速发展,超过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或德国的增长速度。

狭义的政治极化专指政党极化,即两党体制内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分化和对立,广义的政治极化则包括精英极化、民众极化甚至阶层极化、意识形态极化。据学术研究,它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的表现:

(一)在国会的立法或投票中,一党的多数反对另一党的多数(例如川普弹劾案中的投票情况);(二)在政党意识形态上,两党内部意识形态同质化增强,同时两党之间政党意识形态的分歧和对立加大;(三)与两党意识形态极化同步,选民也被分化成两大对立的投票集团;(四)美国政治地图出现“红色州”和“蓝色州”的分裂;(五)两党在文化、宗教和道德价值观问题上分歧增大,出现宗教选民和世俗选民的分野,两党政治极化在文化、宗教和道德价值观问题上的表现是宗教虔诚与选民的政党认同和投票行为之间的关联加大。

严重的政治极化是当今“美国之乱”的一大表征。2016年川普的奇迹般当选,意味着“美国之变”,开辟著走出“美国之惑”的道路。2020年大选,是延续还是扼杀川普奇迹,的确是美国一个至关重要的选择。

其二,共产主义全面渗透美国,美国价值观之战空前激烈

就人数而言,美国是所有西方工业化国家中最笃信宗教的国家。托克维尔就说过:“全世界还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基督教对其国民的灵魂产生如此重大的影响。”在历史上,美国出现过四次“大觉醒(Great Awakening)”,即基督教复兴运动。

但1960年代,道德上的自由派和“婴儿潮”一代中世俗部分以反文化的“新左派”进入政治,挑战传统的价值观。尤其,1973年,最高法院对“罗诉韦德案”的裁决使堕胎成为美国最重要的议题之一,进一步推动了美国社会在文化、宗教和道德价值观问题上的持久地分裂。(这在两党政治上的反映,就是与两党传统的形象和政策主张不同,现今两大党的形象在很大程度上由其在一些重大的文化和社会问题上的主张所界定:民主党更多地被认为是环保、民权、重选择、主张同性恋权利和控制枪支的党;而共和党则更多地被视为重生命维护传统价值观、反税收和反对枪支管制的党。)

就在这种价值观对立的背后,共产主义悄然全面渗透美国。笔者在“美国终极使命的肩负者——川普”一文中,谈到经过长期的“体制内长征”,共产主义因素在3个方面取得的“里程碑”式的进展:其一,美国青少年对社会主义的认知正发生著“颠覆性”变化;其二,出了个“社会主义总统”奥巴马(2009-2017);其三,民主党正在社会主义化。

所以,川普施政中,坚守传统价值观,同时内清共产主义流毒、外抗中共,是有深刻的内在原因的。

其三,五件事分别平衡川普和拜登

对川普有利的大事有二。

第一,经济持续增长,工作多了,工资涨了,股市兴旺,如下列数字。川普任期前三年美国的经济年均增长率为2.5%,超过奥巴马政府最后三年(2.3%);今年2月,美国失业率仅为3.5%,为50多年来最低水平;实际工资(根据通胀调整)一直在增长(2019年2月达到每年2.1%);2019年美国贫困人口减少约420万,贫困率达到最低;道琼斯指数今年年初创下历史新高(虽有大瘟疫的猛击,现已基本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

第二,“电脑门”丑闻。这是美国大选“十月惊奇”中最轰动的一桩。从10月14日《纽约邮报》披露拜登之子的“电脑门”事件,到其生意伙伴波布林斯基的举报,证据显示拜登家族涉嫌与中共、乌克兰等国进行权钱交易。拜登及其家族的丑闻曝光,震动美国朝野。但左派媒体和社交平台极力掩盖丑闻,并打压曝光真相的媒体,令美国蒙羞。

对拜登有利的大事有三

第一,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肆虐美国,迄今仍烈。确诊病例超过900万例,死亡人数突破23万。(左派声称这是上帝礼物,但当川普政府年初最早从武汉领事馆撤出外交官,撤离美国公民等等防控努力,却遭左派反对。)

第二,经济重挫。今年2月,疫情终止了美国经济连续128个月的增长(这是1854年以来周期最长的一次增长),引发有记录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收缩。今年第二季度,经济收缩30%以上(这是1958年下滑的10%的3倍之多)。而据美国国会6月1日的报告,在未来十多年里,疫情可能会导致美国经济损失约7.9万亿美元。

第三,社会骚乱。今年5月26日,明州首府明尼阿波尼斯发生的弗洛伊德事件,引发了长达数月的Black Lives Matter(背后有Antifa支持)街头抗议,伴之以清除历史运动。BLM运动之初,民主党公开支持BLM与Antifa,取得极大的政治优势;但随着BLM的打砸抢烧杀在各地蔓延,公众渐渐开始担心公共安全。

这五件大事分别平衡川普和拜登,使形势显得错综复杂,难以出现一边倒的情况。

结语

美国是个法治国家,有着相对成熟的大选争端解决机制和经验。2020大选,不管后续如何发展,应都脱离不了宪政框架。

2020大选的结果,对美国的未来至关重要。目前选情的胶着,或许是在提醒美国人,要认真对待自己和珍惜自己投出的这一票,捍卫宪法权利,维护民主机制的公正透明,因为美国的命运和个人的命运已经密不可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