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纳瓦罗:美媒成中共“有用白痴”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1月05日讯】“(通过散播病毒)中共已经杀害了二十多万美国人;中共已经让数千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中共已经让这个国家,损失了数万亿美元。”纳瓦罗说。

在本期节目中,我们请来了川普总统的助理兼白宫贸易和制造业政策办公室主任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

我们讨论了美国的对华贸易政策、被纳瓦罗形容为中国政权“有用的白痴”的美国实体、华尔街在中国的投资,以及越来越多关于拜登家族商业交易的指控。

这是《美国思想领袖》(American Thought Leaders)节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彼得·纳瓦罗,欢迎你做客《美国思想领袖》节目!

纳瓦罗:很高兴和你交谈。我要向《大纪元时报》致敬。它确实做了一些最前沿的工作——揭露共产中国,对世界造成的致命的病毒感染。(中共散播病毒的)时间线,你们都已经建立起来了,报导完全正确,而让世界看到这一点,这是非常重要的。

杨杰凯:那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实际上,我想问你一些关于GDP增长的问题,我们肯定会回到这个话题上。但是让我们先来谈谈共产中国。事实上,你最近发表了一篇专栏文章,题为“中共的美国憨瓜:从‘安提法’到NBA”(China’s US patsies, from Antifa to the NBA),现在似乎真有美国企业在和中国共产党相互串通。请跟我讲讲。

纳瓦罗:为了在选举日击败唐纳德·J·川普,民主党和中共之间,现在形成了一个邪恶的联盟。民主党显然想要获得权力,实现自己的政治议程,但是不幸的是,在对抗总统的竞选过程中,民主党正在供养(中共),他们成了中国共产党的“有用的白痴”。

这个术语马克思和列宁过去经常用来形容国家内部不知情的傻瓜,他们推进国家的目标,却不了解其深远的含义。在《纽约邮报》的专栏(文章)和给哈德逊研究所做的演讲中,我谈到了美国的一些人物,是如何养活中共巨兽的。

让我给你举个例子——国家篮球协会(NBA)。在我看过其所作所为之后,我再也不会看NBA比赛了。他们所做的就是(对中共的恶行)闭口不言接着打球,而在中国,他们设有血汗工厂,为他们的明星生产运动鞋,返销卖给美国的孩子;他们对在新疆集中营发生的虐待、(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并杀害,还有(中共)对香港的野蛮侵占,都昧著良心、视而不见。

这些NBA球员,他们不仅无视这些(中共恶行),而且还厚颜无耻地站到演讲台上,自以为是地谈论他们眼中的美国是如何压迫人。这真让人恶心,但是更大的问题是,他们助长了这样一种说法,即中国的专制政府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经济制度,比我们的优越。

另一组有用的白痴是“安提法”(Antifa)、“黑人的命也是命”(BLM)的抢劫犯和纵火犯,他们进入我们的城市,无论是波特兰、西雅图,还是基诺沙。他们带着撞球杆、冷冻水瓶和各种各样的武器,破坏城市稳定,烧毁和抢劫商铺。全世界都在看,全世界都在看,而中共喜欢这幅画面的每一分钟,因为他们所做的就等于说,“看!民主导致了混乱,而我们的专制制度带来了稳定。”

好莱坞是另一个有用的白痴,把电影里(不对中共胃口)的东西抹去,好卖给中国。硅谷和华尔街向中资公司注入资金,而这些公司这是制造旨在杀死美国人武器的公司。

所以我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但是很不幸的是,这次选举并没有更多地涉及这一方面,即使是在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被爆料并引发震惊之后。

是的,(从中发现那些邮件的)笔记本电脑就是他的,已经确认了。是的,里面的文件也是真的。但是,不会,主流媒体不会报导它的。而我们都看到,很明显这是一个犯罪集团家族。这是《教父》第四集,由乔·拜登扮演“教父”的角色,詹姆斯·拜登(乔·拜登的兄弟)负责总体策划,利用拜登的名字,在全世界捞钱,干违法的勾当。我补充一下,亨特·拜登基本上是一个无知的收银员,为爸爸收钱,然后交还一部分,这样爸爸就可以去什么地方再买一套房子。

这就是我在哈德逊研究所做的演讲的内容,也就是那篇专栏文章的内容。不幸的是,主流媒体不会报导这个最严重的总统丑闻。

另一件我要告诉你们的事是,我预测,乔·拜登(如果获胜)将在一年内离开,要么因为健康问题,要么因为他被弹劾。

我认为,如果他获胜,他党内的进步派人士,会迫不及待地像食人鱼一样攻击他。这是他们梦想成真的时刻。他们可以指著这这座宝库中的罪证,把拜登赶走,然后我们就会看到无法弥补的事情发生了,卡玛拉·哈里斯成了总统,她根本没有外交政策经验,也几乎没有经济方面的经验,而这将是中国共产党最美的梦,也是控制着民主党的极左派们最美的梦。

杨杰凯:彼得,在你最初的回答中,你提到了民主党和中共之间的邪恶联盟。有什么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吗?我想了解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纳瓦罗:我是一名经济学家,我的分支领域是所谓的工业组织,串谋发生的方式之一,是通过心照不宣的共谋。你想想看,民主党和中共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击败唐纳德·川普——中共那么做,是因为川普与他们作对,民主党那么做,是因为他们想控制权力的杠杆——这种默契的共谋,表现为民主党一再拒绝将导致美国人死亡的病毒,归咎于中共。

(通过散播病毒)中共已经杀害了二十多万美国人;中共已经让数千万美国人失去了工作;中共已经让这个国家,损失了数万亿美元。民主党不想为此责怪中国,因为如果他们真的为此责怪共产主义中国,那就意味着公众,将不会责怪唐纳德·J·川普。这就是他们串通的方式。

他们有自己的利益,他们的行为反映了这种邪恶的、心照不宣的联盟。还有一个可悲的事实是,拜登本人,根据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里的文件,详细的文件显示,乔·拜登(Joseph Biden)已经被中国政府收买。我的意思,是很明确的。

这里有一个例子:我们看到,当亨特·拜登和乔·拜登的兄弟詹姆斯·拜登,根本是正在与中共做交易、谈条件时,巴拉克·奥巴马作为总统,指派乔·拜登负责“重返亚洲”(Pivot to Asia)的战略。

“重返亚洲”是一项由库尔特·坎贝尔(Kurt Campbell,注:曾担任美国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是奥巴马总统中国事务方面的核心幕僚)和希拉里·克林顿提出的战略,并交给了乔·拜登来实施,期待他做的事情之一,是阻止南中国海的军事化。期待他做的另一件事是,阻止(中共)网络盗窃我们的商业机密。在一次著名的白宫玫瑰园活动中,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签署了一份文件,承诺不这样做。

拜登本应该执行该协议,但是你猜怎么了——他什么也没做,他拒绝那样做。在奥巴马—拜登执政期间,中共以他们的方式进行网络黑客攻击,并继续这样做,继续迅速地军事化(南中国海)。假如你把它写成好莱坞电影,好莱坞会拒绝这份手稿,因为他们会说它太离谱了,但是问题是,我们正在面对这么一个悲哀的现实。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是我们历史上最软弱、最脆弱的总统候选人,乔·拜登不只是精神上不适合这个工作,而且是完全向中共妥协了。这太可怕了。如果拜登赢得这次选举,这对美国来说将是可怕的一天。我只是希望美国人民能够了解这一点,并据此作出判断和投票。

问题是,主流媒体,中共的另一个有用的白痴,拒绝向人民传播这些信息。相反,他们对它进行了审查和压制。正如(川普)总统所说,这是压制自由的媒体,而不是自由的媒体。最重要的是,那些硅谷的寡头们,杰克·多尔西(推特的首席执行官)和那个脸书的家伙马克·扎克伯格(脸书的首席执行官),这些人是如此脱离现实,但是在审查《纽约邮报》和美国人民方面,却害人不浅。

杨杰凯:包括我们在内的一些媒体,正在调查这些指控。据我所知,司法部正在对亨特·拜登进行调查。根据推测,与此问题有关,你在这方面有更多的情报吗?

纳瓦罗:不,我没有。我所知道的和你们都知道的一样,就是联邦调查局把这些材料搁置了一年多,如果他们做了他们的工作,我们就不会看到对唐纳德·J·川普的弹劾案,因为这份证据能证明他无罪。

那就会把一切都推翻了,不仅针对总统的虚假弹劾不能再继续,而且乔·拜登也会被起诉,可能伯尼·桑德斯或者利兹·沃伦会被(民主党)提名(为总统候选人),我们就会有一个在意识形态方面诚实的选举,而不是《教父》第四集模式的选举,以及躲在地下室(的候选人拜登)等等。

我知道这些话很刺耳,这不是花言巧语,这是事实,事实是这些东西,被主流媒体隐瞒了,美国人民看不到,这真令人难以置信。这种事情可能发生在俄罗斯或者中国,或者在戈培尔(任宣传部长)的纳粹德国,而不是美利坚合众国。

但是《纽约时报》怎么能无视这个问题呢?《华盛顿邮报》怎么能无视这个问题呢?CNN、MSNBC、CBS新闻,以及最糟糕的一个——PBS的新闻一小时,怎么能无略这个问题呢?如果有人拿自己的整个公平、诚实、客观的声誉去赌,那就是PBS的新闻一小时,他们立即宣布这不可能是真的,所以他们不打算报导它。“得了吧,老兄!”(come on,man)正如乔·拜登可能会说的那样。

杨杰凯:彼得,针对(川普)总统的指控之一,我想,是他非常、非常关注华尔街和股票市场(投资中共的问题)等等。事实上,一直都在持续的是——即使一直有人持续谈论(与中共)脱钩的问题,甚至谈论把供应链带回美国等等——当我们谈话的时候,华尔街还在继续向共产中国大规模投资,其中包括一些列入(制裁)实体清单的(中共)企业等等。我想知道你能否谈一谈这方面的问题?

纳瓦罗:好的,可以。如果我们回顾一下历史,白宫椭圆形办公室的历史弧线,(我们就会看到)没有任何一个(美国)总统曾经敢于面对中国,从尼克松和基辛格错误地对“共产主义怪物”——这是后来尼克松(对中共)的叫法——开放之日算起。

(本届)总统有清晰的对中国(中共)强硬的记录,我们已经实施价值超过3250亿美元的关税、对华为的严厉制裁、对新疆使用奴隶劳工的严厉制裁;我们撤销了对香港的任何特殊待遇;在南中国海,强力推动航海巡逻的自由。本届总统对中国(中共)采取了非常坚定的立场,并将继续这样做。因此我,认为这些评论在某种意义上是错位,尤其是乔·拜登(从政)47年对中国软弱并被其控制。

今后,我们将把美国资本从中国抽离,特别是投入进中共军事企业的美国资本,我们正在为此而努力。我认为在(川普的)第二个任期中,我们可以期待对中国的强硬弧线将继续,而且应该继续下去。因为中共够坏,他们不但偷走了我们所有的工厂和工作,现在他们还在杀死美国人。

总统竞选活动中的一个遗憾,是我们无法戳穿主流媒体,提高美国人的认知,即这个病毒的确来自中国共产党,他们正在杀害美国人,美国人对此的愤怒应该比我们看到的强烈很多。(中共病毒)这一点应该与投票的考虑更相关,但是现在离大选日还剩下几天,任何观看本采访的观众,希望这一点对他们有所帮助。

杨杰凯:您认为为什么华尔街如此看好中国,即使现在仍然如此?

纳瓦罗:华尔街显然是反(美国)社会的,他们没有职业操守、道德或爱国精神,一切都是出于金钱的考虑,因此他们会去他们认为投资可能去的地点。如果他们认为拜登会获胜,就会有更多的资本流入中国。

但是美国的一个养老基金允许其美元流入中国航空工业集团(相当于美国的波音),而它制造所有导弹,用于击沉美国航空母舰,这简直是疯了,特别是当这是退休军官的养老金的时候。这种事情必须停止,华尔街、硅谷显然是反(美国)社会的。

杨杰凯:(美国开出的)这些实体清单,确实(对中共企业)施加了贸易限制,但对投资似乎没有起到太多限制,您预见将来会有投资限制吗?

纳瓦罗:我们已经开始这样做,我们就此问题致函证券交易委员会委员,我们要求(联邦政府雇员的)养老金福利担保公司停止(在中国投资),我们走着看。而如果拜登成为下届总统,那么这些努力都将失去意义,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资金流向共产中国。

杨杰凯:我这里有一些GDP数据,我刚才保证过我们最后会谈到这个问题,据我所知它比预期的好,(超预期表现)很多是在私营部门中,您预计下一季度会如何?

纳瓦罗:我们对未来的挑战看得很清楚,国内生产总值的反弹是历史性的,并非偶然,这是因为川总统知道如何管理和发展经济。如果我们现在中途要换掉总统,我可以保证,在拜登辖下,我们将面临前所未有的大萧条。因为我们为发展经济所做的一切,减税、放松管制、战略性能源主导和水力压裂、公平贸易而不是全球主义式的贸易、增加国防开支……所有这些都会消失,而如果这一切都在全球大流行期间消失,在我们正在争取这一切的努力中消失,那接下来的就是拜登-贺锦丽治下的大萧条。

杨杰凯:纳瓦罗先生,真高兴能邀请到你。

纳瓦罗:好!多保重!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