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美媒报导政治事件中的幕后交易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Diane Dimond撰文/慧婕编译

这是最新发布的消息。

“唐纳德·川普总统正准备接受外国政府的回扣!

他的儿子小唐纳德·川普(Donald Trump Jr.)是该家族的房地产帝国的管理者,并且不在政府任职。在与该国进行的数百万美元的谈判中,他的儿子被发现利用他特殊的姓氏进行交易。该计划是让他的父亲在最终交易中获得10%的提成。小川普没有在该领域谈判的经验。显然,外国人正在寻找一种幕后交易:让一个有权力的人的儿子变得富有和快乐,从而期望得到回报。

同时,在政府任职的其他川普家族成员,也肯定因他们著名亲戚的名字而获利,他们以令人质疑的方式致富,并赚了数百万美元。”

当然,以上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

但您一定知道,假如这是真的,有人肯定会发起多项调查,比如众议员亚当·希夫(Adam Schiff),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和参议员查克·舒默(Chuck Schumer)等政客必定会在镜头前大喊大叫:我们要真相!并重启对总统的弹劾。

但是,故事的角色需要交换一下。上面列出的所有事实恰恰是对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及其儿子亨特(Hunter)的指控。这些指控来源于被遗留在特拉华州一家电脑修理店的一台废弃笔记本电脑上所发现的信息,其回电联系人是亨特的手机号码。

拜登尚存的儿子长期存在的问题包括吸毒成瘾,诚信,未能找到与其未知技能相匹配的任何工作。在亨特醉醺醺的生活状态中,常酩酊大醉赤身裸体的拍照,他跟阿肯色州的一个跳脱衣舞的女人生了一个孩子。而当时他正在和自己哥哥的遗孀搞在一起。亨特否认了亲子身份,但脱氧核糖核酸测试证明了他在撒谎。

儿子不应因父亲的罪恶而受惩罚,反之同样的道理也应该适用。孩子们常常使父母失望,亨特恣意的行为不应推在乔·拜登的肩膀上。

但是,前副总统应对自己所说的负责。他反复说过:“我从未与亨特讨论过生意”。真的吗?那么,为什么根据拜登儿子笔记本电脑上的电子邮件,老拜登显然是参与了,并且在亨特与一家中国公司的交易中获得一笔10%的横财。

还有亨特将他的副总统父亲介绍给与他有丰厚利益往来的乌克兰商人。为什么当他的父亲担任副总统时,完全没有任何能力的亨特能从俄罗斯第一富婆那里得到350万美元?其中预期的幕后交易是什么呢?

我之所以写这篇文章是因为那么多的“正规”媒体对此只字不提。公众应该对媒体报导的不公平感到愤怒。所有总统候选人都应受到同等的调查。《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NBC、ABC、CBS或CNN的调查记者到哪里去了?

他们都一起消失了。

如果乔·拜登赢得大选,亨特会在政府担任职务吗?如果他仍留在私人领域,那么谁来监管他的行为,以确保他与国外的幕后交易不再继续?

有报导说,拜登一家中有多达五名成员利用与前参议员、后来的副总统的关系而变现,其中包括他的两个兄弟、一个姐妹和一个女婿。乔·拜登却说,他从未与任何亲戚讨论过生意。真的吗?

去年,Politico媒体发表了有关副总统的弟弟詹姆斯·拜登(James Biden)收购纽约的全球对冲基金的调查报告,这真令人大开眼界,詹姆斯吹嘘说:“我们吸引了全世界想要在乔·拜登身上投资的人们。”拜登的兄弟充满信心,因为有钱的外国人无法合法地向拜登的竞选活动捐款,所以他们会排著队“把塞满一747飞机的现金投资到这家公司”。那里预期的幕后交易又是什么呢?

《纽约邮报》和《福克斯新闻》是唯一深入调查笔记本电脑故事的媒体,据报导,联邦调查局已经获得了这台电脑,并且显然正在调查中。参议院委员会计划举行听证会。

随着选举的临近,主流媒体为什么不按常理马上报导这个故事呢?我闻到了幕后交易的味道。

原文The Quid Pro Quo of Political Coverage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黛安·戴蒙德(Diane Dimond)是一位作家和调查记者。她的最新著作是“在犯罪和司法界之外的思考”。

本文中表达的是作者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