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闻】澳报告:中共非法远洋捕鱼威胁全球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9日讯】澳洲非营利性独立战略研究所“国际未来方向”(Future Directions International )日前发布分析报告指出,在庞大利益的驱使下,中共利用其全球规模最大的远洋渔船,在法律边缘灰色地带从事非法捕鱼,并招募渔民组建“海上民兵”,在公海和外国所属水域行动,以增强中共影响力和获取战略利益。

10月13号,澳洲“国际未来方向”研究所全球粮食和水危机研究经理默文‧皮埃斯(Mervyn Piesse),发表了一篇分析报告,指出“非法、未报告和不受管制”的捕鱼,不仅是对环境的挑战,更对粮食安全、就业和国家发展构成威胁。

皮埃斯调查发现,来自中国的远洋渔船正从事著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非法、未报告和不受管制”捕鱼,他们经常游走在法律边缘的灰色地带,侵入全球各地沿海国家的专属经济海域。

报告说,2014年,中共就组织了大约1,600~3,400艘渔船。但是,这一估算并不包括在其它国家或地区的中国船只,以及与中资企业合资的船只。

总部位于伦敦的“海外发展研究所”(Overseas Development Institute, ODI)今年6月的调查显示,中国远洋船队的规模可能高达17,000艘船,比一般预计的规模高5~8倍,居全球之首。

皮埃斯保守估计,自80年代以来,因为过度捕捞,中国水域中至少有30%的鱼类,种群已完全崩溃,另有20%的鱼类资源也被过度利用。

福建沿海居民关先生表示,目前的渔业资源严重匮乏,只在近海捕捞的话渔民基本都会亏本。

福建沿海居民关先生:“我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渔业资源,没有多少。人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追求更多的利益。所以他们也冒险花了好几百万的资金打造了大船。大马力的开得快,跑得快。有国外的那个巡逻船驱赶的时候,我们能跑到我们的领海,他们就不追了。”

中国独立学者戈壁东指出,中共统治下的中国遵从丛林法则,经济增长很大程度上是以牺牲自然资源作为代价。

中国独立学者戈壁东:“中国的渔业捕捞也是几十年如一日的毫无节制的滥捕,以资源抢劫的心态来对待渔业资源的捕捞活动,所以造成了中国近海几乎渔业资源完全枯竭。然后就出现恶性循环,渔民就不得不往更远的地方去捕捞。”

报告说,这些中国远洋渔船,利用一些发展中国家对所属水域管辖力度较弱的状况,大肆非法捕鱼。

今年6月,厄瓜多海军就曾报告,在其管辖的加拉巴哥群岛附近国际水域,有340多艘来自中国的渔船在航行,近一半的船只还关闭了GPS系统,以防止追踪。

戈壁东指出,实际上很多远洋捕捞船队得到了中共大量的资金补贴,他们的活动也受到了中共的鼓励和怂恿。

2018年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共对其渔船的总补贴超过70亿美元。

海外发展研究所报告点名指出的非法捕捞惯犯,如中国水产、阳光渔业和中水渔业等,要么是中共国营企业,要么是与国营相关。

戈壁东:“除了鼓励资源抢劫这样一个经济角度以外,其实这背后还包藏了中共的另一个非常险恶的野心,以集权替代民主,占领世界。在这个目标下,中共几乎把一切所有的经济活动都变成了他的战略武器。遍布世界的中共远洋渔船,很多已经不只是为中共抢劫渔业资源,还在为中共收集情报进行各种渗透。”

报告披露,中共大量招募渔民组建“海上民兵”,成为在中共海军、海岸警卫队之外的“第三海上力量”,并对其进行了后勤支持、情报搜集、监视和侦察等培训。

美国海岸防卫队(United States Coast Guard)最近也警告,这些渔船可能隶属中共民兵,在公海或其他国家拥有主权的水域恫吓、威胁他国合法渔民,以支持中共海上战略目标。

今年3月,台湾金门海巡艇就被10多艘来自中国的渔船丢掷石头、空酒瓶和冲撞。

民进党立委王定宇当时指出,这些渔船的攻击明显是有指挥、有操练的。他还表示,中国没有民间的渔船,他们在战时就会变成中共的军船。

采访/陈汉 编辑/李明飞 后制/王明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