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韩战共军战俘 从炮灰到被打成叛徒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8日讯】各位看官好,上集说到,有超过2/3的韩战被俘共军誓死不回中共国。但片长所限,无法展开,只能举出些数字和回国战俘的凄惨结局,虽然根据揭露《英雄儿女》的主题,我们也比较详细地展示了王成原型蒋庆泉的遭遇,然而,再次看过其他回国战俘的经历后,我们觉得有必要再做一集节目,算作上集的补遗吧。因为毕竟自愿或被骗回大陆的有6000多人,也不是个小数,只说一个老蒋还是单薄了些。

不管军人还是百姓,中国人被那个外来的黄俄党奴役、欺骗、残害,71年来,它最想做到的事,就是让我们忘却,而作为中华民族子孙,我们要做的,就是——记住。

最近,原苏联国家档案又解密了一部分,泄露出来的资料中,有关于朝鲜头子金日成等人如何策划发动韩战的经过。常年遭到中共无差别洗脑的海内外中国人,由于信息封锁和从小红色课本的教育,长大后继续被中宣部党媒造假欺骗,至今多数人沿袭惯性思维模式,认定韩战是“美帝”挑起的。

好在苏联内部档案曝光,白纸黑字记录,颠覆了不少人原先的反美情结,从迷中醒来,也知道了侵略者并不是“美帝”和所谓“李承晚匪帮”,而是金日成、斯大林、毛泽东。

好,开始补遗。1949年起,中共为朝鲜前后提供了69,200之多的兵员,构成金日成总兵力148,680人的46.5%,金一代发动韩战,更是依靠林彪给的三个朝鲜族师、37,000多兵力为先导。首战打败了韩国李承晚国军,仅三天就攻陷了韩国首都汉城,就是今天的首尔。危急情势下,以美国为首的20国政府依据联合国决议,战斗部队和后勤支援人员组成的联合国军进入朝鲜半岛,美军率先在汉城偏西南的仁川海岸登陆,陆海空军发动组合打击,迅速将共军打回了“三八”线。此后,双方在三八线地区呈对峙局面。

当时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主要敌人是苏联,所以不愿意将大量部队长期陷在朝鲜半岛,不利的是国内也开始反战,还有,其它国家也不再愿意派兵参加联合国军队;中共和朝共面临更窘的局面,中共志愿军战死、战伤、逃跑、冻死近百万,朝共人民军更是伤亡惨重,据不确切统计披露超过了20万,有大陆搜狐网文章称多达26万。因为该文已被404,加之共军确切死人数字从来都比较虚,本片也无从确认真伪,看官您按自己分析就好。

但老毛当时是有火烧屁股的感觉,因为联军战力超过其想像,自己新夺权粮饷武器也跟不上,就算官方上台面的数字赴朝军队135万,人吃马喂都不是个小数。老毛能不懂吗。就算苏联援助十个师的装备也不过是杯水车薪,再拖下去,新夺的政权也很悬。毛在1952年政协会议讲话中承认:“去年抗美援朝战争的费用,和国内建设的费用大体相等,一半一半……”战争就是个烧钱无底洞啊,还是为别人打,他能扛住压力吗?

2012年苏联解密文件中,毛1951年11月14日给斯大林的第5631号电文也叫苦说:今年因为抗美援朝的关系,中国政府的全年预算已较1950年的预算增加了60%,而总预算中的32%均直接用于朝鲜战场,苏联政府给我们提供的军事贷款尚未计算在内……

基于这种形势,最终中共、朝共只得求和。但我们熟知墙国套路的人都知道,共产党死多少韭菜不在意,自己大脸那是不能丢的。于是,毛先发制人,和斯大林商量后先提出了冠冕堂皇的停火毛六条,没想被美方一口回绝了五条。他只得老老实实一条条和美方讨论,具体过程咱们另外一集再聊。这样从1951年7月双方开谈,历时两年,1953年7月27日才达成了停火协议。

好,啰嗦出一个大帽子,别急,咱这就书归主题。上一回提到,战俘遣返问题上,中共和美帝发生了很大冲突。中共党性猖狂,要求遣返所有“志愿军”战俘,但美方则人性第一,坚持根据自愿原则遣返。

上万战俘坚拒回共产中国
原来,战争期间,美军发现许多共军在寻找机会自愿投降联合国军,不战而降的比例相当大。几次战役下来,联合国军俘获共军21,000多人。更惊人的是,知道开始交换战俘了,超过2/3的共军战俘,共计14,325人以“毋宁死”的态度,坚决拒绝返回共产中国。不但中共无法接受,也大大出乎美军的预料。

您说坚决到啥程度呢,拿刀拿针在身上甚至脑门上刻字:前面“誓死灭共”,后背“杀朱拔毛”。朱就是共军总司令朱德,毛大家都知道了。还有刻“反共抗俄”,“打倒共产党”。

看官,您想,如果不是刻骨仇恨,能这么干吗?当然,据美国之音前两年做的“解密时刻”采访节目披露,也有原来想去台湾,耳朵根子软,后来被共军策反回大陆的官兵,被迫拿刀割掉刻字,留下永久伤疤的。想想都恐怖。是啊,您敢顶着“杀朱拔毛”回国,估计离开战俘营,就得被共军活埋。

联合国军的文件中记录有如下盛况:有整列火车的中共战俘在没有任何士兵押送的情况下从前线一路送到南韩的大邱,途中无一人逃跑。另据美军战俘监管人员回忆,那段时间里,共产党战俘们提出的最频繁要求竟然是:请发给我们武器,让我们打回老家去。

有数据表明,这些志愿军反共战俘以受降或者接受改编的前国军官兵为主。根据《战斗与被囚中的群体行为》一书中的统计:在一万多名反共战俘中,三分之二的人曾经在国民政府军政部门工作过;但蹊跷的是,另外那三分之一都属于“根红苗正”的,和国军原来没有交集,为啥也做出远离家庭亲人的选择呢?

您听听这位当年受访的战俘怎么说的:

原志愿军180师540团战士,赴台战俘刘纯俭说:“因为我在解放军干了一年多,我就发现,解放军有个很特殊的一个(现象),就是在军队出发以前,一定要枪毙一个人,就像古时候军队出发要杀一个人祭旗,就像那种状况。”

“我是坚决不会回大陆去的,因为我老家,就是46年,共产党就占了,那个清算斗争是很恐怖的。一到那儿,就把我家的家产分掉了,房子也分掉了,土地也分掉了。斗争大会的时候,它写那个标语更恐怖,说‘穷人要翻身,抓住地主老财挖苗断根’。那就是说,不管老少,只要你是地主家的,一律都给你打死。那时还不用枪毙,枪毙他还舍不得那一颗子弹哪,就让村子人拿石头打死。”

当事人这一说,您就知道了很多大陆战俘誓死不愿被遣返的原因:一是熟悉中共摧毁人性尊严,为执行洗脑管控不惜杀人的严酷政策,坚信被俘回国后绝没有好下场;二是看清了共产党夺财害命,煽动群众斗群众的土匪政策下,没死也不会有好日子!所以不如一走了之。

不到三分之一战俘愿回国 中共如何劝回
当然,还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战俘愿意回国,这大大出乎中共接收官的预料。而且没听说美军和联军战俘有向往中共国,愿意留在朝鲜或西韩享受共产共妻甜蜜生活的。这让共军官员颜面顿失、恼羞成怒,反咬一口指责联合国军强迫战俘去台湾。

依照停战协议,不愿遣返的战俘必须转移到中立国营区,再度由中共派出代表进行“解释”,说好听点是劝诫,说难听点就是威逼利诱,不信您一会看看他们是怎么劝的。限定90天的“解释”期。按今天大家对中共的认识,我们高度怀疑这个怪异的“解释”条款是共方塞进去的,以极权体制的不自信,估计早就料到有这一幕,只不过没料到有这么大数的人“反水”。

接下来,狡猾的共军代表想玩各个击破,就坚持对战俘一对一“解释”。据各国记者统计,共军操作单个解释的时间最短的75分钟,最长的一人高达153分钟,也就是超过了两个半小时。

而且让人不解的是,中共解释代表反复问战俘同一个问题:“你要去哪里”,这句话很难懂吗?反复问估计是战俘否定了,他们不甘心。另一个估计是想用心理战,抓住战俘烦躁时不小心答错,好钻空子制造既成事实。

共军看到劝返难度巨大,甚至使出违反解释规则的威胁性用语,诸如“台湾很快要解放”了、“蒋帮就要完蛋”了等等。更夸张的还有,共军解释代表明目张胆地撒谎说:“台湾已经解放”,让在场旁观和监督的第三国代表哭笑不得,于是瑞士或瑞典代表更加频繁地抗议中共解释代表长时间折磨战俘的不人道行为,多次以退席来强行中止共军代表的变态解释程序。

大家知道,流氓政权为达目的,是不择手段的。一看硬“解释”收效甚微,这些家伙回去没有政绩报啊,歪脑瓜一转,就开始玩下三滥了。然后大家就看到了,共军解释代表居然拽著漂亮女子进到账篷,每见一个战俘,女子便说“只要你回国,我愿意和你组成家庭”,这简直就是一女要献身百家嘛。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做节目看到这个历史记载,都忍不住联想到深圳、海南红灯区的站街女,也只有习惯了共产共妻的匪党能不知羞耻地想到这个“奇招”。

还没订阅本节目的看官,请高抬贵手订阅,点赞,分享,留言,谢了!

书归原题。最后时刻到了!按照规定,解释完毕,战俘要从两扇门中选择一个离开账篷。一扇门回大陆,一扇门去台湾。中立国遣返委员会主席、印度代表蒂迈雅(K.M. Cariappa)英语说明哪扇门对应着遣返,但共军翻译故意将“遣返”翻译成“愿意回去的”。有战俘就搞不懂“回去”二字究竟指回国还是回济州岛,就大吼地求解,这时共军代表却制止印度主席解释,有联合国观察员看不过,给以解释,反被印度主席认为违反规定逐出帐篷。

被中共劝回440人 回国哪里去了?
90天过去了,共军费尽心机,有440名战俘被软硬兼施,回心转意,仅占被解释战俘总数的3%。

关于共军战俘的成分,美国之音几年前曾做过节目叫“解密时刻”,其中披露的美军文件记载,大部分不满16岁的志愿军少年战俘被送到济州岛。截至1952年10月1日,仅慕瑟浦第三战俘营就有63位未成年战俘,其中四人是1939年生人,1951年参加韩战时只有12岁。

共军180师538团炮兵见习参谋,选择去台湾的战俘高文俊证实了这个事实,他说:“叫我教儿童队嘛。老共嘛,抗美援朝最小那时才13岁,送到韩战去,有一百五十人到两百人。……就叫我教他们笔顺、识字。”

看官,看到这儿,您能放开想像共产党的灭绝人性了吗?当然,这些十二三岁不幸死于战场或幸存下来的孩子里,您拿着放大镜也找不到一个高官的儿子。这就是中共国普通百姓的宿命。

据了解,最终去了台湾的战俘,大多发展不错,当然也不能说百分百都幸福,但至少都有个人生尊严,都能得到善终。而那些相信了军代表回到中共国的战俘,则是“一入深渊苦似海”,和我们上集说的模特王成的真身老蒋一样,不仅多次被审查,而且在历次运动中都成为挨整的对象。

当年返国战俘分为两批次,一批是自愿遣返的6,670人,另一批是解释之后回心转意的440人。诡秘的是,目前所有公开资料涉及的都是第一批战俘的下落,后一批则下落不明。为此,我们高度质疑,他们被骗回来杀了。用周恩来、康生的话说,就是“做掉”叛徒。共产党的丛林思维就是,这批劝回来的人极不可靠,党给你脸你不要,软硬兼施你才回,留你干吗?如果您有疑问,没关系,请接着看。

依据未经证实、疑似密件的1953年9月8日,中央军委作战部关于志愿军非作战减员统计表中记载了几个保密数字,说保密是因为别的官方文件故意没列出这几个数字。

这几个数字是:1953年8月15日志愿军作战处统计失踪,到1953年9月8日,中共军委作战部也发了关于志愿军非作战减员的统计数字,是556,146人,其中病亡4204人,事故亡10,808人,自杀786人,处决64人,逃跑17,715人,清洗2473人,解雇450人,犯人3089人,其他228,133人,实际非作战减员为382,741人。您不用细细地去加减乘除啊,有些公开的数据我们没算。

各位看官,您看到这几个关键词了吧:投降、事故、自杀、处决、逃跑、清洗、解雇、犯人,这都是说我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的党国军人吗?一开始我都怀疑是眼花了,怎么像说万恶的阶级敌人哪!所以我就特别想问,那么正义、那么英勇,怎么能和自杀、处决、逃跑、犯人这些贬义大词连上?特别是最后那条中共国法律里都常用的“其他”,查不出罪证又非要定罪都说“其他”,居然高达22万多人,真的是匪夷所思啊!

以上,如果有人质疑我们的质疑,欢迎举出幸存者现状。质疑我们的举证,欢迎纠正。我们相信,人人言论自由,真理越辩越明。

95%战俘被开除党团籍 遭遇悲惨
好,接着说。第一批战俘一进国门就被关进昌图“志愿军”归管处,之前是联合国军战俘管理处。“享受”党的四步教育训诫,具体内容请翻看上一集《英雄儿女》不英雄,这里不重复。

倒楣的是,1954年2月,中共第一场大内斗,高饶“反党”集团被定性,这批韩战战俘就被捎上了。最高层下发文件,95%的战俘被开除党团籍,大部分战俘被遣返回乡,成为坏分子。来到66年文革爆发,大部分战俘再次受到严厉批斗,不少人受不了折磨而自尽。在此仅举大陆《读库》刊载的肖逢所撰《私人编年史:我的一九七八》中描绘了他的舅舅、“志愿军”战俘归国后的遭遇。

肖的舅舅年轻时曾在川军中当兵,1949年部队向中共投降,后作为“志愿军”被派往朝鲜参战。其舅还被培养为入党积极分子,职务相当于军士,在一次战役中被联合国军俘虏。

战俘营两派中,舅舅属于坚定的回国派,拒绝文身刺上反共文字。他还是遣返时举红旗的人之一。可一过鸭绿江,中共就将他们拉到山里的营地反复检查。经严厉政审,也没发现舅舅有任何变节行为,就将他送回老家江油,先在渡口管理所,后做养路工。和那些被遣送到农村的战友相比,舅舅还算幸运。

然而,在随后的历次运动中,舅舅都成为挨整的对象,没有一次幸免。这是不是和老蒋一样啊。他经常被“革命群众”要求当众脱衣,展示反共刺青,因为发现很多战俘身上都有。发现有刺青,就是可耻的“软骨头怕死鬼”,没说的,打!可他脱了上衣,没有,就逼着脱裤子,只剩内裤,还是没有。造反派很失望。就说舅舅是派遣回来潜伏的特务,打得更凶。舅舅就这样被折磨了几十年。

悲惨故事讲完了。如今,中华民国与美国恢复外交关系的情势越来越明显,没准等不到这集节目和您见面,这一步就突然实现。

我们奉劝看到本片的共军官兵,牢记韩战贵军战俘的血泪教训,也想想自己军中小哥们开赴中印边界当炮灰,一路歌声一路哭的凄惨镜头,再对比一下把挚爱亲属送到美加澳欧,把巨款存到瑞士的赵家人,您直接表达鄙视就好,对华大妈、胡叼盘、司马夹头等等副加速师鼓吹解放台湾的叫嚣,就当野狗狂吠几声吧,可千万别当真。

因为您绝对要知道,他们政权稳定、生活幸福是要踩着你们的尸体走过的。如今美军的恐怖战力,也和当年韩战不可同日而语了,一旦开战,各位生命的保全概率只剩下1%。

节目最后献上我们的忠告,请超越韩战那14,000多位背叛共军的战俘,一旦被迫开上前线,第一时间举起白旗向美军投降。保命要紧,切记切记啊,弟兄们。

欺世大观》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