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专栏】选民欺诈 谁在策划美国选举风暴

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Kenneth R. Timmerman撰文/原泉编译

这种事情就发生在我们眼前,全美国各地都有,然而,全美国媒体仍然声称,没有这样的事儿。这种事叫选民欺诈(voter fraud)。

1960年芝加哥黑手党控制伊利诺伊州选举,帮助肯尼迪当选总统;1994年巴尔的摩的死人投票给帕里斯‧格伦德林(Parris Glendening),助他当选马里兰州州长。自那以来,我们正在目睹最无耻的企图窃取选举结果的行为。

当民主党的空谈家们继续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宣称唐纳德‧川普打算“窃取”选举时,民主党的党工们据称正在为乔‧拜登和其他民主党候选人建立选举机制,以保证选举结果的欺诈性。我称之为选举抢劫。

他们的诡计厚颜无耻,令人震惊。大家自行判断吧。

上周,知名网站“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的制作人詹姆斯‧奥基夫(James O’Keefe)披露了一段秘密拍摄的视频,视频中索马里裔选票盗窃分子,描述了他们如何从不知情的明尼苏达州老年人和新移民那里“收割”选票,据称是为了帮助选举众议员伊尔汗‧奥马尔(Ilhan Omar)和一名索马里裔地方议会议员。

他们中的一个人指著车里的300张空白的缺席选票,告诉“真相工程”的卧底记者:“看看这些选票,我的车已经装满了。”

在佛罗里达州,亿万富翁迈克‧彭博(Mike Bloomberg)9月22日宣布,他已经筹集了1,600万美元,用于支付3.2万名获释重刑犯的罚款,以便他们能够在即将到来的选举中投票。

佛州最近修改了法律,恢复了刑满释放的重刑犯的投票权,但只有在他们支付了任何未付的罚款或费用后,才能恢复他们的投票权。民主党人认为,尽管川普进行了历史性的刑事司法改革,但黑人和拉丁裔重刑犯将以压倒性的优势投票给民主党。佛州众议员马特‧盖茨(Matt Goetz)告诉福克斯商业新闻网主持人玛丽亚‧巴蒂罗莫(Maria Bartiromo),他要求州检察长对彭博的行动进行刑事调查。

还有,邮寄的选票不见了。

9月21日,宾夕法尼亚州卢塞恩县(Luzerne County)地区检察官召集联邦调查局(FBI)调查在垃圾桶里发现的“少量军方选票”。最初的报导称,发现这9张选票全是投给川普的。美国检察官随后的声明澄清说,被丢弃的选票中有7张是投给川普的,另外2张由卢塞恩的选举工作人员重新密封在信封里,因此投给谁“未知”。

第二天,在威斯康星州格林维尔(Greenville)郊外的一条水沟中发现了三箱邮件,其中包括数量不明的邮寄选票。在2020年4月的初选中,几千名威斯康星州的选民被剥夺了选举权,因为他们的邮递选票从未寄到或未被计算。

在北卡罗来纳州,一个与前司法部长埃里克‧霍尔德(Eric Holder)有关系的非营利组织为一个团体提供了部分资金,该团体成功起诉北卡州,要求允许选举官员在选举日后9天内收到的邮寄选票仍有效。宾夕法尼亚州是选举后3天、明尼苏达州是8天、威斯康星州是6天、密歇根州是14天,类似的诉讼延长了接收邮寄选票的最后期限。

这些事件有什么共同点?它们都是川普在2016年赢得选举的摇摆州,是拜登阵营希望今年通过收割缺席选票或邮寄选票要赢得的州。

最理想的情况是,延长截止日期意味着关键的摇摆州将在选举结束后的两周内继续计票,然后才能确认获胜者。最坏的情况是,在明尼苏达等规定接受没有邮戳的选票的州,这意味着党工们可以在选举日之后的几天内收集选票,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候选人需要多少额外的选票才能胜出。

总统几个月来一直在警告邮寄选票的危险性。为此,反而有人指控他试图恐吓选民,或者计划以某种方式影响美国邮政服务,以延后甚至阻止邮寄选票的寄出。

而实际发生的事情恰恰相反。

我们似乎看到的是一个由民主党议员、律师、活动家团体和他们的亿万富翁捐赠者组成的网络在协调努力,以成千上万甚至可能是数百万张非法选票来窃取选举

公共利益法律基金会(Public Interest Legal Foundation)最近对全美42个州的选民名册进行了调查,发现41个州有近35万名显然已经死亡的人登记为选举人,其中纽约、德克萨斯、密歇根、佛罗里达和加州就占了总数的51%。

现在,许多州允许第三方拉票人收集选票,有些州如明尼苏达州放弃了选民签名必须有人见证的要求,因此,可以肯定的是,这些死者中有许多人将“投票”给民主党人。

拜登赢得所需的270张选举人票的道路越来越狭窄。如果他输掉佛罗里达州(这种可能性越来越大),他必须赢得宾西法尼亚州,然后横扫中西部上方的密歇根、威斯康辛和明尼苏达州,达到278张选举人票。他只要输掉密歇根州的16张选举人票,他就完蛋了。唯一可能得到270张选举人票的方法是使亚利桑那州翻蓝。

但如果拜登失去了宾西法尼亚和佛罗里达州,他就没有任何机会获胜。猜猜,民主党为什么要在拜登需要赢得的州花费巨大努力来改变投票规则?

拜登的竞选搭档参议员卡马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深谙收割选票之道。在2010年竞选加州总检察长期间,她在大选当晚9点还以超过10%的劣势落败。三周后,在清点了二百三十多万张延迟或临时选票后,她以不到1%的优势获胜。

哈里斯得到了服务业雇员国际工会(SEIU)的帮助,据称该工会为民主党的竞选活动提供人力。正如她的对手的竞选经理最近所描述的那样,如果不是因为涉嫌选民欺诈,今天没有人会提到哈里斯。

共和党党工斯科特‧霍恩塞尔(Scott Hounsell)写道:“计票的各县政府雇员都是SEIU成员,他们经常自豪地穿着SEIU服装,跟哈里斯团队的官员们混在一起。”“当我们对一些选票提出质疑时,其他几十名员工在自行计票和消票。”

哈里斯显然接受了约瑟夫‧斯大林(Joseph Stalin)的选举理论:重要的不是投票的人,而是计票的人。

趁著还有时间,共和党人必须在国家、州和地方等每一级法院进行反击,确保所有邮寄选票在选举当晚8点前加盖邮戳,以防止选举后投票。否则,邮寄系统正在被民主党活动家们为大规模选举舞弊做准备。

原文Planning the Perfect Election Storm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作者简介:

肯尼斯‧蒂默曼 (Kenneth R. Timmerman)是非小说类畅销书作家,著作包括《欺骗:希拉里和奥巴马用以逃脱班加西责任的YouTube视频是如何制作的》(Deception: The Making of the YouTube Video Hillary and Obama Blamed for Benghazi)。最近发行的2020年选举虚构小说《选举抢劫》(The Election Heist)是他出版的第四部小说。他曾是川普总统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咨询委员会成员,并因在伊朗问题上的工作与约翰‧博尔顿 (John Bolton)同获得2006年诺贝尔和平奖提名。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观点。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