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志强涉案2.2亿是怎么算出来的?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4日讯】华远集团前董事长任志强被重判18年后,近日党媒又刊文罗列一大堆细节,声称他令国企蒙重大损失,涉款逾2.2亿元。但党媒的抹黑失去了效应,连海外党媒也对任涉案2.2亿元大惑不解,质疑是如何算出来的。

任志强被中共指控涉及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等罪,于9月22日遭北京法院重判18年有期徒刑。

中共党媒10月11日刊登报导,详述任志强一案的细节,报导声称,任志强被法院认定的4项罪名中,最早开始犯罪的是挪用公款。2003年8月开始,任志强被指无视规定,先后3次挪用公款共计6120万元。

报导还称,任志强在华远集团担当“一把手”近20年,以不同手法贪污公款4,974万多元,其中3,640万元人民币是支付给其儿子的“财务顾问费”。

报导又指任志强在华远一人独大,利用职务便利,贪污公款、收受贿赂、挪用公款,令国企蒙重大损失,涉款逾2.2亿元(人民币,下同)。

但党媒对任志强的抹黑失去了效应,尽管党媒列出一大堆细节,想使人相信任志强是一个真正的贪污犯,但民间坚持认为任志强是因为批评习近平是小丑而遭重判。

前《冰点》周刊主编李大同对中央社说:官方应先公布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对任志强的离任审计报告。这份报告当年得出的结论是任志强不存在任何贪腐问题,如果这次北京法院指控的罪名属实,那不是在证明中国官方自己在欺骗自己。

李大同质问,当初对任志强退休时的离任审计报告是假的吗?关键的问题,官方至今不敢公布这份审计报告。

一位北京商界人士也透露,他许多朋友都不相信对任志强贪腐的指控,只能说任志强因言入罪。

他说,官方列举的一个“重要细节”是任志强以签订虚假合约方式,给儿子拨去3640万元,商界人士表示,任志强疼儿子是出了名的,但以他家里几亿、十几亿元的财产,拨个3000多万给儿子,需要这么费功夫吗?

就连中共海外党媒也对任志强的这笔“贪款”大惑不解。多维网13日刊出一篇题为《涉案2.2亿的任志强是如何逃过中共审计的,是如何算出来的?》报导。

报导引述任志强2011年12月30日的一条微博说,“拿到的审计报告说明自己没有任何个人贪腐腐败问题,可以放心卸任了”。

报导称:中共党政事业单位“一把手”在离任时,按照法定程序,必须由审计机关对其任职期间是否存在经济上违法违纪问题进行审计。任志强在位时曾经历过四次审计,都没有任何问题。

观察人士揭露,北京当局对任志强的审判是一次秘密审判,没有律师辩护,没有当事人的公开辩护的说法,完全是凭著一面之词的权利定罪。党媒要为任志强扣上贪腐之罪,恐怕不会容易。

北京资深记者高瑜此前对“自由亚洲”说,当局在任志强判决书上罗列的罪证,你一点都别信。“我们没有看到任志强的自我辩护,这就是重判,”只能说明习近平的胆怯,就是批评他几句话,而且批评的是疫情,向他追责。

也有分析认为,任志强被重判是习近平警告党内红二代,不要有不同声音挑战他的地位。

法广引述学者分析说,任志强有四重身份:亿万富豪地产商、红二代王岐山密友以及公共知识分子。任不仅在党内外颇有人脉。更重要的是他的“大炮”性格,他把对当局或对习本人的不满毫不掩饰地列举出来。

他对习近平治理疫情严重失误发出一连串质疑,最后形容习不过是一位脱光了衣裳还硬要做皇帝的小丑。学者认为,这对权高位重,党内无敌的习来说,不只是冒犯简直是蔑视。而且任周围还有王岐山这样的朋友,习预感到被红二代群体敌视的危险。

北京时政评论人士华颇6月曾分析说,习近平不会轻易释放任志强。因为习要站稳脚根,在党内一片反习声浪中,习更要显示强硬的一面,搜集任志强的经济问题狠狠治罪。

他说,在中国,本来房地产开发商声誉就非常恶劣,中共成心把火力引到他们身上。早就预备好了,差不多的时候,让这帮房地产开发商作为释放民怨保政权的替罪羊。

(记者李芸报导/责任编辑:戴明)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