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一日无此君 汉语一奇葩回文茶联

璀璨中华文化 .汉语奇葩.回文茶联 作者:任采真

茶句、茶联是以茶为抒发的主题,作成的句子或对联,内容能深能浅,雅俗共赏,既可宣传茶叶功效,又能捎来联想,增加品茗情趣。许多人说茶文、茶联中,回文最有奇趣,在市井茶亭、茶楼、茶坊的门里门外,在庶民大众平淡、平常的日起日落中,激荡著瓣瓣心香、朵朵妙会。一起来欣赏!

“回文”也称“回文”或“回环”,本是中国诗文中的奇葩,语言世界中的巧境,它充分利用汉字的字序、词序自由和词性灵活的特点,刻意营造文序反复回绕的一种文体,展现回环往复、颠倒成颂的巧思和形式之美,展现了神传文化独特的胜境,和奇妙的绝趣。钟爱茶趣、茶禅的中国文人尝试运用回文形式写茶联、茶诗,造出奇趣伴雅趣,诗韵伴茶韵,赋予更丰富的品茶趣味,和深厚的茶文化,回味更觉甘甜。

常见单句茶回文

“可以清心也”是常见的回文茶句,在茶杯上“字随杯传,茶随字幽”。这是以字为单位的顺向回文,具有首尾无端的特性,可以随意从任何一个字读起,读出五个句子,展现著茶文化无尽的趣味:

 可以清心也 

  以清心也可 

   清心也可以 

    心也可以清

也可以清心

 ……

另一句本于魏晋名士王徽之(子猷)的爱竹名句“不(何)可一日无此君”,被铸在茶壶、茶杯上,也成了字字顺向的茶回文名句,不论是庶民大众或是富贵人家,也不论是文士艺家还是武士将相,都得以玩味,重重层次,境界无穷。

逆向回文,则是不管从前读起或从后读起都是一样的内容,比如“我热茶水茶热我”、“品茗边聊边饮边聊边茗品”都是茶壶上的佳句。类似的句子“客聚茶亭茶聚客”,则是茶亭的回文名句。

回文茶联 茶味回甘

回文茶联多以上联逆向回文,造出下联,是茶楼最好的招牌,例如旧时“天然居”茶楼的茶联:

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

这样的对联塑造奇趣意象,含意深永。另外如北京老舍茶馆开馆时的一副著名的回文对联,也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满座老舍客,客舍老座满。

再如下面这一回文茶联,围绕着品茶、趣言、清心、适意的世界,颇得人心,也添得茶韵无尽回甘:

趣言能适意 茶品可清心
心清可品茶 意适能言趣

你看下一联即是上一联的回文,不论从头读下去,或从尾读上来都成文;顺向读、返回读都解意。上下联的意趣相近,反来覆去,都绕着茶的妙处和人的心境转动。其中实相与虚境相对应,铭生了茶禅的况味──以茶喻禅、饮茶悟禅,即得“茶禅一味”

回文茶诗 茶禅一味

歌咽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pixabay)

宋代大文豪苏轼一生的作品中有多首回文诗,其中他贬迁黄州第二年所作的《记梦回文二首并叙》,就是回文茶诗中的奇作,兼具回文诗的形式美与内容意境之美。那年十二月的黄州持续下雪,到了二十五日大雪始晴。那一天,苏轼梦到用雪水烹珍稀的小龙团茶,席间有美人点茶、唱歌助兴,自己也在梦中作了回文诗,醒后只记得“乱点余花唾碧衫”一句。于是便以“飞燕唾花”的典故,依此句展开写成两首绝句。二首都是全诗回文,描写了松院里落雪中烹茶、听歌、赏景,物我交融的情境,纯净浪漫的余音回荡梦外,涤荡心灵的尘埃,从而又给人“落花惊梦空”的醒悟。

《记梦回文二首并叙》之一:

酡颜玉碗捧纤纤,乱点余花唾碧衫,

歌咽水云凝静院,梦惊松雪落空岩。

(回文)
岩空落雪松惊梦,院静凝云水咽歌。

衫碧唾花余点乱,纤纤捧碗玉颜酡。

《记梦回文二首并叙》之二:

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江,

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鬬晴窗。

(回文)
窗晴鬬碾小团龙,活火新瓯浅焙红。

江涨雪融山上日,缸倾酒尽落花空。

饮茶能把平凡的生活提升到趣味、适意的情境;回文茶句、茶联能打通茶趣和心境,缕缕相通,环环相系。回文与饮茶联手,得到汉语文化奥妙的加持,杯杯回味、甘美无尽,“我热茶水茶热我”也乎!

-点阅【 璀璨中华文化 】的亮点系列-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