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营造全民脱贫假象 大学贫困生成受害者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0日讯】在中共肺炎疫情持续延烧的情况下,官方仍吹嘘已全民脱贫,数以百万计的高校贫寒学子成为受害者,不但国家奖学金和助学金遭大范围削减,连申请和发放助学金也成为政治问题,一些大学压缩了贫困生规模,原因是中共官方声称2020年是全面脱贫年。

据一份来自大学的内部通报显示,在大陆,高校贫困学子申请国家助学金,也变成了政治问题。理由是官方已经宣布2020年已经是全国全面脱贫的第一年,因此,一些大学缩减了原本提供给贫困学子的求助渠道。

贫困生比例高闻名的云南大学的老师对自由亚洲电台称,今年云南省教育厅还没有下发国家救助金的名额,但国家奖学金名额只有30来个,他们承认目前整体的救助金额在减少。

云南大学的老师表示,云南大学这边国家助学金一等现在是3,800元,总共有4000多个名额。这两年他们社会类的助学金的资助数额的确是有所减少。

教育从业者饶先生指出,国家助学金是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分别承担,现在财政紧缩,即便是中共肺炎疫情重创民生,民众都只能自生自灭。

饶先生说:国家财政最近也很困难嘛。那个学生的助学金它不一定是中央财政,有时候是地方财政,地方财政很穷的话,它就拿不出这个钱来。中国老百姓多有忍耐力啊,他自己当牛做马,再去想办法呀。比如说疫情期间,没有工作的,什么失业的这些补助的,都是假话,没有任何人关心你这些的。

饶先生还指出校方压缩贫困生规模的另一动机,是地方官员怕被以扶贫不力问责,为保乌纱帽,故压缩救助资金,营造全民脱贫假象,而不顾贫困人口因为疫情急剧增加。

饶先生说:脱贫攻坚战在中国喊了至少20年左右了,其实有很多贫困县,它不愿意摘掉贫困县的帽子,因为一摘掉以后,很多补助它就不给你了。现在今上(习近平)要求的嘛,凡属没有脱贫的地方的党政主要领导,一律都不得调整、升迁。他(官员)从自己的角度讲,我管你到底真脱贫假脱贫,我希望赶快把这个贫困县的帽子给它摘掉。

实际上,这些贫困学子们所期待的所谓国家助学金,最高的每年也不到4,000元人民币。资深学者杨甯远指出,微薄的助学金,其实也是很多贫困学子的救命钱。中共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就说过,中国6亿人月收入仅1000元,这才是中国社会真正的状态。

杨宁远说:“这个助学金额度确实不多,杯水车薪,但有比没有好。你想想,总理都说了,收入在1000块钱以下的好几个亿,这个就是总理说了一句实话,也捅破了牛皮。”

近年来,中共鼓吹将在2020年实现全面脱贫,即使是在中共肺炎疫情重创经济和民生之后,各地官方依然鼓吹已实现全面脱贫。而一些原本应受到救助的弱势群体,则因官方断绝救助而处境更为艰难。云南大学一位知情者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这在今年教育部的年度预算中,压缩了各级学校的支出预算,其中,对高校的教育支出减少了127.98亿元人民币。官方缩减开支的理由是“要过紧日子”。

中共的扶贫被认为充斥贪腐和造假,官员甚至为了政绩搞强制脱贫。

据《经济学人》分析说,一方面,中共官员贪腐、浪费等恶习,将会让中国有很大一部分地区永远无法脱离贫穷,甚至许多困难户的补助得靠关系才拿得到。另一方面,来自中共中央的大量补助款,反而滋生了中共地方政府“抢著变穷”的怪现象。

《CNN》7月2日报导指出,受疫情打击,中国智库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学家计算,包括中国国内移工在内,中国3月底的失业人口可能高达8千万人,再加上今年6月发生的洪灾等问题,都让中国难以在今年实现脱贫大计。

新加坡管理大学(Singapore Management University)贫困专家John Donaldson表示,中共仍可能会在今年实现脱贫目标,或可能在细节上蒙混过关,宣称达到脱贫,但一旦中国政府宣布已消除贫困,地方政府可能不再将贫穷视为重要问题,导致数百万人的需求被忽视。

出逃至美国的前黑龙江省鸡西市副市长李传良,近期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披露自己了解到的中共财政窘迫处境:中共大外宣宣扬的经济复苏是百分百造假,“真实的情况,经济严重下滑,几乎崩溃,说民不聊生,基本到这个状态了”。

李传良认为,中共经济几乎崩溃的原因之一是各地方当局为打造政绩,弄虚作假,过分举债:“一切数字都是虚了,官员好大喜功、虚假观念造成虚假的工业区、开发园区,很多地方开发区都是鬼城。”

他说,现在很多公务员工资都开不出来;低保户、救济户、民政贫困户等弱势群体的救济金,几乎都被拖欠;下岗工人连最低生活基本工资都没有:“年轻人交的保险都给老人开支,年轻人完全没有,在中国看病难、看病贵,这些问题都非常严重”。

(记者刘明焕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