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副总统之战:哈里斯掉入陷阱,彭斯后发制人

唐靖远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10月09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10月8号,星期四,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今天我们要来讨论昨天晚上的副总统辩论。副总统辩论在过去一向被视为鸡肋,但昨天这场不一样,我觉得说它是美国历史上最重要的一次副总统辩论也不为过,原因就在于,这场辩论实际上具有双重意义:一方面这次辩论涉及到彭斯和哈里斯是否会给自己的总统竞选人加分的问题,另一方面这场辩论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看成是2024年总统大选的一次预演。

因为彭斯一直被视为下次大选的最有力竞争者之一,而拜登至今对自己如果当选会否在2024年寻求连任只字不提,所以哈里斯实际上已经被视为民主党下届大选的储君。

首先简要说说昨天的整体情况。相比起第一场辩论,昨天的主持人表现可以说非常好,不能说她在议题设置上一点偏向都没有,但整体上她对辩论节奏的掌握,以及在时间有限的前提下,给予双方尽量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做得非常好,这使得整场辩论基本清楚地呈现了双方分歧所在,以及各自优势与短板所在。从这个角度讲,这是一次成功的辩论。

至于彭斯和哈里斯各自的辩论策略和现场表现,基本上没有脱离事前大众舆论的预判。彭斯采取了稳健的防守反击策略,而哈里斯显得更具进攻性。所以表面上看起来哈里斯比较咄咄逼人,似乎更胜一筹。但仔细回顾一下就会发现,这实际上是一种错觉。

我们客观地说,哈里斯在辩论的技巧、说话的节奏,适当的加入煽情因素等方面延续了她一贯的发挥,可以说她基本上表达了民主党的竞选主张,也给彭斯造成了相当的压力。

但最大的问题也就出在这里:民主党的政纲有先天残疾,即便像哈里斯这样能说会道之辈,也难以自圆其说,被迫几次回避问题不答。

下面我们就详细讨论一下这场辩论最主要的议题和双方的得失,朋友们可以自行得出谁赢谁输的结论。

中共病毒疫情:哈里斯猛攻 彭斯稳守

辩论的第一个议题就是中共病毒疫情,这个话题其实对哈里斯是相对有利的,因为“应对疫情不力”一直都是民主党最主要的火力点。

哈里斯明显有备而来,一开口就是一通猛攻,不仅列举了一大堆数据,更指控川普总统有隐瞒病毒威胁、误导大众的嫌疑。然后顺势陈述了拜登如何应对防疫的主张,比如要全面测试,加强医疗设备生产和研发疫苗等等。

彭斯也不是吃素的,首先拿出一个事实,说川普在美国病例不足5例的时候就果断关闭了中国人入境的通道,拜登当时还大力反对。并且川普在应对疫情方面卓有成效,他举了疫苗的例子,说今年底就会看到大批疫苗被生产出来。就在这个时候,彭斯给出了一个非常有力的反击,他说你们列举的那些应对疫情方案,全都是我们已经做了的,你们只不过是在抄袭。

这个回答让哈里斯出现了第一次回避,她不再提拜登的方案,而是以攻为守,继续追打川普淡化病毒威胁的问题。彭斯在这里略显被动,他说川普总统是按照福西博士的建议在行事。

这个回合的交手,哈里斯明显呈进攻态势,彭斯虽然处于守势,但并没有乱了阵脚,双方可以说各有得失,哈里斯稍占上风。

健康陷阱:彭斯绕开 哈里斯野心勃勃

疫情话题的辩论之后,主持人抛出了第二个问题,说无论川普、拜登谁当选,都面临着在未来4年中出现无法履行职务的问题,你们作为继承人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是美国大众一直都在讨论的热点话题,也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主持人在这个场合针对两位继承人抛出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可以说就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陷阱,因为无论怎么回答都非常不合适。你说我早有准备,很容易会让人觉得你原来在盼著老板早点死,然后自己好接替。你说我没有任何准备,又会让人感觉有点太虚伪,而且显得很不称职,因为拜登和川普的健康问题是明摆着的。

实战的结果是,厚道的彭斯几乎是本能地避开了这个陷阱,而哈里斯则毫无觉察地掉了进去。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看到这个问题是被先抛给彭斯回答的,但彭斯完全避开了这个问题,他直接说我需要对哈里斯刚才提到的疫苗问题补充说明,然后就强调我们即将获得创纪录的疫苗,斥责哈里斯和拜登破坏公众对疫苗的信心,甚至还举出了猪瘟蔓延的例子来证明拜登应对疫情的无能。

哈里斯在这个时候充分显示了她的野心和不成熟。她怎么回答的呢?她先从自己的家庭开始,以明显煽情的语调叙述自己的成长经历,如何通过奋斗一步步走到了今天,还简要回顾了一下自己的主要政绩,明显暗示自己完全有能力,也做好了随时接班的准备。

这是一个极其鲜明的人品对比,几乎让人在一瞬间看到了彭斯的厚道仁义与哈里斯的野心勃勃。彭斯是老牌政治家,对副总统这个位置的敏感性岂能不知?他不回答,是因为不想回答一个对他来说非常残酷的问题,即便这只是一个假设的问题也不行。在他看来,这是一个人性道义问题,而不是一个简单的官僚程序问题。

哈里斯则不然,她表现出来的就是一个职业政客的冷漠,她甚至连“不愿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之类的客套话都没有说,就直接来了一个我会撸起袖子加油干的表态。我甚至觉得拜登看到这里可能也会忍不住在默念一句:我还没死你急什么?

这是哈里斯本场辩论的第一处重大丢分,而彭斯可以说是以不回答的方式给出了最好的回答。辩论不仅是比口才,更要比人品。这一轮交锋可以说是彭斯完胜。

经济问题:彭斯明显发力 哈里斯失误

接下来双方开始聚焦经济、就业和能源问题,这是川普政府的得分点,彭斯明显开始发力。他主要集中在两个问题上发动攻势,一个是拜登的经济政策非常失败,包括他的加税政策,另一个就是绿色新政。

这两个问题是属于我们刚才提到的、民主党政纲先天残疾的最致命弱点。哈里斯在这里再次出现重大失误,她先说拜登如果当选就会废除川普的减税政策,然后增加很多投资来拉动经济。投资在哪些方面呢?哈里斯特别指出了基建,然后许诺给学生贷款大幅减免甚至免费。

话说到这里大家有没有觉得有点熟悉的感觉?是的,这套做法并不新鲜,实际上就是照抄了中共的“铁公基”经济刺激和北欧式社会主义高税收高福利的作业。那这么多的投资和福利,钱从哪里来呢?当然就是大幅加税,哈里斯还特别说明,只针对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上的富人征税。

彭斯的攻击点打得非常准,他马上就抓住了哈里斯的问题所在,说数据显示川普的减税政策给美国的每一个四口之家平均节省了至少2千美元的税款,你刚才说拜登当选要废除川普减税政策,那么可以说美国所有的家庭都会受影响。

接着彭斯在能源问题上猛攻哈里斯力挺的绿色新政和拜登反对的水力压裂,两个问题彭斯都反复强调了好几次。绿色新政的荒唐早就名声臭大街了,连拜登在第一场辩论的时候都不得不公开切割,说我的能源政策和绿色新政不一样,这个我们就不啰嗦了。

大众相对比较陌生的是这个水力压裂。水力压裂是一项能源技术,主要用于开采页岩油和页岩气。这项技术早在10年前就被广泛应用,因为美国有非常丰富的页岩油储量。但奥巴马政府在左派非常极端的环境保护压力下,于2014年全面禁止页岩气的开采,页岩油也大受影响。结果就是美国自废武功,自己有能源不开采,然后反过来花大价钱去中东购买,处处受制于人。

川普总统执政后废除了这个愚蠢的政策,美国马上就做到了能源自足,不但自己够用,还反过来出口石油。结果就是美国增加了大批能源产业就业机会,美国公司大赚一笔,而且国家能源命脉不再受制于人,简直就是“双赢就是川普赢两次”的一个典范。

哈里斯和拜登最大的问题就是,耍嘴皮子很厉害,说起来天花乱坠,画出很多大饼很诱人,但他们都基本不懂实干,所以他们实际上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自己的经济政策和能源政策,一说到这些话题就是回归奥巴马政策。不仅这些,甚至包括伊朗核协议和巴黎气候协定等议题,哈里斯都是一句话来回应:我们将回到奥巴马时代

但奥巴马政策的失败早就被美国人诟病不已。奥巴马两届任期内美国的经济增长平均只有1.48%,是美国历史上唯一一个经济增长从未超过3%的总统,而且政府还增加了超过10万亿的外债,以至于2014年奥巴马被评为美国战后最差总统。

从经济议题开始,彭斯就连连得分,包括双方都很重视的中共问题。

中共问题:哈里斯失准 彭斯犀利反攻

哈里斯在中共问题上不能说没有用心准备,但她用力过猛,而且失去了准头。用力过猛是指她在发言中为了攻击彭斯而接连出现常识性错误。她先说美国是贸易战的失败者,这显然是一个违背了基本事实的说法,绝大部分美国人都不会认可。而她自己投下赞成票的对中共在新疆和香港侵犯人权实施制裁的事情,居然没怎么提,这就是失去准头了。

然后她又说击毙伊朗恐怖头子苏莱曼尼是错误的,因为引发了伊朗的报复,导致很多美军出现头疼的症状等等。

这简直就有点搞笑了。要知道苏莱曼尼是杀死了至少数百美国人的罪魁祸首,伊朗在他死后发动报复性导弹袭击,其实事先通过伊拉克通知了美方,结果美军没有一个人死亡。要知道反恐是一场战争,如果说让部分美军士兵付出头疼几天的代价就能换来击毙一个恐怖组织头子,我想可能所有的美军都会非常乐意多头疼几次。

彭斯的攻势在这个时候进入爆发状态,他非常犀利地反击说,拜登在任的时候连贸易战都不敢打,白白看着中共占美国便宜,拜登就是中共的啦啦队。

然后他列举美国人质凯拉·米勒被杀事件和川普消灭ISIS为例,斥责正是奥巴马和拜登的软弱绥靖政策养痈遗患放纵了ISIS,还揭穿拜登不但反对击毙苏莱曼尼,甚至昏庸糊涂到反对击毙本·拉登。

这几记重拳打得哈里斯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她明显开始生气,有点失去了理智,反复说我不会让你在这里教训我,然后拿川普不尊重军人的假新闻来抵挡。

大法官议题:彭斯攻击达顶峰 哈里斯回避

接下来在最高法院大法官议题上,彭斯的攻击达到了全场辩论的顶峰。

哈里斯先是表示自己支持堕胎,然后引述了林肯总统的例子,说应当在大选结束后由新总统任命大法官。

彭斯毫不客气指出胎儿也有生命权,川普总统正是在保护生命。然后他质问哈里斯,说你们扬言当选后就要增加大法官数量,你们每次都是这样,赢不了了就要修改规则。而随意增加大法官数量这是违背宪法的,请你当众说清楚你们是否真的想要这样做。

这是非常凌厉的攻势,因为随意增加大法官数量不但违宪,而且等于破坏了三权分立的立国根基,事关重大。哈里斯再无法无天,至少在这样的场合下也绝不敢公开说要和宪法以及建国原则对着干。

结果我们就看到,哈里斯对此只能再次回避,顾左右而言他。但彭斯毫不放松,接连追问哈里斯说你没有回答问题。哈里斯没法回答,只能一躲再躲,被追急了只好又打种族牌,拿大法官中没有非裔人士来抵挡。

但所有观众在这里都看清楚了,拜登和哈里斯如果当选,美国的宪法就有被乱改的危险,美国将不再是美国,美国真的可能就会变成一个社会主义的国家。

其它大致呈胶着状态

其它在种族歧视、权力移交等议题上,双方互有攻防,大致呈胶着状态,但彭斯比起辩论刚开始的时候明显主动了很多,甚至直接拿出川普刚刚解密的监听门、通俄门例子,直接说你们一直在寻求颠覆2016的选举结果。

最后问题:彭斯总统级表现 哈里斯像拉票员

在辩论最后,主持人拿出了全场唯一一个观众的问题,一个高中生提出了美国社会的分裂。彭斯对此的回答大气包容,堪称完美,他举例说去世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和同事立场完全对立,但双方在生活中一直保持非常良好的友谊。他说就像我和哈里斯今天的辩论,我们无论分歧有多大,都能够最终团结在一起,相信美国人都能够做得到。

这个回答充分体现出彭斯的人格魅力和政治胸怀,而哈里斯的发言则强调拜登擅长调和矛盾,继续为拜登拉票。这样一对比,双方的眼界、格局可以说高下立判。如果说这场辩论就是2024总统大选的预演,我觉得彭斯的表现,的确是一个总统级的表现,而哈里斯的表现,更像是一个拉票员。

好的,今天就讨论到这里,我们下次再见。

欢迎订阅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