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世大观】刘胡兰不是女英雄 被谁铡死的?

上当百年,欺世大观。大家好。注意哦!我们讲的人物可能为您所熟知,但我们讲的故事也许您第一次听说,没准会颠覆您的三观。当然,我们会保证一点,真人真事,如假包换。

本节目主撰稿人林辉老师以悲悯之心,数年如一日查阅大量史料秘档,撰就数百雄文,供我们今天讲好中国真故事。在此对林辉先生深表敬服,唯愿他的义举照亮人心。今天我们就来说说刘胡兰的故事。

刘胡兰这个名字在中国大陆家喻户晓,一是因为毛泽东给她题了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而且题了两次。党媒说:毛1947年3月26日题了字。还派人把手稿送到文水县给了刘胡兰二妹刘爱兰,后来丢了。1957年1月9日,毛又给题了一次,送到村里保管。据了解,毛为一个人题写两次同样内容,绝无仅有。

二是因为这个14岁就成为中共预备党员、被铡刀铡死、为党献身的女孩,被写进大陆小学课本,成为让中国人从小参照的英雄范本。

刘胡兰死了,但她到底怎么死的,谁杀的?为什么杀?这么小就被铡刀斩杀,听起来好残忍,也有点不合道理嘛!那么,究竟这里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让我们走回那个被隐藏的历史时刻。

刘胡兰,原名刘富兰,1932年10月8日出生在山西省文水县大象乡云周西村的一个农民家庭。母亲王山妮早亡,父亲刘景谦续娶了胡文秀为妻。继母支持刘胡兰参加共产党地下组织的活动,还将刘富兰名中的“富”字改为自己的姓氏“胡”,从此便称刘胡兰,乡亲们后来都叫她胡兰子。

趁著国军浴血抗战,国民政府无暇顾及地方政务,文水县共产党组织很活跃。刘胡兰8岁上小学,10岁就参加了儿童团,为八路军站岗、放哨、送情报。日本投降后,1945年10月,资深红苗胡兰子背着老实的父亲,去参加了中共地下党文水县委举办的一个月的“妇女干部训练班”,11月回来后,就被秘密任命为村妇女救国会秘书,当时刚满13岁。因为斗争性强吧,不到一年,1946年5月,刘胡兰又被升官了,调任到中共第五区当妇女干事;才一个月,6月,刘胡兰就被吸收为中共预备党员,并被党组织派回云周西村领导当地的土改运动,时年14岁。

正在春风得意时,1946年秋,国共内战爆发,国军阎锡山部队收复文水县,中共县委大批干部仓皇转移上山,只留少数武工队坚守,刘胡兰也接到了撤离通知,但她自己觉得年龄小易于隐蔽,就主动要求留下来秘密发动群众,配合武工队打击国军。

在中共官方后来的宣传中,是如此描述胡兰子生命最后一刻的:1947年1月12日,因叛徒告密,刘胡兰被国军阎锡山部队和当地地主武装抓捕。在国军的威胁面前,她坚贞不屈,大义凛然地说:“怕死不当共产党!”国军于是将同时被捕的6个革命群众当场铡死,但刘胡兰毫不畏惧,从容地躺在铡刀下,时年15岁。

刘胡兰被谁铡死

凡事怕纠根问底。2007年刘胡兰死去60周年之际,北京某高校一位副教授在自己的博客中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在武力胁迫下,乡亲们颤抖著,铡死了刘胡兰”。

文章称,(中国教育电视台)《翻阅日历》栏目组派出由记者杨小光带队的摄制小分队,前往山西文水县云周西村采访刘胡兰家乡。这次采访最令人震惊的是,老人们说,刘胡兰并不是被国民革命军铡死,而是他们用枪托击打几名老乡,强迫他们去铡刘胡兰。乡亲们出于恐惧,颤抖著铡死了他们看着长大的小闺女。事后,有的老乡精神失常……在宣传刘胡兰时,完全剥除了这个事实。

文章还说,他们在制作节目时,认为这个事实一下子难以让观众接受,会引起轩然大波,而且即使观众能接受,审片主任也难以通过,于是决定缄默,以后慢慢再说。

随即,上海《新民晚报》1月15日发文转述了这位副教授披露的事实,并引用云周西村书记张耀武的话证实:“刘胡兰为了保护更多的乡亲,她主动走到铡刀下,在敌人拿枪威胁和逼迫下,乡亲们才用铡刀铡死了刘胡兰。”

上述言论引发了轩然大波。官媒赶紧出来辟谣,称张耀武没说过那样的话,还找出几个目击者来“还原真相”。

那么究竟是谁在撒谎?按照逻辑推理,人们会怀疑:中国教育台节目组和那位副教授都是为了宣传英雄刘胡兰,他们两方有必要撒谎吗?真相到底是什么呢?

刘胡兰杀人在先

让我们来到1946年秋天,国军阎锡山部队占据的文水县。经调查证实,12月21日,中共区长陈德照带领刘胡兰和几个民兵秘密杀死了国民政府任命的云周西村村长石佩怀。理由是石村长曾经接受阎锡山的命令,为国军准备粮草、钱款,递送情报。

问题来了:作为政府村长,给政府军送粮送钱送情报犯罪吗?而且罪当致死?那么中共地下组织成员随意杀害政府官员算不算重罪?陈德照、刘胡兰等人因为信奉马列主义,就可以违法杀人吗?

此事立刻震动了山西省国民政府主席阎锡山的部队。随即派出副营长侯雨寅率领国民革命军第七十二师第二一五团第一营第二连,1947年1月8日包围了云周西村,执行“铲共”任务,一举逮捕了6名涉案民兵、干部家属、八路军退伍战士。

1月12日,国军把全村人集中于村南的观音庙前,从中抓出了刘胡兰。连长劝刘胡兰:“只要你说以后不再为共产党办事了,今天就可以活下来”。刘胡兰回答:“那可办不到”。于是就出现刘最后被铡死的那一幕。

据史料记载,刘胡兰的确像前面所说,是被“自己人”告发的。前中共农会秘书石玺玉曾为地主段二寡妇说情,受到刘胡兰的批评,后被撤销职务、开除党籍。国军收复文水县后,曾经遭中共武装镇压的地主复仇队到云周西村了解情况时,石玺玉举报了刘胡兰,于是,刘被国军抓获处斩。

故事讲完了。大家可能会发现,国军还是同村乡亲铡死了刘胡兰并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在当局的英雄宣传中绝对要避免提及:刘胡兰是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犯,而且杀人在先。

即便按共产党现行法律来讲,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刘胡兰也罪不容赦。因此,无论从法律、道义、人伦上讲,刘胡兰的死都没有任何“光辉”可言。所以,刘胡兰的死因才成为国家机密。

正如评者九天剑在《党产英雄不是祖产英雄》一文中惋惜的那样:如果不是上了共党阶级斗争、夺取政权的当,做个温柔贤良的好女孩,现在肯定儿孙满堂、安度天年呢。误入歧途的刘胡兰,真是可惜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