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日常】如果你比我早离开人世

文/绮芳

听说,去世的人只是到另外一个世界生活着?

离开人间的你,去另一个世界生活过得好吗?(sfam_photo/Shutterstock)

小时候,父亲常提起爷爷,他说我是家中的老幺、太慢来到人间了,赶不及见爷爷一面。

父亲试图告诉我关于爷爷的一切,他希望我认识爷爷。我记得我会望着父亲说:“爷爷是怎么死的”。父亲每一次给我的答案都不一样;他说爷爷是去郊外被仙人掌刺死的;他说爷爷在路上出车祸去世的;他说…。每一次父亲说的,我都很相信,而且牢记在心,但是长大后才发现人只能死一回,怎么可能有这么多版本。

其实我不害怕死亡,但是这件事情对于大人而言似乎是严肃、避讳谈起,甚至无法跟下一代说明的事。

第一次感受到死亡这一件事情,是在我国小一年级的时候,家门前的道路突然有一声巨响,母亲匆忙的跑出家门,然后又匆忙的跑进来打电话给警察和叫救护车。我记得那天早上我正准备要去上学,母亲跟我说不要出去、不要看,但我仍然好奇的偷跑出去,我发现有一个人躺着、满身是血,母亲立刻从身后抓住我,并用她的双手把我眼睛遮住。其实我那时还小,根本不懂的害怕,只是疑惑母亲为什么很紧张。

第二次感受到死亡则是悲伤的。外婆离世出殡那一天,母亲和她六个姐妹围绕着古厝的三合院跪行了好几圈,她们哭泣的声音让我发抖,我感受到那种悲伤也跟着哭了起来。我是没想过自己会哭的,因为还小和外婆不常相处,其实我不懂什么只是因为分开而难过。我记忆最深的是外婆长期卧床,最可怕的是她因为糖尿病失去了一只腿。

女儿面对命在垂危的母亲(示意图)(图/shutterstock)

小时候许多破碎、片断的记忆拼图组成了我对死亡的初步认识,不忍、不舍、悲伤,好似硬生生的被要求接受无法预知的残酷事实。

后来,年纪渐长,才知道死亡并非那么可怕,只是活着的人必须去面对这一项课题:亲友离开人世是不可逆的、永远不会再出现一模一样的他(她),从此不论亡者带来的任何好坏喜恶的记忆,已经主动地被划上句点。

“珍惜当下,赚再多钱用不到也没用,他只是去了天堂,她到佛的世界里去”。人们总是会有这些林林总总的说法出现,因为比被上天画上生命句点还悲伤的是,我们对亡者存有遗憾。

前些日子,遇到一位长辈说起村庄内有一对80几岁感情还是很好的夫妻,妻子把丈夫照顾的无微不至,但是老婆婆提早离开人世,从那时候老公公变得理智不清,常常不知道回家的路,而且会跑到外面去找自己的妻子。

后来,孩子担心老公公的情况,轮流每晚有一个人陪他睡觉,早、中、晚餐也都请人送餐和照料,这样的情况维持好一阵子,老公公又恢复理智,可以自行骑脚踏车到处去朋友家串门子。

但是,不知道那一天他忽然想起自己的老伴,只记得老婆婆告诉他,说她要去南投草屯(某公庙)住,于是老公公自己搭著公车一路上去找老婆婆,但是因为错过下车的站牌,整个人迷路了,当天晚上没有回到家里。家人一急报警,最后找消防队帮忙找人找了好几天,才发现老公公在草屯某竹林的路边去世了几天了。

当家人发现老公公去世时,都自责没有注意到他的行为异常,给他不够多的关心,才让他思念著自己的另外一半。但是我想,老公公的内心或许也是遗憾自己的妻子怎么比他早离开世间?

当我听完这个故事,我回家开玩笑的跟外子说:“人家说老了都会老顽固,所以我们老了,如果感情不好你不要难过,因为这样可能对你比较好!”

外子当下没回应,过了一会儿说:“如果哪一天你离开了,我把你安排离我近的,我比较好找的地方(安眠)好吗?”

我说:“拜托,哪知道谁比较早走,或许我一直都在,只是去另一个世界了,你怎么安排,我可能也没有在那里啊!”

外子听了,对我苦笑了一下,什么话都没说。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