吊铐 冻刑 老虎凳 江西女子监狱的酷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5日讯】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江西女子监狱积极参与迫害,为所谓的“转化”法轮功学员,对她们实施吊铐、罚站、束缚衣、冻刑、老虎凳等泯灭人性的酷刑手段。

明慧网报导,为了达到“转化率”(转化:逼迫人放弃修炼),监狱警察操控、利用包夹(刑事犯)监管法轮功学员。这些人都是一些杀人犯、贩毒吸毒者,为了获得一个月的减刑,不择手段地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

吊铐

吊铐是监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她们放弃信仰常使用的迫害手段之一,多数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受过此酷刑。

江西法轮功学员张玉珍被非法判刑7年,期满时,又被非法转入南昌市劳教迫害。张玉珍在女子监狱受尽了酷刑折磨,被吊铐,悬空吊断了手。

法轮功学员黄永娣、江兰英等都遭受过此酷刑折磨

中共酷刑手段:吊铐(明慧网)

女监教育科胡睿华亲自吊铐江兰英,让她脚尖着地,而且反复地吊。一次,江兰英的一只手被吊在窗户上,另一只手从后背吊到窗户上,脚尖着地,24小时被剥夺睡眠。

犯人罗雪梅为了不让江兰英睡觉,把风油精滴入她的眼睛里;犯人邹淑梅脱下江兰英的袜子塞入她的嘴里。警察张玲还挖苦江兰英:“我闻着都臭,还不‘转化’。”

罚站

罚站也是一种酷刑手段。法轮功学员被劫入监狱后,首先就是被罚站、剥夺睡眠。在车间从早上6点多站到收工,回到号房后,别人洗漱,而法轮功学员继续站到夜里12点左右。

坚定不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被24小时罚站,不被允许洗澡、洗脸等,所有事情都被限制、剥夺。四大队75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凤英每天被罚站到夜间12点。

中共体罚示意图:罚站(明慧网)

南昌法轮功学员张淑军因遭受罚站迫害,全身发紫,肾功能衰竭,全身器官受到严重的损害。她原本因修炼法轮功获得的健康身体被摧残得奄奄一息,最终被迫害致死。

长春医院的护士说出了张淑军遭迫害的真相,她们亲眼见到张淑军被长期迫害而死,为此愤愤不平。

新余钢铁厂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李烈凤被24小时罚站将近2个月,是在该监狱里被罚站时间最长的一位。她的腿肿得像冬瓜一样,很长时间都没能在床上睡觉。当时警察崔斌、张盈强迫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四书”(“认罪书”、“悔过书”、 “保证书”等)。不久李烈凤住院了,回家后不久就离开了人世。

束缚衣

狱警强迫给法轮功学员穿“束缚衣”,这种束缚衣是衣服和裤子连着的,裤脚下两边也是连着的,人穿上它走路只能移著步子走。此酷刑使人痛苦不堪,走路时迈不开步,被用绳子牵着走。

法轮功学员杨丹荷遭受过此酷刑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吕三秀被狱警天天绑着、吊着。

中共酷刑演示图:约束衣(明慧网)

冻刑

在三九严寒的天气里,法轮功学员被扒光衣服,只剩一条短裤,被推到走廊挨冻,或在号房里被电风扇吹,并且门窗都是开着的。

二大队的付婷婷、方姓警察为了冻法轮功学员葛玲,在严冬把她的被子扔进垃圾桶里,并没收了她的棉袄。

晚上葛玲被冻得全身上下抽筋,冻伤了骨髓,险些被截肢。葛玲多次写了申请,要求方姓警察给她家里打电话,让家人送被子来。方姓警察就是不告诉葛玲的家人,还说是故意冻她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冷冻(明慧网)

不少法轮功学员被冷水淋得一身湿透。七大队包夹刘芳把脏水泼在法轮功学员的身上,不让她大小便,造成法轮功学员大小便在身上。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赤著身子被罚站,据说这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精神恍惚。

“老虎凳”

老虎凳是一种像凳子或椅子一样的刑具,被铐的人坐在凳子上把腿拉直后,脚下被垫高,这个姿势一动也动不了,苦不堪言。

法轮功学员刘宝珍、肖劲、汤道芳、朱志英、罗建荣、付淑娇、杨志华、李若等都遭受过此酷刑迫害。

中共酷刑演示:老虎凳(明慧网)

七大队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有吴颖、陈颖、陈越等;参与迫害的重刑犯有刘芳、朱春芳、林梅枝、邹淑梅、金洁等。#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