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领袖】汉尼提:对付邪恶 美需强大

(英文大纪元资深记者杨杰凯采访报导/秋生翻译)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12日讯】“这是一种幻想,一种谎言,一种虚假的安全,它会像社会主义那样总是以糟糕的结局收场。”汉尼提说。

肖恩·汉尼提(Sean Hannity)为美国和世界的未来担心。他写了近十年来的第一本书《要么活得自由,要么去死:美国(和世界)正处于边缘》(Live Free Or Die: America (and the World) on the Brink)作为警告。

本期节目我们将一起讨论。这里是《美国思想领袖》栏目,我是杨杰凯(Jan Jekielek)。

杨杰凯:肖恩·汉尼提,欢迎你来到《美国思想领袖》栏目。

汉尼提:杨,谢谢你,我私下告诉过你,我每天都看《大纪元时报》。我还是喜欢纸质的报纸。在我成长的过程中,我分别在不同时期送过《长岛新闻》(Long Island Press)和《纽约每日新闻》(New York Daily News)。我仍然喜欢把报纸拿在手里,与从前相比,我得到的新闻更多的来自印刷版的报纸。但是,你们做得非常棒!我的确认为媒体,尤其是报纸,存在着一个空白,他们有偏向的报导如此顽固地千篇一律,以至于很少有报纸能让我真正感到可以信赖,但是《大纪元时报》与众不同。

杨杰凯:非常感谢你的善意的评价,非常感谢你在节目中,谈到我们的报纸等等。

汉尼提:谢谢你们!你们是当之无愧的。我知道你们工作很努力。在我看来,媒体变得如此腐败,偏见如此泛滥,报导如此片面,这难道不令人惊讶吗?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给你举几个简单的例子。他们怎么能一方面声称关注妨碍司法,另一方面却不在乎希拉里受传讯的电子邮件,不在乎清理硬盘,不在乎用锤子砸毁手机?

任何看这个《美国思想领袖》节目或者阅读《大纪元时报》的人都知道,如果是一个保守派,他们就有大麻烦了。如果一个保守派试图删除被传讯的邮件,对你而言,是做不成的,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他们关心“通俄门”,但是他们无视希拉里·克林顿花钱购买俄罗斯档案,并且在档案未经证实的情况下,以它为借口对总统候选人和他的过渡团队进行监视,甚至在总统就任以后很长时间仍未停止。他们散布俄罗斯阴谋论,我们现在知道,联邦调查局早在2016年8月第一次提交《外国情报监听法》(FISA)申请之前就知道,俄罗斯阴谋论未被证实。他们肯定知道,他们的借口在2017年1月就被揭穿了,当时克里斯多夫·斯蒂尔(Christopher Steele)利用的二手线人说“哦,不,这些都不是真的,都是酒吧胡侃。”可是他们仍然把这个国家拖个没完。

他们关心与乌克兰的交换条件,但是他们不关心乔·拜登在录音上说:“你不会得到十亿美元纳税人的钱,除非你解雇这个特别检察官,他正在调查我的儿子,他没有任何经验。”

亨特·拜登(Hunter Biden)接受了《早安美国》(Good Morning America)节目的采访,这对一个49岁的人来说真是太精彩了:

你有石油方面的经验吗?

没有。

天然气呢?

没有。

能源呢?

没有。

乌克兰呢?

没有。

任何能让你进入董事会赚数百万美元的背景都可以。

没有,真的没有。

那你认为你为什么会得到这份工作?

我不知道。

也许是因为你爸爸,作为副总统,负责乌克兰政策吗?

然后他说“是的,有可能。可能就是这样。”

然而,他们却抓住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Zelensky)和川普总统的通话大做文章。他们让这个国家经历了一番折腾以后,结果只有一个事实证人,其他证人都是道听途说,或者是意见证人。

事实证人说了什么?“嗯,我和总统谈过了。”

“他说过他想从乌克兰得到什么吗?”

他说,“不,没有交换条件。我只是不希望他们腐败。”仅此而已。

只要你客观地想一想,想一想这些例子,你会发现这是惊人的虚伪。可是媒体大肆鼓噪,说这些事情很重要,这场与俄罗斯勾结很重要,妨碍司法很重要,重要的是不能让俄罗斯干预,不能有交换条件。可是他们忽视了自己的立场。

所以说,他们是真正的宣传员,是国家集权主义者,比前苏联的《真理报》好不了多少。他们的撒谎,他们造谣,他们诋毁,他们诽谤,他们污名。他们每天都在中伤别人的人格。他们处于一种狂热的精神变态,仇视唐纳德·川普所做的一切,这就是我们所生活的时代。

现在还有82天,我们就要举行大选了,我们有了这个国家历史上最激进的候选人,他们现在公开推进的政策,与那些让这个国家伟大的政策背道而驰。这是我在一年前认识到的。我说,这将是一个具有转折点意义的选举。如果他们所宣称的政策被执行,我们就会失去这个国家,美国几乎一切都要颠倒过来。

正如我所写,这本书的第四章是“社会主义:失败的历史”。它(社会主义)从来都行不通。无论它的名字叫什么,无论它在哪个国家被推行过,它都行不通。它在这里行不通。“一切都将自由”的承诺永远不会实现。它会导致贫穷,它会导致苦难,它会导致自由的丧失。这是每一次实践的最终结果。

我们要么自由地生活,坚守有限政府和更大自由的原则,坚信我们的权利来自上帝而不是来自政府,来自自由、风险、回报和资本主义。要么我们去地狱,那就是社会主义,82天后将见分晓。

杨杰凯:你的这本书《要么活得自由,要么去死》很了不起。实际上,你提到,在你看来,不仅仅是美国处于危险的边缘,全世界都是如此。我想问你这个问题。但是在我提问之前,我看到你的书里有一个惊人的数据。你说43%的美国人总体上认为社会主义是一件好事。但让我震惊的是51%的人认为它是一件坏事。这意味着有49%的人不会说这是一件坏事。这令人震惊。我们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汉尼提:我另有一个关于年轻人的统计数字。我好长时间没有做研究了,它们(社会主义)有这样的吸引力。你看,杨,我差不多能理解它,都是一些纸面上的东西,我们将我们所有的东西,放在一个大罐子里,有点像每个人根据他们的需要,根据他们的能力,平等地给予他们,对吗?有各种形式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再分配主义,甚至国家主义。

这就是他们承诺的。他们承诺你将接受从学前班到大学的教育。他们承诺免除入学贷款。他们承诺有保障的政府工作,有保障的工资,有保障的政府假期,有保障的政府健康食品。他们承诺政府的医疗保健,“全民医疗保险”,或者扩充版的“奥巴马医改”。这是一场灾难。然后你就有了退休保障。好吧,有很多保障。

他们的预测是基于这样一种信念:我们要做到这一点:10年后,我们将废除世界经济的命脉: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好啊!这是我听过的最愚蠢的决定。

这些都是貌似崇高的想法。我特别把关于社会主义的这一章,放在了民主党议程以及他们的承诺之后。我把它称为“乌有乡”(fantasy land)。所以他们才承诺所有这些东西。所以可能包含一种心理因素:“啊,在我的余生里,我再也不用担心任何事情了。我会让政府确保一切。不再有压力,不再有负担。”

其实我认为,有一点压力是健康的,这会让你内心反省。教育这个词来自拉丁语,原意是“引出”,源自内心,自然权利是上帝赋予的,而不是被创造物赋予的。杨,你知道什么是被创造物,而上帝,是万物的创造者。如果人们不能从这个角度看问题,你就读不懂新闻。

源于内心的思想很丰富,已经储存在那里,构成了我们的思维模式。我们的权利不是来自政府,而是来自上帝。所以,我相信,每个男人、女人和孩子都有上帝赐予的天赋。人类有为善和作恶的倾向,有不同的想法。如果我们相信政府将保证提供所有这些美好的事情,如果你没有压力,你就不会去内心反省、发现你的天赋是什么。你没有任何需要。反正,一切都照顾好了。

我们实际上是要把美国人变成一群信托基金公民,而我也从来没见过有很多信托基金儿童成功过。我知道一些有钱人给孩子钱,不是要多少就给多少。他们说,“你必须买你自己的房子,你必须买你自己的汽车,你必须支付你自己的房租。”那么孩子会问:“你为什么不呢?”“因为这是你的生活,我不想夺走你的生活。”

不管怎样,政府承诺了这一切。那我问大家“政府迄今的政绩如何?”因为我看见了纽约、芝加哥、西雅图、波特兰、洛杉矶和旧金山,他们在法律、秩序、安全、保护等等,政府应该扮演的最基本的角色方面做得怎么样了?好吧,如果我是老师,我会给他们不及格,他们的不及格程度简直太离谱了。

接下来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如何管理我们的孩子的教育的?美国的人均教育支出比其它任何工业化国家都要高,而我们的孩子在阅读和数学的熟练程度方面,却分别排在世界第37位和第40位之间。杨,巴尔的摩市实际上有13所公立高中,巴尔的摩市也恰巧是世界上学生人均教育支出第三高的城市。这不是小测验,也不是测试题,我只问你们所有的观众:在这13所公立高中中,你们认为精通数学的孩子占多大比例?我们会给大家几秒钟时间去猜:哒、哒、哒、哒。好啦!现在的答案是:一个孩子也没有,没有一个孩子,13所高中没有一个孩子。

那么这些城市有什么共同之处?他们已经被自由派民主党管理了几十年,对不对?

“奥巴马医改”做得怎么样?数百万人失去了他们的医生,那不是他们所承诺的。数百万人失去了他们的医保计划。全国各地人平均多支付200%的费用。我们并没有为每个家庭每年节省2500美元,以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而且全国有近40%的人,只能有一个选择:把奥巴马医保换成拜登医保。

这些都是他们的承诺。我还要做一些补充。杨,我上次去查看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的时候,看到他们快要破产了。你还记得吗?我不知道你最后一次查看是在什么时候,但是我们正在走向一个结果:我们就要没有足够的钱来支付它了。顺便说一下,他们应该把钱放在一个加锁的箱子里,就像他们告诉我们那样。这些钱都被浪费了,钱都花光了,他们洗劫了它,花掉了它。你甚至可以这样称呼他们,在我长大的地方,我们把这称为偷窃,因为他们做出过承诺。

所以,现在他们没有兑现他们所做的每一个主要承诺,可是我们还会相信这一套新的承诺吗?现在我们寄希望于他们有一个完美的历史记录,因为如果我们现在再次依赖能源时,会发生什么呢?与此不同的是,由于唐纳德·川普的政策,我们现在在能源方面实现了75年来的首次独立。在过去的75年里,我们是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我们要怎么做呢?绿色新政耗资94万亿美元,全民医保或者奥巴马医改扩展耗资52万亿美元。我们负担不起。我来做个简单的计算。我们每年只吸收4万亿到4万5千亿美元。10年以后,我们接近5千万美元,因此这甚至不能支付全民医保,而且没有国防开支,为零,其它的政府项目都得不到资助,你仍然会看到,根据估计,大约有三分之二的资金短缺。

这是一种幻想,一种谎言,一种虚假的保障,它会像社会主义那样总是以糟糕的结局收场。它从伟大的承诺开始,“我们要从那些邪恶的富人那里拿钱,然后重新分配”。

这不是曾经让美国伟大的原因。美国的善良与伟大,是因为相信我们是被造物主造就的。我们的才能源自造物主。我们内心反省,发现那些才能。我们创造了人们想要、需要和渴求的商品和服务。你猜怎么着?当我们为我们的同胞服务时,我们也在支付抵押贷款和购买汽车,因为那些制造汽车和建造房屋的人,也在为我们服务。所以人类从来没有设计过比这更好的系统。你给我看一个,我来看看。我还没见过呢。

我的朋友巴里·法珀(Barry Farber),脱口秀的伟大先驱之一,总是说:“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虽然不完美,但是积累的力量更强,力量被滥用得更少。”我补充说,“在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国家像美国那样,积累的力量更多,力量被滥用得更少,并且利用这种力量来改善人类的生存状况。”

我知道现在谈论美国的善良,美国的伟大以及美国例外论,已经不受欢迎了。但是这是真实的,它定义了我们作为一个美国人的特征。我们是一个伟大的、善良的民族,是个人自由、自由体制、资本主义、冒险、回报、创新和发明使我们伟大。

因此,书名中的“要么去死”是说,我们将死于谎言。卡玛拉·哈里斯(Kamala Harris,中文名“贺锦丽”,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甚至不会让你选择你自己的私人保险。我原以为自由主义者是支持选择的。(民主党的正副总统候选人拜登和哈里斯)都希望废除水力压裂技术,他们都想实行绿色新政,拜登承诺(投入)数万亿美元。

杨,这次总统选举是我们人生中最大的选择。它很简单。几乎在每一个问题上,你要么相信高税收,要么相信低税收,要么接受更严重的官僚作风和繁文缛节,要么就像唐纳德·川普一直在做的那样将其消除。你想让激进分子当法官,他们会给你。或者唐纳德·川普会帮你找宪政主义者,那些尊重宪法的人。这关系到要不要开放边界,要不要大赦,要不要把合众国变成庇护国。边境安全并不意味着我们要重新与世界隔绝,而是说我们要对来到这个国家的人进行审查,确保他们没有同激进分子有联系,确保他们在进入我们的家庭之前身体健康。归根结底是能源独立。这是关键。我无法想像回到能源依赖的状态。那是个坏主意,也不利于国家安全。因此,我们需要更好的贸易协议,更好的外交政策,缺一不可。

那个“要么去死”的部分是讲,万一媒体竟然能够说服我们,他们将成为拜登和卡玛拉的最大的捐款人,他们将拒绝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伟大、最成功、创造了最大财富的治理体系。这就是我们,我们的本质。那我们是要坚持到底,还是要倒退?

杨杰凯:肖恩,我想谈一谈有关书的标题中的“世界”的内容,因为我们的观众都知道,我实际上是加拿大人,他们中的大多数人知道,我也是一个美国例外论者。我关注中国已经有20年了。当我看到“世界正处于边缘”时,我当然想到了中国,那么你当时在想什么?

汉尼提:中国是其中一个重要部分,尤其是考虑到现在他们对世界所做的事情。在我看来,他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事情中最阴险的部分,是他们阻止武汉人从武汉飞往中国任何其它地方,他们同时实施了旅行禁令,禁止人们从中国各地飞往武汉,但是他们却让武汉居民环游世界,你可以来自世界任何地方,你可以在武汉降落。这样你就应该知道,他们有多么自私了。

只要他们寻求帮助,全世界本来可以把最好的科学家、研究人员、医疗专业人员联合起来,我们本来可以大批抵达去到中国,立刻控制疫情——这个总统所说的无形的敌人。人人都能做到随时集合出发,可是他们却任由疫情爆发。

在我看来,他们(中共)必须要承担责任。对参议员们来说,最近的救助计划试图保护他们免受追责,这简直是疯了,因为他们不配。家庭应该得到补偿,因为是他们任由疫情发生。他们没有制造病毒,但是他们允许病毒传播,并且没有告诉世界真相。

不过,还有一个更大的背景。在我写《美国与世界》(America and the world)的时候,我想起我父亲参加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他出身贫寒。我妈妈从小就很穷。我的四个祖父母都来自爱尔兰,他们都很穷。我妈妈在南布朗克斯(South Bronx)长大,曾经是一名监狱看守,在我的整个成长过程中,她几乎每天都要工作16个小时。我爸爸周末做服务员,平日里在家族企业工作。但在他18岁左右的时候应征入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他在太平洋服役了4年,并不特别喜欢这段经历。

但是如果你只看上个世纪,我们可以把上个世纪孤立起来。超过一亿人的灵魂,你可以把数字加起来,有超过一亿人死于毛泽东在中国发动的革命、俄罗斯的斯大林、(德国)希特勒、(意大利)墨索里尼、法西斯主义、日本的东条英机、柬埔寨的杀人场,都是政府系统进行的杀戮。

是我们美利坚合众国击退了法西斯势力。我们击退了纳粹主义、日本帝国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势力。最近,我们领导著全世界抗击激进的伊斯兰主义。我们付出了鲜血、汗水、眼泪,承担着经济负担。这都是我们的责任。我们要承担责任,保护世界。美国就是这样,世界就是这样。

我们需要一个强大的美国。我们需要强大的军队,来对付真正的邪恶,防范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真正的危险。否认这一现实或者事实,就是太天真了。

神奇的是,从来没有哪位总统,是以色列更亲密的盟友和朋友。最近,我们看到总统正在采取行动,针对中国和香港。我认为五年前不可想像的事情现在正在发生。你可以看到约旦、埃及、以色列、美国、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联盟已经出现。这是非常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结盟的真正目的是抵抗伊朗在该地区的霸权。

我认为,中国、伊朗和俄罗斯是目前世界面临的三个真正、明确的威胁,我们必须最密切地关注。对于这些永远不会走在一起的国家来说,能以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方式结盟,是一个令人惊叹的进步,我希望我们能在此基础上建立良好的关系。

如果伊朗有了核武器,他们就会使用它。这是我的预测。这样的事情不能发生。

杨杰凯:是啊,以色列和阿联酋关系正常化是很了不起的。此外,我们也对中国进行了严厉的制裁,制裁了新疆和香港官员为了听命中共,而犯下的侵犯人权的行为。我们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事情。

汉尼提:这很耐人寻味,因为川普总统在竞选之初,原本无意卷入外交纠葛。首先,美国需要能源独立,从地缘政治和战略优势的角度来看,霍尔木兹海峡,就像我们不喜欢的伊朗人,你能得到什么?要想偷偷摸摸地通过这些狭窄的海峡,你得走40到44英里,而世界上三分之一的石油供应都要经过那里。你看到伊朗人时不时地发出一些武力威胁。我们不必再担心霍尔木兹海峡了,因为我们在能源上独立。这并不意味着如果他们阻止石油以市场价格自由流通,我们会让他们逍遥法外。事实上,我们不必卷入,这赋予了我们能力和灵活性,这是我们以前没有的。

至于中国,我认为中国只对实力有反应。我认为他们蔑视美国的软弱。老实说,我不认为拜登……我看他身体很虚弱。在我看来他很软弱。他显然不像,你知道,一个接一个的失误,他似乎有点失控。我认为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这个国家最好问一问自己,卡玛拉·哈里斯是谁?我一直在揭露她,现在我们知道她是副总统候选人。我只是不认为乔有力量、耐力、警觉性和敏锐,来承担这个世界上最艰难的工作,尤其是在世界舞台上。

杨杰凯:肖恩·汉尼提,在我们结束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汉尼提:是的,谢谢你,我很喜欢《大纪元时报》,如果你们随时需要我再来,请邀请我,真感谢你的邀请!

杨杰凯:真高兴能邀请到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