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一县欠教师薪资近5亿 贪教育经费逾3亿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9日讯】2015年至今,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近5亿(人民币,下同),挪用教育专项经费逾3亿。当地政府还违规成立融资平台公司,强制教师存款入股、截留贫困生的生活补助。事件曝光后,有网友感慨,“中国岂止这样一个大方县,还有千千万万个(县)存在问题的!”

据中共政府网9月4日通报,大方县从2015年以来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乡镇工作补贴及乡村生活补助共1.8亿元;2019年以来欠缴教师的五险一金约3亿元。

同时,大方县在2018年、2019年擅自挪用教育专项资金约3.4亿元,其中挪用中央直接下达资金超2.6亿元,占被挪用总数的76%,所涉款项包括生均公用经费、校舍改造等基础设施资金、改善办学条件等项目工程资金、薄弱学校改造资金、营养改善计划经费以及其它经费。

此外,大方县委县政府以推进当地供销合作社改革的名义,成立大方县乌蒙供销信用合作商务服务有限公司(简称“乌蒙信合公司”),开展所谓“社员股金”服务业务。公司由大方县财政局控股,无任何金融牌照、不具备开展股金服务资格。

但是,当地教师被县教育科技局强制要求存款入股,并以此作为发放拖欠薪资的前提条件;4.2万多名贫困学生的生活补助也被乌蒙信合公司代发,每名学生遭克扣50元“入社资格股金”,210多万元补助金因此被截留。

虽然事件被通报,但造成事件的主要责任人不详,处理方式没有提及,当局拖延5年才正视此事的原因也未说明。通报最后只表示,贵州省政府“责令大方县认真核查、切实整改”等等。

有网友讽刺说,“五年了,终于发现了,需要表扬你们吗?”“罚酒三杯,三鞠躬表示歉意,你们再揪著不放就是你们自己不识抬举了啊。”

有人说,“现在才调查……能拖欠这么多,上面没有人保护都说不过去……”

“从15年开始到现在5年的时间,我就不信会没人举报,是地方压制了举报,谁举报就解决谁,还是上面有人包庇,隐瞒了这个事,这才是最可怕的事情。”

“地方敢这么做肯定是有原因的,你查出来又能拿我怎么样?”

“我同学好几位是当地乡村教师,他们真的是从2014年同县教育局到县政府相关部门周旋了好多年,搞到今天才出这个结果,这效率啊……”

近年来,各地教师维权讨薪的事件不断。例如,2015年3月,贵州黔西南州望谟县数百名教师追讨2年绩效工资,他们发起罢课活动,上街游行示威,遭大批警察镇压;2018年5月,安徽六安市数百名各区乡村教师在市政府前集会,讨还未发放的绩效工资,要求同工同酬,遭遇大批警察镇压;同年7月,安徽淮北市三区一县逾千名老师聚集在市政府前,要求同工同酬,公平发放一次性绩效工资;同年8月,湖南新化县近百名退休教师,因绩效奖金和福利被拖欠问题到县政府上访。

微博上也有网友反映说,“(贵州)铜仁市松桃县也一样,欠了好多年了,也没人查出来。”

“(山东)枣庄市山亭区的退休教师工资长期拖欠,养老金要退休教师自己全部交齐,不交不给办退休也不给发工资。教师到区里反映,得到的答复是:‘就是没钱给你们,怎么着?我们欠的钱多了,你告我们啊。’地方人民维系生活真的好难。”

“四川省商贸学校欠职工社保多年,投诉到德阳市社保局,经财务稽核作出了补缴处理决定,但四川省商贸学校仍然拖着不补。请问该怎么办才能维权?”

“唉!……这只是报出来的一个县教师人员的工资,其他人员呢?其它的县呢?敢查吗?我就知道我们县,光这几年投资的基础设施项目,政府报告上写的,没仔细算,大概有1000多亿吧,一个县的财政总收入一年也就20来个亿,即便是不吃不喝,够用吗?感觉真是胡球弄!……”

还有人说,“多去小地方查一下吧,中国岂止这样一个大方县,还有千千万万个存在问题的!”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萧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