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逼反蒙古人,中共为何自找麻烦?

共产党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继把新疆人、香港人、台湾人逼反之后,最近又把蒙古人逼反了!

事端源于内蒙古当局要求当地小学从今秋起,除蒙语课以外,其他所有以往用蒙语授课的课程,都要改成汉语授课,官方声称这是“第二类双语教育。”结果在当地引发了大规模的公民不服从的抗议活动,从学生、家长、教师到快递小哥,包括部分政府官员在内,各个阶层都在抗议,这种情况可谓前所未有。

常言道消灭一个民族首先要消灭他们的语言。因为语言是一个民族文化的根本,一个民族的语言灭亡了,这个民族的文化也就难以再存在下去了,这个民族自然也就活不长了。在这个意义上,中共禁止蒙语教学无异于是在搞文化灭绝。试想,这怎能不激起蒙古族人的反抗呢?

呼伦贝尔市化名阿德玛的朋友表示,“从一年级开始实行国家统一的教材的话,那母语它会渐渐地不存在了,如果母语不存在了,这个民族就不存在了。我们之所以会对现在这个政策特别反感,是因为我们以后将来的孩子们怎么办,而且这个民族怎么办。”阿努热指出,当局不会明确说禁止说蒙语,但如果这样执行下去,过不了十年,蒙古族就会名存实亡了。

据苹果日报,在开学日前夕,内蒙古各地民众都以不同方式表达反对中共新政,有锡林郭勒盟的士司机,在车厢外唱着蒙古的传统歌曲,歌词则称“只要我们有语言、生命及牲畜,边界无法分开我们”。通辽市、赤峰市运送食物的工人则在送货箱及电动自行车上写上“拯救我们的母语”标语。

一则推特视频显示:一名蒙族男子跟周围的人表示,为捍卫语言,蒙古人民起来了!号召只要公安抓一个人,大家都跟着去!小伙子说:微信上听说在抓人,急忙慌骑着摩托来了。在场的蒙古族同胞们,不管认识不认识,抓我们多少人到公安局,都跟着去!大家记住我,并说了他家住址和名字。

内蒙人白乙尔对媒体表示,她从来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可谓非常突然。“对我的影响就是让我觉醒,我们的民族这么多年,一直安分守己,现在突然被告知要这样的政策,其实一定程度不是坏事,另一个层面来看就是一次让我们醒悟,不要再每天唱歌跳舞喝酒,假象地幸福着,要思考民族存亡了。”“这次事件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但是,我们是蒙古人,我们不会害怕,不会低头!”

眼下已进入开学季,由中共强推汉语教育引发的罢课等“公民不服从”运动仍在持续发酵。许多局外人不免纳闷,中共为何要这么蛮干,莫非神经搭错了?

按说蒙古地处京畿要地,与河北相邻,几步就进京,显然比新疆西藏更重要。正因为这一点,清代朝廷为安全计,长期实行满蒙通婚,就是清朝皇帝一定要娶蒙族贵族女子为妃,以此方式来安抚蒙古人,以保朝廷侧翼安全。中共掌权后,蒙古远比新疆和西藏平静的多,而且因为汉化程度高,这里其实并没有太严重的民族矛盾。中共强推汉语教学,逼反蒙古族人,这不等于自找麻烦吗?况且,眼下中共正处于的险境,这么干岂不是无端又引爆一个地雷,嫌自己死得不够快?

在我看来,我们对于中共的所作所为,切不可按常理去理解。因为中共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它有一套自己的统治术,用党文化的语言说,这套统治术的核心就是“不断加强党的领导”,也就是不断强化党对人民的控制,不断升级党对人民的高压,不断抽紧套在人民脖子上的绳索。中共脑子里整天盘算的就是这个。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而加强控制升级高压,针对的当然不仅是汉族,更是包括蒙古族人在内的少数民族。近年来,中共拚命打压维吾尔人,已经把新疆变成了一座露天监狱。现在,它显然已不满足于此了,又要把新疆的那一套移植到内蒙古来了。如果我没说错的话,禁止蒙语教学,实行文化灭绝,就是中共为在这一地区强化对蒙古族人的控制,更紧的把他们绑在自己的战车上所走的一步棋。

不过,蒙古人长期野外生活,自由奔放,民族性骠悍,得罪了这种民族,可不像汉族人那么好对付。不弹压,事情推动不下去,一弹压死得人多,更难收拾。我预测,中共如此蛮干肯定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把事情搞到难以收拾的地步。不信大家就等著瞧!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作者提供/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