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为何将健康人摧残致疯(5)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9月02日讯】狱警唆使吸毒犯打余毅敏,拧她,长时间不让她睡觉,罚她面壁军蹲,稍一动弹就会遭到一顿毒打,她后来被注射不明药物,失去记忆,失常8年。

在湖南株洲白马垄女子劳教所狱警的纵容下,吸毒犯把几支牙刷捆扎在一起,插进康瑞其——这位六十多岁洁身自好的老处女的阴道里来回搅动,当即鲜血淋漓,她疼得死去活来;后被打毒针致疯。

河北省高阳劳教所为“转化”(强迫放弃信仰)李爱学,对他施以多种酷刑,恶毒地用锥子扎他的脚心,并强迫他超负荷体力劳动……后来他失踪十年,回家时已痴呆。

只因为他们信仰“真、善、忍”,中共将他们迫害致疯

接上文:中共为何将健康人摧残致疯(4)

被迫害致精神失常8年 含冤离世

余毅敏,1962年4月13日出生,毕业于中南财经大学,原湖北省电力建设第二公司会计。她30岁时脑中长瘤,从此痛不欲生。1996年,她开始修炼法轮功,重获新生。她丈夫看到她的巨变,也跟着炼法轮功,不久他所患的肺病也不治而愈,一家人和睦幸福。

然后,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余毅敏六次遭中共警察绑架,三度被关洗脑班,被非法劳教1年,遭药物迫害,致精神失常,家庭破裂。49岁那年,她痛苦离世。

迫害致疯前后的余毅敏。(明慧网)

在一次发法轮功真相传单时,余毅敏第六次遭绑架,被劫持到武汉何湾戒毒所非法劳教1年。刚到戒毒所,警察不让她睡觉,找来六队几个最邪恶的人,24小时轮番对她灌输邪说歪理,以转化她,余毅敏根本不搭理他们。犯人被唆使毒打她,见不奏效,就用长时间劳役折磨迫害她。

2002年11月的一天,余毅敏的非法劳教期满,本应该回家与家人团聚,但却被警察从何湾戒毒所直接劫持到江汉区洗脑班,这也是她第三次遭洗脑班迫害。

期间,余毅敏曾遭受药物迫害,当时反应不大,之后慢慢地,失去记忆,双脚出现疼痛,直到完全没有知觉、无法行走。洗脑班的恶徒还将她的头猛力撞墙并野蛮殴打她。

2003年大年三十那天,余毅敏拖着饱受精神折磨与肉体摧残后虚弱不堪、浮肿的身子站在阔别已久的家门口,敲门,等了一晚上,门紧锁不开。黑夜中,她悄然离去。

几天后,她丈夫拿着一份离婚书叫她签字,只给了她一个月的生活费后,就撒手不管了。在她遭受迫害时,单位已将她非法开除,她没有了生活来源。之后社区的中共书记还经常骚扰、侮辱她。

家庭的创伤、生活的艰辛、加上曾被注射不明药物,大约从2003年起,余毅敏精神开始失常,生活不能自理,在地上到处爬。

法轮功学员从生活上照顾她、经济上帮助她,有两位帮她的学员遭绑架。2011年8月5日早晨,失常8年的余毅敏痛苦离世,年仅49岁。

被劳教所打毒针致疯

康瑞其,现年71岁,退休前系长沙市日杂公司部门经理,家住湖南长沙市天心区坡子街西牌楼社区。因患血癌等重疾,一直单身。她47岁那年修炼了法轮功之后,才终于拥有了健康的身体。

被迫害致疯前后的康瑞其。(明慧网)

2002年1月,仅因为悬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康瑞其等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12人被非法判刑,康瑞其被非法判4年半,被关在湖南省女子监狱遭受严重的迫害。

2006年,从监狱回家仅数月,因为给人家一本《九评共产党》的书,康瑞其又被非法劳教1年,在白马垄劳教所遭毒打。当时她已六十多岁,一生未婚,恶人用牙刷捅其阴道。

2008年8月6日半夜,天心区“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和当地派出所警察把康瑞其从家中绑架,再次劳教,抓人者的借口是“开奥运”。

康瑞其再次被非法关进白马垄劳教所,在那里,她写信给胡锦涛(当时的中国国家主席)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她去问狱警能否帮她把信寄出去。狱警抓住她的头就往墙上碰撞,后来就给她打毒针。

第一次打毒针后,她没什么反应,接着劳教所又给她第二次打毒针,注射了很多药物。打完之后,康瑞其就变了,什么都不知道了,头脑不清醒,看见人就打。从此她完全失去了正常的思维和记忆、发呆、胡言乱语。

十年生死不明 回家时已痴呆

被迫害致疯前后的李爱学。(明慧网)

2012年腊月21日晚8点,河北省张家口宣化县深井镇北汛地一村民突然接到宣化县民政局的通知,让去接他已多年失踪的弟弟李爱学。

李爱学的哥哥赶到宣化县民政局,一看眼前的弟弟惊呆了:只见他驼背弓腰、上身穿着一件破烂的军棉衣,下身只穿着一条女人穿的花单裤,因为没有裤带,他两只手一直拎着裤子;赤裸著双脚趿拉着一双破烂的鞋,右眼窝处有一片很大的明显的伤痕;左手腕拴著一个精神病院的牌子。

84岁的老母亲踉踉跄跄冲出屋外要见阔别十年的儿子,一看儿子的模样,悲痛至极。

李爱学,1971年出生在张家口宣化县深井镇北汛地一个农民家庭。十多年前,在宣化县头台子村经营著一家摩托车修理店,带着母亲一起生活,生意不错。

1997年他开始修炼法轮功,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义是返本归真,从此踏上了一条充满快乐、祥和、充实、自在的回归路。

在2003年正月12日下午,李爱学被宣化县洋河南镇派出所绑架到宣化看守所,一个月后被送到河北省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1年半,期间遭到多种酷刑的折磨。

一次,李爱学得以逃脱高阳劳教所这个人间地狱。为了抓捕他,大批警察团团围住他的家,连他亲戚的家也被包围。为了躲避非法抓捕,为了家人不受牵连,他离开了家乡,一走就是10年。

回到家后,李爱学总是表现出非常害怕的样子,总要把门插住,怕见人,经常在地上来回走;问他话他不是答非所问、就是痴痴地望着前方像没听到一样;有时也喃喃自语:什么“转化转化”的,“英国、美国有转化班吗?要多少钱?”“吃药不怕,药是粮食做的”。

明慧网报导,从李爱学的情况,不难看出,他曾经被关在所谓的“转化班”里,曾经被关押在精神病院里强迫吃不明的药物。

中共的药物迫害

余毅敏,一位善待与理解他人,工作任劳任怨、兢兢业业,受同事夸奖的会计,遭药物迫害后,不能行走,失忆失常。

康瑞其曾是一位能说会道、做过记者的女强人,被打毒针后,失去了正常的思维,胡言乱语。

李爱学,1.8米多高的个儿,眼睛炯炯有神、性格外向、乐于助人,勤快又能吃苦,却被中共迫害成精神病人。

在中共江泽民集团的灭绝政策下,法轮功学员被实施有计划的、自上而下系统的药物迫害。在迫害的初期,“610”人员人手一册的内部参考资料里写着:“必要时可用药物介入,采用医药方式和临床实验方针达到科学转化之目的”。

中共中央政法委指使所有的“610”、国保、监狱、劳教所、精神病院、洗脑班等关押场所对法轮功学员使用药物毒杀的手段。

重庆四川监狱的医院人员对遭受药物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叫嚣:“人体试验又怎样?这都是国家政策允许的,是合法的,是上面的指示。”

酷刑加药物迫害成为中共“转化”、虐杀法轮功学员最普遍的手段之一。

被药物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会全身或局部瘫痪、双目失明、幻听幻视、舌头僵硬、器官丧失记忆、行为呆痴、不能行走等等,以至于被迫害致残、致疯、致死。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