惨遭辽宁女监迫害的多位法轮功学员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22日讯】三伏天,李方芳被关“小号”,打背铐二十多天心脏病发作;周亚芳遭野蛮灌食,隔离两年多,枯瘦如柴;年仅24岁的葛颜颖遭酷刑毒打致疯;尹秀芝在每天的殴打和谩骂下被迫害致经常出现全身或局部不能动。

明慧网报导,多位被非法关押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的法轮功学员遭受严重迫害。

李方芳

沈阳法轮功学员李方芳,50岁左右,被非法判刑7年,在辽宁省女子监狱七监区一小队,因为坚持炼功,被警察多次威胁。狱警搞株连,强迫一小队的全体犯人在休息时间里“坐板”(坐在小板凳上),不让看电视,不让去超市购物,让犯人仇恨法轮功学员。

李方芳因不妥协于2019年7月2日被关进“小号”(监狱严管在押人员的小房间),打背铐二十多天不解开,被狱警威胁,如果坚持炼功就一直被铐到出监狱。二十多天里,即使吃饭、睡觉、上厕所、洗漱,狱警也不给她解开背铐,在其生理期也如此。

中共酷刑演示:背铐。(明慧网)

7月份正是三伏天,“小号”里异常炎热、不透气。多个包夹(监控法轮功学员)犯人白天晚上轮流看守她,都说“小号”里太热,会中暑。李方芳被迫害得心脏病发作。

监狱还利用犯人黄雪迫害李方芳。黄雪,30多岁,是同性恋者,因暴力杀人罪被处死刑缓期2年,心理变态。很多犯人都说她是暴力狂,她在监狱里多次打人,和多名犯人搞同性恋。警察不管,犯人也怕她。监狱利用这种具有暴力性格的犯人来迫害多名法轮功学员。

黄雪经常拖拉、大声咒骂李方芳,不许任何人和李说话。

李方芳被迫害得消瘦衰老,在遭迫害中多次喊“法轮大法好”来抗议,均被打倒在地。她被用塑料胶带封口、捆绑,被迫害得全身抽搐,以致发病。

周亚芳

法轮功学员周亚芳,50岁左右,辽宁朝阳市人,被非法判刑6年,关押在七监区二小队,遭隔离迫害两年多。

因犯人欺负周亚芳,警察处理不公,周亚芳以拒绝劳动来抗议,多次被关进“小号”,不被允许睡觉,被隔离迫害得精神恍惚,一年四季只穿一套衣服,枯瘦如柴、憔悴不堪。

周亚芳因绝食抗议被强迫灌食,经常被戴背铐、插著管在劳动车间里,很多人都看见过,她瘦得像纸片。

2018年9月29日早晨7点多,周亚芳在工作车间一楼警务台前,被犯人丁凤君拎着脖子当着教导员艾军的面拖走。当时周亚芳挣扎着想和警察说话,犯人黄雪来助恶,一起将周亚芳拖走,关到仓库里,这样别人看不见。当时教导员艾军一句话都没说,完全不制止犯人的恶性。

参与迫害周亚芳的犯人还有吴瑞、李云霞等。

当时在七监区二小队的狱警于洋和孙林心狠手辣,使二小队成为七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最严重的小队。

葛颜颖

年仅24岁的法轮功学员葛颜颖就是在这个小队被迫害致疯的。犯人丁凤君经常打骂和自己孩子一般大小的葛颜颖,下手狠毒。葛颜颖身上伤痕累累,她穿的衣服裤子被缝在一起,屎尿都拉在裤子里。

还有一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成肺结核后转到医院监区,另有两名从广州女子监狱调过来的普通犯人也在二小队被迫害成精神病人。

尹秀芝

法轮功学员尹秀芝,60岁左右,朝阳人,被非法判刑7年,非法关押在七监区九小队。包夹犯人陈静几乎天天谩骂、踢打她。她多次绝食抗议,身体消瘦得不像样子,精神也不太正常了,经常出现全身或局部不能动的情况。警察觉得她的情况不对劲了才把陈静换掉。

疫情期间,尹秀芝被监区里的生产科长郑春燕用手铐铐在轮椅上,郑当着全小队犯人的面对她破口大骂,使她全身又出现不能动的现象,也不能吃饭。郑春燕就说她绝食,罚全体九小队不让看电视。犯人都很气愤,尹秀芝的情况大家都看在眼里,都同情她,尽量不去刺激她,怕她犯病。

郑春燕却故意刺激尹秀芝,还牵怒于大伙。郑欺软怕硬,郑有一次和犯人马靖在警务台对骂,被气哭,但没敢把马靖怎么样,因为马靖有关系,如果别的犯人这样的话就得被郑关进“小号”。

犯人马靖,大连人,三十多岁,诈骗犯、同性恋者,是执行员(注)犯人丁鸥的打手。马靖在警察的纵容下经常打骂法轮功学员,把学员带到仓库里毒打,下手很凶。

自1999年7月以来,辽宁省女子监狱执行中共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的“名誉上搞臭、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截断”的迫害政策,使用阴毒的手段摧残过数以千计的法轮功学员,其中至少45人已被迫害死。2003年该监狱还被中共授予所谓的“国家部级监狱”称号。

注明:“执行员”是监狱里地位最高的犯人,很多警察都听她们的话,因为需要她们管理犯人搞生产,减轻警察的工作;每个小队都有一个“执行员”。

文字整理:李洁思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