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黑皮书》:金家王朝的“神话”

《共产主义黑皮书》第四部分 亚洲的共产主义:在再教育与大屠杀之间(94) 作者:皮埃尔‧瑞格勒特 译者:言纯均

人口控制

朝鲜,甚至是营地以外,都几乎不存在个人选择的自由。根据1996年1月3日一位电台评论员的说法,“应该将整个社会融合成一支坚固的政治力量。这支力量在一个人的领导下,作为一体去呼吸、行动和思考。”该国当代一句口号称:“像金日成和金正日(Kim Jong II)那样思考、交谈和行动。”

从社会阶梯的顶部到底部,国家和党用其大型组织和警察部队,以“党的推动团结的十项原则”之名控制该国的公民。该文本不是宪法,却控制着朝鲜公民的日常生活。第7条很好地说明了其性质:“我们必须强加我们领导人的绝对权威。”

1945年,成立了社会保障局,以监视和控制人口。1973年由秘密警察设立的国家政治保护部,现更名为国家安全局,又分成各局,包括第二局,是有关外国人的;第三局,是有关边境安全的;第七局,是有关营地的。1975年国家审查委员会的正式成立,将该政权一开始就存在的审查制度化了。社会主义生活法律委员会于1977年成立。

每个朝鲜人每周都参加一次强制性的教化会议和“批评与自我”批评会议。后者在朝鲜被称为“生活账本”。每个人都必须指责自己的至少一个政治错误,必须责备其邻居的至少两个错误。

朝鲜干部获得了一些特权和物质利益,但他们也受到极其严密的控制。他们被迫住在一个特殊区域,他们的一切电话交谈都受到密切监控,所拥有的任何录音带或录像带都受到定期检查。由于对外国广播的系统性干扰,朝鲜所有广播和电视都只能接收国家频道。要进行任何旅行,需要从相关地方当局和必要工作单位那里获得特别许可。在作为首都并因此成为该国橱窗的平壤,所有住房都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

镇压和恐怖不但影响了人们的心灵和精神,也影响了他们的身体。蓄意将该国居民完全隔离所造成的后果,连同他们所遭受的永久性意识形态灌输(其规模绝无仅有),必须被列为共产主义罪行之一。成功漏网离开该国的极少数人的报告,是人类精神之韧性的一个显著证明。

朝鲜有两种主要的宣传形式。一个是经典的马列主义轴心,它声称社会主义的革命国家为其公民提供了所有可能世界中最好的。在寻找帝国主义敌人时,人们要不断保持警惕,今天更是如此,因为外面那么多昔日的朋友现在都“投降了”。第二种宣传特别具有民族性且近乎神秘。政府不是依赖于辩证唯物主义的论点,而是围绕金家王朝代表天地意志的理念创造了一整套神话。可引用的数千个例子中,有一些或许可以阐明这种类型的宣传。1996年11月24日,在板门店──谈判达成停战协议的村庄,也是朝鲜、韩国与美国军队直接接触的唯一地方──金正日检阅朝鲜军队期间,一片浓雾突然覆盖了该地区。这位领导人因此可以在雾霭中来来去去,检查阵地,同时或多或少保持隐蔽状态。同样神秘的是,当他要与一群士兵合影时,雾气消散了……一桩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黄海的一个岛上。他来到一个瞭望台,开始研究一张作战地图。风雨突然停了,乌云消散了,太阳出来了,灿烂地照耀着。来自同一官方机构的急件也提到“一系列神秘现象”,“这些现象随着伟大领袖(金日成)逝世3周年的临近而在整个朝鲜引起注意……金川郡(Kumchon canton)黑暗的天空突然充满了光明……有人看见三群红云正朝着平壤行进……7月4日晚上8点10分,从一早起一直都在下的雨突然停了,一道双彩虹呈现在主席雕像的上空……然后,一颗明亮的星星在空中照耀着,就在雕像的正上方。”

严格的等级制度

在一个声称立足于社会主义的国家,人口不仅受到严密的监视和控制,而且也基于社会出身、地理来源(即家庭源自朝鲜还是韩国)、政治背景以及对政权忠诚度的近期表现,而遭受差别性对待。20世纪50年代,整个社会被精心细分为51个社会类别。它们强力决定着人们的社会、政治和物质未来。这种极其笨重的系统在80年代得到了简化;现在只有3个社会类别。尽管如此,分类系统依然非常复杂。除了这3个基本类别外,情报机构也对这些类别中的某些类别特别警惕,特别是来自国外、到过海外旅行或接待过访客的人。

该国被分成一个构成社会核心的“中心”阶级、一个“未定”阶级和一个“敌对”阶级。“敌对阶级”包括朝鲜人口的约四分之一。朝鲜共产主义制度利用了这些差异,来制造某种实质性的隔离:一个“出身良好”的年轻人,可能有与日本人打过仗的亲戚,不能娶一个“出身不好”的女孩,比如源自南方的家庭的女孩。前朝鲜外交官高英焕(Ko Young Hwan)指出,“朝鲜拥有一个实际上极其僵化的等级制度。”

尽管其早期的这种制度可能在马列主义理论中找到了一些依据,但生理歧视(biological discrimination)更难以证明是合理的。然而,事实就摆在那里:朝鲜任何残疾人都遭到可怕的社会排斥。残疾人不被允许住在平壤。直到最近,他们都还被关在郊区的特殊地点,以便家人可以探视他们。今天,他们被流放到偏远的山区或黄海上的岛屿。两个这样的地点已经被肯定地确认:该国北部靠近中国边境的傅田(Boujun,音译)和义助(Euijo,音译)。这种歧视政策最近已扩展到平壤以外的南浦(Nampo)、开城和清津。

类似待遇也适用于任何不寻常之人。例如,矮人现在被逮捕并送往营地;他们不仅被迫独居,还被禁止生孩子。金正日本人曾说过,“矮人种族必须消失。”(待续)

(编者按:《共产主义黑皮书》依据原始档案资料,系统地详述了共产主义在世界各地制造的“罪行、恐怖和镇压”。本书1997年在法国首度出版后,震撼欧美,被誉为是对“一个世纪以来共产主义专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总结”。大纪元和博大出版社获得本书原著出版方签约授权,翻译和发行中文全译本。大纪元网站率先连载,以飨读者。文章标题为编者所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