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远:“粒粒皆辛苦” 喂饱的是硕鼠

中共党媒8月11日报导说,中共最高层近日对制止餐饮浪费行为作出重要指示。中共在指出餐饮浪费现象触目惊心的同时,强调要确立粮食安全的危机意识。并要在全社会营造“浪费可耻、节约为荣”的氛围。应该说,制止浪费、厉行节约是一个社会的基本公德,公民的美德,本无可厚非。但这话从中共嘴里说出来,总感觉别有一番滋味,有那么一点动机不纯,欲盖弥彰的味道。恐怕为厉行节约是假,面临粮食危机是真。

今年“夏粮丰收”,你信吗?

7月26日,中共官媒宣称,今年夏粮再获丰收,产量达到2,856亿斤,增产24.2亿斤,同比增长0.9%,创历史新高。央视2台则直接鼓吹说:疫情之下,夏粮喜获丰收,增强端牢“中国”饭碗的信心和底气。农业部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今年夏粮丰收已成定局。”

但就在前一日,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微博发布消息称:“截至7月25日,主产区小麦累计收购3871.7万吨,同比减少695.0万吨,……主产区油菜籽累计收购63.8万吨,同比减少1.8万吨。”8月12日,中共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罕见承认,以小麦为主的夏粮收购同比减少了近千万吨,下降近20%。

中共应急管理部7月6日发布今年上半年自然灾害情况称,“经核定,各种自然灾害共造成4960.9万人次受灾,271人死亡失踪,91.3万人次紧急转移安置,1.9万间房屋倒塌,78.5万间房屋不同程度损坏,农作物受灾面积6170.2千公顷,直接经济损失812.4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受灾人次上升41.5%,直接经济损失上升15.3%。

中共7月6日公布自然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比去年同期上升,7月26日就宣称夏粮丰收成定局。7月19是长江2号洪峰来临时间,7月27号是3号洪峰通过时间,难道长江洪峰给夏粮带来了喜人的丰收?疫情期间,中共全国封村封户封路,不知道地里的粮食是如何种植和养护的。还有东三省、河南、山东、云南等多地的蝗灾难道也是中共指挥来给党国“运输”粮食来了?

今年“夏粮丰收”,你信吗?

百姓过“紧日子”,维稳人员薪资反涨

在提倡“禁止浪费”之前,中共高唱全国要准备过“苦日子”。

8月上旬,财政部发布《2020年上半年中国财政政策执行情况报告》指出,单就疫情和应对疫情的措施,就让全国一至六月份月收入增幅平均每月拉低11.5%。今年第一季度地方财政收入,除了西藏以外,其余30个省市区都是负增长。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是,中共在疫情期间所谓的为企业降税减费多倾向于国有企业,民间中小企业只能是自生自灭。5月,复旦大学平安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疫情下的中小企业》报告分析说,疫情下的中小企业现金流有很大的压力,但银行对中小微企业放贷不积极。

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各级政府必须真正过紧日子,中央政府要带头,中央本级支出安排负增长,其中非急需非刚性支出压减50%以上。而事实上,过紧日子的依旧是老百姓。政府部门特别是维稳部门的经费及工资不减反增。

中共河北保定市政府2020年5月20日下发各区的内部文件《保定市加强新时代公安派出所工作“三建三提升”实施方案(征求意见稿)》中明确显示,“建设优化基础设施和警力配备,构建长效经费装备保障体系”。说白了,就是公安享受特权,要人财物要啥给啥。

据2019年搜狐网“安徽公务员招考”的一条消息称,“2019年警察套改后工资:公安改革警察工资长38%,津贴可以涨1937元”。中共根据《关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框架意见》贯彻落实警察生活待遇“高于地方、略低于军队”的原则。

给警察发钱干啥,好为党“铲事”,警察明著是国家维稳力量,实际上已经成了党卫军的一支重要分支,维护的是党的安危,而且各地警察已经演变成了社会最大的不稳定因素。哪里有强拆哪里必有警察帮凶,哪里有上访,哪里必有警察截访。公安系统还不断扩充辅警人员,每到所谓敏感日,利用这些人监控所谓敏感、异议及宗教人士。

公安部近年来不断地发布法令给警察扩权,这是将迫害明目张胆地合法化。疫情期间民众大量失业,中共却拿着百姓的血汗钱迫害百姓。中共连法西斯都不如,希特勒虽对犹太人实施迫害,但对日耳曼民族却情有独钟,30年代,德国人的就业率很高。

三年大饥荒:茅台酒销量与“营养性死亡”

共产国度永远是特权的天堂与百姓的炼狱。请看1959年~1961年三年大饥荒期间的几组数据。

据贵州《茅台酒厂志》记载,三年大饥荒期间,贵州茅台酒厂合计产量为2079吨。其中,出口139.86吨。上述产量,大约相当于700万听(355ml/听)可口可乐。按照茅台酒粮酒生产5:1的比例计算,即生产一斤酒,耗费粮食五斤,2079吨茅台酒,耗去原粮约1.04万吨。上述茅台酒年产量直到1978年才被超过。而茅台酒那个年代是普通人能喝得起的吗?

茅台酒产地仁怀县当时约有20万左右农民,年人均统计数字上的分配粮食为300斤左右。如果把生产茅台酒的粮食用来救济,每个人可平均分得100斤左右。也就是说,2079吨茅台酒约等于20万人3个月的口粮。而事实上,大饥荒期间的茅台酒用粮,不只是从当地供应,遵义、毕节、铜仁、贵阳、习水、湄潭等地1960年粮荒最严重的一年,每个县为酿酒提供10万计~117万斤粮食不等。

另一组数据是:1959年仁怀全县死亡6263人,1961年全县人口负增长,人口自然增长为负增长22.55‰,死亡率为31.39‰。湄潭大饥荒期间调用造酒粮食最积极,死亡民众最多:1960年4月共死亡12.2万人,占全县农村总人口的20%左右。死绝户2938户,离家逃荒4737人,孤儿4735人。同一时期,在抢粮运动中被打死1324人,关押死亡200余人,打伤致残175人。

据前新华社记者杨继绳《墓碑》一书统计,三年大饥荒约死亡3600多万人。这一死亡数字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两倍,前苏联乌克兰饥荒死亡人数的6倍,希特勒杀害的犹太人人数的6倍。唐山大地震死亡人数的150倍。

2013年8月23日,《中国社会科学报》刊登江苏师范大学特聘教授孙经先的文章,称中国大陆“3年困难时期”出现“营养性死亡”现象,“饿死三千万”是个谣言。“营养性死亡”暗含营养过剩致死的意思。无良教授借用学术媚共,此语一出,舆论哗然,也只有中共才能创造出如此奇葩的词汇为自己遮丑。

粒粒皆辛苦”遭遇共产硕鼠

中共当局为强调度过今年的粮食危机,还引用了《悯农诗》中的“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的诗句,意思要让全国人民勒紧裤腰带。

中共但凡在危机重重时就要把14亿百姓拉上垫背,美其名曰“共克时艰”。搞特权享特供时从来没有民众的份。中共国公务员们曾经的每年三公消费达9000亿元,可建造45艘航母。据2014年底的数据,中国财政供养人数达6400万人,超过当时英国人口总数。

庚子年疫情、洪灾、蝗灾、粮荒一起来,世界追责、中美脱钩,粮荒几乎成了大概率事件。更可怕的是,“粒粒皆辛苦”又遭遇了中共硕鼠

近期,网络视频惊爆中储粮哈尔滨粮库玉米大量掺泥沙造假,中共经过官方调查后得出结论是爆料与事实不符,子虚乌有。与此同时,中储粮黑龙江分公司肇州直属库7月28日发布公告,要求外来人员禁止携带手机及其它录像、录音设备进入库区。

到底是“子虚乌有”还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百姓勒紧裤腰带养肥的是往粮库掺假的官方“硕鼠”罢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