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斯:张狂作恶者的下场

“把法轮功关在一起用机枪绞了”,这是二零零零年原安徽省副省长(阜阳市委书记)王怀忠在在阜阳全市乡镇干部会上叫嚣的一句狂言。然而,不长时间,王怀忠就恶报上身。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四日,这位号称“王坏种”、“王三亿”的“官场奇才”被逮捕。二零零四年二月十二日,王怀忠被执行死刑,终年五十八岁。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中,像王怀忠这样嚣张跋扈的现象绝非个案,很多公检法人员在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往往都是狂言逆天,无惧报应。究其原因,都是中共长期洗脑,灌输无神论、不相信神佛存在而造成的结果。

这些人自以为有中共撑腰便可恣意妄为的干坏事,无需承担后果。然而,善恶有报是天理,谁也逃脱不了。我们以安徽省部分恶报为例,看看这些张狂作恶者的下场是什么。

狂言“我专政你!”的国保大队长,惨死时连头也被撞没了

李红明,男,年龄未知,滁州市琅琊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是迫害滁州市市区大法弟子的主要执行者。自一九九九年以来,李红明跟随江氏集团,疯狂迫害大法弟子,非法抄家、绑架、没收、恐吓大法弟子。这个仅有几十万人口的小城市,仅市区(琅琊区),就有一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四年、三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另有十几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关押。

李红明在骚扰一大法弟子家时,大法弟子对其讲真相,劝其收敛,他不但不听,还拍著桌子大叫:“到什么时候,也是我专政你!”

结果如何呢?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中午,李红明在外出办私事时,其驾驶的小面包车遭遇离奇车祸。据知情人说,当时一辆装运沙土的货车迎面行驶至离小面包车不远处时,左前轮车胎突然爆裂,货车失去平衡与面包车相撞,面包车内仅有二人,坐在驾驶位上的李红明当场死亡,后座上的另一人被撞成重伤。李红明死状甚惨,整个头部几乎撞碎了,脑浆涂地。据后来参加其追悼会的知情人说,殡仪馆用了一个假头放在遗体的头部。

叫嚣“把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送去劳教”的指导员,结果自己癌症死亡

合肥市郊区义城镇派出所指导员汪明全,男,四十五岁左右,对大法心怀恶意,有一次在“会议”上公开说:“把义城镇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送去劳教,我们这里就安稳了”。结果汪明全遭到恶报,于二零零一年初因癌症死去。

合肥市铁四局恶警简家胜遭恶报,临死还口出恶言

中共的本质是邪恶的,有的恶警已经被邪党完全控制,至死也分不清好坏,还在叫嚣迫害法轮功学员。安徽省合肥市铁四局恶警简家胜就是这样的人。简家胜,男,四十六岁,多次迫害大法弟子。二零零一年得恶报。年仅四十六岁死于肝癌。此人临死还口出恶言:“我现在是病了,要不整死他们。”

叫嚣没见着恶报 结果恶报马上来临

安徽蚌埠宏业村派出所恶警张某二零零二年一月初还主动积极地搜捕大法弟子,竟猖狂地跑到一大法弟子家说:“你们都说,镇压法轮功要遭恶报,我怎么没见着?”说话没到一周,天随其愿,在为岳父(或母)奔丧途中,张某怀疑乘坐的车要出事,从车上跳下暴死。

扬言“关死他们”,结果自己被关进监狱

马俊州,原阜阳市临泉县水务局局长,不准本单位法轮功学员报职称、不给长工资,扬言“关死他们”。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恨之入骨,对本单位的法轮功学员及职工家属采取跟踪、看管,每到所谓的敏感日就让人举报有奖。马俊州后遭报被判刑十二年。

“你看,我不是又回来上班了吗?” 滁州市琅琊区“六一零”主任陈学如在痛苦中死去

原安徽滁州市琅琊区“六一零”主任陈学如,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患骨癌死亡。在此之前,三里亭居委会主任伊祖荣、琅琊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李红民已因迫害法轮功学员遭恶报死亡。

二零零三年八月至九月底,滁州市“六一零”在滁州宾馆办了一个洗脑班,导致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胁迫、欺骗至洗脑班迫害。

陈学如在洗脑班结束后,不久即患骨癌,在生不如死的病痛中煎熬了几年,为治病单位花了十多万,个人也花了几万元,妻子又下岗(失业)。在他患病期间曾向法轮功学员表达过悔改之意,因此上天一再给他机会,然而他在化疗后病情稍有好转时,竟然又回到“六一零”办工作,而且还到法轮功学员家中说:“我还是相信科学,你看,我不是又回来上班了吗?”最终他在痛苦中死去。

叫嚣“不怕遭报应”的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刚

刘刚,原临泉县公安局副局长。刘在任期间对法轮功学员非常狠,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之后,他为了表现自己,对法轮功学员一律从严从重处理,对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一律劳教、判刑,一次不批,他就多次上报。例如法轮功学员李爱云他就报了数次最后判了四年。而其他县市除非上边压下来任务,都是敷衍的方式不报或者少报。

他不但让手下往死里整法轮功学员,自己也毒到发狂,二零零一年他把法轮功学员马某叫到办公室逼供,马某向其讲真相,他非但不听还往马某脸上打,并大叫“我不怕遭报应,我就打你法轮功”。在他分管政保科的几年里被他劳教、拘留、判刑法轮功学员近百人,法轮功学员的家属都很生气。

善恶必报是天理。在他即将离位时被批捕,后取保在外。他还挪用交警队公款三十万元,他的案子又转到阜阳,被阜阳法院起诉,据讲涉嫌包庇人命案。刘刚后遭报被判刑。多行不义必自毙,天理昭彰,这就是他不怕报应的结果。

扬言“非把你们家弄干不可”的临泉县谭棚镇派出所所长得恶报

安徽省临泉县谭棚镇派出所所长孙洪志,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迫害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一年以来,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带回后向每人索要一千元车费(不开发票也不给任何收据)。经常不择手段半夜翻墙撬门绑架大法弟子,强行送到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并扬言:不怕你们炼法轮功,非把你们家弄干不可。

因一村民失盗向孙报案,孙向失主索要八十元摩托车油费才同意查找。此事被新闻媒体曝光后,孙受到撤销所长职务的惩处。

临泉县人民医院院长郭景礼叫嚣“恶警强加你,我也强加你”,结果自己暴死在狱中

阜阳市临泉县人民医院院长郭景礼上任院长二年,不吸取前两任院长(一个判十三年、一个被迫离职)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教训,仍一意孤行,对刚被非法拘留十五日回来的法轮功学员马俊萍百般刁难,拒不让马俊萍上班。其他法轮功学员打真相电话,发真相信,都拒绝,不听不信。法轮功学员和他讲真相,说:“我没有罪,是恶警强加我的……”郭讲:“恶警强加你,我也强加你,你不写悔过书,就不让你上班,不发工资……”致使马俊萍一个孤女带着一个孩子,生活无着落。

当年四月下旬,郭景礼遭报应,因经济问题被检察院逮捕,并牵连多人。郭景礼后暴死狱中。

结语

在这场邪恶的迫害运动中,许多公检法人员不听真相、不辨是非、不计后果地把迫害法轮功当作升官发财的门路,利益使他们丧失了做人最起码的天理良知,他们助共为虐,导致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劳教、冤判。

反过来看这些作恶者,他们披着人皮,却被中共操控的几与禽兽无异,他们张牙舞爪,祸乱世间。结果导致恶报上身,很多人在壮年中猝死、在仕途中落马,有的恶疾缠身,有的祸及家人,所有这些无不应验了“现世报应”。这些恶徒本意是通过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做个“先进典型”从而捞取好处,结果葬送了自己未来,先做了苍天报应的“典型”。

“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之报,如影随形”。迫害法轮功,明慧网上已公布了二万余实名遭恶报案例,更多的恶报案例还在被中共刻意封锁、掩盖着。这些遭恶报人员遍及各阶层,包括中央、省市各级官员、“六一零”头目、公安局长、科长、派出所所长、学校校长、居委会主任乃至平民百姓等。

对于那些还在参与迫害的公检法人员,我们还是那句话,休张狂,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们现在只有停止作恶,及时将功补过,莫要等恶报加身之时悔之晚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