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袁弓夷:江家赃款或作疫情赔款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14日讯】8月10日,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及众志副秘书长周庭等10人,被港府以涉嫌违反“港版国安法”等罪名拘捕,随即于11日晚之后陆续获得保释。这场国安法实施后,港警展开的最大规模拘捕行动,引发国际挞伐。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此次港警的逮捕行动,引发的国际反应强度与国安法实施时一模一样,而中共出乎外界意料快速地“放人”,则显示出“北京政策很乱”,不仅没有达到其预期的威吓目的,反而让港人获得世界的支持,并重新激发抗争决心,“香港人又觉得自己是可以站起来的”,他说:中共此番作为,“完全是得不偿失,很丢脸。”

黎智英等人被捕后,国际谴责中共声浪不断。错估形势的中共,事先出动声势浩大的警力,最终却不得不即刻“放人”。“我就觉得这次逮捕黎智英及抗争的年轻人,整个事情根本就是,做的时候很凶,但是虎头蛇尾,现在像没事情发生,就是白做,但是它在宣传上的损失是不得了的。”袁弓夷说。

一手硬一手软 “两手策略”已乱套

“原本中共是一手硬一手软。对香港硬,对美国就是软的。怎么知道现在对香港硬也硬不起来。”袁弓夷说,自己原本预料黎智英将被扣押一段时间,“他们原来是想要吓香港,尽量吓到怕为止。但是现在看起来两手都软,对美国也软,对香港也软。我看不出来他们可以硬到哪里去。”惯用“两手策略”的中共已乱套了,“可能左手与右手之间,左手不知右手做什么,右手也不知道左手做什么。”

就如先前被DQ(取消资格)参选下届立法会议员的4名现任立法会议员,已确定续任至下届选举为止。“说选举延迟一年,原本说DQ他们不给做议员,现在又落空了,总是虎头蛇尾,证明它们很乱。”他说,坚持强硬的“鹰派”:香港左派人士、中联办与港澳办,最终还是软下来,让属鸽派的外交部远远占了上风。

中共没牌可出 全面让步 拘黎智英加速新制裁

袁弓夷先前披露,中共曾派密使至美国谈判,意图求和。“我就一直都说,中共是没有牌了,目前对美国全面让步。”袁弓夷说,军事上,美国步步紧逼。经济上,美国已宣布不符合美国会计准则的中概股,必须在2021年底从美国证券交易所退市。“差不多2万亿美金,它要退市,股票跌到你晕,又没有钱给人原本的股东。”

这200多间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即使回到香港股市上市,袁弓夷认为,也无法“回生”了,“没得重新炒起了,只是现在亏多少的问题。”此外,美国下一步将管制在港美资的投资及贷款,包括股票及债券“美国一定会逼他们回去,这些事情是等著颁布的了。”

他说,逮捕黎智英等人,加速了美国对中共的制裁。包括美国宣布自9月25日起,香港出口至美国商品,由“香港制造”改为标示“中国制造”。但“这件事情,对香港本身是没有什么大的损失。”

他说,原本的“香港制造”其实大多是大陆制造的商品,再经由香港转出口,损失的是“中国公司,或者派出来的外驻公司人员”。而这项制裁是川普(特朗普)7月14日所签发的行政命令:停止美国对香港的优惠待遇,“接下来还有十多项,川普会逐一进行”。

躲避国外美金遭冻结 中共高层徒费心思

此外,美国政府制裁涉及港版国安法的11名中港高官,目前汇丰、渣打、星展等各大外国银行都已表明配合制裁的政策。尚未表态的中资银行,则引发关注。袁弓夷说,“它(中资银行)一定要做(配合)的,不做的话就逃不掉自己被美国制裁了,只不过不敢公开。”

袁弓夷说,目前在国外藏有大笔资金的中共高层,都非常苦恼如何逃脱美国未来可能的制裁,“在外国的美金,他们现在拼著命在想办法,但是走不掉了,全世界所有美金的流动,每超过1万美金,美国政府全部有记录的。”

“所以那些钱,他们将来会放哪里去呢?把钱放哪里,都会被跟踪的,这些钱走不了的,小钱几千美金可以放到袋子里,几亿美金要多少个袋子啊?无法处理的。”

而奉行中立政策近300年的瑞士也将在11月进行全民公投,以决定“是否限制银行等企业跟侵犯人权者做生意”。据袁弓夷推测,中共“元老”各家族在瑞士与日本各存放1万亿美金。

“如果美国查到就惨了,这些钱是黑钱,你容许它存在瑞士,等于洗黑钱,所以瑞士很怕美国,它在形式上做个公民投票,即是说:‘你们欢不欢迎这些钱在这里,如果不欢迎的话,我叫它们拿走!’在摆这些这样的姿态。”

他说,“日本跟美国没有这个协议的,但是如果美国施加压力,它(日本)都是照样要公开(中共的账户资料)。”

中共海外拥10万亿美金 美国或冻结作疫情赔款

袁弓夷披露,中共“元老”各大家族在世界各地的资产累计10万亿美金,美国正与其它盟国讨论,如何冻结这笔钱,作为将来赔偿中共病毒造成的损失,因为“第一,要等中共给钱,那就永远拿不到。第二,他们没钱了。”这也是目前美国国务卿蓬佩奥频频出访,希望获得各国支持的提案之一。

袁弓夷说,这10万亿美金是中共贪官搜刮大陆民众的血汗钱所得,而其中江泽民家族就拥有1万亿美金。“江家控制了中国30年啊,由89‘六四’开始就是江家控制的了。”

他说,上海“宝钢集团、地铁、机场,所有的上海企业,都是国家的,谁控制?不都他控制吗?”另外,阿里巴巴和腾讯也是以江家为后盾,“江家给了他们权,他们才能做这么大,你想阿里巴巴如果没有淘宝的支付,怎么做啊?微信也是。”

不过阿里巴巴与腾讯已被习近平以“国进民退”接管了。“前两年江家开始收回,现在他们收完了,习近平说:现在我来管了。”“所以这帮流氓吃完了,有一班新的流氓,和香港完全一样。”袁弓夷说。

武汉是江家重地 是活摘器官中心

此外,“江苏、浙江、广东、香港这些是最有钱的地方,全部被他们(江家)控制了,穷的地方他们不愿去,武汉也是他们地盘。”袁弓夷进一步披露,武汉是江家控制的重地,江泽民的儿子江绵恒,以研究2003年SARS疫苗为由,申请了一大笔资金,其中500亿用来兴建武汉P4实验室。

“江家拿到钱,加上政治,武汉很多东西都是他们的,即活摘器官的中心就在武汉,很多事都是在武汉做的。武汉不只是病毒中心,也是活摘器官一个非常重要的中心。”

“活摘器官与病毒都是跟医科有关系的,那里(武汉)现在掩盖着的秘密,我看将来这些事全部要揭发出来的。”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