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秦城监狱喊“打倒法西斯”的中共高官

北京有一座臭名昭著的监狱,叫秦城监狱,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兴寿镇秦城村(现小汤山镇附近),是苏联第一批援建的157个大型项目中唯一一个对外隐瞒的项目,1958年开工建设,1960年3月建成。现为唯一一座隶属于中共公安部的监狱和看守所,中共省(部)级及以上要犯被关押在这里。

冯基平负责修建秦城监狱

1949年中共当政后,冯基平任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由时任公安部长罗瑞卿兼任。不久,冯基平成为北京市公安局长。1953年12月至1964年9月,冯基平曾任北京市副市长、市委常委,北京市城市建设委员会主任等职。

秦城监狱就是冯基平任北京市城市建设委员会主任时批准修建的。去秦城监狱的公路,是他批准勘查修建的;监狱内的建筑和设施,是他找人设计建造的。据说,狱中的许多措施和规定,如设置封闭性的单间(重犯隔离间),无窗无灯,一片黑暗,墙的四壁都镶贴弹性橡胶皮,头撞上去会弹回来,使犯人无法自杀,也是冯基平拍板定下来的。

冯基平被关进秦城监狱

冯基平做梦也不会想到,有朝一日,他本人也会以囚犯身份被关进秦城监狱。1968年1月9日,冯基平被扣上“大叛徒”、“死硬的反革命分子”、北京市“大特务集团头子”等罪名,被正式逮捕。冯基平是1966年被关进秦城监狱的。这一关就是9年。

1966年5月16日,毛泽东蓄谋已久的文化大革命正式开始。毛在文革要打倒的最重要人物,是他曾选定的接班人、时任中共国家主席刘少奇。毛在文革中整人的最大帮凶,中央文革小组顾问康生,最善于揣摩毛的心思。得知毛的真正意图后,1966年9月16日,康生给毛写信说,我长期怀疑刘少奇要薄一波等61人“自首出狱”的决定,最近,我找人翻阅了1936年8、9月的北京报纸,从他们发表的《反共启事》看,证明这一决定是完全错误的,是一个反共决定。康生随信附上1936年有关报纸的影印件。对此,毛未作批复。

文革时期,红卫兵因“61人自首出狱问题”,揪斗时任中共政协副主席刘澜涛等人时,时任国务院总理周恩来答复说:“这些人的出狱问题,中央是知道的。”为慎重起见,周将批复送毛审批,同时附信说:当时确为刘少奇代表中央所决定,中共七大、八大均审查过,故中央必须承认知道此事。毛签字批准了周的请示。

然而,毛为了打倒刘少奇,除掉他的心头大患,还是批准了中共中央1967年3月16日印发的“薄一波等自首叛变材料的批示”和附件,把中共中央已经定性为没有问题的“自首出狱”,重新定性为“自首叛变”。

理由是:“薄一波等人自首叛变出狱,是刘少奇策划和决定,张闻天同意,背着毛主席干的。这批人的出狱,决不是像他们自己事后向中央所说的那样,只是履行了一个什么‘简单手续’。他们是签字画押,公开发表《反共启事》,举行‘自新仪式’后才出来的。”

随后,康生率专案组对61人中还活着的那些人大搞刑讯逼供。到1967年,已有6000多与61人自首出狱案有关的人员受审查或被拘禁。冯基平就是其中之一。

冯基平高喊“打倒法西斯专政”

1968年1月,康生在专案组上报的一份材料上批示:“刘仁、冯基平、徐子荣、崔月犁等这伙反革命敌特分子,出卖党、政、军核心机密,叛党、叛国,罪该万死。对他们不能用对一般犯人的方法对待,要防止他们自杀,打击敌人的顽固态度,将他们铐起来,进行严厉地突击地审问。”

审讯冯基平的专案组负责人,是康生的秘书齐某。为了让冯基平尽快招认自己“反党、卖国、叛变革命、搞独立王国”等罪状,专案组有时半夜把他带到审讯室,进行突击审问;有时搞“车轮战”,从早晨一直审到深夜,对他进行疲劳轰炸。专案组称:61人叛党事件,是刘少奇当年策划的。1949年后,刘少奇害怕罪证暴露,先是指示中央组织部长安子文通过冯基平,把存放在北京市公安局的部分“61人叛党罪证材料”取走,然后派前公安部长罗瑞卿到各地销毁叛徒的档案材料。冯基平一口咬定从未见过这些材料,安子文也从未向他要过这些材料。

时任公安部长谢富治认为冯基平态度恶劣,责令专案组给他戴上“斜背铐”。“斜背铐”就是将犯人两只胳膊一上一下扭到背后,把两只手在后背铐到一起。这种“斜背铐”使犯人直不起腰,极易拉伤肌肉,导致骨折。铐得时间长了,犯人手或胳膊很可能残废。冯基平却带这样的背铐长达4年。

专案组变着法子折磨他:让打手们殴打他;给他打毒针,使他咳喘不停,连连吐血……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冯基平在狱中不断高呼:“打倒法西斯专政!”一次被审讯、拷打后,冯基平拖着脚镣往回走。在楼道里,他突然大声高喊:“难友们,联合起来!”几个看守蜂拥而上,又按胳膊,又堵嘴。专案组的人则在一旁大声吼道:“不要叫他放毒!”从此以后,冯基平被剥夺放风的权利,被关进封闭式的“重犯隔离室”。

这种“重犯隔离室”无窗、无灯,里面很黑很暗;四面墙壁上粘著橡胶皮,使被关押人感到生不如死时,用头撞墙不至于伤亡,自杀难遂;室内空气稀薄,冯基平常感胸闷、憋气。整整4年的斜背铐摧残,常年不能直腰,让本来就患心脏病和胃病的冯基平,骨瘦如柴,腰弯背弓,身体变形。他浑身上下都是伤,两腕留下永久的铐痕。

冯基平“被精神病”

1971年9月13日,被写进中共党章的毛泽东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林彪,乘坐的飞机在蒙古温都尔汗离奇坠毁,中共政局开始发生变化。因为“61人叛徒集团案”纯粹是毛故意纵容康生等人制造的,刘少奇已被打倒,毛的目的已达到,正好现在出了“九一三事件”,可将责任都推到林彪身上。“九一三事件”后,一批政治犯被陆续释放出狱。

到1975年底,冯基平在秦城监狱已蹲了9年。与他同一批的“犯人”中,只剩下他一个人了。最后,康生等人也不得不释放他。但是,专案组不让他留北京,强行把他押送到火车站,要送他去陕西。冯基平说,我的问题没弄清,我不去。康生等人就说他有“精神病”,强制将他关到医院的精神科,从此,冯基平“被精神病”。直至1976年10月6日毛泽东的妻子江青等“四人帮”被抓捕后,冯基平才真正获得人身自由。

“61人自首出狱案”是怎么回事?

从1931年至1936年,一批中共地下党员被抓捕,并被关进北平军人反省院。

1936年,日军进驻北平前,时任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刘少奇,考虑当时中共急缺干部,以北方局的名义,作出把关押在北平军人反省院的61名中共干部履行自首手续保释出狱的决定。刘少奇将这个决定上报中共中央。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张闻天批准了这个决定。

1936年年8月31日到1937年3月,薄一波等61人,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全部履行自首手续,在《反共启事》上签字。然后,分9批在《华北日报》、《益世报》上刊登“反共启事”后出狱。这件事,在1945年中共七大上、1956年中共八大上都审查过,当时的中共中央一直认为没有问题。

冯基平出狱与“61人自首出狱”没有关系。冯基平1911年生于辽宁省法库县,19岁考入北平中国大学,1931年加入中共,1932年,在组织一次大示威前夕,被国民党宪警逮捕,关在北平军人反省院。在这里,他遇到了薄一波等几十名中共党员。1935年,患有心脏病的冯基平,被保外就医。

冯基平为中共颠覆中华民国做了许多事

出狱后,冯基平长期从事中共地下情报工作,为毛泽东搜集了大量重要情报,为中共颠覆中华民国立下“汗马功劳”。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华民国政府从日军手中接管了北平、天津等大中城市。当时,中共地下党负责人冯基平认为,这是为中共立功的大好时机,一面请示上级,一面主动在北平、天津筹划设立情报工作站,组织情报点,发展地下工作人员。当接到上级指示,同意他们这么做时,这项工作已大部分就绪。

1946年1月至1947年,冯基平先后任绥蒙保安处副处长,晋绥边区驻晋、察、冀边区办事处政委,晋绥公安局平津工作站站长,中央社会部直属工作站站长,往来于太原、北平、天津等地,派情报人员打入民国政府内部,获取了许多重要的军事、政治、经济情报,为中共占领太原、天津、北平等大城市,提供了重要情报。

结语:

冯基平被关进自己批准建造的秦城监狱9年,似乎是一个天下奇闻。但是,在中共的统治下却是活生生的现实。为什么?因为中共就是一个“与天、地、人斗”一直斗个不停的“邪党”。它是没有任何原则的,随时可以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61人自首出狱案”明明是中共中央批准的,毛泽东一清二楚,但是,为了打倒自己的政敌刘少奇,毛却假装不知道,听任手下的“政治打手”胡作非为。冯基平与此案没关系,但他当过北京市公安局长。文革中,毛担心北京市公安局的人搞政变,将原北京市公安局领导全部打倒。要打倒,就要找借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王馨宇)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