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言真语】程翔:跳过北戴河 习避问责图连任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8月08日讯】美中关系恶化日益加剧,继相互关闭领事馆后,近日又出现互相驱逐媒体记者的态势。值此之际,照例在8月召开的中共北戴河会议成为外界关注焦点。香港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时事评论员程翔接受《珍言真语》专访时表示,中共提前两个月宣布召开五中全会,由此可看出,习近平不仅图求连任,更不打算开北戴河会议。他认为中共陷入内外交困,习近平虽大权在握,“但是他经不起那帮元老七嘴八舌去责问他这些问题。”

北戴河会议历来都是一个很神秘的会议。”程翔说,尽管已进入召开北戴河会议的季节,但到目前为止,却没有明显的开会迹象,“根据有些朋友的信息,北戴河警卫工作不是很严谨。”

然而,中共却提前2个月,7月30日即公布19届中共中央委员会第五次全体会议于10月召开。程翔说:“四中全会被拖迟了十多个月,为什么这一次会提前两个月宣布呢?新闻公报还提出会上将通过一个研究:第14个五年计划和到2035年的发展规划。”

程翔认为习近平此举已透露出,“他希望在20大的时候,能够连任”,否则“他不会现在就开始讨论2035年,即未来15年的经济规划。”照往例,此回五中全会已接近2022年中共“交班”的第二十次党代表大会,需讨论接班的人事问题,“而这个全会前的北戴河会议,一定是请一帮元老聚在一起,议论一下,究竟应该提拔谁来做接班人。”

习不敢面对元老 跳过北戴河

而当前习近平对内不仅得面对疫情、水灾、经济、香港问题,对外还得面对世界各国对疫情究责及对香港问题上的围剿。若召开北戴河会议“他一定备受各个方面攻击”,程翔说,中共那帮“老人”一定群起而攻之,“(中共病毒)说是说在国内解决了,但搞到全世界都向你索赔,这个锅,你习近平无法推卸的。因为你亲口说,你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

“洪水问题,当然可怪天灾,但你(习)又没去灾区慰问,又没调动中共军人去救灾,你这个责任要不要负呢?好啦,你把中美关系搞得这么差,中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经济大滑坡,好端端的一个香港被你这样搞,搞到鸡犬不宁……”

程翔说,此前盛传“红二代”邓朴方在一封公开信中,历数习近平十几点错误决策,虽无法确定此信真假,但信中最后一点提及习近平为防止这帮“中共老人”议论,“对所有元老派的人实行加强保护,实际上就是把他们隔离起来”。

“在这个情况之下,习近平怎么会愿意去开这个北戴河会议,让这帮本来已经被他隔离的元老,有机会再聚在一起,来对他指手画脚呢,是吧?”

习李矛盾公开化 地摊经济VS上山下乡2.0

此外,习近平与李克强的矛盾愈加公开化。两会期间,李克强表示中国6亿人的月收入不及人民币1000元,“这与习近平吹嘘的2020年基本实现小康那个目标差很远。”程翔说,李克强推行“地摊经济”解决就业问题,也遭中宣部及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封杀,习近平也随后提出“上山下乡2.0”,鼓励年青人下乡创业。

“如果中国农村能吸纳那么多年青人,根本就不需要城市承担这么大的压力了。就是因为中国农村经济已经不能吸纳这么多失业的人,他们才流动去城市打工,你(习)现在叫他们回到乡下去创业?!”程翔说。

他说,“这已经是很具体的(习李)政策分歧了。不需说刘鹤通过北斗的开幕仪式故意去‘羞辱’李克强。羞辱呢,我觉得可能有过多的解读。但两者不合,已经是很清楚的了。”

7月底,北斗三号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开通仪式上,主持人刘鹤读出习近平头衔和姓名,待习近平起身向鼓掌的与会者致意后,刘鹤才宣读李克强头衔和姓名,不料当李克强半起身、准备向与会者致意时,刘鹤即刻读下一位头衔和姓名,让李克强相当尴尬。外界因此解读刘鹤此举是替习近平“羞辱”李克强。

面对党内复杂又尖锐的权斗,国际制裁声浪又日益高涨,据程翔所知,一些已在美国的中共党员“很害怕自己会受制裁”,私下透过大纪元声明退党。另有一些程翔来自民间企业的友人,因中共开始整肃民企,如将海航集团、阿里巴巴收归中共所有,而“人心惶惶”,并且“憋著一口气”,等待机会“带头造反”。

程翔表示,他们更担心美国取消美元与港元间的联系汇率,阻断他们藉由香港走资的通道。原本“人民币来到香港,一变成港币的时候就四通八达,换美元也行,换日元也行,英镑也行,欧元也行,那些资金就安全了。”中共高层向来也循此途径洗钱至海外。

毁港金融中心生命力 产生反共骨牌效应

中共步步收紧香港,强推国安法后,引发严重的骨牌效应,引来一波波国际谴责与实质制裁。程翔表示,香港在全世界的打造之下成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生命是属于全世界的”。中共强推恶法,“摧毁香港生气勃勃的金融中心的时候,你(中共)在伤害著全世界。你危害到很多人的自由和安全的时候,大家都会起来反抗你,因为你在危害著其它国家,他们都有份帮香港建立这个生命的。”

“在香港问题上,中美真的要有较量的话,输的是中共。因为美国有很多牌,而中共没有。”他说,美国除了制裁香港及中共官员,“仅仅通过不再对香港出售一些军民商用的技术的时候,香港所谓的高科技发展就已经是死了一半了。”更别提林郑口中的“核制裁”:取消香港与美元的联系汇率和禁止美元在香港市场流通。

“现在只要西方国家能够团结一致,就中共单方面实质取消一国两制的做法,施加大的压力的时候,有可能促使它(中共)内部产生一些变局。”

港官各自表述临立会 话事权在北京

此外,香港12名民主派立法会候选人遭到DQ(取消选举资格)、林郑月娥宣布延后立法会一年选举后,4名遭到取消资格的现任议员可否可进入未来一年的“临时立法会”,林郑月娥、人大常委谭耀宗、香港立法会前主席曾钰成却持不同的态度。

对此程翔表示,延后选举是中共中央决定的,未来“临时立法会”也是由中共中共决定如何运作,“怎样填补真空期这个问题,北京现在未有决定,现在下面那帮人吵哄哄都没有用。”

值此之际,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也至香港,与部分建制派的人士见面,“听取”意见。程翔认为,“张晓明只不过是一个信差。他来香港导演一场戏,让你们抓不到借口,说没有听香港人的意见。”

程翔说,《港版国安法》通过前,张晓明也至香港开了十几场会议,“他上次也是表现得好像很虚心地听意见,没有用的,这是一场戏。”“如果你真的是作咨询的话,你都不会出这样一个《港版国安法》来!”

(转自香港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