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涛哥侃封神】第三回 姬昌解围进妲己(中)

石涛

数行书转苏侯意 何用三军枕戟眠

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涛哥侃封神》,咱们上回述说到郑伦。

郑伦一直就在苏护身边,你知道“压粮官”这个官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二郎神就是压粮官,哪吒是先锋官,所以压粮官其实高于先锋官。先锋官容易夺头功,但是先锋官也容易送死,就这么回事。

先锋官在开兵见仗的时候,第一仗要是打输了,你多秽气,所以他是“正君威”的,他有点虚。压粮官不是,压粮官要是折了,那全军就没饭吃。民以食为天,他本事再大,他得吃饭,他没饭吃,其它全完了。

所以郑伦是给苏护做压粮官的。按道理讲,第一,苏护必须信任他。郑伦获得苏护的绝对信任。第二,苏护应该知道郑伦有本事,这个本事就是勇冠三军的本事,没有勇冠三军的本事,他如果在路上出现了什么闪失的话……就这个意思了。但苏护不知道郑伦有什么本事,书里也没解释。

同样,苏护跟崇黑虎是拜把兄弟(书后面就提到了),“把兄弟”的概念就是“誓约”,大家一拜兄弟,就是你活,我活,你死,我必报仇。所以古时候“誓约”这个文化,传承的来处极高。为什么用殷郊、殷洪那么大的神去告诫人间一个文化——谁毁约,将遭受粉身碎骨的痛苦。

但崇黑虎即使是跟苏护这么好,包括他的哥哥崇候虎,谁都不知道崇黑虎有什么本事,只知道他跟“异人”学过道,但不知道他哪学的?我以为这叫“天机不可泄漏”——你可以用它,但你不能告诉至亲。至亲多么好,你也不能告诉他,因为你得到了东西,不是普通人有的。

如果我能理解得更深刻一点,那就是:他们学的本事,是从神仙、高过人的生命那儿学来的。所以它不能被人理解。

现在中共的中宣部都是反著走的,吹牛皮在前头,吹的东西就是骗的东西。中宣部的概念正好跟原来神所定下来的“承诺”之说,背道而驰,完全是背道而驰。所以中宣部就是鬼魔来的。宣传的概念是鬼魔来的——承诺需要宣传吗?承诺只需要履行,只需要放在心里头,我只要承诺了对方,我必须兑现。

其实也不是“必须兑现”的问题!那时候生命的概念就是我承诺了,就是天经地义的,已经没有什么兑现和不兑现的话。兑现之说都有强迫之感,有一种强迫、自我逼迫的感觉——生命已经不纯净了。

所以第一次开兵见仗,就出现了这一些有本事的人。在人的层面,郑伦、崇黑虎两个都是正的。两人同样被封成神,可是由于他们跟随的师父背景因素有所不同,归属不同,而出现了差距。

这个郑伦使的叫降魔杵(应该不是很长),郑伦其实就是我们通常见到的哼、哈二将的“哼”。崇黑虎用的是湛金斧。两个人就干起来了。

二兽相迎,一场大战。但见:

两阵咚咚发战鼓,五彩旛幢空中舞。

三军呐喊助神威,惯战儿郎持弓弩。

二将齐纵金睛兽,四臂齐举斧共杵。

这一个怒发如雷烈焰生;那一个自小生来性情卤。

这一个面如锅底赤须长;那一个脸似紫枣红霞吐。

这一个蓬莱海岛斩蛟龙;那一个万仞山前诛猛虎。

这一个昆仑山上拜明师;那一个八卦炉边参老祖。

这一个学成武艺去整江山;那一个秘授道术把乾坤补。

自来也见将军战,不似今番杵对斧。

封神演义》整个一版就形容他们两个怎么打怎么打——二将齐纵金睛兽,四臂齐举斧共杵……

他们骑的都是兽。凡是跟一些异人、仙学过东西的,他很少骑马,但如果真骑的是马,那马也是有来处的。如果你去借鉴希腊的“人神共在”的神话故事,我觉得多少能理解一点。他是经历了那么个年代,才会有这种事情出来,这些人才会骑这些东西。

二兽相交,只杀的红云惨惨,白雾霏霏。两家棋逢对手,将遇作家,来往有二十四五回合。

写了一大堆才打了二十四五回合,所以那个时候开兵见仗是这么个打法,我们现在打仗跟那个概念不一样。按照现在人的观念来说,那时候多傻,三五千人在那后头等著,就等著哥俩打。

其实《三国演义》也都这么写的。为什么两将官打?里面有很大的“道义”含义。那个时候人、神可以相互沟通,是因为人的元神可以和另外空间的神沟通。天上这么打,下面就这么打。

这么讲,在道德没有沦丧到……像今天,人们完全从利益的角度而不择手段,或者,如果今天的人像那个时候道德概念都存在的话,我相信就不是佛家说的末法、末劫时期。

今天是竭尽一切手段,在竭尽一切手段之上,在创造手段。竭尽所有之阴谋诡计,来获取自己的利益结果。所以今天之所以成为末法、末劫,之所以成为最后的大审判,是因为人已经不是人了,才出现现在的场面。

我个人觉得这就是一个生命的境界问题。所以今天的人你要按照这个方法,按照这个所谓的“方法论”去解释的话,你根本无法接受古时候的人……开兵见仗都要死了,还不竭尽手段?他不,他坚守一个生命的道德之理。

换句话说,那时候的人对死的认识,跟现代人对死的认识完全不同。他见过高人,他见过异人,异人就是有特殊本事的人,教给他一些本事,在某种程度上他知道他今天脱不开,但死后他知道自己去哪儿,当他知道自己死后去哪儿的话,他会那么坏吗?

所以你要能理解那种生命内涵。他们在出手时、在开兵见仗时,他就是坚守生命的道理。而今天不是。所以今天的人叫“高级动物”。

郑伦见崇黑虎脊背上背一红葫芦,郑伦自思:“主将言此人有异人传授秘术,即此是他法术。常言道:‘打人不过先下手。’”——郑伦也曾拜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真人知道郑伦“封神榜”上有名之士,特传他窍中二气,吸人魂魄。凡与将对敌,逢之即擒。故此着他下山投冀州,挣一条玉带,享人间福禄。

郑伦见崇黑虎背上背著葫芦,葫芦都系着红绳(我不知道是不是道家都得系红绳?),他想:主将苏护跟他说了,崇黑虎有异人曾经传授他秘术。也就是他有法术。

郑伦他曾经拜过西昆仑度厄真人为师。真人知道郑伦是“封神榜”上有名之士,特传他窍中二气,能吸人魂魄。凡与他对垒的,逢之即擒。所以真人直接要求他下山投奔冀州,挣得一条玉带,享受人间福禄。

这段话里其实就讲述了郑伦的来处(西昆仑)。东昆仑有老子跟原始天尊。

西昆仑度厄真人在《封神演义》里出现过两次。度厄真人知道郑伦的来处,也知道郑伦的去处,所以这里就揭示一个概念,当度厄真人去传授郑伦秘术的时候,已经知道他最终归属了。而传给他的东西,是应对他最后被封神时的神位、仙位。他是哼、哈二将的“哼”。

哼、哈二将的“哈”出来的时候,法术高过了郑伦。后面包括土行孙他会土遁,而土行孙被张奎杀掉的时候,张奎的速度超过了土行孙,但没人解释张奎的背后师父是谁,都没有解释,这是很有趣的。怎么说呢?楼外楼、山外山、天外天、人外人。

换句话说,郑伦他的师父可以被人知道,但是后来的哼、哈的哈将,他的师父都不被人知道。有人说度厄真人是女娲那一辈的。若是女娲那一辈的,他就高过了老子。也有人说,应该是老子这一辈的,但是查不出来。

所以这些内容就我个人理解,可能在以后人们会知道,但是现在人们不知道,但是你能够体会到的就是,在正、负对应的角度来讲,正的从一开始就明白他未来会去哪儿。所以生命只是个“过程”。

郑伦在人间替苏护打了一仗,后来转到姜子牙这边打了一仗,他一直就是走一个生命过程。人间一切都不是最终的归属。其实郑伦也讲,无论他本事多大,他的生命归属是被神定的。

朋友能够从这个角度去理解这个故事的话,同时就对应着理解:我们生命的本身,就是一个“过程”。

有朋友说,涛哥,最爱听你说这一句话,听完之后心里比较平静、比较宁静。

我们曾说:时间是个神。“现在”是不存在的。现在又是“过去”。而“未来”又是现在即将走过去的这个介面(这话可能一说又长了)。

把它理解成你看到的一切就是一个介面,它都是一个时间过程。所以现在看到的一切当成是一个过程的时候,你就不会在乎得失了,你只在乎你选择的道路(你体悟的生命之路)是否对—— 对、不对就是善良之路的抉择,这就是“人之初性本善”我以为的真正说法。

“人之初性本善”,意思就是你想回归之处就是善良,三字经的第一句话就这个。人想回归,必归往善良。与善良作对的,它就是权力,它必是恶的。

所以习近平惧怕“方得始终”这句话,他选择了恶,他选择的就是王沪宁的“人之初性本恶”,完全跟“神所对应的人的生命之路”对立,才走到了今天我们看到的……

今天是什么概念?习近平的归属、跟王沪宁的结合,后面有江泽民、曾庆红的这种动物的作怪,加深共产党整个邪恶的本质,来衬托给今天所有遭此苦难的朋友把自身的业力消掉,使自己的灵魂得以净化走到生命的归处。我能理解到的是这意思。

所以度厄真人知道郑伦是“封神榜”上有名之士。

我做个对比,你比如说,殷郊、殷洪被赤精子他们救了之后,赤精子他们只是出于他生命本身的慈悲,和他们知道纣王要完蛋,而救了殷郊、殷洪。他们不知道殷郊、殷洪的来处。

所以这是生命之间的相互关联。

“三魂七魄”我跟大家解释过,三魂七魄是因为有天、地、人。“七魄”是定数。所以中共会完蛋。其实,你放心吧!大家看他怎么猖獗,出事的时候吓所有人一跳。

“故此着他下山投冀州,挣一条玉带,享人间福禄。”这里头说的含意就是说:生命就是这样归属的,所以就在人间享受一把,走一个过程就完了。

——今日会战,郑伦手中杵在空中一愰,后边三千乌鸦兵一声喊,行如长蛇之势,人人手拿挠钩,个个横拖铁索,飞云闪电而来。黑虎观之,如擒人之状。黑虎不知其故。只见郑伦鼻窍中一声响如钟声,窍中两道白光喷将出来,吸人魂魄。崇黑虎耳听其声,不觉眼目昏花,跌了个金冠倒躅,铠甲离鞍,一对战靴空中乱舞。

回到现实。今日会战,郑伦把手中的降魔杵在空中一晃,三千乌鸦兵摆出蛇阵。所以在抓人的时候,那时候都讲“摆阵”(其实阵这东西是上下层空间对应的)。

三千乌鸦兵摆出蛇阵,拿出的都是那个钩子、什么的(没见过)。上家伙就来了。他叫:“人人手拿挠钩,个个横拖铁索,飞云闪电而来。”

古时候打仗都是按照规矩,按照八卦、十二宫那么走的。按照方位走的。

黑虎一看,郑伦他怎么把这杵一摇就要抓我。他还打不过我,他要抓我?所以黑虎就有点蒙了,啥意思呢?

郑伦就从鼻腔中~~朋友说,涛哥有鼻炎,最近听了可能好一点,我跟大家解释过这是个过程,没什么鼻炎不鼻炎的,是个过程。最近你听我节目里头哼哼的声音少了,对不对?

——鼻腔里出了一声,响如钟声,两道白光喷出来,吸人魂魄。

有人说那是喷出了两道白气——反正你如果境界低,你这生命太低,你看到的就是光,你生命和那靠得近点,它可能就是气——随便你怎么解释。

所以崇黑虎耳听其声,不觉眼目昏花,“跌了个金冠倒躅,铠甲离鞍,一对战靴空中乱舞。”

其实就是把崇黑虎的魂魄从他的天灵盖里给拿走了,给吸走了。讲的是这意思。

一吸走魂魄,那就不是他了,这块肉里没魂魄,啪,就掉地里。就像我们讲遇到鬼似的,那个鬼能进到人身体里。类似附体的概念。所以厉害的,都是摄其魂魄。

“X战警”当中的教授,他摄不了人的魂魄,他只是可以在人的魂魄中“交流”,他能够跟那个魂魄进行接触和交流。但是洋人可能就说那是什么科幻、什么威漫。其实它威漫也好,这也好、那也好,它终归落在生命上,它用了所谓科技、超现实作法,去讲述了生命的道理。

所以,如果习近平背后有妖怪,给他搅和(类似),他也会说出一些令人很瞠目结舌的话,对吧!他为什么都念稿?他已经守不住自己了,他已经脱开不了那东西,但是他会觉得自己很“那个”。其实搞不好那是假的。

乌鸦兵生擒活捉,绳缚二臂。黑虎半晌方甦,定睛看时,已被绑了。黑虎怒曰:“此贼好赚眼法!如何不明不白,将我擒获?”只见两边掌得胜鼓进城。诗曰:

“海岛名师授秘奇,英雄猛烈世应稀。神鹰十万全无用,方显男儿语不移。”

古书里头有很多崇尚生命、和生命关联的形容。你看那些《西游记》、《三国志》里面,其实也是这么写着。现代不是,现代写的东西都是描写欲望,真的!都是描写欲望的,什么情不情的?

且言苏护正在殿上,忽听得城外鼓响,叹曰:“郑伦休矣!”心甚迟疑。只见探马飞报进来:“启老爷:郑伦生擒崇黑虎,请令定夺。”苏护不知其故,心下暗想:“伦非黑虎之敌手,如何反为所擒?”急传令:“令来。”伦至殿前,将黑虎被擒诉说一遍。只见众士卒把黑虎簇拥至阶前。

所以刚才我说了,苏护不知道郑伦有这本事。换句话说吧!王林为什么敢吹牛皮——邪的!(那人死了)玩蛇、玩动物的很多都是邪的。所以他们在外面张扬。正的、有本事的,绝不会张扬,对吧!

有朋友不信。中南海里的官,有一个算一个,没有不着这个的!他愿意出钱,以势压人,去请这世间有本事的,但他找不着!——正的,一定离官、离钱甚远,不碰的——他找来的,全是妖怪!

所以咱们说江泽民、曾庆红是妖怪。你在这古书中要是看明白了,你就知道这都是妖怪。妖怪干嘛?妖怪在人间——在人的环境中要得福报,要透过自己的本事换钱花。◇(待续)

点阅【涛哥侃封神】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