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光诚:水深火热中的国人何处可以逃生?

最近中国有27个省市遭遇大洪水,超过一大半的国土浸泡在洪水中,上亿人民损失惨重,不知多少人丧命于洪水之中。包括长江三峡大坝在内,无数规模不等的拦河坝水位都早已超过警戒线,成为悬在人民头上随时会爆发的灾难,威胁著下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有些地方的洪水,早就漫出或冲决大堤了。

不仅如此,在很多地方,中共也一直在晚上偷偷地开闸泄洪,此举导致大批民众和他们的财产来不及转移而被洪水吞没。据说当有人谈到,“既然要泄洪,为什么不提前通知百姓转移财产,在白天泄洪?这样可以减少或避免人民生命财产遭到损失”时,中共官员的回答竟然是:“若那样做,人民会要求高达几百亿元的包括土地、家园、牲畜、庄稼和墓地等在内的高额赔偿;而这样偷偷地泄洪,政府只说是天灾。人民也不知道内情,只要他们认为是天灾,政府出面救助时给他们一些矿泉水和方便面,他们就感恩戴德了”。

可见,中共从来就没有把人民的生命财产、切身利益放在第一位考虑过。又岂止是不放在第一位?只要能够欺骗过去,干脆可以任凭洪水吞没黎民百姓的生命财产!可惜对这种无异于谋杀的邪恶,无数善良民众在生命财产尽失前的最后一刻,都一直被蒙在鼓里。

对于今年的水患,不仅早在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中早有预言,甚至就在前不久还有水利专家提醒:“湖北宜昌以下的人们赶快跑!”可是,在接下来记者对我的采访中得知,很多身居危险地区的人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无处可逃,不知道把家中的东西做何安置”。甚至有人说,“我住在12楼,就算发生溃坝,也应该没事”。其实不是无处可逃,而是舍不得自己多年的积蓄。除了存在侥幸心理之外,就是人们在占有物质的同时也被物质占有着。再者,他们觉得逃不是办法。那么什么是好的办法呢?若不认真思考导致这些灾难的总根源是什么,就算找到办法,也是治标不治本的临时救急法而已。

俗话说,“覆巢之下,焉有完卵?”不从宏观角度思考“为什么华夏总是人祸不断,人民总在苦难中挣扎?”不从治病求本的角度,思考“如何通过建立现代文明的政治架构,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仅思考个人一时的得失利弊,毫无疑问是无法摆脱我们及我们的子孙后代在灾难的洪流中循环往复的命运的。

有网民说,“三峡大坝强行上马时,中共宣称的‘八分钱一度的便宜电’没有用上,倒是等来了滔天的洪水,让宜昌以下的居民全都生活在随时会被洪水吞没的危险之中”。事实上,主张上马三峡工程的那些中共官员,仅仅是从他们的家族可从中获利出发做出的决定;所谓“人民的利益”,从来没有被考虑过,那只是个好听的口号而已。问题是,有的人相信了,被骗了。有的人不相信又能如何呢?据说,黄万里临死前还在念念不忘地说,“三峡大坝千万不能上,否则后患无穷……!”

过去,就像1998年有类似灾难时,中共还会派军队到抗洪现场协助救灾;当时的总理也会前来慰问。如今,中共就连装装样子也不做了。是因为背后有更大的政权危机亟待处理,顾不上了?还是中共自知来日无多,干脆不让把人民的生命当回事公开化了。

其实那些处于洪水威胁中的人们,如果早早收拾东西转移到西藏的高原地区,当然是可以避免遭灾的,至少可以保住性命。若大胆放开思路想想,如果能认识到导致灾难频发的总根源就是共产专制制度,从而讨伐中共,则可能一劳永逸地改变中国的人祸频发状态,一举建立宪政民主制衡下的公平政治制度,结束王朝更替的恶性循环。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转自自由亚洲/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