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金盾工程”的蜕变

中共的数字维稳体系(一)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7月21日讯】随着上世纪末信息技术的兴起,中共开始构筑审查海外网络内容的“长城防火墙”(Great Firewall,缩写GFW)以及对内监控民众的“金盾工程”。大纪元独家获得的内部文件揭示出,如今中共已将维护其极权统治的数字维稳体系中的“金盾工程”,升级为涵盖网络和现实,打着“平安建设”或“社会治理现代化”旗号的新型全民监控系统。

据新华社2006年4月报导,从2003年9月启动“全国公安工作信息化工程(金盾工程)”以来,公安部门已经把中国大陆96%的人口资讯输入到公安数据库中。

中共在推进金盾工程的同时,不断引入语音识别、人脸识别、大数据等新科技,并冠以“天网工程”“雪亮工程”和“平安城市”“平安乡村”等不同名称。目前,中共的金盾工程实质已蜕变成了一个全方位的监控和维稳系统,对外则统称叫做“平安建设”或“社会治理现代化”。

内部文件泄最新中共监控、维稳手段

大纪元独家曝光的系列中共内部文件揭示了,中共近年来大力推广的“网格化”和综治(综合治理)中心建设,都是中共数字维稳体系——“社会治理现代化”或“平安建设”的一部分。(文后附录了大纪元独家获得的部分中共内部文件)

例如大纪元获得的黑龙江省相关文件,披露了中共打着“平安”名义,实施全民监控的一些触目惊心的数据。

据黑龙江2015年内部文件披露,截至当年黑龙江全省建成了13个地市级、132个县级、957个乡级、8549个村级综治中心;配备了51,295名网格员。大纪元还获得了黑龙江省2018年各地级市综治中心和网格化的基本情况表格。

大纪元获得的2018年黑龙江省大庆市综治中心和网格化情况表格。(大纪元)

黑龙江是中国最贫困省份之一,财政年年巨额亏损,而建设数目众多的综治中心、维持规模庞大的网格化队伍,都需要耗费巨资。

据大纪元曝光的大连市内部文件披露,综治中心经费(包括人员工资)全部纳入当地事业单位编制,即全部由民众买单。

中共大连市当局的部分文件中,有一份政法委制订的《加快推进新时代大连市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文件,直接阐明了,综治中心建设“是中央和省综治委部署的重点任务”。

该文件透露了,所谓社会治理现代化的“首要工程”,是“维护国家(中共)政治安全”,也就是维稳。

大连市当局通过在全市部署的13个区级综治中心,158个街道(乡镇)级综治中心,1387个社区(村)级综治中心,1.6万个网格、3.4万名兼职网格员,将大连市打造成由无数个监牢式网格组成的“平安城市”。

不只是大连市,全国各地的地方政府,纷纷推出了“平安北京”“平安上海”等各自的“平安城市”工程。

鲜为人知的是,现在的这些所谓“平安城市”的监控和维稳的手段,实际脱胎于中共当年的“金盾工程”。

“金盾工程”蜕变为“平安城市”

中共的金盾工程实际开展了两期。第一期(2003—2006年)主要是建设公安一、二、三级主干网和接入网,建立电子化的中国人口数据库以及“重点管控人口”黑名单,公安部自吹一期工程“明显提升了公安战斗力”。

例如陆媒曾报导,2006年12月获公安部表彰“金盾工程一期建设先进集体”的南京市公安局称,全市暂住人口信息采集率、准确率以及出租房屋登记率均达95%以上,通过警务综合平台抓获80%网上在逃人员。

金盾一期实施的监控与现在相比较为初级,只有管控对象的身份被登记时,公安部门才会得到通知。举例来说, 当时公安部门会先下发目标身份证号码。当目标在全国各地旅馆登记其真实身份证号码后,公安部门会收到报警。这种管控程度显然离中共“全民监控”的要求相差甚远,但确是2000年初期中共金盾一期的做法。

之后,中共同时开始了“平安城市”的建设。平安城市的目标,是将维稳覆盖至全社会的每个角落、方方面面;核心是城市报警与监控系统。

2003年,公安部发起 “科技强警”城市建设试点(北京宣武区、山东济南、浙江杭州和江苏苏州),主要是铺设监控摄像头,试点视频监控。2004年6月,公安部、科技部在北京、上海等21个城市启动了第一批科技强警示范城市创建工作。

2005年8月,公安部在22个城市试点“3111”方案。所谓“3111”试点工程,是指在省、市、县三级开展报警与监控系统建设试点。

2005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中共政法委员会、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关于深入开展平安建设的意见》,正式推出了“平安建设”。

2006年,金盾工程一期验收后,中共启动了二期建设,二期目标是完善三级网建设以及各项公安业务应用。

2006年第二批“科技强警”示范城市建设开始,共计38个城市。同年“3111”工程第二期建设也迅速开展,共66个城市及其下属419个县市。

至此,金盾二期悄然蜕变为“平安城市”。在中共的“平安建设”中,在城市区域内构建的视频监控系统被称为“天网工程”,县镇乡村地区的视频监控被称为“雪亮工程”。

2015年1月,公安部对金盾二期进行了验收。

至此,中共试点完成,开始在全国大力推进监控更为全面和严厉的“平安建设”。广泛铺设的监控摄像头,加上人脸识别、语音监听和识别、网络监控、人工智能等技术,令中共能对个人从线上到线下,实施无所不在的实时监控。

金盾工程当前蜕变形态:维稳负责人层级提升 向网格化、信息化发展
目前,中共金盾工程蜕变形态的标志之一,就是维稳负责人层级的提升。

大纪元2019年4月15日的报导《省委书记为何“抢”政法委书记的职能》(点击访问原文),已经披露了这一变化。

2019年起,以往负责维稳的中共各级综治办遭撤销,各地纷纷新建“平安建设领导小组” 取而代之;而且,以往各级综治办主任一般由地方政法委书记担任,现在的“平安小组”组长却变成了同级党委书记。换句话说,维稳负责人层级得到了提升。

例如,在最近的北京抗疫过程中,中共大数据运作时,要求的是政法和疾控两部门的资源互相配合。(后续文章会有详细介绍)

金盾蜕变的另外一个体现,就是中共监控向网格化、数字化发展。(后续文章会有详细介绍)

例如大纪元获得的辽宁省大连市政法委《加快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文件披露了,自2015年开始综治中心建设工作,大连市将综治中心建设工作纳入《大连市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发展规划(2016—2020)》,制定下发了《关于统筹推进综治中心、综治信息化、网格化、“雪亮工程”四项重点建设的实施意见》等多个实施方案。


大连市委政法委制订的《加快推进新时代大连市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文件,披露说推进综治、网格化、“雪亮工程”等社会治理现代化,都是“中央和省综治委部署的重点任务”。图为文件截图。 (大纪元)

大纪元还获得了大连市综治委2016年5月《关于印发《基层综治中心规范化建设标准》的通知》。

大连市综治委2016年5月“关于印发《基层综治中心规范化建设标准》的通知”。图为通知截图。(大纪元)

该文件要求加强建设综治中心,“进一步向网格、家庭延伸”;并要求依托综治中心,加强视频监控联网,将有关部门的视频监控资源全面连通,并与中央对接。

大连市政法委的内部文件表明,中共的监控和维稳正在向数字化和网格化发展。所谓“网格化管理”,是将城市或乡村辖区按照一定的标准划分成为单元网格,其实质是将党的“触手”,沿着市—区—街道—居委会—网格,渗透进社区的家家户户。而离散的基层综治中心,更像是一个个控制中心,控制着邻近地域的网格。

不仅如此,从中共的数字维稳系统中,产生了特别针对网络言论、依托于大数据之上的所谓“舆情维稳系统”。(后续文章会有详细介绍)

还有就是“人脸识别”系统。现在中共如果要抓某个重点人物,已经不再像20年前那样等著旅馆发来警报了。中共一声令下,全国各地“天网工程”、“雪亮工程”的摄像头都可以对路上行人进行“人脸识别”。大数据系统也会实时收集此人微信、支付宝使用情况,并进行定位,从而实现对民众前所未有的控制。

加快推进新时代大连市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市委政法委

关于印发-基层综治中心规范化建设标准-的通知

大庆市2018综治中心和网格化基本情况表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