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做天在看 谋财害命雷公怒

文/许茹

老话儿说的好,人在做天在看,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那些暗中做了亏心事的人,上天一笔笔都记录在案,并在适当时候予以惩戒,尤其是那些直接谋财害命之徒,报应是如影相随,被雷公直接劈死就是在彰显天理昭昭。

拐骗谋杀幼儿遭天谴

清朝江苏丹阳县城北有一富有之家,经营药材生意,有一家药材行。家中有兄弟四人,唯有老二有一个几岁的儿子,四房都爱如珍宝,对他吃穿用等方面自然都是毫不吝啬,就拿孩子脖子上的项圈和双手戴的手镯来说,那都是用黄金打造的,再用珍珠宝玉装饰,价值一百多两。

平时,乳娘常抱着孩子在药材行的店堂玩耍。一天,突然来了一个相貌平平的妇人,带着糕饼逗弄孩子,并与乳娘相谈甚欢,后又跟随着来到了家中。妇人自言是北乡洲人,因为她口齿伶俐,善于言谈,孩子的家人都很喜欢她。坐了一会儿,妇人离去。不过,从此后她经常到主家来,每次来都要抱抱小孩,或者拿出点心水果给他吃,或者抱着他到街上买给他吃。如此这般过了几个月,孩子的家人都习以为常,也放松了戒心。

平时,乳娘常抱着孩子在药材行的店堂玩耍。示意图,图为北宋 张择端《清明上河图》中的药房。(公有领域)

终于有一天,妇人又抱着孩子出门,过了很久也没有回来。大家推测她可能带着孩子去城里的亲戚家串门去了,也就没有在意。然而,直到天黑后,妇人也没见踪影,四下寻找也没有一丝消息,全家人这才著了慌,遂派人前往北乡洲挨个村子寻访,结果是查无此人。

数日后,有消息说在离城十多里的山脚下的深洞中,发现了一个小孩的尸体。家人急忙赶去,确认是失踪的孩子,只是早已僵死,孩子的七窍中都有泥沙,衣服也被剥得精光。大家这才明白,那个妇人是因为垂涎金饰品,所以频频来抱孩子以谋财害命。孩子的家人告到官府,官府发出了通缉令,但一直没有捕获。官府并不知这个妇人实际上是七里庙的一户农家妇,在丈夫死后与邻村某甲勾搭在一起。某甲家中贫困,生活都要靠妇人供给。妇人供不起,就暗中做起了拐骗偷盗的事情,因此做了很多恶事。由于她不在本乡作恶,所以当地人并不知晓。

在这个妇人害死小孩后,把盗来的金子和珠宝都给了某甲,让其变卖做本钱,经营些小生意,妇人则待在家中。一日,妇人与同村的几个人去田间给家人送饭,并坐着等他们吃完,忽然间,阴云密布,雷电交加,并在几个妇人头上旋绕。

众人都十分惊惧。害死小孩的妇人却若无其事地说:“雷击亏心人,有做了亏心事的人,赶快说出来,可以免遭天谴。”话音未落,一个霹雳雷,妇人跪地而死。此时,某甲正在距家数十里外的地方行商,他几乎在同一时间被大风裹挟到孩子死去的地方,跪在那里,人们怎么拉也拉不起来。但见其头顶雷声阵阵,浑身环绕着紫色的烟雾,而他的神智已经呈痴呆状态,不过还能说话,他把自己与农妇勾搭、偷盗和拐骗、谋杀孩子的事一一道来,第二天才死去。

雷霆之威,如此神奇和迅速!

一日,妇人与同村的几个人去田间给家人送饭,并坐着等他们吃完。示意图,图为明 仇英《耕织图‧送食》。(公有领域)

昧他人钱财老天不容

清朝有个孀居的妇人,住在简陋的房子里,靠刺绣挣钱抚育孤儿。儿子长大后,在钱庄做事,所得薪水足够赡养母亲,但妇人仍旧不停地刺绣,因此家里有了一些余钱。妇人待攒够几十两银子后,就打算为儿子娶妻。她每次出门都担心银子丢失,所以总是将银子缠在腰间。

一天,妇人去圆妙观进香。去之前,听人说观中小偷不少,因此解下腰间缠的钱袋,托付给平素相识的米店中的某甲代为收藏。等到上完香去米店取银子时,某甲却否认自己曾收到过她的银子。妇人大惊,哭着与其争辩。某甲对天发誓说,自己真的没有拿银子,自己是冤枉的。

两个人争辩时,很多人围观,但都没法判断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突然,妇人想起自己在将银子托付给某甲时,有相邻店中的某乙在场,应该亲眼看到了实情。此时,某乙还在店中,就请他来作证。某乙哂笑道:“你真是活见鬼了,我刚刚从城门那边过来,连你的面都没见过,怎么能知道你们两个的真伪?”大家听乙这么说,一片哗然,纷纷认为是妇人作假。妇人无以自明,抑郁而归,之后竟然自缢身亡。

儿子回来办理母亲的后事,但他不清楚母亲为何自杀,痛苦中竟然生了病。昏昏沉沉中,他梦见母亲说:“儿啊,明天圆妙观前会有两个人被雷劈死,如此可洗清我的冤屈。我们的钱也会物归原主,你何不抱病前往?”

两个人争辩时,很多人围观,但都没法判断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图为清院本《清明上河图》局部。(公有领域)

次日,儿子带着病体前往圆妙观。到时正是中午时分,观前天气晴朗。可是没多久,突然云卷风号,雷声阵阵,甲和乙每人手拿着一包银子,跪在地上,都被雷击中了。

过了一会儿,乙苏醒过来,对着众人说:“那日妇人委托甲代管银子后,甲就起意想侵吞,并答应与我三七分成。不料我二人冒犯上天,引起天怒。冥司因甲是起意者,所以特赦免了我的死罪,并让我回来后对众人讲述因由,将银子还给妇人的儿子。可惜,我不知道他的名字,这可如何是好?”

当场有知情者,指著妇人的儿子,告诉了乙,乙就把银子还了回去。儿子收了银子返回家中,将银子供奉在母亲的牌位前痛哭。一场大哭后,他的病也基本好了。至于乙卧床半年才能起来,但是一手一足都已经折断了,成了终身残废。

这两个故事或许可以给那些昧著良心作恶的人以警示吧?千万莫忘了人在做天在看。@*#

参考资料:清朝《坐花志果》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