趋吉避凶凭善念 幸逢相士术通神

文/苏云卿

清朝嘉庆年间,阳羡(即今江苏宜兴)有个书生,学业有名,家境小康。嘉庆壬辰年夏天的时候,和学中同窗搭伴一同前往澄江(即今云南澄江县),参加选拔贡生的考试。当时这位阳羡书生参加岁考时,在经书和古籍方面的考试都在其同辈中连续考得第一,想着这次选拔贡生的考试也将势在必得、稳操胜券,因为家境良好,携带了很多的银钱,于是和同来的学子们连日饮酒作诗,好不快乐。

在书生寄宿的客舍中,有个会看相的人,此人在谈论相术的时候,大多都很准。书生与其同住一个客舍,看这个人的相貌很和善。

一天,书生从外面买了一条鱼回来,和看相人开玩笑说,“先生善于看相,您看看我是否能吃到这条鱼?”看相人看了看鱼,又看了看书生,说:“吃不到。”书生入内,连忙把鱼做好了,放在桌子上。出来邀请看相人和他一起吃鱼,以便嘲笑他看相不准。

两人将要落座时,书生还问看相人说:“我能吃到吗?”看相人说:“吃不到。”话音未落,有条巨蛇从房梁上掉下来压在盛鱼的盆上,把盆压碎了,大家一阵惊叫喧哗中,巨蛇拖着尾巴走了,书生终究没吃到鱼。

书生这下非常佩服这个人的相术,看相人却推迟说:“我的相术哪里神啊?都是因为你开我玩笑,我也回敬你一下而已,不然像吃鱼这种小事,和看相有什么关联呢?”书生还是一再询问自己能否被选拔为贡生。

看相的人犹豫着说:“其实我一直想告诉您真话,但是又怕招来埋怨,所以没敢说。”

书生说:“您说说又有何妨?”看相的人说:“您的选拔没啥希望了!看您的面上已经有了晦色,三天后的三鼓时,就要死于非命。这里离您的家不远,应该赶快回乡,方能在家中过世。”书生问:“能否免除这个灾难呢?”看相的人说:“不能。”书生看他说得这么坚定,非常害怕。打算马上整理行囊出发。这时,一同去参加考试的人都责怪看相的人乱说,又劝说书生不要走,书生虽然留下来,但是心里一直惴惴不安。

到了相士说的应该死的日子,傍晚新月初上,客舍中的人都睡熟了,但是书生却内心煎熬、辗转难安,坐也不是,躺下又睡不着。就这样内心惶惶中,他走出了客舍。

信步行至旷野之处,听到附近隐隐约约有哭声,书生循着声音找过去,原来是一个破屋中有人在哭。推门进去一看,发现有一个妇人带着两个孩子在哭泣,哭声哀怨悲切。询问之下,妇人说其丈夫欠了一个有权有势的人家五十两银子,被那家人告到官府,进了牢狱,经常被打得血肉模糊,所以把妇人卖掉来还债,已经有了契约,天大亮时,妇人就要去到卖身的人家那里。妇人因舍不得子女,故而痛哭。

书生听说后,内心盘算自己带的银钱很多,如果像看相人所说自己很快就要死了的话,留这些钱又有何用?不如代替他们还了债,还可以保全这对夫妇一家完整。因而说:“和卖身的人家签订婚据了吗?”妇人说:“还没有。”书生说:“如果拿到钱的话,还可以阻止吗?”妇人回道:“可以。”书生又问:“媒人住在哪里?”回说:“不远。”书生说:“既然这样,快点把媒人叫来,在这里等著。我回去拿钱给你。”

妇人这时还怀疑书生有其它图谋,犹豫着不回答。书生微笑着说:“我可怜你们一家骨肉即将离散,所以愿意解囊相助,你快去快回不要怀疑。”妇人方高兴地答应了。书生回到客舍拿了七十两银子,返回到刚才的地方,则见妇人同一个老翁坐在那里。书生问老翁是什么人,妇人说:“这是我卖身的媒人。”书生把钱拿出来给了妇人,并把经过告诉了老翁。

老翁吃惊地说:“先生只是一个过路的人,还能有这样的高义,何况我与她的丈夫是邻里呢?承蒙先生的恩德,卖身的事不要再说了,应该赶紧去把钱缴给官府,把人从狱中放出来要紧。”打开一看书生带来的钱,多出来二十两,书生说:“余下的银钱,你们夫妇可以做点小买卖糊口,以免再去借债。”老翁感慨地说:“先生想的可真周到啊!真如此夫妇的再生父母一般!”又问了书生的姓名、家住哪里等等。

书生做完这一切后回到客舍,还是因为心里惦记着看相人的话而无法入睡。听到三更鼓响,自己内心念到:“时辰到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求见。起来一看,是那个妇人和她的丈夫,原来她把钱交给官府,其丈夫得到释放后,夫妇二人一同来拜谢。书生安慰劝解了他们一番,并把夫妇二人送出大门,回来刚要进自己的房间睡觉,忽然听到其卧室有很大的声音响动,进来一看,一面墙倒了,正压在他睡觉的床上,把床都压得粉碎。书生于是换到了其它的房间。

第二天,书生见到看相人,讥笑说他相术不准。看相人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事情,仔细看了一下书生,笑着说:“先生不要骗我了,您一定是昨晚做了什么大事,所以现在满面阴骘,有了很大的阴德。您今天不会死,而且还将得到选拔,并能继续高升为进士。如果我说错了的话,昨晚您已经死在倒下来的墙下面了!”书生因而非常佩服相士。这一年,他果然被选拔为贡生,后来又入了词馆。

这个看相者果然不是一般的人!他能看到书生的命运,甚至包括能否吃到鱼这种小事,所以知晓古人说的“一饮一啄,莫非前定”真实不虚。他又看到书生被墙压倒而死,得知死生有定时,不能幸免,除非做了善事而积下阴德。

阳羡书生因一个善念拿出银钱救济妇人,从而使其免受卖身之难,而又复得夫妇子女一家团圆,并且多给其银两以便他们做生意维生,可不用再借债,所以老翁感叹书生如此夫妇的再生父母。使别人骨肉团圆,如同保全自己的性命体肤。书生保全了妇人一家,却因而使自己免去灾祸,换得福报进入仕途。正是:生死交关处,穷通转眼间;祸福无门,惟人自召。@*#

参考资料:清 汪道鼎著《坐花志果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莉)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