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留港不留人?美制裁中共第一枪!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由“大楚国外事部” 谈到李锐之逝】

昨天节目一开始,我说祝大家“端午节快乐”,随后有一些观众留言提醒我,说端午节应该讲“端午节安康”。因为端午节所处的黄历日期,是五月初五,被称为“恶月恶日”,过这个节,除了纪念历史人物的意义外,就是“驱邪祛疫”。因此,说快乐是不恰当的,应该祝“端午节安康”。说实话我以前没有想过端午节的祝福语,也应该因为节日的内涵,有所区别,幸有观众提醒,我觉得很有道理,因此分享一下。

其实端午节这天,在海外的推特上还流传一个段子,我后来才看到,感觉很有趣。给大家念一下,是给屈原写的。

“严正声明:我楚国前副国相屈原死亡一事,境外报导多不实之词,用“报国无门、投河自尽”,尽显亡我之心不死。然屈副国相长期忧闷,近不慎跌入汨罗江,警民打涝未果。我大楚在怀王领导下,国泰民安,三个自信,正奔楚国梦。”

原文的落款是:大楚国外事部,五月五日。

类似模仿中共外交辞令的段子,还有其它的,很多。但是现实中,中共对体制内不同意见人士离世问题的处理,辞令、手段不止于此。

比如,我们再把这个段子发挥一下。因为人们要去江上找屈原,结果发现,岸边被无缘无故封锁了,问执行封锁的侍卫为什么封锁,他会说无可奉告。屈原的亲友发现根本连家门都出不了,因为出于维稳考虑,当局已经派人把他家门封上。坊间一切有关屈原离世的消息,都会被封杀。然后静悄悄地开一场官方追悼会了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世的历史,可能连屈原是谁都不知道。

现如今,这样的例子太多。

就比如,曾反对三峡大坝修建、同情六四学生、呼吁民主宪政的前中共官员、毛泽东秘书“李锐”,2019年2月16日去世,年龄101岁。他的遗愿本来是“不开追悼会,不进八宝山,不盖党旗”,李锐曾在2011年7月9日的日记里说:党旗镰刀、斧头,就是不重视知识和知识分子。

结果呢,2月20日,当局就硬生生把他的遗体,抬进八宝山,盖上镰刀锤子旗。生不能自由,死也要按党的意志。她的女儿李南央抗议当局违背父亲遗愿,因此拒绝出席八宝山的追悼仪式,而是按自己方式悼念。她还表示:我相信父亲在天有灵,一定会对那面盖着染满人的鲜血的腥红的党旗下的李锐恸哭长啸。

同时,李锐是中共正部级官员,通常,这个级别,如何悼念都要跟家属商量,而且对如何评价、领导如何送花圈、花圈送多大,这些都该有安排。可是偏偏李锐离世的时候,当局缄口不语,对大陆网站和社交媒体上,一切有关李锐离世的消息,进行封杀。想去悼念他的在京异议人士,也发现门前多了“站岗”的,被控制行踪,根本去不得。

而就像我们刚刚提到的,李锐之所以遭到当局如此待遇,就是因为他在体制内,是属于“不听话”的那一方。其中就包括,他对三峡大坝修建的激烈反对。

【李锐黄万里之子女谈三峡 江泽民是总后台】

近日,因为人们热议三峡。《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李锐的女儿“李南央”,回顾她父亲,在生前如何扮演三峡大坝的“反对角色”。

李南央说:1992年,中共七届人大五次会议,2633名代表在表决器上,为三峡大坝是否开工进行历史性地表态。结果,这个橡皮图章机构,在时任总书记江泽民以“党的纪律”想胁迫的情况下,仍有三分之一的代表,按下了反对、弃权或者干脆不按表决器。这创造了这个“橡皮图章”的一项历史记录。

李南央提到,李锐当时得知表决情况后,直感叹说:怎么得了,怎么得了。后来李锐还对外甥女说:你记着啊,我看不到三峡大坝那一天了,到时候出了事你要记着,你的外公是至死反对三峡工程的。

《自由亚洲电台》同时采访了中国著名水利工程专家黄万里的儿子“黄观鸿”,黄万里也是坚决反对三峡修建大坝。

黄观鸿说:自己的父亲和当年的李锐一样,当局把他们排斥在有关三峡工程的论证之外,他引用李南央的话说,“真理不怕见阳光,谬论才怕见阳光,他们根本禁不起辩论”。

而当年的三峡工程强推上马,时任总理李鹏可能还只是个配角,当时的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在推动三峡工程能够开工的每一个关键环节上,都起到了相当的决定性作用。

因为众所周知,江泽民是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他支持镇压,踏血上台,而公开镇压的大锅,当时主要由李鹏给背走了。出于政治交易,江泽民得到总书记位,李鹏得到三峡工程,两人成了政治盟友。因此江泽民极力帮李鹏推动三峡工程,力保有关议案在中共人大通过,最终致使三峡工程在一片争论声中登场。

强制表决,江泽民似乎深谙此道。1999年7月,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的政治运动,也是在体制内一片争论声中,强推上马。到了后来,越来越多的人手上沾血,再想跳船都难,怕清算啊。

有关三峡大坝,2013年2月,《人民日报》刊登一篇李鹏的会议记录整理文章,当中提到,江泽民当上总书记后,首次离开北京,就是去湖北给三峡大坝选址,1989年以后,所有关于三峡大坝的重大决策,都是江泽民主持制定。李鹏后来似乎也意识到三峡工程不是千秋功名,而可能是千秋骂名,也急于甩锅。但是以上两点,按史实来看,并不是虚言。江泽民是三峡工程的“总后台”。

【三峡建后遍地灾 蓄洪淹重庆 泄洪淹武汉】

三峡工程开工后,问题逐渐浮现。说是有助航运,结果阻碍了长江航运,设计通航能力是1亿吨,2030年才能达到,可2011年,需求量就超过1亿吨,造成大量船只排队,而且还要支付一些昂贵的服务费;说是能发电,结果成绩一般,还不如在长江上游几处水流湍急的所在,修几个相对廉价的水电站靠谱;说是能防洪,但在已经发生的种种事实面前,这个卖点也不攻自破了。而它带来的隐患却比比皆是,甚至是灾难性的。此外,有统计显示,三峡工程出来后,还给中国带去至少300多次大小地震。

熟悉三峡工程的旅德专家王维洛说,三峡工程运行三十年,泥沙淤积会超过40亿吨,堵塞中下游河道,届时,再想拆大坝,都来不及了。而现在,如果想拆掉、炸掉,其实还有机会。

但是就像我们刚才提到的,一开始走的就是错误的轨道,导致后来者更多人手上“沾血”之后,因为怕清算,共产党体制内,就越来越不敢正视和纠正这个问题,而且还有党内大佬的脸面。现在,三峡大坝就在错误的轨道上,越走越远,即使现在不出问题,以后也是一大隐患。

早在2006年,大陆“搜狐网”就做了一篇报导。提到当年10月18日,三峡工程三期蓄水达到153.77米,意味着,在三峡以上的长江流域,海拔差不多在这个高度的地方,都要被淹没。当时的重庆云阳县,海拔在156米左右,一半的县城被水淹没。

学者“财经冷眼”做了这样一个分析。

三峡工程正常蓄水位是175米,但是安全水位线其实只是在145米,一旦超过,就有危险。

因为大坝泄洪也需要时间,如果水位超过145米,接近175米,全面泄洪也需要一段时间,水位不是一下子就能下去。

那么这时,上游的一些地方,比如重庆一些地区,其实已经要被水淹没。但是就算泄洪,保了重庆,那么三峡大坝下方向的武汉市,就要面临更多的江水,将威胁武汉市区。

所以,最好把三峡库区水位控制在145米,不要超过。

【长江上游“定时炸弹” 可令三峡超容】

现在为什么说危险呢?因为暴雨连天,据说要下到7月份,而按历史来看,长江流域的汛期,也是7月份最重,可现在还是6月,长江流域的水势,就已经很大。本周,长江上游的重庆,更遭遇了至少80年不遇的大洪水。

但像我们刚刚提到的,我们要关注三峡库区的蓄水位,长江上游正有定时炸弹,挑战着三峡库区的蓄水能力。

6月25日,大陆“网易”刊登一篇文章,题目是《三峡艰难选择到了》。提到长江上游有20多座水电站,包括溪洛渡、白鹤滩等,现在上游水势很大,任何一个水电站的垮塌,都可能直接冲击三峡工程的水库,导致库区水位迅速上涨,从而造成险情。

到时候,大量排水,中下游有些地方就淹了,不排水,上游有些地方会被淹没,而且大坝本身也可能垮塌。而且大陆媒体6月25日的这篇报导,直接点到了重庆地区江河溃堤,乃至三峡溃坝的危险。这是比较罕见的。

而且有专家论证,三峡大坝除了坝体整体承压,当中还有三大脆弱的点:一是升船机,二是船闸,三是排沙泄洪的孔洞。

目前,雷雨天气影响影响长江流域。上游的四川省,6月26日发出通知,关闭西岭雪山、丹景台、等多个景区。

围绕三峡大坝,民间讨论非常汹涌,唯独中共官方鲜有提及。因此,围绕中国大陆的这些天灾,和潜在的灾害,包括三峡大坝问题,现在又衍生出了一种说法,认为这些灾害,其实是当局有意放大,以尽可能转移政治压力。

比如,香港问题。

【大批中共军车进港 携带干扰器像机失灵】

现在临近7月1日,香港人还准备进行例行的七一大游行,当地25日凌晨,有不少民众拍到,有大量中共军车出现在香港,他们拍下照片,发到了网上。

比如,在油麻地,多辆军车排成车龙,看上去是开往当地枪会山中共军营。

爆料人士称,当中有的车辆还配备了疑似电子干扰的装备。有未经核实的消息显示,香港有媒体记者,在拍摄有关军车画面时,发现器材突然失灵。

有人在网上跟贴留言说,看来以后在香港,要拍画面都得用胶卷了。

这一次进港的车辆很多,车牌都是ZG字头,说明是驻港中共军队的车辆。香港立法会议员涂谨申说,大批军车此时出现,可能为制造震摄效果,防范港人的7.1大游行。

除了用暴力手段施压,中共还在使用经济手段,压缩原本香港人的生存空间。

【中共内定留港不留人!美动真格:开始限制入境】

有知情人向海外《大纪元》送信,说中共正在按部就班,展开内定的“留港不留人”计划。

比如,在国安法等压港措施的出台,再加上疫情等因素,外资企业如Victoria’s Secret等停业搬走。

与此同时,在美国的中概股加速在美国退市,回流到香港。中资企业也正大举进入香港。

例如,彭博社报导,抖音的母公司“字节跳动”,还有阿里巴巴,已经在香港签订了新的写字楼租约,在香港扩张势力。

而等到香港的房市进一步滑落的时候,中资会继续大举进入这一行业。

并且,大陆人的工作签证,有消息说,今后也会进一步翻倍。

到时候,企业是大陆的企业,人是大陆的移民,原本的香港,也就会慢慢变了样。

目前,为遏止中共。美国已经出台相关措施,像我们昨天已经报导的《香港自治法案》,目前正得到美国众议院加速审议,一旦通过,再由川普签字,这项法案将对迫害香港的中共官员,产生极大震慑作用。

因为这项法案,连同美国国会第569号决议,会将违反《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的,在香港和大陆的中共官员、警察等,实施拒发签证、禁止入境、还有禁止交易美国国债等经济制裁。与这些中共官员有瓜葛的金融机构,则可能被排除在美元结算体系之外。媒体报导中,点名了被中共国企入股的“汇丰银行”,宣称这家银行也在可能的制裁之列,除非其与中共决裂。

根据26日的最新消息,美国国务院正式宣布出手,根据已有的法律,宣布对目前,需要为破坏香港高度自治的现任及前任的中共和香港官吏,还有他们的家人,进行限制签证的措施。

之前总有人说美国政府雷声大雨点小,这一次是真的动真格了。也许大戏才刚刚开始。

【中共以“贸易协议”威胁美国 传本周末通过国安法

美国的这一举动,可能说明中共真的在酝酿对香港不利的实质举动,而且很快会付诸实施。包括有消息说,这个周末,中共就要通过港版国安法。

此刻中共这边还有什么牌呢?我们看到,在美方近日不断就香港和台湾问题施压中共之际,《华尔街日报》刊登消息说,北京向美国发出警告,说如果在香港和台湾问题上越过所谓“红线”,那么美中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就危险了。

这跟前两天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战狼(赵立坚),暗示加拿大,用孟晚舟,换中共手上的两条加拿大人人命一样,是赤裸裸的威胁。但同时也是黔驴技穷的表现。

美国总统川普已经不止一次表态,《贸易协议》已经不像当初那么重要。就算贸易协议对11月选举有帮助,川普政府如果真的敢于完全不被贸易协议所桎梏,那么此消彼长,他们与中共的坚决对抗,同样会带来支持这样做的很多美国民众的选票。

说点在一些人看来“虚”的话,可很多时候却是真理,那就是孙中山那句名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北京六月下雪 郝海东夫人发推喊“邪共灭亡”】

内忧外患之际,6月25日端午节,除了“冠状冰雹”,还有北京观众给我们发来视频,说北京门头沟地区,下雪了。
(门头沟的雪.mp4)

发视频的人还留言说:六月飞雪,寓意不好,我是北京人,希望我们北京平安无事,希望百姓早日脱离苦难。

现在北京一些人的日子,确实很不好过。咱们不说所有人,就说一些人。因为我们说所有人,有的人还要反对。只要事不到他家,他都觉得不是个事。

现在包括北京在内的一些中国大陆人啊。他在那样的社会体制下,对生命必需的诉求很低,只要有饭吃、有衣穿、能出门、能娱乐,遇政治问题躲开,遇不公的事闭眼,小家庭日子过得滋润,这就叫“幸福”。什么自由民主、做人的尊严、气节啊,这都是虚的,几千年来,中国人所歌颂的,为之可以牺牲的,全都变得一文不值。气节变成什么了?变成只去砸中国人工作的肯德基吉野家,中国人自己开的本田丰田汽车。这不完全怪他们,因为这就是中共对民众思想的“设定”,他们就想要这个setting。

有人跟我分享过商鞅的“驭民五术”:弱民、贫民、疲民、辱民、愚民。拿来跟现今中国对比。

但有人也反对拿商鞅做比对,认为这侮辱了商鞅,因为大陆现当局有过之而无不及。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跟中共分道扬镳,就包括体制内的。

六月四日,中国前体育名将郝海东、叶钊颖夫妇,公开喊消灭中共。引起震动,最近,叶钊颖正式开通了自己的推特,继续发表相关言论,她在推文中说:完全支持丈夫郝海东的灭共宣言!看到邪共灭亡,中国人能真正过上自由法制人权的幸福生活,也非常坚信这天很快就能来到。

【燕郊居民自嘲“蝼蚁” 京扩招“人口管理员”是警察5倍】

好,话题说远了,咱们拉回来。就说刚才那位来信的北京观众说,希望北京平安,百姓脱离苦难,这对一些北京地区的人来说,是真实的,最近的日子真不好过。

首先就是瘟疫,瘟疫除了造成北京城内一些人出行的不便、生活上的困难。在北京上班,但是住在北京城外的所谓“燕郊”居民,也遇到些麻烦。

国内刚刚删了一篇网文,是微信公众号“六虫虫说童书”近期发表的文章《燕郊,30万人像蝼蚁爬向北京》。事情是这样,紧邻北京的河北地区,就属于燕郊,这里的人,不少人每天去北京城里上班,按这个公众号的说法,是至少有30万。现在疫情期间,他们进城,要挨个查身份证,这么多人,就变成早上进京上班,一个个查,晚上下班出去,也得一个个查,变成离家回家,要各4个小时,变成了一件很艰难的事。

有人会说,这不是为了控制瘟疫蔓延嘛,您可以这样去想。但是既然如此,那可是政绩,为什么要删文呢?连这点信心都没有,谈何“制度自信”呢?

此外,《自由亚洲》25日报导,北京开始继续扩招人口管理员,进行人口管控。

其中,北京昌平区公安局发布招聘通知,要招聘1000个人当人口管理员,可能主要针对当地失业的农村人员。北京其它一些行政区也存在类似情况,招聘人口管理的临时队伍。应聘者通过政治审查后,据说可以得到每年5万多元的俸禄,外带补助。根据已经曝光的文件,北京希望,当地区县中的每100户,就必须有一个人口管理员,或者至少是每1000户就有3个人。而人口管理员的总数,要求是警察力量的5倍!

北京市民透露,在2017年底2018年初,当局清理北京“底层人员”的时候,就采取了这样的“人口管理员”制度,实际已经持续2年多。

【中国第七次人口普查 逐门逐户核对信息】

而在目前,中国大陆已经展开了全国性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有吉林省观众给我写信,附带了一封吉林省公安厅户政总队的短信,上面写道:6月1日到9月30日,全省公安将展开人口普查和户口整顿,会以上门和电话等方式,逐门、逐户核对信息。

大家尽可能地放开思考去想吧,这次人口普查的目的,也许你能想到的可能性,都有。

例如,对有关瘟疫死亡人数的摸底,还有对出国人员的情况摸底,对家庭成员的了解,对下一波割韭菜的准备等等,也许都有可能。

~~~新拍互动~~~

现在进入我们“新拍互动”。

观众“Siu Long”说:三峡水坝今年不会坍塌,但这次水压给水坝结构造成破坏很大。如果往后几年,未能做好巩固,那就堪虞。下游的人民有三年时间让你们准备,是上天有好生德,不想灭绝你们,清醒吧。

昨天节目我们谈了端午节和屈原,观众“Ryan”补充了一点文化知识,说屈原的出生地,大概是湖北秭归,应该是在宜昌一带,要过三个端午,也叫端阳节,他说分别是:五月初五头端阳,五月十五大端阳,五月二十五末端阳。

现在不知道这个习俗是否在当地延续。

昨天节目,我们还分享了一位台湾观众的来信,他说,接触到大陆一些人后,很惊讶他们连六四都不知道,感叹信息不对等。

观众“Roxy”对此留言说:我想告诉那位台湾的朋友,完全不用惊讶这样的信息不对等,因为在大陆实在太正常!我以前是在大陆的一家报社做编辑,每临近六四的时候办公室氛围都会变得紧张,我一直很好奇六四为什么不能提?到底发生了什么?报社里比我年长的同事没有一个人愿意告诉我,大家都好像很有默契绝口不提,直到4年前我来到澳洲才查阅了资料,了解了事情始末。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支持香港,支持台湾的原因。

这位观众,看来,在国内不怎么翻墙啊,开玩笑啊。

观众“Joyce Hung”说:大宇,我是住在爱尔兰的香港人,在这里的大陆人,全都不知道有89年的64天安门的杀死上万多的学生,我跟他们说,他们都不相信,我叫他们上youtube 搜索64便很多片段,可是他们说,就算有也是假的,不可信,唉,他们的脑巳被洗得干干净净。

另外,就香港七一游行,也有香港观众留言反馈。

观众“无明”说:今年7.1不会多人出来,警方已出了反对通知书,送头论已经深入香港和理非内心,出来都是送头行为,而且“斗长命论”也越来越大声。这次不出来还有下次呢,罢工罢课也好,游行也好,越来越多香港和理非认为,等时机再行动,再慢慢反抗。我想问:国安法落实后,真的还可以抗争下去吗?黄色经济圈不会被清算吗?那么时机是何时?

有关香港人要不要上街的问题,一些意见领袖是希望大家走出来,包括民阵,包括袁弓夷,认为不要被中共的心理战蒙骗。但是不出来的人呢,肯定一大考虑是为了安全。我相信,到时候人们都会做出自己的选择。

好,如果您有爆料信息可以给我们发邮件,我们的节目电邮是:xwpajq@gmail.com。如果您喜欢我们的节目,欢迎订阅和分享我们的节目,订阅的时候,可以点击订阅按钮旁的小铃铛图案,及时收到新节目通知。我们也正在推出会员专属的特别节目,很高兴您能加入会员,收看这些内容。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