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保近5千亿缺口 李克强怀揣更大“炸弹”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9日讯】中国经济在疫情的打击下难以全面重启,导致财政收入锐减。美媒披露,今年中共财政面临巨大困难,社保基金有近5千亿缺口。李克强总理曾在两会上反复强调,各地政府要“勒紧裤带”、“过紧日子”。有中共官员透露,李克强其实还揣着更大的“炸弹”,随时会引爆。

社保基金缺口或高达万亿

在疫情冲击之下,大陆酒店、餐饮、旅游、交通等服务业断崖式下跌,加之国内外消费低迷,外贸出口“阻断”,中共税收和非税收入全面下滑,出现财政危机。

彭博6月7日报导,中共财政收入30年来首次出现负增长,社保基金预算出现约人民币4997亿元的缺口。这也是自2013年正式编制以来,社保基金预算首次出现窟窿。

更严峻的是,这近5000亿的缺口,还未包括正在研究细化的延长阶段性免征中小微企业养老、失业和工伤保险单位缴费等政策。

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表示,若上述三项政策兑现,“全年社保基金收支缺口可能扩大至1万亿元左右。”

事实上,社保缴费收入早已入不敷出,主要靠每年的巨额财政补贴,维持运行。今年因受疫情冲击,中共财政收入大幅减少,即使财政补贴占比提升至28%,金额增至2.16万亿元,也无济于事。

中共体制运转遇难题

另外,在疫情冲击下,维持中共体制运转的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料下降5.3%,收支差扩大至约6.76万亿,是1990年彭博有数据以来首次负成长。

今年前4月,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了14.5%。汇总中央和地方预算,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料减少3.6%。湖北等重灾区的财政运行更为艰难,湖北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下降43.7%。

作为收入支柱的国有土地出让收入,今年预计也将减少3%,这将使中共地方财政更加困难。

张瑜认为,若土地出让收入增速降至-5%以下,科技、教育及关乎地方基建配套的农林水、城乡社区事务支出可能都会受到影响。

早前,李克强在中共两会上已反复强调,各地方政府要“勒紧裤带”、“过紧日子”。他还说,中央政府要带头,一般性支出要压减,严禁新建楼堂馆所、严禁铺张浪费等。

同时,李在工作报告中还强调,要保基层运转。显示政府体系财务运转严重吃紧。

据中共党媒《瞭望》新闻周刊5月6日披露,受疫情冲击,中部省份一些县市财政收入大跌50%以上。

一个不愿透露姓名的县长反映,有的县国库真实余额安全已亮起“红灯”,可用的钱不足3成,甚至不足以支付该县一个月的工资支出。

地方债是更大危机

除了财政出现危机,6月3日,有中共地方官员向希望之声披露,李克强其实还有未说出口的更大危机。

地方官员张启(化名)表示,中共地方债的问题才是更大的危机,一般情况下,地方政府的债务的规模通常超过GDP的两到三倍,实际上地方债已经走入了死循环,是一个死结。因为地方政府融资带来的债务是根本不可能还的,地方政府一天到晚就等著、盼著中央政府来付钱。

张启说,现在各级政府,包括基层地方政府的工资支出和福利支出,基本上都是中央政府拨款。“去年好像是有一个月,拨了1万多亿吧,一万多亿分到底下每个县,一般情况下都要拨七、八个亿,十来个亿吧。不然的话,几乎每个地方政府都揭不开锅了。”

张启表示,据他所知,全国都一样,没有一个地方的经济是好的。但令他痛心的是,地方政府的浪费非常过分。第一个是维稳费,维稳费用超过军费;其次是所谓招商引资的浪费支出;第三个是乱上项目,很多很多的烂尾工程。

张启认为,地方没钱,中央政府可能也没有钱,但他可以印钞啊,把老百姓存在银行的钱给贬值了,然后印钞,不断的印钞。中产阶级和老百姓的钱,就是这样被中共偷走的。

分析师们指出,为缓解财政压力和提振经济,中共政府正以前所未有的赤字规模来应对,也就是让政府债台继续高筑。前5个月,仅地方政府债券支出利息就超过2400亿元,4月和5月均超过600亿元,较去年月均550亿元不到的利息水平成长超过一成。

事实上,中共政府债务危机早已成为令全球担忧的“灰犀牛”,据各国机构及专家的保守估算,中共地方政府隐形债规模约30万亿到50万亿元人民币。

而大陆财经人士依据中共内部统计估测,地方政府隐形债务规模至少是显性债务的4倍。分析师们指出,举债策略固然可“以时间换空间”,但也有“竭泽而渔”的担忧。

(记者罗婷婷报导/责任编辑:文慧)

相关链接:两会刚开 中共上上下下高喊“过紧日子!”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