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红”自曝他转变的历程

文: 中国大陆青年大法弟子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6月07日讯】我是一名年轻的法轮大法学员,今年二十五岁。和多数大陆的年轻人一样,我从小就生活在中共的洗脑教育下,曾经也是中共的“铁杆粉丝”,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小粉红”;我也曾经在中共败坏社会道德的过程中随波逐流、沉沦堕落。然而,二零一五年我有幸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让我彻底醒悟了过来,认清中共,重拾道德良知,走上了返本归真的大道。今天借明慧网把我的修炼经历写出来与同修交流,也希望能对读到我的故事的人有所启发!

我们这一代人,从开始记事起,就没离开过中共的仇恨洗脑教育,是喝着中共的“狼奶”长大的。在那个懵懂无知的年纪,血腥、仇恨、漠视生命、“对敌人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等价值观,披着爱国主义的外衣,被不断的灌进我的心里。那时我和我的小伙伴们喜欢涂鸦,画得最多的,就是各种杀日本人的画面。读者们如果没在中国大陆生活过,可能觉的难以置信。但这就是中国的孩子们被灌输到心中的血腥与暴力,这就是“祖国花朵”的内心世界。

上初中时,正好赶上北京奥运,那是一个“爱国”热情被不断点燃的年份。那年家里刚刚接上互联网,当我在百度上看到奥运火炬传递时,在国外,沿途有许多被中共迫害的西藏人和新疆人举牌抗议中共暴政,各国警察竟还不管,我简直被气炸了肺,便开始在网上做起了和境外“反华”势力作斗争的键盘侠。那时的我不仅是个“小粉红”,我还是一只“战狼”。“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是我的口头禅;“武解台湾”、“中美必有一战”等等更是常常挂在嘴边。

等上了初三后,学校“思想品德”课开始讲政治了,历史课也开始讲起了阶级斗争史。而那时我面临升学压力,学习很用功,对这些东西照单全收。深入学习、贯彻落实、高举旗帜、坚决拥护等等党八股我背得滚瓜烂熟,对“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等更是深信不疑。政治满分80分,我考70分是家常便饭。

政治的高分让我更好的升学,但却造成了严重的恶果,我的思维方式、价值判断被严重扭曲。在没人教我的情况下,我自己就会用阶级斗争来分析历史、分析时事;面对中共制造的各种社会乱象,我也总能为其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那些现在人看来很熟悉的“五毛语录”,从来没有人教我,但我却在中共灌输的思维方式下,自己冥思苦想“独立思考”了出来。那时我对自己的“智慧”感到很骄傲,我甚至还想将来要把这些“思考”写成书,告诉大家不要总是骂政府。都可笑到这种程度!

怀疑

升上高中后,我选了文科,洗脑教育进一步毒害着我,政治试卷上每天都让学生变着花样的赞美中共。不管它做了什么,都有办法去诡辩它的合理性:如果是好事,就是符合了唯物辩证法的某个哲学原理;如果是坏事,就说“道路是曲折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要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事物都有两面性,好的方面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等等。长此下去,虽然自己也隐约觉的假,但仍在潜移默化中接受。

“唯物主义”的灌输,也让我越来越“唯物”,总觉的“道德”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是统治阶级愚民的工具。“黑猫白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道德不道德,符合了自己的利益就是道德。

但是,由于一些机会,让我对这些灌输也开始产生怀疑。高二时,我遇到了一位很有思想的历史老师,他对中共的宣传、中国的教育现状有很清醒的认识。他经常鼓励我们独立思考,甚至让我们大胆去怀疑历史教科书中的观点。在他的启发和帮助下,我阅读了很多史料,自己去考证历史书中的一些说法。我惊讶的发现:原来很多原本觉的顺理成章的事情,其实并不符合事实。例如:中共总是批判民国政府的旧社会有多黑暗,却从来不说那时中国开放的思想氛围和自由的言论环境,造就了一代民国大师;还有所谓的“抗美援朝”,根本没有证据显示当时美国要进攻中国,实则是中共为了讨好苏联而发动;中共发动的所谓“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让四千万中国人死于饥荒,却被归咎于风调雨顺的“三年自然灾害”;中共前三十年搞的各种政治运动,开历史倒车,却被美化成“社会主义的艰辛探索在曲折中前进”……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从古代到现代,从东方到西方,中共教科书里的许多内容,既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在逻辑上也经不起仔细推敲,总是用非黑即白的阶级斗争观极端的看待世界,真的把历史当成了任人打扮的小姑娘。

大胆的怀疑促使我不断的思考与清醒。从那以后,中共在我心中的光辉形象开始动摇,我也开始抵触政治灌输了。凡是接触到和政治相关的信息,我都首先选择怀疑,然后再自己去找证据验证。但是思维方式毕竟被中共塑造了十几年,再加上国内信息封锁,尽管了解到一些真相,但也看不清中共的真面目,对中共仍然抱有幻想。以为这些乱象毕竟是暂时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只要经济继续发展,中共渐渐的也会变的民主、开明起来的。

震惊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进入大学。一次偶然的机会,我走入了法轮大法的修炼,才有了彻底的改变。

大二时我在一个学生会组织里担任部长,由于工作很繁忙,大学的人际关系又复杂,所以精神压力很大,有段时间常常失眠。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全然无睡意。突然我想起来,在我手机里有妈妈(妈妈是法轮功学员)给我存的李洪志师父的《大连讲法》录音。小时候我也跟妈妈学过一段时间大法,但是一直没真正走进大法中,心里只知道法轮大法好,是无辜被冤枉的,但是对于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不知道,也不愿想。那晚我躺在床上想:反正醒著也是醒著,不如听一听师父讲法吧。

神奇的是,这样听着听着,我竟然睡着了。因为师父讲的很多是一些如何做好人的道理,听着感觉很光明正面、心里很踏实,让人有安全感。听法时,平日的烦恼都抛诸脑后了,失眠症也不翼而飞。就这样我每天晚上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从前一天睡着的地方继续听,听完一遍之后又听第二遍。

一遍一遍的听下来,我在法中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人为什么要做好人、如何做好人、生命的来源与意义、宇宙时空的奥秘、世间祸福的因缘等等,许许多多人生中的疑问,李洪志师父都在讲法中给出了答案。我觉的我再也离不开大法了,我决定开始修炼,我要返本归真!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成为了大法弟子。

修炼大法让我受益匪浅。我从小胃不好,这也不敢吃那也不敢吃,还经常恶心呕吐。修炼没多久,这些毛病全好了,冷的、热的、酸甜苦辣都能吃了。更重要的是,师父教弟子按照“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好人,这是从来没有人给我讲过的。我也尝试实践这一原则,不再与人斤斤计较,遇事忍让。很快我发现人际关系融洽了,我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容易焦虑、常常愁眉苦脸了。每当在生活中遇到困难或矛盾时,翻开《转法轮》静心阅读,总能找到答案,让自己放下执著与恶念,使心性升华。从此,《转法轮》也成了我每天再忙也要阅读的一本书。

随着修炼,我必须面对一个困惑了我许久的问题:法轮大法这么好,中共为什么要镇压?中共用来批判法轮功的那些理论和事例,是真的吗?为了解开这个疑问,我决定上网去查查。得益于翻墙软件,我在网上查到了大量国内看不到的资料。当我在法轮大法网站阅读了更多的大法书籍,在明慧网看到许多大法弟子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的故事,我更加坚信:法轮大法是正的,大法弟子是做好人被冤枉被迫害的。我还发现很多原本我很疑惑的事情,原来都是中共捏造出来的,如:一千四百个死亡案例、剖腹找法轮、傅怡彬杀人案、“天安门自焚”等等,都是中共编导上演且破绽百出的闹剧,都能找到大量的证据坐实其造假;我还了解到许多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信仰,被中共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以及我一直不太敢相信的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也被各种铁证如山的证据坐实;还有高智晟、王全璋等勇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正义律师,被中共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遭到酷刑迫害……

这些真相促使我反思: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党?它在历史上犯下的罪行,难道只有迫害法轮功这一件吗?于是我又深入了解共产主义的历史。从巴黎公社的打砸抢、信仰撒旦教的马克思、苏联共产党的恐怖大清洗,再到中共以暴力和谎言起家、假抗日、搞渗透,再到1949年后的土改、镇反、肃反、反右、大跃进、三年饥荒、文革、六四,八千万中国人死于非命;以及迫害维权律师、镇压民间信仰,建防火墙、养五毛网军,用各种方式对民众洗脑;在朝鲜、柬埔寨等国输出暴力革命,对西方社会的渗透和建立中共外围组织,祸害全世界……共产党对人类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而许多中国人竟对此浑然不知、不觉。我震惊了!过去的十几年里,我究竟学了什么?当中共在犯罪时,我到底做了什么?回想起曾经为中共摇旗呐喊的我,我感到无比羞愧,我觉的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耻辱。

震惊之下,我彻底看清了中共邪党。二零一六年夏天,我在大纪元网站发出郑重声明:退出我曾加入过的一切中共相关组织,废除我发过的要为中共贡献生命的毒誓。我还删除了我以前在网上发表的为中共站台的言论,也把中学时代的政治书全部丢进垃圾桶。四、五年前还是铁杆“小粉红”的我,彻底觉醒了!我要抛弃中共,我希望站在神的身边,我要做回中华儿女,我不做马列子孙!

在大法修炼中重拾良知 清洗党文化

然而,看清了中共,不等于摆脱了中共。因为中共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破坏中华传统,引进斗争哲学与无神论,在中国人心中植入了深深的党文化,每个人都深受其害,自己却习以为常。党文化让中国人做事走极端、战天斗地、互相伤害,与其他正常社会的人格格不入,行为素质低下,总是让人侧目。曾经是万国来朝的礼仪之邦,如今被全世界反感。这些文化毒素,在《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书中有十分透彻的分析。

我本人也是党文化的严重受害者。在修大法之前,乃至修大法的初期,我都意识不到这个问题。但是,随着修炼的深入,我渐渐发觉党文化思维的存在,使得我与法轮大法对我的要求相差甚远,这是修炼中的一大障碍。因此,我必须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归正自己,清除党文化。在这个过程中,也给我留下了许多难忘的修炼经历。

党文化体现在方方面面,其中最大的表现就是“恨”。如前文所述,我从小在中共的仇恨教育下长大,“恨”深深扎根在我心灵深处,它让我恨日本、恨美国、恨中共党的一切敌人;在生活中恨一切让我不高兴的事物,对我不喜欢的人恨不得把他贬低得一无是处;它让我做事极端,说话尖酸刻薄,生起气来连父母都挖苦。

这些都与大法的原则背道而驰。师父在《转法轮》开篇就说“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1]因此,当我明白这一道理后,我也很注意修去自己的怨恨心。

例如,现在开车的人很多都有“路怒症”,开车时遇到别人加塞、插队等情况,就会很易怒,不停按喇叭,甚至破口大骂、大打出手。我虽然是骑自行车的,却也有“路怒症”。有时骑在路上,前面几个人并排走挡住了我的路,或者骑电动车的外卖哥差点把我撞了,我都会很生气,尽管表面忍着不发作,但心里还是很不悦。虽然自己知道修炼人要忍让,但还是常常习惯性的埋怨别人。

有一天学《转法轮》,看到师父讲的一个故事:“我在太原讲法传功时,有个学员五十多岁,老俩口来参加学习班。他们走在马路中间的时候,一辆轿车开的非常快,轿车的后视镜一下子就挂住老太太的衣服了。挂住之后把她拖出十多米远,“啪”一下摔在地上,车子开出去二十多米停住了。司机跳下车来之后还不高兴:啊,你走路不看。现在这个人就是这样,遇到问题首先推责任,怨不怨他都往外推。车里边坐的人说:看看摔的怎么样,送医院去吧。司机明白过来了,赶快说:大娘怎么样?是不是摔坏了?咱们上医院看一看吧。那个学员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说:没事儿,你们走吧。扑了扑土,拉着老伴就走了。”[1]

平时学这段法时没什么感觉,但是那天我却突然想到:人家被汽车在地上拖行了十几米,都一点不生气,这是多大的宽容啊!我只是被人挡一下,就愤愤不平了,这是修炼人应该有的状态吗?离大法对我的要求差距何等大呀。想到这里,我感到很汗颜。

再进一步想,其实这不就是与人斗的党文化吗?别人挡我的道,毕竟也不是故意的呀;外卖哥开快车了是不对,但毕竟人家着急给顾客送饭啊,何必仗着自己遵守交通规则了,就得理不饶人呢?不只是“路怒症”,在家庭中、工作中,遇事习惯性的埋怨别人、不为别人考虑、以自己为中心,这不就是“斗争哲学”在生活中的延伸吗?哪怕是作为不修炼的常人,这也不符合做人的标准,何况是修大法的人呢?师父说:“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1]

明白法理后,当我尝试努力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时,我发现,人与人之间其实是可以很和谐的。遇事不埋怨,多找自己的不是,多体谅别人,不跟别人斗,反而可以让生活少很多烦恼,在人际关系中留下更多温情。

还有一件事让我印象深刻。二零一九年五月十二日,香港的法轮功学员举办大型集会游行,庆祝“世界法轮大法日”。恰好我在深圳工作,离香港很近,就以游客的身份去观看。在香港有一个中共花钱培养的组织,叫“青年关爱协会”(青关会),但是做的事情和“关心”毫无关系,就是专门骚扰、恐吓香港法轮功学员的。那天在香港的街头,我就遇到了一个“青关会”成员,她给我递过来一张诽谤法轮功的传单。当时我心里十分愤怒,瞧不起她,就狠狠的白了她一眼。她立刻把头扭开了,看出来她很尴尬。

过后我想我的表达方式可能是不对的:她的确是做了坏事了,帮中共散播谎言、欺骗世人,但是她才是中共最大的受害者啊。诽谤佛法是要遭报应的,她却被中共以金钱引诱,不知道自己在做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她难道不可悲吗?难道不值得同情吗?师父告诫弟子:“就是真的被迫害,也要用修炼人的善对待一切。”[2]当我白她一眼的时候,我的慈悲心哪去了呢?

想到这里,我很惭愧。其实在游行路上,“青关会”架著高音喇叭,大声对着法轮功学员骂脏话,可队伍里没有一个大法弟子与对方争执,只是平和安静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而青关会在香港这么多年,香港的法轮功学员也一直守住师父对弟子的教诲:“打不还手,骂不还口”[3],不以恶制暴。而我对那位青关会成员如此的反应,与党文化对我的毒害不无关系。正如《解体党文化》中指出的,党文化的非正常思维在解决事情时,往往第一念头就是整人、斗人、治人。在如何对待矛盾的问题上,中共从小教我的就是用“斗”、“对敌人像严冬一样冷酷无情”;而大法教人的是用真诚、善良、忍让去对待一切。正如师父说的:“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你老是慈悲的,与人为善的,做什么事情总是考虑别人,每遇到问题时首先想,这件事情对别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对别人有没有伤害,这就不会出现问题。”[1]

当然,党文化也不只是表现在“恨”,还表现在说假话、说空话、糊弄事、形式主义、狂妄自大、人人互相戒备、做事不为人着想等等。它不仅不符合大法“真、善、忍”的标准,也与中华传统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价值观背道而驰,更与西方文明的“自由、平等、博爱”等理念格格不入。幸而有法轮大法的指引,让我有机会发现自身的这些问题,在大法的法理中不断归正自己,重拾道德,清洗党文化,做回正常人。

结语

回首我过去这十几年从愚狂到冷静的过程,若不是有幸得法、听闻大法真相,我至今还被中共蒙在鼓里,说不定还照样是个“粉红”,在网上说着“战狼”的话。也正是法轮大法,让我在乱世中找到了内心的宁静,明白生命的意义,心灵得到了升华。感恩师父的慈悲普度!

中共迫害法轮功二十一年,法轮功却从来不和中共斗。大法弟子揭露中共、劝退党,也是本着善念,希望世人免受中共谎言毒害,不要到中共遭恶报时和中共一起遭殃。中共即将被神清算,机缘所剩无多,快快抛弃中共,不要害自己遗臭万年,成了历史的笑谈。

在此也希望所有中国人,包括那些仍在追随中共、迫害大法的人,能静下心来了解一下法轮大法是什么。尤其是当前天灾人祸不断的背景下,相信法轮大法好和明白“真、善、忍”这三个字,对世上所有人都有重大的意义!愿普天之下善良的人们平安!

叩谢师尊与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越南学员》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转自明慧网/责任编辑:李明信)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