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善文:中美俄三国演义剧情大变 美俄联手抗共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5月13日讯】全球面临中共病毒危机,病毒源头中共已成千夫所指,中美关系陷入前所未见的危机。中共与其盟友俄罗斯的关系也陷入紧张。有人翻出大陆经济学家高善文早前的部分演讲内容,他在2018年就提及中共、美国及俄罗斯“三国演义”的剧情已经大变,美俄正联手对付中共。

下面是高善文2018年在山西证券30周年会议上的演讲部分内容:

此前以中国(共)加入WTO为标志,中美关系被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在具体执行过程中有很多力量在支持它,有战略家在支持它、正常和中国(共)做生意的商人……有很多利益在支持它,但总体来讲,在小平南巡、中国(共)加入WTO等等背景下,中美关系处在一个前所未见、非常和谐的时期。

哈佛大学一位教授有一次演讲时我在现场,他提到,中国(共)(共)加入WTO以后,中美作为相互之间如此重要的贸易伙伴,贸易纠纷和摩擦之少在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两个大国经济体量这么大,相互之间的交往如此密切,但贸易摩擦又如此之少,这个在历史上是没有先例的。 重要的原因是两点,美国的精英对你抱有期望,同时大量输往美国的商品是由美国的企业在中国生产的。

每当有一些对中国(共)持有敌对态度或不友好态度的势力试图站出来说话时,这些商人在参众两院,背后马上就把他们拍死,而美国的战略家也马上会站出来说要“给中国(共)一点时间,给中国一点机会”。

美国加州长滩港(Port of Long Beach)。该港口是美国-亚洲贸易的主要港口。(MARK RALSTON/AFP via Getty Images)

今年元月份时我跟中国(共)一个智库代表团访问华盛顿,这次访问基本拜访了美国主要的经济智库以及绝大部分负责经济决策的内阁部门,比如这次打头阵的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比如说商务部,比如说财政部,实际上我们还拜访了美联储等其它一些经济部门。

在以前的拜访中我还拜访了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等等,我给大家讲两个相关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中美关系现在有多困难:

在拜访美国商务部的时候,接待我们的是一个司长,他也是一个经济学博士,是一个学者,我们是民间代表团,所以大家可以说得比较开放。这个学者讲,当年美国接纳中国(共)加入WTO的时候,克林顿总统给美国人民描绘了一幅美好蓝图。

这幅美好蓝图的支点是:中国(共)会坚定不移地走向市场经济,……。所以美国的精英接受了这一点,有一些人抱有怀疑态度,但总体上美国精英接受了,给中国(共)一点时间,一点机会。

但是现在,美国主流精英的共识是,当年克林顿总统的许诺忽悠的太大了。克林顿总统当年的忽悠太大了,15年过去了,18年过去了,回头看不是这么回事。……在他们看来,当年克林顿总统的忽悠完全没有兑现,反而给美国制造了一个可怕的敌人。

这个可怕的敌人拥有巨大的经济体量,……如果现在再不采取措施,美国以后也许将会丧失机会和能力去遏制中国(共)。

这种看法是美国主流精英的看法,这时候美国的商人在做什么呢?美国的商人都云集在美国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要求对中国(共)采取强硬措施。

他们提出的抱怨是什么呢?是知识产权、是强制技术转让、是国进民退、是不公平的竞争地位、是国有企业或政府在经济之中具有越来越大的作用,而他们在中国(共)的市场之中不能享受公平的对待,……,他们没有能力与中国(共)政府对抗,所以他们云集在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提出了这么多要求和诉求。

我们跟对方说,你们要打贸易战,要制裁中国(共),美国也会是利益的付出者,美国也会牺牲,美国的消费者也会受到伤害,美国的利益也会受到伤害…… 美国的贸易谈判代表只说了一句话:为有牺牲多壮志。

中共对美国的大豆加重税。(AFP via Getty Images)

这句话我把它翻译为了中文,它的英文很长,但我一想意思只有这句话翻译最贴切:为有牺牲多壮志。

中共尽管制裁了美国的大豆,但美国大豆的负责人说了,说可以理解美国政府的选择,可以理解川普总统的选择,愿意为国家利益付出牺牲。

谁说美国人民都是商人的?谁说美国人民没有情怀呢?谁说美国人民没有对国家的担当呢?似乎不是这样的。

我再讲一个例子,也是今年元月份发生的例子,但因为行程冲突我没有参加这场会谈。

一个退休的……官员,现在已经退休了,……。他率领另外一个民间(半官方)访问团,他们的访问跟我们有一些交叉,也有一些差异,他们访问了美国国务院,也访问了美国的白宫,因为行程冲突,这两个单位我们的行程没有安排进去,反过来他们也因为部门的一些原因,我们的一些行程也没有去。

他们访问的是美国国务院,跟他们会谈的美国助理国务卿。(中方访问团带头人)是退任高官,受中国(共)政府委托,或者说授权去参加这种会谈,中国(共)政府和美国政府授权的民间组织,民间对民间谈,很多话可以放开来讲,政府对政府谈起来不方便。

我们的……一个代表团跟美国国务院的助理国务卿及随员来谈。会谈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差,以前会谈大家有一些交集,就如何改善中美关系有一些建设性建议,但这次完全是针尖对麦芒,谈不起来。

美国相关方面对中方代表团总体上是非常敌视、非常不友好的态度,所以中方代表团成员都很沮丧。

谈到最后,这位……起来说,“您就说一说,我们和中国(共)政府回去到底能够做什么?”你给个主意,你说一说我们到底实实在在能做什么,这些东西我们马上就可以做,做完以后马上就可以改善中美关系。

美中贸易战已让中共输掉了“世界工厂”。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人民愿意说,中国(共)也愿意做,你给我提几条建设性建议,我回去马上就办,办完以后中美关系不就有转折和缓和吗?我们的任务当然可以来听你抱怨,但我也希望实实在在有一些建议,回去以后马上落实,落实后马上就可改善中美关系呀。

这个助理国务卿是政治任命,是川普总统提名,经过参议院任命的,他把身体靠在椅背上翘著二郎腿,眼45度向天,眼睛看着天花板,从鼻子里哼出了两个英文单词,这个单词叫“Be humble”,在中文里是什么意思呢?“你们这帮……,别跟我装逼”,翻译成中文就是这个意思。

Humble英文原意是“谦卑”,最早出现在《圣经》之中,本来的含义是“人在上帝面前要谦卑”。它最早的英文含义是这样的。

他们回来都讨论“be humble”怎么翻译成中文更贴切。这是在民间非正式会谈中的原话,我还原的都是一字不落的原始场景,尽管我没有在场,但是他们回到酒店,我们住在一起,他们马上就交流了这个场景。

这次访问结束以后回来要……写报告,调子怎么定,很多学者不知道这次完了以后给……怎么定调子,最后他们给……的报告是我定的调子,后来有一次我碰到有关部门司局长级别的官员。

他告诉我“你这个调子当时定得极其大胆”,因为没人敢这么说,但回头来看是正确的,我定的调子就是“维持中美关系过去40年正常交往的政治基础已经荡然无存”。

中美过去40年交往是有一些重要的政治基础的,早期对付苏联,后来我们走向市场经济,这些重要的政治基础已经荡然无存,中美关系将进入长期的、非常动荡的、充满对抗的不确定时期,……需要对此做好充分的准备。

我们回头几个月以后来看,……是完全没有做好……很大程度上是没有思想准备的,在华盛顿我们这个级别的人都能马上看到问题,但也许在官方交往沟通之中有很多限制,所以反而没有(做好思想准备),我的猜测是直到现在也许我们的准备仍然没有做好。

图为2018年7月16日美国总统川普和俄罗斯普京举行新闻发布会。 (Samira Bouaou/The Epoch Times)

美国可能“联俄制华”

我们知道最近刚刚召开了外事工作会议,外事工作会议的一个主题就是“如何尽快稳定中美关系”,中央清楚地知道,稳定中美关系就是稳定中国(共)外交关系的大局,稳定中美关系就是稳定改革开放的大局。

中美关系一旦不能稳定下来,国内什么事儿都别干了,什么证券市场的发展,什么改革,这些都谈不上,但问题在于中美关系在我们刚才的讲述之中可以看到,它的政治基础已经荡然无存。……

换句话说,因为中美关系政治上的变化,美国现在的套路上马上拿出台湾来捅你。据说美国的环太平洋军演已经在严肃考虑邀请台湾的军队来参与。美国的环太平洋……以前中美交往时美国是把台湾放在一边,克林顿总统说李登辉就是Trouble Maker(麻烦制造者),把台湾放在一边。

现在它是把台湾拿出来捅你,你哪里疼他就捅你一下,捅得你叽里哇啦乱叫还拿不出办法。紧接着上星期时川普总统和普京总统在赫尔辛基举行了秘密会谈,这次秘密会谈只有两个总统、两个翻译,没有外人。

这次会谈结束以后,很快西方媒体就传出了这样的风声(但我们认为这种风声是有可能的),这次会谈就像邓小平跟卡特总统的秘密会谈是一样的,它要解决的问题也是一样的,美国可能“联俄制华”,已经把中国(共)作为敌人了。

美国要对付你,这边是台湾,那边就是苏联,把俄罗斯拿过来,跟俄罗斯联合起来搞你,朝鲜就更不用说了,已经被川普很大程度上拉走了。回头来看,这个总结是对的。……,如果我们还继续跟苏联搞在一起,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所以呢,报复的时间来了。俄罗斯现在的经济总量赶不上中国的广东省,俄罗斯的经济总量赶不上比利时,赶不上广东省,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12万亿美金,今年的人均GDP可能会接近10000美金,12、13万亿美金,俄罗斯只有1万亿美金。

一个中国现在的经济产出相当于13个俄罗斯,中国的工业生产能力至少相当于20个俄罗斯,站在1969年、1979年是无法想像的。

就像我刚才讲的一样,美国定下来了,拉着俄罗斯一起反对中国(共),俄罗斯对此是求之不得,俄罗斯一直拉着中国(共)就是为了对付美国,不然他拉着中国(共)有什么价值呢?但是如果美国愿意拉他,愿意为他付出代价,马上把中国(共)扔掉。

这是很确定的。所以随着中美关系全局的变化,中国(共)内政外交的全局正在发生影响深远的变化,而这一变化很不幸的是在2018年刚刚开始展开,……战略家需要再次体现出40年以前小平的胆魄、智慧、远见、手腕和身段,而中国(共)在这一选择之中能否作出正确的选择,我们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李芸)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