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列连载】进化论是怎样被判死刑的(一)

作者:张维克(DNA解码科学与信仰联盟)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4月18日讯】一、进化论被数学法官判了死刑

“我们没有关于进化论的绝对证据,我们只有支持它的压倒性的旁证,同时,目前还没有更好的选择。但是,如果现在有一个更好的理论出现,进化论明天就会被抛弃。”(注1)。

几十年来进化论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一方面没有切实的证据,质疑不断;另一方面,进化论者不断的钻牛角尖,用新的假设掩盖旧假设的缺陷。似乎旁证越来越多,形成了压倒性的“共识”,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层面。之所以会形成这种局面,是因为没有一个法庭能审理这样的案子。

随着DNA编码科学的进展,科学家对生命的来源有了更深的认识。我们发现仅仅凭著两件简单的武器,就可以推翻进化论所有假设,就那么简单,就那么彻底。这就是:DNA编码和中学程度的数学。DNA编码来自基因银行(美国NBIC GenBank);数学是指数、对数运算和骰子理论。

美国数学家、天文学家,本杰明(Benjamin Peirce)说:“数学不是理论的构建者,也不是假说,但是,它却是理论和假说的法官、是理论和假说必须服从的裁判者。没有数学的认可,既没有规律可以遵守,理论也得不到解释。”数学的终审法官地位在科学界是公认的。

先简单介绍一下DNA编码:人的DNA编码中有来自父亲染色体中30亿的DNA编码和母亲染色体、线粒体中30亿DNA编码。看起来,它们很像电脑软件的编码,不同的是DNA编码是4态码:A、T、C、G,电脑是2态码:0、1。

DNA的编码,决定了人体的一切特征。你细胞中的60亿DNA编码,编制出了你;我细胞中的60亿DNA编码,编制出了我。无论你、我来自非洲、亚洲或欧洲,在我和你各自的60亿编码中,序列是完全一致的,仅仅在千分之一的位点上,字码有所不同。例如在某个点上你是“A”,我是“C”,就这样区分了我和你。

一段染色体的化学结构示意图,四种不同的碱基,每一种碱基都相应着一个代码。
DNA编码科学发现,在人的Y染色体的ZFY基因中,有一段729个DNA编码序列。全世界男人都有,而且序列是完全相同的,这个编码序列被称为“亚当标记”。经过中学程度的排列组合运算可以得出这729个DNA四态编码序列可以形成的排列组合数为(注2):

4729=8×10^438,用亿来表示就是8亿亿…亿(54个亿字)。

如果只给你一次的机会,让你随机地排列729个DNA的四态编码字符,去形成“亚当标记”序列,那么,这个可能性就是它的倒数:
P=1/(8×10^438)=0.125×10^-438

小数点后还有438个零,在概率数学上,这么小的数字被认为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这就给“亚当理论”做了一个数学的解答:它否定了通过随机进化产生另一个男人(刚好有这样的729个字符序列)的可能性,证明了全世界人有一位最早的老老祖父:那位20万年前的“Y染色体亚当”(注3)。全世界男人Y染色体上的“亚当标记”,都是由他的染色体上复制出来的。这就等于判了进化论死刑,因为进化论认为人是逐渐由动物进化来的,而DNA编码得出的结论这是不可能的。

从DNA编码标记和数学两个基点,来论证“亚当理论”,是由我们首次提出的论证方法。如果否定这个结论,必须否定这个729字符序列和否定基本的数学理论,这两个基点谁能够否定呢?

这个基于DNA编码和数学的结论被验证过吗?回答是肯定的:验证过!而且已经被百万以上人们的DNA编码样本所验证。

最重要的验证是:12,127男性的Y染色体DNA编码样本,证实东亚的现代人全部都是“源于非洲Y染色体亚当的后代”,中国人也不是北京猿人的子孙(我们以后还要详细介绍) 。从1995年“亚当理论”建立以来,所有对Y染色体样本标记的检测中,都证实了这个结论的正确性。人类的父系树图谱(注4),就是建立在“亚当理论”之上,它经受了上百万个DNA编码样本的检验,证明是正确的。

二、“线粒体夏娃”再给进化论盖棺

人们也许要问,男人定了,那女人呢?人类的遗传信息存储在染色体和线粒体上。1981年,剑桥大学的医学专家们,选择一个普通欧洲人的线粒体DNA编码样本进行检测,确定线粒体是由16,569个DNA编码组成的环状序列。40多年来,全世界的医学专家都是以此为比较样本。证明无论哪个种族或个人的线粒体,都是基于这样的序列。而且全世界人的线粒体DNA编码,在99%以上位点上的编码,都是相同的。仅仅在不到1%的位点上,由于突变产生了差异。1987年,依据全世界人的线粒体DNA编码的一致性,进而提出了线粒体“夏娃理论”:全世界人,都是20万年前一位女人的后代(注5)。

在这里,也可以依据DNA编码,用数学“计算”出“线粒体夏娃”。由于至少在16,400个位点上,全世界人线粒体DNA编码都是相同的。因此,也可以用前面的数学方法,证明随机产生这样的DNA编码序列,是不可能的。除了其概率极小以外,由于不存在有许多人拥有第二个类型,就像掷16,400个骰子,只有抛掷一次的机会,因此,抛掷一次就随机产生相同的第二个序列是万万不可能的。这里略去计算过程,有兴趣的读者可以自己算一算,只要中学的数学基础就可以,这个概率是(注2):

1/(64亿亿亿………亿)(共有1,234个亿字)。

这个近乎为零的可能性,已经表明了这样的事件是不可能产生的。因此,全世界人的线粒体DNA编码是来源于同一个“版本”。这个理论同样经受了上百万人类线粒体DNA编码样本的检验,证明是正确的。可以看到,在Y染色体和线粒体DNA编码上,证明全世界人起源于一位共同的老老祖父和一位共同的老老祖母,这是“科学终审法官”给出的判决书。

这些不是出自宗教,也不是出自科幻,是实实在在的科学。这里没有高深的理论,仅仅是存在于你我身体中的DNA编码和初级水平的数学。然而,这些结论,进化论能否定得了吗?是DNA编码真真实实敲响了进化论的丧钟。

在以后的章节系列文章中,我们还要论述进化论的其它谬误,如黑猩猩和人类共祖,中国人的祖先是北京周口店猿人,以及在DNA编码科学方面的怪论等等。

参考文献:

1、 节选自“22位杰出的生物学家签名的信”,见Nature Vol 290 12 March 1981 p 82。
2、参看“DNA解码科学与信仰”网站:http://www.bydnacoding.org/WHY.html
3、Dorit RL, Akashi H, Gilbert W. “Absence of polymorphism at the ZFY locus on the human Y chromosome.”Science (1955), 268:1183–1185.
4、参看“DNA解码科学与信仰”网站:http://www.bydnacoding.org/CHT2-P1.html
5、Mitochondrial DNA and human evolution,RL Cann, M Stoneking, AC Wilson – Nature, Published: 01 January 1987.

作者简介:

来自湖北武汉,北京水利电力学院毕业。九十年代初,受邀到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作访问学者,后在加州从事电脑工程师的工作。现已退休。

2009年开始从事有关生物DNA编码的数学分析,并由此去追寻生命的起源。已出版“依据DNA编码的物种起源学━寻找科学亚当与科学夏娃”等7本书和在杂志上发表7篇相关文章。还于2010年起,在中国“猫眼看人”网站上,发表了“寻找Y染色体亚当(亚当理论)”等文章,得到近100万点击和多数读者的肯定。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