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喝孟婆汤? 这些古人记得前生(组图)

文/周晓辉

佛家告诉世人,人大多在六道中轮回,除非有缘修得正法,得脱三界。人既然在轮回中转生,那么人有前世、今生、来世之说也非虚妄。东汉时期,世间常有人可以知晓前世来生之事,时常泄露天机。因此,上天特命孟婆为幽冥之神,让她采取俗世药物,制成像酒但不是酒的“孟婆汤”,又称“迷魂汤”。“孟婆汤”分为甘、苦、辛、酸、咸五种味道。凡是预备转生的鬼魂都得饮下孟婆汤。喝了孟婆汤后,转世的人们就再也记不得前世之事了,也就更加迷于俗世中的名、利、情中。

不过,上天为了点醒世人,还是有意让极少一部分人漏喝了孟婆汤,留存了前世的记忆。中国古籍中就记载了一些这样的故事。

魏晋两名官员的前世

西晋开国元勋羊祜,博学能文,清廉正直,仪度潇洒。他在西晋因功被封为钜平子,与荀勖共掌机密。他为人谦和,以德怀柔,深得军民之心。史书说他小时候记得自己的前世。

在他五岁时的一天,羊祜让乳母给他拿金环玩。乳母说:“你家里并没有这个东西啊。”羊祜便自己跑到邻居李姓人家的东墙根桑树中,掏出了金环。李家的主人非常惊异:“这是我死去的孩子玩丢的东西,你怎么可以拿去?”乳母告知了前因,李家人很难过,这才知晓羊祜是自己的孩子转生的。当时的人听说了这件事也都觉得很神奇。

还有在晋朝做到东海太守的鲍靓,也是在五岁时,告诉自己的父母:“我本是曲阳李氏的儿子,九岁时不幸堕井而死。”于是他的父母前去寻访,果然找到曲阳李氏家,经仔细询问,都与鲍靓所说的相符,证实其确实是李氏的亡儿转生。

示意图。图为宋 苏汉臣《长春百子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隋朝刺史前生是一名信佛的女子

隋朝开皇年间,魏州刺史、博陵人崔彦武在巡视中来到了一个小镇子。他惊喜地对随从说:“我前世曾经生活在这里,为人妻子,现在我还记得家在哪里。”

崔彦武遂打马走入一处巷子,拐了几个弯来到了一户人家叩门。开门打招呼的是位年迈的老者。崔彦武走进大门,先来到堂屋,看东面墙壁离地六七尺的地方,有一处隆起。他对老者说:“我昔日读的佛经和五只金钗一起藏在这面墙壁中隆起的地方,经书第七卷最后一页被火烧过,少了几行字。我现在每次背诵这部经书时,一到第七卷的末尾,总是想不起来丢失的文字。”

接着,崔彦武让手下人凿开墙壁,果然找到了经书和金钗,和他说的一模一样。老者哭泣道,自己的亡妻在世的时候,常常诵读此部经书,金钗也是妻子留下的。当年妻子因难产而死,所以不知道这些东西放到了哪里。

崔彦武亦十分感慨。他来到庭院前的槐树下说:“那年我快生孩子时,曾剪下自己的一缕头发放在了这棵槐树的树洞中。”他的手下人果然在树洞中找到了头发。

见此情景,明白崔彦武是亡妻转世的老者悲喜交加。崔彦武给老者留了一些衣物并厚赠金钱,之后就离去了。

老者哭泣道,自己的亡妻在世的时候,常常诵读此部经书,金钗也是妻子留下的。图为五代南唐周文矩《仕女图》。(公有领域)

转生三日会说话 五岁找回前世父母

明朝人陈士元编辑的《像教皮编》卷三讲了这样一个故事:嘉靖甲辰(1544年),陈士元与同年考中的朋友张子征一同喝酒,张指著同坐的妻弟赵生说:赵生前世是赵某的儿子,暑月时去迎接督学,喝了很多酒,回家途中大醉而死。其魂魄游荡到小溪边,恰好有一只狗经过。他害怕被狗咬到,就躲在一名孕妇的身边,不知不觉中魂魄进入了其身子。

孕妇当晚生产,赵生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转生。刚出生三天,其母出门送饭,婴儿在床上呼叫道:“出外请关上门,不要让犬进屋伤害我。”其母听到后非常害怕,马上跑去告诉她的丈夫。她的丈夫以为是妖怪,拿着锄头想打死他,但终究还是没有下去手。自此,转生的赵生不敢再说话。

五岁的一天,赵生看见门前一个骑马人路过,他叫着那人的名字说:“我是赵某托生的,是你的舅父,不知我父母和妻子现在如何?”那个人很惊异,回家告诉了家人。

赵生的父母遂找到这户人家,以钱酬谢,并将其带回了前世的家中。彼时,他的妻子并没有改嫁。而年纪虽小的赵生,尽管没有跟随过任何人读书,但前生所读的书的内容都能记得,他写的字也与前生的非常相似。


赵生的父母遂找到这户人家,以钱酬谢,并将其带回了前世的家中。示意图。图为清 丁观鹏《太平春市图》局部。(公有领域)

秀才前生出痘而死

清代文人黄邛在其所著的《酌泉录》中记载,明嘉靖年间秀才张子蒙,两岁就能说话,常常说到前生的事。六岁时他去惠山,遇到了一位敖姓的妇人,便大哭着扑到对方怀中,说其是自己前生的母亲。

敖姓妇人问了张子蒙很多前生的事情,每一件都十分吻合。从此,敖夫人经常来张家看望张子蒙,两家处得如同亲戚一般。

张子蒙七岁时出痘很严重,敖夫人说他前生就是因出痘而死的。好在这一世他转危为安。但是病好后,张子蒙就不再能记的前生的事情了。

转生三世的牛知府

清朝无锡人汪写园在四川做知县时,他的上司牛知府是嘉庆甲子科(1840年)亚元(乡试第二名),与汪为同年。他告诉汪,自己知道三世的转生情况。

牛知府的前两世为一名武官,因征伐苗人,杀人过多,死后被罚投马胎,跳叫不食而死。第二次转生为马,做某武官的坐骑。一次打仗,在敌兵追杀时,它不顾危险跳跃山涧,使主将得以逃命,而自身则被尖石戳死。因为忠心救主,阴官准许其投人做四品官。

转生前,鬼差剥其马皮,痛不可忍,最后剥至左蹄,因为难忍而收了回来,所以此生牛知府的左手为马蹄。他又说自己将不久于人世,果不其然,他很快就死了。

牛知府第二次转生为马,做某武官的坐骑。图为唐韩干的《牧马图》。(公有领域)

转生四世的宰相之子

清朝宰相陈彦升有个儿子叫陈直方,他与福建黎愧曾是甲午年同科。一天他对黎愧曾说,我已来日无多,恐怕很难再见面了。黎愧曾问他何出此言,陈直方说这是因为他知晓转生四世的事。

在第一世,他转生为四川通判之子,因母亲管束严格,所以外出经商,父死才回家。第二世转生为富贵人家的公子。第三世是京师竹林寺的僧人,一日外出,见一群女子走过,因为没守住心性,瞅了女子一眼,犯了色戒,所以今生投生在陈府。在陈府,他八岁时跟随父亲到竹林寺,斋房路径,一切历历在目。

陈直方告诉黎愧曾,他今生注定早死,如果不早死,必遭刀兵之祸。他还透露,九岁时,他曾去阴间做过判官,每天晚上去冥府,审判案子,拂晓才回到家中。十二岁时,因犯事被阴间革职,但他没有讲自己犯了什么事。

不久,陈直方就病故了。愧曾说,直方生平为人质朴,从不妄语,因此他深信其所说。@*#

陈直方第三世转生为京师竹林寺的僧人。图为清 金农《山僧叩门图》。(公有领域)

参考资料:

《晋书‧羊祜传》
《晋书‧鲍靓》
《冥报记》
《象教皮编》
《酌泉录》
《庸盦笔记》
《见闻录》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张信燕)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