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们面前 猛虎温驯如羔羊

文/宋宝蓝

虎为百兽之王,因其威猛,称雄山林。虽然世人谈虎色变,然而,在一些人眼中,老虎犹如温顺的羔羊。晋朝名士郭文与虎相伴;一位被掳女子幸遇老虎引路出逃;高僧劝慰老虎返归深山。万物皆有灵,老虎也自有它的心声。

无害兽之心 兽无伤人之意

有一年,洛阳被敌军攻陷,郭文到余杭大辟山中避难隐居。他将木头靠在树上,在上面覆上茅草做了个草棚,从此住在里面,四周也没有围墙。当时,常常听到有野兽闯入百姓家中害人,然而郭文独居十多年,并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郭文隐居天柱山时,住在大壁岩的石洞里。太和真人曾经降临石室,教给他道法。郭文潜心修道,隐遁不出。

有一次,一只老虎张著大嘴来到他的石室前,好像求告他什么事。郭文好像听懂了它的意思,于是把手伸到虎喉中,把卡在里面的骨头掏了出来。次日,那只老虎为报恩,衔著一只死鹿放在石室前,献给郭文。从此这只老虎常常驯服地跟随在郭文身边。郭文还可以摸它或牵着它走。

如果郭文出山,老虎也必定跟随他。有时进到城里,尽管行走在人群中,老虎犹如家犬或羔羊一样,低垂著脑袋跟着郭文,从来不敢露出凶恶的模样。有时,郭文把写好的书卷放在它的背上,老虎也会载著书卷而行。有时,郭文将采来的山果、竹叶装在筐里,让老虎载着,一起到街市上换些米盐。

晋朝皇帝听说此事,将郭文召入宫中,问他驯虎之术。郭文说:“我只不过顺应自然的规律罢了。人没有害兽之心,兽也不会有伤人之意。何必用什么方术?老虎犹如百姓,抚爱它,就会跟随人;虐待它,它就与人为仇。治理百姓与驯服猛虎,能有什么不同?”

皇上赞赏他的话,想留他在朝中为官。郭文无意入仕,到鳌亭山隐居遁世。因其修行有素,终是得道成仙而去。

女子出逃奇遇 猛虎引路

晋朝时,有个朱姓女子,有一年被胡寇掳走。胡人想强占她为妻,她誓死不从。胡人罚她去放羊,就这样过了十年,她始终都没有屈从。

有一天,朱氏趁机逃了出去。起初因不识路,她昼夜兼行,一路向东走去,径直走入一座荒山野林,遇见了一只斑斓猛虎,离她只有几步。一开始,她有些恐惧,过了一会儿,心里稍稍安定下来。见老虎无意伤害她,就随着老虎一起走。就这样,朱氏跟着老虎走了十多天,来到青州地界。将要入村时,老虎忽然消失了踪影。

历经一番周折,朱氏出家为尼,法名明感。有时犯下小错,她会连日忏悔,直到看到祥瑞的景象;有时她会看到花如雨落,或听到空中传来的响声,或亲眼目睹神佛圣像,或会梦到吉祥的梦。因其德高望重,江北有许多善男信女都向她顶礼膜拜。

晋废帝太和四年(369年)春,晋司空何充见到她,十分敬重。考虑到京城还没有尼寺,于是献出自己的一处住宅,为她修建寺院。寺庙建成后,何充征询她的意见,为新寺定名,朱氏有感而发,说何充建的寺院,正是在兴造福业。于是为寺院定名“建福寺”。

高僧驯虎

民国二十三年冬天,粤地修建了道场,请求虚云和尚传戒,讲解戒律的具体内容。民众从四面八方涌来,高达数百人,粤地的官绅家眷也多来随喜,当时皈依的有不少人。一些达官显贵也带着士兵到场聆听佛门梵音。

一天夜里,江孔殷的儿子叔颖正站在藏经楼上,忽然发现寺院门外出现两道电光。走近一看,原来是一只猛虎。

众人无不惊恐,一片哗然。士兵们赶紧持枪上膛,准备射击。就在这时,虚云和尚突然现身,阻止了士兵。人们看到老虎趴伏在阶下,似乎有所请求。

于是虚云为它说了一番话,并叮嘱它归隐到深山,以后不要伤人。老虎很有灵性,似乎听懂了他的教诲,伏首再三才离开。一面走,一面回首看着虚云,不舍离去。

此后,这只老虎每年必会出巡一二次,来到山猪野兽绝迹的地方。偶尔,虚云会听到虎啸声,立即出去看它,慈善地安慰它一番,再遣它离去。

参考资料:
《晋书》卷九十四
《太平广记》卷十四
《比丘尼传》卷一
《虚云和尚自述年谱》@*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静)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