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公民记者李泽华失联 韩国防疫不封城有狠招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7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武汉封城一个多月,在城内,新病毒瘟疫造成的悲剧,已经比比皆是。

武汉城大难封 四种“逃离”方式

首先是,武汉这么大的城市,要封闭起来真的是不容易,这个门很难关得住。

这是一座有上千万人口的城市,里面有超过50所高等院校,世界财富500强企业有将近一半在这里投资,这也是大陆军事、科技的要塞。当时也正值中国新年运输高峰,平均每年这个时候,有约3000万人要过路武汉。澳洲悉尼大学的流行病学者Mikhail Prokopenko说:你无法封锁每条对外道路,这绝非万无一失的做法。

最起码,武汉虽封城,但还是要有运送医疗和生活等等物资的人员进出。他们要向红十字会或者医院,或者市里的有关政府部门,开具证明,拿到特别的“通行证”,才能被放行。拿到这张通行证并不容易,而且只能用一次。

另外,封城后,除了经停武汉的飞机铁路轮渡停止正常运作,主要高速公路的39个收费站出口,也同样施行封闭管制。根据台湾一家媒体《城市学》的介绍:过境武汉的主要大公路,就有20条之多,还有数不尽的小路。有人在社交媒体发文说,熟悉武汉道路交通的人,也会选择走小道离开武汉。

例如,我们之前报导过的一件事。2月上旬,一个武汉大学生,想从上海到美国上学。背上书包自己徒步绕开封锁,走上高速,拦了一辆货车,跟着就去了上海,结果在上海被防疫人员发现。

根据一份湖北省电信用户的大数据日报,显示日期是17号,统计了之前的数据。通过这份文件可以发现,通过手机信号追踪,仅2月15日一天,从武汉出城的人就有近2.8万人次,而从2月1日到15日,一共有13.87万人次。这说明,虽然封城,还是有很多人因为各种原因,或者用各种办法出城。

这些办法有已知的,也有未知的。

例如此前爆发群聚感染的武汉女子监狱,一名北京籍的H女士,2月18日刑满获释,22日凌晨就由家属开车接回到北京。这件事很震惊,她怎么离开的,是因为家里有背景吗?还是什么别的原因,特别是她回的还是北京。问题的严重性不仅在于她是怎么出的武汉,还在于她本人在武汉就已经被确诊。

24日,她所住的北京东城区新怡花园发出微信提示,说这名女子回京当天晚上就被隔离检查,3个家属也接受了隔离观察。她在该小区的7号楼3单元的家,也被封门,中央社记者还拍了一张7号楼的照片。2月17日开始,北京各小区增加了对“返京”人员的登记。做好北京的瘟疫防控是中共当局目前的重点之一。

目前,这名在武汉确诊的H女子能够成功回京的案件,已经惊动中央政法委,下令由司法部牵头,会同公安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去湖北调查。湖北省委书记应勇也专门批示,要对这件事迅速查清并严处。这女士如果回的不是北京,可能还不会引来这么大动作,很可能是中共高层介入,才会对这个案子如此重视,可见北京防疫对当局的重要。同时也会让人想知道答案,这女子的背景是什么?放她离开武汉的人,是什么意图?还是只是单纯的疏忽呢?

封城后,还有一个机会离开武汉,就是2月24日中午11点多,武汉市发出17号通告,允许部分符合条件的人离开武汉,直到短短3小时后,武汉市发出18号通告,收回成命,继续封城。但是网上有人说,就在这短短3小时,有30万人出城,还有说有1700多人在这个期间离开武汉,进入湖南长沙。不过这些消息后来都被官方辟谣,说没有这个事。但你说武汉这么大,那么多出入口,一个人都没出去,也不太可能。

在出城的人中,还有一类是被其它政府接走的,这一类还属于比较可控。不过他们有的人想走出住所,踏上离开武汉的飞机,也是困难重重。

一名叫“大伟”的华裔美国公民,今年是30年来第一次回中国武汉探亲,但突然遇到封城,措手不及,被堵在城内。

大卫说,他在封城前就听说有武汉肺炎的疫情,实际上机票已经改到1月25日,但没想到还是被封城措施赶在了前面。但他说封城前当局的宣传一直试图给瘟疫降温,直到封城前的22日晚上,武汉还在举行中国新年联欢晚会,但是几个小时后的23日凌晨就突然说要封城,大卫说他对此相当气愤。他后来联系美国大使馆,得到撤侨回美的机会,但是2月4日早上要离开的时候,路上也要经历检查站,有的撤侨车辆在检查站等了足足2个小时才被放行,而他指控,到机场后,工作人员故意办事慢慢吞吞,拖了足足14个小时才最终登上美国撤侨的飞机。他提供了美国撤侨飞机内部的大量照片。

这是一部改装过的货机,内部加上了座位,虽然简陋,但是很安心,机上工作人员给大家发了N95口罩,每4个小时就给机上的人量体温,最后飞机降落在美国加州的隔离基地。经历了33个小时的旅程,这位美籍华人说:终于回家了。

大卫还发出了在隔离基地的一些生活照片。他说在隔离基地,居住类似宾馆的小套间,因为有很多美籍华人,基地准备了泡面和老干妈辣椒酱,期间还有陆战队的军乐队给他们开了一场音乐会。最终在14天后,拿到健康检验报告的人,离开基地回到家中。

大伟的经历和照片,全部刊登在《大纪元时报》的一篇报导中。

以上我们谈到了在武汉封城期间,几种离开武汉的情况。

封城措施 反而加剧人员外流

其实,武汉封城的措施本身,也加剧了人员外流。

现在,我们知道,官方统计,大概是从1月10日到武汉封城前,有五百多万人离开武汉,官方宣布病毒可以人传人的1月20日后,是个高峰。而在1月23日10点武汉正式封城前的早晨,也有很多人出于对封城后的恐惧,离城出走。他们大部分去了湖北省内的其它城市,其次是河南、湖南、安徽等周边省份。

如果说这些人在封城前离开武汉,去了其它省份,甚至是更远的地方,那可能是逃脱了“封城”,但是大部分去了武汉周边城市,其实后来还是被封住了。

除了武汉,武汉周边的湖北省其它城市,包括黄冈、黄石、孝感、宜昌、鄂州、赤壁、荆州、当阳等14个县市,也在武汉之后相继宣布封城。

根据《城市学》的统计,湖北省这些被封住的疫区,面积可达18万平方公里,几乎有5个台湾大!

湖北省封城覆盖面积之大、涉及人口之多、涉及人群的多样性,带来的次生问题也会很大。我们之前也都提到过。这次生问题包括医疗和生活物资供应、民众被长时间隔离的心理问题、必要的设施供应,还有保证人们及时得到多元信息等等。而这几个方面,问题早已出现。举几个最新的例子。

武汉封城 已衍生至少5项次生问题

医疗资源方面。广东去武汉援助的两名医护曾迎春和振燕,2月24日在知名医学期刊《柳叶刀》发布文章,题目是“中国医护人员要求国际医疗援助”,她们揭示,武汉的条件比自己想像的还困难和恶劣,N95呼吸器、口罩、护目镜、手术服和手套等防护设备严重短缺。而目前,中国各地先后有1.4万名护士到武汉支援。

就是这样也忙不过来,有的医护因为劳累等原因,出现了血糖低而晕倒的情况。有的人因为经常洗手的缘故,手上长了皮疹,长期戴着护具,身上长了压疮,等等。她们的求助,不止在于物资,应该是希望世界其它地方的医护,也能去支援,但不知大陆当局为何一直拒绝外来援助。不过这篇文章被大陆媒体报导后,遭到官方封杀,广东援助武汉的医疗队也发声明道歉,说所述不实。这种结果很大可能是医疗队受到了当局的压力。

生活物资方面。武汉封城后,城内可不只是正值壮年的年轻人,还有老人、小孩、孕妇,有其它疾病的人、还有居无定所的外地人,不是每个人获得生活物资都是那么容易。《民生观察网》报导,1月23日武汉封城后,很多外地人猝不及防,特别是底层打工的人,他们本打算回乡过年,退掉了出租房,但是一下子变成出不了城,没地方去住,只好在车站、桥下,就地搭窝,变成了流浪者,一些人就只能去捡剩饭剩菜来吃,但是很可能有病毒被感染,非常危险。武汉一些市民自发组成的志愿者,发现了他们中的一些人,提供了些许帮助。这些变成流浪汉的打工仔,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解封回家。

在武汉的居民,也有人遇到困难,甚至铤而走险。前几日网上疯传的一名武汉盘龙城美府明苑的女子,为了给孩子买肉,从10楼爬下,但还是被人拦截,白白冒险了。这段视频目前得到证实,确实发生在武汉。但是政府说这个女子是精神有问题,不过在长期封闭下,不难想像,会出现这种情况。

这就要提到另一个方面,民众被长时间隔离的心理问题。有一段武汉人夜间拍摄的视频得到广泛传播,显示在他居住的居民小区内,人们因为长时间封锁不能出门,而压抑著发出发泄式的叫喊,喊声此起彼伏。有网友和媒体评论说,这简直是来自地狱的叫声。

如果是健康人,长期被封锁在家中,只是忍一忍还好,但是如果有亟需要出门的,一定也要考虑,比如孕妇。这就是封城后的另一方面问题,给有需要民众的必要设施供应。

《纽约时报》26日刊登文章,题目是“‘我每天想哭一百次’:疫情令中国孕产妇陷入困境”。文章提到:在中国,妇产科护士和医生已从他们的日常工作中抽调出来,被派往危机中心,提供妇产科服务的小型社区医院由于人手短缺而暂时关闭。这种情况,让很多准妈妈难以获得基本的产前检查。

而在武汉,一名怀孕的黄女士说,给她建档的区医院已不再对孕妇开放,如果不能很快找到另一家医院的话,黄女士说:她和胎儿都有死亡的危险,而且她还患有高血压。

继陈秋实、方斌 公民记者李泽华失联

此外,信息的严格管控,是物理上的封城之外,又一道严密的封锁线。瘟疫爆发后,中共官方出台政策,收紧对疫情相关信息的管控。好多大陆民众在网上的发贴被及时删除,群组被解散,有的人,如已感染过世的李文亮医生,要被请去喝茶写悔过,类似方斌、陈秋实这样的公民记者,也是被当局强制失踪,只是有最新消息说,方斌目前被关在武昌监狱,陈秋实仍没有具体下落。

而另一个在武汉的公民记者李泽华,2月26日发出video,说自己在高速路上开车,被中共安全部门的车辆追逐,他此前刚刚去了武汉的P4实验室,但看到是封闭的状态,就回去了,结果路上碰到了这样的事情,他发出video向外界求助。最后回到旅馆房间后,直播视频,谈自己遭遇,后来他去开门,随后信号消失。截至我们发稿,还没有他的消息,外界怀疑他被当局抓捕而失联。李泽华很年轻,是90后,曾在央视做过主持人,后来退出,在武汉期间,他曝光了武汉火葬场的天价搬尸工招聘广告等,被当局视为敏感的内容。

以上我们从封城限制进出的有效性、城内医疗物资、生活物资、心理承受、民用必备设施、信息开放,这六大方面,谈到武汉封城后遇到的问题。如果要封城,这五个方面一定要得到妥善处理。

封城并不是说完全不对,而是要考虑到封城后,会出现的方方面面问题,不然封城可能得不偿失。有人在海外媒体爆料,说当局要放弃武汉,甚至湖北,如果真是出于这个目的封城,那才真是不负责任。

类似封城的这种因为瘟疫而进行的封锁措施,早有先例,但都是小规模、短时间,而且会给足民众预警时间,做好准备。

2003年SARS期间,台湾台北地区封锁了一间医院;2009年,世界著名大城墨西哥城,为防治当年的新型流感病毒,就下令酒吧、电影院、剧场等公共场合关闭;2014年9月19到21日,西非塞拉利昂防治埃博拉,下令全国封锁3天,民众不能出门,卫生工作者挨家挨户寻找病例,但是只有3天,而且提前了几个星期就发布了消息,要国民储备好食物。

但是像武汉这种,1月23日凌晨2点宣布要封城,当天上午10点就生效,之间只有8个小时反应时间,而且凌晨的时候,绝大多数人肯定在睡觉。这就让市民非常的措手不及。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像我们上面说的,在23日凌晨2点宣布封城前,武汉当地政府和媒体,还在举行公开的新年晚会。

那么,如果不封城,有别的办法吗?

韩国版武汉“大邱市” 不封城治疫尝试

这里就说一下韩国。韩国的确诊病例已经突破千例,最严重的爆发中心在大邱市,大邱是连结韩国东西的交通要道,其地理位置和瘟疫爆发的恐怖程度,被视为韩国版的“武汉市”。不过,韩国卫生部副部长金钢理说:我们不打算像中国对武汉那样封锁该地区。

《纽约时报》报导说:韩国正在尝试采取一种不那么僵化的方式阻止病毒对健康的威胁:在保持营业的同时,强力警告居民采取防护措施。这与中国武汉所采取的严格封锁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既没有强行控制人员流动,也没有禁止来自中国的游客。

报导提到,大邱市长权泳臻说:他的目标是在下月内,为所有存在潜在症状的公民进行测试,在全市开设临时监测站,借调外部医护人员,并确保附近城镇的医院床位。

报导描述,大邱地区的生活明显放缓,但并没有完全停止。人们很多人自觉地不敢出门,但是想赚钱的还会在外面工作,他们自发戴口罩保护自己。又继续工作的人说:生活还得继续。为了养活自己,我不得不上路。

一家面馆还开着门,虽然只有零星的顾客,门口的标牌写道:请进!我们店里每天彻底消毒两次。

《纽约时报》的报导论述说:随着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公民自由也在受到考验。如果这种措施——在保持城市运转的情况下积极监测感染情况——能够遏制危机,对于更加崇尚民主的社会,也许会成为方案模板。

与武汉还不同的是,韩国总统文在寅已经去当地视察,但是中共最高领导人,瘟疫爆发后,一直没有在武汉当地出现过。

意大利“散毒”最远达巴西 伊朗大城曝上万感染

目前,新病毒在世界范围内的扩散,达到了新的阶段。本周,多个国家出现了新的或者第一例的确诊患者。2月26日,欧洲的北马其顿、希腊,因为从意大利北部返回的人员,分别出现首例确诊;北非的阿尔及利亚也有一名意大利男子前去,男子在当地被确诊感染,成为阿尔及利亚第一例;在南美的巴西,也出现第一例确诊,是从意大利回到巴西的61岁男子,这也是拉丁美洲的第一例确诊。以上几个新增确诊,全部与意大利有关。

此外,南亚的巴基斯坦也出现首例和第二例确诊。与巴基斯坦邻近的伊朗,爆发强度惊人。伊朗第三大城市伊斯法罕的一名医生透露,伊朗疫情失控,说在伊斯法罕市,已经有超过一万两千名新病毒携带者。根据伊朗官方消息,该国确诊是139例,9例死亡。但是伊朗官方的消息同样受到质疑。美国国务卿公开怀疑伊朗政府瞒报数字。

伊朗疫情严重到什么程度呢?它已经开始把病毒,往回传染到中国。2月26日,中国宁夏通告,当地出现一宗从伊朗输入的新病毒病例。患者是2月19日坐飞机到莫斯科,然后20日到达上海,22日坐火车到甘肃兰州,然后23日又转车回到宁夏中卫市。这个伊朗的输入病例,不仅让宁夏很紧张,他沿途经过的地方,也都要进行消毒。

难发现难治愈 新病毒弯道超车瘫痪医疗系统

日本是另一个瘟疫比较严重的地方,26日,日本大阪出现了第一例出院后又确诊的患者。这证明了对这种新病毒的治理难度。

我们知道,一般的流感是来得快、去得也快,但是这种新病毒潜伏期很长。这就造成什么呢,别的病毒可能在两周内很快走向爆发高峰,但是新病毒的感染者,很多还没出现症状。等他们出现症状确诊后,却已经感染很多人,就会出现爆发式的这种增长,瞬间弯道超车,超过了其它病毒的感染者数目。还有就是这种治愈后又确诊的情况,别的病毒可能治好了就好了,但是这种病毒看是治好了,但可能又会被感染或复发。综合来说,就是这个病毒,难发现,发现了,又难治愈。我们不用讨论它的致死率,就看它以上的这个特点,就足以见识它的可怕,可怕在哪里啊,它能够瘫痪一个国家的医疗系统。不断地出现新的感染病例,然后又不好治。

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院说是在四月底以前,会临床测试一种新病毒的疫苗,但是从测试完成到量产,至少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时间,而且还要测试成功。那在这之前,这种新病毒依然可怕,没有解药可用。

不过美国总统川普2月26日针对新病毒疫情,在白宫专门召开记者会,他强调:美国民众感染武汉肺炎的风险仍然非常低。而且就算病毒扩散,美国已经准备好因应。川普并任命副总统彭斯,作为美国防治瘟疫的指挥官。

而在对瘟疫进行戒备的同时,像我们昨天节目提到的,美国没有忘记去年12月跟中方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习近平承诺继续履行贸易协议 二阶段协议美国不着急

路透社报导,20国集团财长会议周日(23日)在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举行。世界最大的20个经济体的财政部长们表示,他们会继续密切关注疫情变化,但并没有明确提出疫情对全球经济构成下行风险。

2月23日,美国财长姆钦对路透采访说,疫情的中心在中国,但是华盛顿依然认为,北京会兑现其在贸易协议中做出的有关购买美国商品和服务的承诺。在去年12月的美中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中,北京承诺两年内增加购买价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各类产品。目前,中方已经暂时取消了一系列对美国进口产品的关税。白宫官员也说,习近平在近日与美国总统川普的通话中,明确表示会兑现贸易协议。

但对于会触及根本质问题的第二阶段贸易协议,姆钦说美方没有任何压力,不急于达成。在2020美国大选前,或大选后完成,都是可以的。

好,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节目,在订阅的时候,不要忘了点击订阅按钮旁的小铃铛图案,在第一时间收到我们新节目上传的通知。也欢迎您成为我们的会员。我还有推特,账号是:@xwpajq,欢迎朋友们加我!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您的收看,下期再会!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