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惊奇】FBI紧订购消毒品 陆三省监狱爆疾病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2日讯】大家好,欢迎收看《新闻拍案惊奇》,我是大宇。

武汉再添19间方舱医院 3月1日《网络生态规定》生效

2月21日,武汉市官方宣布,将再建19家方舱医院,预计到2月25日,全市方舱医院的床位,要达到3万张。加上之前的13家方舱医院,那么武汉将有总共32家方舱医院。

武汉副市长胡亚波说,目前的13家方舱医院,床位使用量已经近70%,为满足进一步需求,因此再建19家。

还有一件事值得留意。去年12月底,大陆网信办发布《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主要内容是鼓励网络内容宣传社会主义思想、共产党的路线方针,但同时,不得含有“危害国家安全,泄露国家秘密,颠覆国家政权,破坏国家统一”的言论,而且提出要建立网络内容的“生态治理机制”,健全用户注册、资讯发布审核、跟贴评论审核等制度。外界解读这项网络规定,是要进一步收紧网络管制。而且即将在3月1日生效。

像之前方斌和陈秋实的案例,应该就属于这种《网络生态治理》要管制的内容。
但是目前,有媒体报导,湖北省已经开始局部断网。民运人士曾节明透露,他在武汉的两个朋友分别住在蔡甸区和江夏区。2月11日晚,他们所在小区广播断网后,就上不了网了。曾节明认为,加大力度封城封网,有可能造成人道灾难。

现在就是要观察,在3月1日后这个网络新规生效,武汉乃至更大范围的大陆网络环境,会发生哪些变化。

武汉医生曝上级嫌报太多 没有预警 无防护接待感染者

近日,大陆媒体《冰点周刊》发表一篇报导,叫《新冠肺炎诊断标准之变:武汉初期标准苛刻 医生上报病例被批报太多》。当中引述多名武汉医生的指证,让我们对这种新型冠状病毒在武汉爆发的原因,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文章提到,从12月31日武汉市卫健委发布了有关新病毒的第一次通报后,大陆全境的第一套国家级“诊疗方案”,是大陆卫健委1月16日颁布的,相隔约17天。而在这之前,武汉市是按照自己的标准,制定诊疗方案,定义确诊病例。

接受采访的一共有三个人,都是武汉三甲医院的急诊科或重症医学科的主任,他们分别使用化名:刘越、井坤、李夏。

他们都透露了同一个情况,就是几乎都在今年1月3日前后,他们所在的医院给科室主任级别的人开会,口头传达了新病毒的“上报标准”,全名是《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入排标准》,当时这个新病毒还被称为“不明原因肺炎”,直到1月8日才被叫做“新型冠状病毒”。

李夏说,院领导要求,这个上报标准只能通过“面授、电话,或者微信语音传达”。而院领导手里拿着一份白色封皮的手册。

上报标准太苛刻,不利于早发现、早诊治

当时是给医生口头传达,但是现在《冰点周刊》的记者已经从知情者手中拿到了这份武汉市自己的“上报标准”。

这份“标准”,规定了上报确诊患者的2大类8个条件:

第一类是“流行病学史”,包含4个条件,大意是:长期在华南海鲜市场从事交易活动的人;发病前两周在华南海鲜市场商户内的工作人员;发病前两周在华南海鲜市场与野生动物密切接触的人,密切接触指触摸或者在1米之内观看。以上3条的时间范围,都是在2019年12月1日之后。还有第4条:与以上3条的人共同生活、陪护、同病房等等的密切接触人员。

第二类是“临床表现”,也包含4个条件:发热大于等于38度,有肺炎的影像学特征,发病早期白细胞总数正常或降低,或淋巴细胞计数减少;经规范抗菌药物治疗3天,病情无明显改善或进行性加重。

以上2大类8个条件,只有符合第一类“流行病学史”的全部4个条件,再加上第二类“临床表现”的4个条件之一,然后再排除其它病毒性肺炎的可能之后,才能列为当时被定名的所谓“不明原因肺炎”上报。

三名医院科室主任刘越、井坤和李夏都说,这个上报标准太苛刻,不利于早发现、早诊治。

1月3日口头传达会结束后,井坤的重症医学科马上开辟出收治不明肺炎的10多张隔离病床,不到3天就住满。井坤发现这些病人临床表现都太独特,CT肺部影像全是白的,大部分人昏迷,脖子上插著氧气管,他们毫无疑问就是“不明原因肺炎”,但是井坤说,他们没有一个符合以上的“上报标准”。最后井坤是自作主张,把这几个人全部上报。很快,反馈有了,报导说,井坤等来的是一名医院领导的“严厉批评”,井坤说,他“嫌我们报太多”。

但是后来的核酸检测结果证明,井坤上报的人超过60%是确诊的新病毒感染者,而且还没有算入核酸检测是假阴性的情况。

早意识“人传人” 但没有防护

刚才提到的另一名医院科室主任刘越说,他的急诊科病房1月3日后被征用为新病毒患者的隔离病房,但没收到任何风险预警,他们这些医护当时就戴着普通的外科口罩。刘越提到,他们急诊科尚且如此,别的科室就更大意了。

他说这个原因是,当时官方公布数据一直没增长,而且说没明显的人传人,就没当回事。这样的结果是,刘越自己已经被感染。而且他在那个期间,负责的16张病床被4个家庭占据,当时他就意识到,这个病人传人。

还有武汉第五医院的工作人员透露,1月6日开始,医院就接到了很多“疑似病例”。而这些人中,不知道有多少是带着病毒的。

直到1月16日,根据这篇报导,大陆卫健委第一版《新型冠状病毒诊疗方案》出台,武汉市本地的“上报标准”才停止。

但根据大陆疾控中心2月份的发病日统计,早在12月31日前,武汉就有104人感染,15人死亡。

1月20日,大陆呼吸病学专家钟南山首次证实这个病毒能够人传人,并且存在医护人员感染。

即便如此,到了1月23日,武汉封城的同时,城内第一批新病毒定点医院公布,涌入很多发热患者,但是这些进去医院的大量求诊者,也没有得到恰当隔离。

瘟疫防治问题 责任全在地方 “上面”没责任?

不过呢,这篇《冰点周刊》的报导,在揭露一部分武汉当地的情况同时,也有给大陆国家级的卫健委洗白之嫌,因为通篇读完后会发现,责任全推给了武汉当地,而一提到国家卫健委,不是说他们不知情,就是说有医护对他们撒了谎。

通过现在我们掌握的大量证据,说国家级的医疗机构没责任显然说不过去。

1月28日,一家病毒分析机构的工作人员在微信发表题为《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的文章,当中就提到,去年12月底,大陆就有不止一家机构发现了这种新病毒的危险性,并上报给国家级的疾控机构。

作者还在1月2日把消息暗示给朋友,说新病毒可能有很强的传染力,而且他对直到1月12日前后,官方宣传还是过于乐观,并且国家级医疗机构宣布“有限人传人”、“可防可控”的说法,表示不满。

而且我们还知道,大陆国家疾控中心主任高福等人,1月30日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论文,当中明确指出:2020年月1日1日以前,准确说是12月中旬,武汉就有14人因为人际接触感染;1月1日到11日之间,武汉有7名医护感染,但是1月12日的官方通报还是说没有医护感染。

高福自己为这篇论文做辩护说,他做的是“回顾性分析”。但结合以上《记录一下首次发现新型冠状病毒》文章的揭示,这种说法很难站住脚,而且高福采用的样本要至少早于1月4日。最起码,大疫当前,这么重要的发现应该尽快公布,而不是等到论文发表,这有违常理。

武汉医生感染亡两周才公布 知情人:武汉一天焚上千尸体

事到如今,武汉第一线的医护人员感染情况很严重。前两天武昌医院院长“刘智明”刚刚因感染离世,就又传出武汉市第八医院院长王萍感染病危的消息。截至发稿,还没有有关王萍的最新消息。连医院院长都不能幸免,那第一线的更多医护人员,面临被感染的风险不低。

武汉红十字会医院一名50岁的外科医生肖俊,1月26日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最终于2月8日抢救无效身亡。但是他所在医院直到2月21日才发出这一公告,不知为什么要拖这么久。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一名武汉民间志愿者透露,感染的医护,大部分是因为防护措施没有提到高非常高的标准。同时这名志愿者还告诉《自由亚洲》,根据内部消息,重症死亡率是50%,而且武汉的殡仪馆加班加点烧尸体,一两千具尸体,一天就能烧完,而且已经烧了20多天。

北京两医院聚集感染 当当网复工女职员确诊

《自由亚洲电台》2月21日的另一篇报导则透露了北京市目前的感染情况。

这家媒体引述北京医护的消息说,北京的医院中,新病毒患者已经人满为患。这名医护所在医院的ICU病房和留医观察人员,检测结果都呈现阳性,这家医院抢救室住满,病房已被封锁。

此外,2月20日,北京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复兴医院院长李东霞公布,院内出现群聚感染,包括8名医护,9名护工和清洁员,19名患者和家属,一共36人,其中34人确诊,2人检测呈阳性。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也在同日宣布,其老人科与肾内科爆发院内感染,3人确诊,引发感染的是一对常去医院看望母亲的夫妻,目前有包括医护在内的22人在进行集中的“医学观察”。

推特用户“微澜致远”2月21日发布消息说:北京市刚开会,防控升级到跟武汉一个级别,而且北京医疗资源不再对外,全体待命;同时,此前西城区政府因为1个确诊病患,而有69人隔离观察,这个人自己根据掌握的消息说:69人中有52人确诊感染。

与此同时,在复工潮下,还是要注意加强保护措施,因为在北京,也传出复工后发现有人确诊的案例。

大陆当当网北京总部的一名女职员2月19日确诊,之前已经在公司办公3天半,而女职员的妈妈,早在2月15日就确诊了,她妹妹的确诊时间更早。这都是给人们的警示讯号,虽然复工,但也要注意防疫。

还有两个新近的例证,也说明预防群聚性感染的重要。

山东浙江湖北多监狱聚集感染 总计512例

第一个是大陆多个监狱爆发群聚感染。

2月21日,山东省通报,该省20日新增确诊202例,其中仅济宁市任城监狱内,就有200例确诊,再加上之前的病例,狱内目前总计207人感染瘟疫。山东省司法厅长因此遭到免职处分。

2月21日,浙江省也公布了20日新增的28例确诊,其中27例来自浙江“十里丰监狱”。之前,这所监狱已经有7人确诊,加起来目前一共是34人。这所监狱感染的原因是,其中一个狱警,1月14日到19日去过武汉,但是隐瞒了行程,照常回去上班,直到1月29日确诊。由于他工作时间久,因此感染了众多人。

此外,截至发稿,湖北省武汉女子监狱还有230例确诊,狱长已被免职。湖北沙洋汉津监狱,有41例确诊,相关狱警因为隐瞒,也遭受处分。

港1名防暴警确诊 发烧还饭局 连累59同袍

另外的例子,是在香港。一名当地48岁男性防暴警察,来自北角警署,他18日发烧,20日确诊。这是香港第一例警察确诊。比较严重的是,他在18日出现发烧后,仍在下午5点半到晚上10点,出席香港喜欢明星海鲜烧鹅专门店的一场警官退休晚宴,在场的有一共59名警察。香港警方已经把这59人全部定为“密切接触者”,其中在香港仔分区执勤的36名警察,全部停工在家隔离,另外23名在港岛区等岗位的警察,也回家隔离等待检疫。这些人中,已经有4名出席饭局的警察出现病症,需要送医院治疗。同时,警队还要追查确诊警察在过去14天的其他密切接触者,还有经常去的地点。

还有一个相关消息,根据《明报》报导,香港仔警署有一名女警员,2月21日传出不适症状,后去医院检测,目前检测结果是阴性。这名女警并没有在18日晚出席在烧鹅专门店的派对。

而就在2月16日,香港警务处处长邓炳强与警队同事,还与曾志伟、谭咏麟等“明星足球队”成员举行宴会。席间他们勾肩搭背,非常亲切,而且从流出的图像来看,这些人并没有戴口罩,而且在唱卡拉OK。在这个非常时期,这很容易造成气溶胶传播,很危险。而且被香港民间批评说,警队给市民做了一个并不积极的榜样。大陆有网友也嘲讽这种非常时期聚会的做法是“胆识过人”。而且有人在警队队长面前抽烟,据说也违反了香港法例第371章所规定的,任何餐馆和室内都禁止吸烟。

截至我们本期节目发稿,香港已经有69例确诊,2例死亡。

香港多区纪念721七个月 抗疫与抗议并行

说到香港,我们顺便可以介绍一下。香港的抗争者在不断呼吁香港政府重视瘟疫防治的同时,仍在继续反送中的抗议活动。

2月21日白天,香港多区有人响应“和你lunch”午间抗议活动。这种多人聚集,目前在瘟疫流行之时,也存在争议。不过从现场图像看,大家都戴着口罩等防护措施。其中,在香港中心商业区的一间商场,近百人聚集,仍然手拿或喊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毋忘7.21”、“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的口号、标语,这都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常见的。

集会期间,商场门口有很多警察驻守,截查路人。

而在香港铜锣湾,也有人集会,除了香港人,还有手举五星旗的大陆人,在反抗议,双方一度发生肢体冲突。警察到场后至少拘捕了4个人。

而到了21日晚上,也有人呼吁抗争者,到香港各港铁站静坐抗议。

之所以在2月21日举行抗议,是因为这一天是去年721元朗袭击案满7个月的纪念日。这一天,身穿白衣的一群人,手拿木棍铁棍等,对元朗港铁站及附近市民,进行无差别攻击,至今只有7名被袭击人被逮捕。同时,香港抗争者指控当时警察无作为,放任白衣人行凶,指控“警黑勾结”。这成了香港反送中运动中的标志性事件之一,因此至今当地抗争者在每个月的21日还在纪念和抗议,并敦促当局调查721事件。

刚才简单介绍了一下瘟疫中的香港,在继续反送中的抗议活动。

FBI做防疫 称“紧迫”订购消毒品

目前在国际上,对疫病防治也越来越重视。

美国CNBC报导,美国联邦调查局已经订购了包括3M公司的口罩、知名感染预防PDI公司的消毒剂,总计4万美元的产品,用以应对新病毒的传播。这份订单是在2月14日下发,要求供应商截至21日交货。为什么订购PDI公司的消毒剂呢,联邦调查局说:PDI的消毒手液和湿巾,能在1分钟内杀死54种不同的细菌、病毒,快速强劲。虽然4万元的订单对FBI这样的大机构并不多,但是它在订单中的说明,却证实预防这种病毒蔓延的重要性。FBI在订单上提到:FBI一直在积极检测亚洲新冠状病毒的情况,并通过采购这些物品做好预防工作,由于订购的紧迫性,FBI直接从3M和PDI公司直接购买,而非通过零售商。

CNBC还在报导中提到,事实证明,这种病毒比流感更加具有感染力。截至发稿,美国的新病毒感染者确诊数目,仍然是之前的15例。

番外篇:闲话“江胡习五”预言 “五”该是哪个字?

节目最后,跟大家分享一个番外的事情。就是至少在2014年,我就看过一篇报导,说一个化名李兴的人,在上世纪80年代,在四川雅安工作时,遇到一名民间高人,跟他说中国在后邓小平时代,大陆当局的命数会应在“江胡习五”这四个字。

现在江胡习,我们都知道了,很准确,按顺序分别是3任党魁的姓氏。但是“五”是什么呢,之前众说纷纭,因为这个民间的人,没有用文字写,是用嘴说,也不知道“五”字是哪个。现在“武汉”这件事出来,有人就想,哦,是不是指“武汉”的这场瘟疫呢?

这算是一种预言,民间茶余饭后聊天时会谈到,我也是今天看到有人在议论这句话。谁知道“五”是指什么呢,可能只有时间知道答案。

总之,我们个人,做好防疫工作最重要。大家戴口罩,勤洗手、少去人多的地方。

好,今天的节目就到这里。欢迎您订阅和分享我们的频道,在订阅时,不要忘了在订阅按钮旁边,点击小铃铛图案,及时收到我们上传视频的通知。感谢收看,下期节目,再见!

新唐人《新闻拍案惊奇》制作组

(责任编辑:刘明湘)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