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疫情压不住三方甩锅 川普为何说好话?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20日讯】【新闻看点】疫情压不住三方甩锅 川普为何说好话?(2020/02/19)(总第528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疫情仍在继续扩大,中共终于低调承认军队沦陷了,东部战区的一位海军舰长正在隔离观察。北京西城区政府69人被隔离,而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事发前刚去了西城区视察。

如今不戴口罩,已经成了当局杀人的借口。今天(2月19日)有推文说,武汉警察用警棍和拳头打死了一名没戴口罩的人,声称是武汉肺炎死亡拉去了殡仪馆。中共的强力维稳已经升级了,除了中共1600名五毛舆论维稳之外,还让出生20天的婴儿说话了。

面对失控的疫情,中共卫健委也开始推责了,形成了“三方甩锅”的局面,对北京更加不利。不过在一片指责声中,有两个人却一直在为北京说好话。一个是美国总统川普,另一个使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不过谭德塞否认是在压力下为中共说话,他暗赞北京“牺牲武汉、拯救世界”,就是说武汉人被当局放弃了。而川普赞赏习近平,则可能有别的原因。

海军舰长被隔离

早前盛传军队已经被病毒攻陷,但是始终得不到中共官方的证实,现在终于承认。解放军报前天报导,东部战区海军某舰舰长余松秋在正月初五中止了休假,回到驻地后,正在支队招待所进行隔离观察。

查阅中共官媒此前的报导,余松秋是东部战区常州军舰舰长。

前面的节目中我们层说过,中共部队当中,武警的染病情况是比较严重的。而据总部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报导,中共部队当中的各个军种都有染病情况。比如海南三亚的海军潜艇部队,一名军人被确诊后,300名海军被隔离,不得不暂停了重点训练项目。

据襄阳991医院工作人员证实,一名武警在住院,另有1500名军人和1000名武警正在被隔离。

大家知道,部队里面如果染病可非同小可,因为它的人口密集度非常大。一旦瘟疫在部队中蔓延,对中共军队的战斗力肯定会有影响。正因为如此,中共一向把部队里面的消息当作“军事机密”,所以中共军队与地方是分开的,自成一体。这次疫情也是一样,它不会报呈给当地省市政府,这也是部队虽然沦陷很严重,但外界得知消息很少的原因。

蔡奇刚视察的西城区69人隔离⋯⋯

昨天(18日),西城区区长孙硕出面证实,西城区政府某部门确诊了一名武汉肺炎患者,目前已经隔离了69人。不过孙硕表示政府工作并没有停摆,区委区政府“一切正常”。

当局承认了这个事实,坐实了外界的第一个传闻,就是西城区网信办的一名员工,过年期间回到河北任丘探亲。初六自己开车返回了北京,第二天正常上班,并且投入到了一线防疫工作。

这名员工一直体温正常,没有什么症状。但是2月11日,老家疾控中心通知他,他的亲属被确诊患上了武汉肺炎。这名职工随后通知了单位和社区,自己在家中隔离,一直惴惴不安。结果第二天(12日)去医院检查,确诊了,但属于轻症,目前正在定点医院救治。

这名员工被确诊,西城区政府一下热闹了。69名与他密切接触者和高风险人员,都被采取了集中管控。其中有的是在食堂排队打饭的时候,传染给了同事。

网友爆料说,这名员工确诊的前两天,北京市长刚好去了西城区网信办考察工作。而市长在开会的时候,这个确诊病例就在现场,这可给吓得不轻。网友称“北京市政府领导在家隔离呢”,都不敢去给习近平汇报工作。

不过另一位网友爆料,则是另一个版本。去西城区考察工作的不是北京市长,而是北京市委书记。说有一个湖北襄樊的人,回到北京自己没有检查,也没有隔离,就直接去上班了。然后12日就被确诊了,同时确诊的还有40多人,惹得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暴怒”。

网友说“关键伟大滴蔡书记十号刚去西城区政府大楼视察过”,而且蔡奇在10日当天,还陪着“老大”(老大指习近平)在北京视察。

从公开的报导中可以看到,习近平2月10日在朝阳区安贞街道视察过程中,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一直在陪同。2月13日,蔡奇又去了西城区视察防疫工作,然后第二天,北京就出台了回京人员必须居家隔离14天的规定。

根据中共专家的说法,武汉肺炎的潜伏期是4-10天。如果蔡奇开会时,那名确诊病例就在会场,后面可能会发生什么呢?大家可以展开想像了⋯⋯

产妇临产,妇产科关门

说到西城区,还有一个事,网友发过来2张微博截图。一位怀孕39周的孕妇听说北京友谊医院妇产科关门了,于是立刻给医院打电话,医院回复说让等通知。

另一张图则显示有两份紧急通知,日期显示也都是昨天。上面的通知说,受疫情影响,已经关闭了西城所有的妇产科门诊号源,何时恢复等通知,并且说每个窗口都可以退号。下面的通知表示,“在我院产检的孕妇请等候电话通知”。

妇产科关门,问题就来了,产妇怎么办呢?总不能跟产妇说“最近疫情严重,你先等几天再生”吧?这种事情能等吗?

另外在湖北红安县七里坪镇,3岁多的女童梁某,因为视网膜恶性肿瘤,去年11月在北京同仁医院摘除了左眼。但需要术后化疗,目前剩下最后一个疗程。

可是眼下武汉封城,所有人员不得出入。梁某不能按时返回医院治疗,而且现在已经超了20多天时限。女童的父亲非常着急,担心细胞瘤转移危及生命。

这些事都不能等,不知道当局做出决定时,是不是考虑到了这些因素?估计想到了也不会管,但是中共会讲故事。

20天的婴儿说话?

网友发来两张华商报的网络截图,第一张是“孩子出生不到20天,他却主动申请投入抗议一线⋯⋯”里面这么写的:“大年初一凌晨3点,王慧将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儿子哄睡后,让丈夫雍波开车将她从洋县送回西京医院”。

早上6点半,雍波把妻子送到了西京医院的门口。并且说“我赶紧回,不然孩子看不到我们会哭”,随后就调转车头往回赶。

经过“7个多小时的长途驾驶”,雍波到家了。刚起床不久的两个孩子稚气的问“妈妈干嘛去了?”雍波哄著说“妈妈上班班了,回来给你们买糖糖”。

这篇文章,跟我们之前介绍的武汉医护人员放声大哭完全是两回事,看上去满满的“正能量”。但是如果仔细一看,会发现其中有几个问题。

首先男女不分。标题中用的“他”,让人以为是男士,但是内文中却是女士。这个问题并不重要,可能是小编粗心造成的。

其次雍波连续开车7个多小时。我查了一下,从洋县到西京医院的车程是229.7公里,全程跑高速公路需要3小时31分。而雍波一直没有休息,始终在开车。

另外,送妻子上抗议一线,“话音未落”就调转车头往回赶,似乎从情理上也说不通。因为抗议一线的染病概率是非常大的,把妻子送到这种地方,竟然没有一丝留恋。要么是这对夫妻的感情不好,要么有点太“共产党员”了。

最奇怪的是,第一段写的是出生不到20天的双胞胎,下一段就变成了“刚起床不久的两个孩子稚气的问:‘妈妈干嘛去了?’”

20天的孩子,经过了7个小时自己能起床了,而且还说话了。对这个事,华商报道歉说“工作仓促出错”,编辑把3个故事“一时疏忽”混编了。

没戴口罩被打死

华商报是不是说谎,大家自己判定,因为毕竟没有看到华商报的工作情况。但是另一件事,在人们完整看到事件过程之后,警察仍然在撒谎。

有网友今天推文,说刚刚有武汉朋友发出消息,一名没有戴口罩的人被警察带走了。带走的过程中和警察发生争执,结果被警察当场用拳头和警棍活活打死了。

推文中表示,当120救护车到现场时,人已经死亡了。警察让120把死者直接拉去殡仪馆,但是120没有答应,说“太忙”。于是警察就通知殡仪馆过来拉尸体,电话中说发现肺炎病毒感染者已经死亡。警察不让任何人靠近死者,20分钟过后,殡仪馆的运尸车把尸体拉走了。

网上有不少因为没戴口罩被警察抓捕的视频,也都有暴力执法。但这一起致死案,是目前所看到的最严重的一起。可是警察却找了一个堂而皇之的借口,说是得了武汉肺炎死亡。这足以让人相信,当局已经把武汉肺炎当成了随意杀人的新抓手。只要让谁死,就给扣上一个名字——武汉肺炎患者。

年底前有104例患者,各方甩锅

我不由得想起了刚刚被当局抓捕的维权人士许志永,他会不会被患上武汉肺炎呢?希望大家能够多多关注。许志永前不久发表了一份“劝退书”,敦促北京最高领导人辞职。公开信中写道:“政治家临危不乱、危中见机。而您每逢重大危机,束手无策”。

方斌和陈秋实,通过明查暗访,向外界揭示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真相。早就说过,中共不解决问题,专门解决反映问题的人。

不过方斌他们所揭示的真相,也只是在疫情大面积爆发以后的部分,实际疫情发生的时间更早。

在中共疾控中心专家最新发表的论文中,把武汉肺炎分成了五个阶段。去年12月31日前的104个病例是第一阶段,其中15人死亡。第二阶段是元旦到11日,12日到20日是第三阶段。这三个阶段,感染者超过了6000人。第四阶段是21日到31日,这是彻底大爆发阶段。

这篇论文的说法,与之前当局通报的情况完全不同。这就不能不做一个推断。从这篇新论文来看,中共疾控中心很可能当时发现疫情控制不住了。6000多人染病,这不是一个小数字。所以正常推断,他们可能上报了北京。这一点,从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说法中可以得到证实。她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说漏了嘴,中方在1月3日就已经向美国通报疫情了。

这就与武汉市长周先旺的说法有一些吻合。周先旺在央视直播中表示,他发现疫情就进行了上报,但只有得到上级授权,才可以对外发布疫情。他说的或许是实情,但在疫情爆发之后说这种话,很明显也是推卸责任。

那么求是刊登习近平的讲话全文中,说他在1月7日就对防疫工作“提出要求”。如果习有这样做,那么卫健委、湖北和武汉当局敢压着不办吗?

当然也有另外的可能,就是武汉和湖北当局行动迟缓,掩盖疫情,不希望在自己的地盘出现疫情。所以想把事情压下去,让疫情自己消失,然后让事情不了了之。在中共官员的眼中,死几个老百姓并不是多大的事,所以才会发生李文亮等8位最先吹哨的医生被封口事件。

还有卫健委也存在着推责的可能。我们前面的节目中曾提到过,网络上有一篇文章,说“这样的院士太无耻而可恶”。说的是中共卫健委主任高福和8名院士在12月初到了武汉,并不是首先关心如何防疫控疫,而是首先抢去武汉疾控中心科研人员掌握的病毒资料数据,回北京写论文。

从各方的动作来看,目前三方都在急于推责任。我们说过了,那么多人死亡,有的一家一家的被灭门,这个责任太大,谁都担不起。但究竟谁在说谎呢?您自己应该有一个结论。

不过可以这么说,这三方其实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都有责任,谁也跑不了。不管怎么推责卸责,谁都难辞其咎。但最终,顶罪的羊很可能从地方当局和卫健委里面出。其实武汉、湖北已经有人在顶罪了,蒋超良和马国强被撤职,已经是最先被抛出的羊了。但估计后面还会有。

好的,以上是电视播出的部分。如果想看完整节目内容,请到YouTube搜索新闻看点。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卫健委再次撒谎

这场瘟疫,已经完全失控,虽然各国都在加快研制疫苗,但最快在人体试验,还要等上几个月。然而就在这样一个眼睁睁的事实面前,中共卫健委的官员还在公然撒谎,说“可防可治”。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昨天表示,“这个病虽然是新发传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

维权律师谢燕益表示,“我怎么知道你是如何得出这些结论?你们是怎么统计出来的,缺乏程序的合法性和透明度,也无法监督,也无法核实”。他谴责卫健委的讲法“缺乏公信力”,“如果未了政治和经济目的公然造假,引导舆论,这是犯罪行为”。

也有不少网友纷留言,说一提起“可防可控这个词就想骂人”,谴责当局“又在骗人”。有的说“所谓可防可治,就是封城封户吗?”

网友发给我这样一段视频,一群排列整齐、头戴口罩的防暴警察,手里拿着盾牌向前行进。后面跟着的3辆特警车,在大声的播放着防疫宣传。

俄禁中国公民入境,外交部说好话

中共这些“砖家”的话,不仅中国人不相信,外国人也不相信。

昨天,俄罗斯宣布,明天(20日)开始暂时限制中国人入境。俄国主管卫生事务的副总理戈利科娃(Tatiana Golikova)宣布,凡是中国公民因为工作、私人旅行、教育或观光等目的,都不能从俄罗斯边界入境。

瘟疫面前,中共在怎么讨好俄罗斯,莫斯科该拉下脸来的时候毫不犹豫。

不过中共却在替莫斯科解释。在今天外交部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表示,俄方在采取限制中国人入境前,提前通报了中方。说俄方是“临时性举措,一旦疫情好转,就将予以调整乃至取消”等等。

时事评论员秦鹏在转发中共外交部的回应同时,加了一句评论:“俄罗斯虐我千百遍,我待俄爹如初恋”。

截止到2月16日,全球133个国家和地区,都针对中国公民加强了相应的措施。除了俄罗斯之外,美国之前也有对中国人的限制。目的与俄罗斯是一样的,也是为了防疫采取的“临时性举措”,但是耿爽当时却指责美国“不厚道”。

其实在疫情爆发后,美国向中国捐赠了17.8吨的医疗物资。并且还出资1亿美元,协助包括中国在内的国家抗疫。

美国对中国的帮助,中共从来提都不提。不过美国总统川普似乎并不计较,还在说中国的好话。

川普为北京说好话?

昨天在安德鲁斯空军基地,川普被媒体问到了中国的疫情。他说“我认为习主席正在非常努力的工作。大家知道,我最近跟他通了话。他真的在努力工作。这是一个艰难的问题。”

此前2月7日,川普也曾对记者表示,中国在对抗疫情上做的很好,“表现很专业”。

川普一再为北京说好话,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因为全世界都在指责北京当局抗疫不力,隐瞒疫情。并且严厉封杀疫情真相,抓捕揭露真相的人。这其中还包括他的幕僚。

前不久,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就公开表达对北京的失望。他说“我们真的是对没有受邀去那里感到失望,我们对来自中国的透明度感到有点失望”,并且说对北京提供的有关疫情数据“没有信心”。

有白宫高级官员向华盛顿邮报解释了这种现象。报导说,对金融市场动荡及其对经济影响的担忧,以及川普连任的关键——与中国就贸易协议展开的微妙谈判,在很大程度上促使总统在致命的冠状病毒问题上对北京采取友好的态度。

消息人士表示,川普曾多次对他的顾问们说,在这个问题上采取更为强硬的立场可能会适得其反。因为习“完全掌控著中共政府”,如果美国说北京措施不力,习江不与美国合作。

曾担任过川普副助理的莫里森(Tim Morrison)指出,总统在做的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他在试图鼓励中国人抵制中共某些狭隘和不透明的糟糕倾向,而让疾控中心、国立卫生研究院和其他机构扮演白脸。“我认为他正在尽最大努力,鼓励习尽可能的开放”。是不是这样呢?我们慢慢看。

北京放弃武汉,拯救世界?

除了川普之外,还有一个人在为背景说好话,那就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

很多人指责他为中共抗疫不力背书,可能是收了中共的好处,被收买了。正像中国人所说的,“吃人嘴软,拿人手短”。

不过他在前不久的研讨会上否定了这些言论。他认为中国以实干樱鬼疫情,不用他赞扬也能获得世界赞许。他说北京当局对武汉“封城”,是为了防范病毒蔓延到各国。

谭德塞引述一名英国代表的说法,“这(武汉封城)是一个‘英勇的行动’,因为封闭像武汉那样的城市,是要付出经济代价 、承受各种后果的”。

谭德塞的这些话,香港经济日报认为,这是在暗指中国牺牲一座城,让自己蒙受损失,拯救了世界。

可怜的武汉人,可怜的湖北人,可怜的中国人。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是否对您有一些帮助呢?如果您喜欢并希望继续收看新闻看点,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欢迎订阅,这样我们有新节目上传,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分享给您周围的人。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