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的瘟疫】瘟疫中走向衰亡的古罗马帝国

文/秦顺天

如果你看不清当下,就读读历史,因为历史上都曾经发生;如果你读不懂历史,请看看当下,因为历史正在重演。

号称强大的罗马帝国,疆域之广大堪称空前绝后,有著称霸整个世界的野心,谁能想到,还有比它更高的天意,决定了它的未来。

整座城市空空荡荡,成了一座死城

街上经常出现扑地而倒的人。有人正在说话,突然就开始摇晃,然后倒毙。有人正在买东西,突然倒毙,钱币撒了一地。正在干活的一个人,手里还拿着工具,突然就歪向一边,倒毙。

然后,整座城市空空荡荡,成了一座死城。大街上看到活人不容易,如果真在外面碰到一个人,那他一定扛着一个死人。有幸活着的人,都悄然无声地躲在家里,或照料垂死的人。

然后,大房子、小房子,豪华的、简陋的,都做了居住者的坟墓,房子中的仆人和主人,都躺在他们的卧室里死亡。

然后,街道上出现因无人埋葬而开裂腐烂的尸体,整个城市散发着恶臭。死亡的人难以计数,后来就不再清点尸体了……

猝不及防的瘟疫使繁华发达的城市瞬间崩溃,城市食物供应中断,一切娱乐场所都停止营业了,各类工作都停顿了,大量民众失业,无以为生,然后是饥荒、内乱……

这就是在古罗马大瘟疫中的一幕。

从历史的记载看,古罗马有据可考的大瘟疫有四次,小瘟疫不断。现代科学家推断瘟疫是腺鼠疫、斑疹伤寒、天花等传染性恶疾,但瘟疫为什么有选择性、瘟疫为什么会不可思议地突然消失等等,至今都是谜,现代科学也解释不了。

基督教认为:因罗马人残忍地将耶稣钉死在十字架上、血腥迫害正信的基督教徒,违逆天意铸成了大罪,天降瘟疫,就是上帝对罗马人的罪错、虚伪信仰及道德败坏的报应与惩罚。

[尼德兰]若斯‧列菲林西(Josse Lieferinxe),《圣塞巴斯蒂安代瘟疫灾区向神祈祷》(Saint Sebastian Interceding for the Plague Stricken),1497年作,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藏。(公有领域)
公元79年的大瘟疫

公元33年,耶稣被罗马帝国犹太省的执政官彼拉多判处死刑,钉死在十字架上,但其信徒日众。

对基督信徒即耶稣弟子的迫害,始于罗马帝国第五位帝王尼禄,在他之后有十个古罗马帝王,对基督徒的迫害持续了几百年。

以荒淫残暴著称的尼禄想盖一座宫殿,公元64年7月17日,他命人放火,想省事地清理出建筑场地,结果导致全城几乎陷入一片火海,大火连烧了六天七夜。事后,尼禄嫁祸基督徒,称纵火的是基督徒,借此逮捕基督徒。大量基督徒被杀,或被投入斗兽场。

因基督徒被说成是异端“邪教徒”,招致了罗马人的嫌怨。在罗马人的喝采声中,基督徒被猛兽撕裂,尼禄还下令将基督徒与干草捆在一起,做成皇家游园会的火炬,夜间排绑在花园中点燃照明。

68年,罗马城暴动,尼禄在逃亡途中自杀。

79年,大瘟疫迅速席卷了坎帕纳平原,罗马城内大批人死于致命的瘟疫,史载每天死亡达到万余人。塔西佗在《编年史》中说道:“罗马城……房屋内堆满了尸体,街道上到处都是送葬的行列。”当时的帝王提图斯也死于这场瘟疫。

《基督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法国著名画家热罗姆 (Jean Leon Gerome)绘于1883年。现藏于美国巴尔的摩沃尔特斯艺术博物馆(Walters Art Museum)。描述了古罗马残酷迫害基督教徒的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一群基督徒则将被猛兽撕碎,而看台上无数的民众毫无同情心的观看着这惨烈的情景。(公有领域)

安东尼瘟疫

尼禄对基督徒的迫害只是在罗马城里,到了公元161年,奥勒留.安东尼成为罗马帝王时,就开始在全国范围内铲除基督徒了。

罗马居民当时被政府的谎言蒙蔽,认为基督徒散布迷信,非常仇恨基督徒。安东尼下诏说,举报基督徒的人,将会获得被举报者的财产。于是,全国人都被利诱去搜寻、告发基督徒。之后安东尼用种种酷刑,强迫基督徒放弃信仰,不放弃就处死,或扔进斗兽场,让猛兽活活撕碎,供人观看取乐。

安东尼执政五年之后,166年,史称“安东尼瘟疫”的大瘟疫降临,这位罗马帝王的名字永远和瘟疫绑在了一起。

据说此次瘟疫是天花,由罗马军队镇压叙利亚叛乱后带回,164年开始在帝国东部边境的军队中流行,两年后传到罗马城,随后又波及到其它许多地区。基督徒都认为,安东尼瘟疫就是神对安东尼迫害基督徒的天谴。

不出一年,死于瘟疫的人远远超过战死沙场的人数,平均死亡率是7%~10%,城市和军队中达到13%~15%。每天运出罗马城的尸体堆积如山。

各地民众惶恐不安,有些民众逃到丛林、荒漠,意大利和外省的城市都快空了。乡村荒无人烟,谷物都变白了,挺立在四野,也无人收割。绵羊、山羊、牛、猪,因无人放牧,又变回了野生动物。饥荒继之而来。

很多贵族死亡。公元169年,与安东尼共治罗马的帝王维鲁斯死于军中的瘟疫。公元180年,安东尼在征战的营帐中染上瘟疫,痛苦挣扎七天后死去。也就在这一年,瘟疫暂时缓解了。

九年后,疫情再次爆发,疫情流行范围不广,似乎指向性地只是猛烈袭击罗马城。高峰时,罗马城一天的死亡人数多达2000。

这场瘟疫肆虐了十六年,史学家估计总死亡人数高达五百万,罗马帝国失去了三分之一的人口,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大大地削弱了罗马的兵力。横跨亚、欧、非三大洲的古罗马帝国开始走向衰败,黄金时代就此结束。

安东尼用种种酷刑,强迫基督徒放弃信仰,不放弃就处死,或扔进斗兽场,让猛兽活活撕碎,供人观看取乐。公元180年,安东尼在征战的营帐中染上瘟疫,痛苦挣扎七天后死去。 (Pixabay)

西普里安瘟疫

当罗马帝国危机重重时,公元249年,德西乌斯即位,他把帝国的衰落归罪于宗教信仰自由,为确保政权,他强行统一信仰,阻止民众归信基督,把迫害基督徒作为首要任务,开始以国家之力毁掉基督教教规、戒律及信仰。

德西乌斯下诏立法,规定人人都必须拜祭罗马的神像及罗马帝王像。公元250年,德西乌斯下令要求每个罗马公民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对基督的信仰,否则将被监禁坐牢或者没收家产,或罚为奴,或被处死。

许多圣坛被砸碎。因不愿祭拜别的神,大批坚贞不屈的基督徒被处死。狱卒圣希玻就因归信基督,被德西乌斯用四匹野马扯裂身体而殉道。

德西乌斯即位两年即战死。公元250年,瘟疫再次降临。因一位叫西普里安的基督教主教的记载,此次瘟疫被称为西普里安瘟疫,后世学者分析,这一恶性传染病可能是斑疹伤寒。

西普里安瘟疫猖獗近二十年,成千上万人逃离家园,就把瘟疫扩散到了各地,疫情进一步泛滥。在高峰期,罗马城每天死5000人,2500万人因此丧生。270年,帝王克劳狄二世死于瘟疫。

瘟疫击垮了帝国秩序,人口锐减,经济衰退,内战不断,史称“三世纪危机”。在这之后,罗马帝国每况愈下,不复鼎盛。

最大的一场宗教迫害后爆发的瘟疫

西普里安大瘟疫时,政府借瘟疫散布谣言,说因基督教蔑视罗马的众神,才引起罗马神怒降瘟疫,继而罗马帝国发起了最大的一场宗教迫害,当时是帝王戴克里先在位,他要求所有罗马人必须信奉罗马教,信奉基督的士兵被从军队里开除。

公元303年,戴克里先发出敕令,众多教会被摧毁,大量圣经被收缴销毁,众多教士教徒被屠杀。

公元312年的冬天,一场饥荒后,罗马帝国西部再次爆发瘟疫,后世确认为天花大流行。染病的人全身长满恶性脓包,痛苦难耐。在城市里,瘟疫与饥荒并行所造成的高死亡率,远远超过乡村。有些人侥幸逃过饥荒,却没能逃过瘟疫,数以百计的男女老少都因感染瘟疫而失明。

危机四伏的罗马帝国,经过瘟疫的沉重打击后,维持了不到90年。395年,帝国分裂为东西两半,410年,罗马城首次被洗劫,412年,西班牙全境沦陷,439年,北非全境失守,446年,不列颠行省脱离罗马统治, 455年,罗马再次遭到洗劫,468年,罗马帝国北非远征惨败,476年,西罗马帝国被蛮族灭亡。

古罗马斗兽场(Colosseo,也称竞技场)遗迹。(Diliff/维基百科)

查士丁尼瘟疫

公元6世纪,一场世界性的大瘟疫爆发在东罗马帝国,这次瘟疫发生在查士丁尼统治时期,被称为查士丁尼大瘟疫。拒推测,此次大瘟疫可能是腺鼠疫。

541年,瘟疫先是爆发于北非,然后席卷埃及,接着扫荡了整个东罗马帝国。542年,瘟疫在帝都君士但丁堡横行了四个月。帝都里,瘟疫平等地侵袭了庶民与贵族,一天当中,有5000到7000人,甚至是多达12000到l6000人因瘟疫而毙命。当瘟疫消退,城中40%的居民已经死亡。

一时间,掩埋尸体的速度赶不上人死亡的速度,瘟疫消灭了整户整户的人,一度写满名字的户口簿,如今全被删除,东罗马帝国的人口减少了20%~25%。

因死亡的人难以计数,后来政府就不再清点人数了。街道上、庭院里、门廊里及教堂里,到处都有一丝不挂的尸体。连续几天得不到掩埋的腐尸,使整个城市散发着令人窒息的恶臭,街道上,几乎见不到活人的影子。

腐烂的尸体,大张著的嘴里流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腹部肿胀,手则高向上举。尸体重叠著尸体,有时会被狗吃掉。

墓地满了,大量的尸体就被送到海滩,船只装满尸体后再推进海里,成千上万具尸体漂浮在海面上,脓水则流向四方。

如何清理死尸成为难题,于是查士丁尼采取一种新的处理尸体的办法:修建巨大的坟墓,每一坟墓可容纳7万具尸体。

西奥多以重金鼓励平民运送尸体,每运送一具尸体就大量黄金。如同扔石块一样,尸体被抛进坟墓坑内,坑底的工人则按交替相错的方向,一排排将尸体叠压起来,一层层压紧。男女老少、贫富贵贱都被挤在了一起,就像腐烂的葡萄一般,被许多只脚践踏。

收获的季节,庄稼无人收割,加剧了饥荒,城市正常的食品供应中断,行政管理瘫痪,工商业完全停止,公众道德崩溃,哄抢偷盗等暴力行径剧增,冲突无处不在,社会动荡不安。通货膨胀使国家财政紧张,中央集权开始动摇,到查士丁尼统治末年,国家军队武装力量下降了七成以上。

查士丁尼大瘟疫规模空前,一年中的任何季节,瘟疫都可能发生,它流传到世界各处。公元543年传播到意大利、安条克、叙利亚/巴勒斯坦和波斯,后来又经欧洲大陆传到英国、爱尔兰,在以后的二三百年里,多次卷土重来,整个6世纪,周期性爆发的瘟疫反反复复就有五次,共造成3000万至5000万人丧生,帝都死亡人口达40%。

当时的罗马人,轻贱生命,道德沦丧,文化病态糜烂,民风淫乱,乱伦、无度的通奸几成常态。罗马帝国的知识分子当时都认识到查士丁尼瘟疫就是上帝的惩罚,因为罗马人的罪,上帝正义的审判就要落在他们身上。一种悲观情绪弥漫开来:无人能知道瘟疫最后的结局,因为这是上帝所掌控的,只有上帝知道瘟疫的原因和走向。

米开朗基罗《最后的审判》。(公有领域)

当时亲历过瘟疫的约翰在其《圣徒传》中写道:“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分,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

后来,59岁的查士丁尼也染上了瘟疫,因担心引起恐慌,宫廷对消息守口如瓶。565年,查士丁尼去世。这位野心勃勃想光复帝国的帝王没有想到,世界不在他的掌控中。此后东罗马帝国日渐分崩离析,终被奥斯曼帝国攻陷。

号称强大的罗马帝国,疆域之广大堪称空前绝后,有著称霸整个世界的野心,没有想到,还有比它更高的天意,决定了它的未来。@*# ◇

参考资料:

爱德华‧吉本《罗马帝国衰亡史》
阿诺德‧汤因比《一个历史学家的宗教观》
罗德尼‧斯塔克《基督教的兴起:一个社会学家对历史的再思》
叶金《人类瘟疫报告:非常时刻的人类生存之战》

点阅【历史上的瘟疫】系列文章。

(转自大纪元/责任编辑:李敏)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