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习掀追责风暴 湖北病患为何暴增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0年02月14日讯】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前两天我们在节目中曾介绍,为了祭奠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同时也是向当局表示抗议,武汉市民发起了一次“全城吹哨”活动,现在可能有下篇了。当地时间14日晚上,武汉可能会搞一次“自救抗议”活动。

昨天刚分析完谁可能是下一个替罪羊,今天(2月13日)也有了结果,蒋超良和马国强被拿下了。中共官方宣布,上海市长应勇取代了蒋超良成了湖北省委书记,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替换马国强成了武汉市委书记,北京开始追责了。

与此同时,新冠肺炎(COVID-19,俗称武汉肺炎)的诊断在新增了“临床诊断”之后,确诊病例出现了暴增。习近平在昨天政治局常委会上说,疫情防控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

纳入临床诊断,确诊暴增近1.5万

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湖北省修订了诊断标准,纳入了临床诊断。湖北卫健委表示,随着对新冠肺炎的认识深入和诊疗经验的积累,决定在湖北省的病例诊断分类中增加临床诊断,以便使患者及早按照确诊接受治疗。

通报称,根据新的诊疗方案,湖北将对以往的“疑似病例”展开排查,并对诊断结果进行订正。

临床诊断,指的是医生给病人检查疾病,并对病征做出分类鉴别。不一定经过病毒核酸试纸检测化验,就可以断定疾病种类和制定治疗方案。就拿新冠肺炎来说,疑似病例具有肺炎影像等特征的,就列为临床诊断病例,也就是确诊。

采用临床诊断后,湖北的确诊病例出现了火箭式的窜升,死亡数字也大幅上涨。今天湖北当局通报了修改诊断标准后的数字,昨天(12日)全省新增新冠肺炎病例14,840宗,其中有13,332例是通过临床诊断确诊的病例。

如果以地区划分,在湖北全省的新增病例中,13,436例是在武汉。全省包括临床诊断的242宗病例死亡人数中,武汉占了216例。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湖北每天通报新增确诊数字一般保持在300~400左右。虽然一直高冠全国,但是从数字看基本保持平稳,而且还出现了连续几天下降。正当人们以为疫情可能缓解的时候,当局调整了确诊方法,确诊病例出现了超级反弹。一天之间,新增近1.5万。

这个现象足以证明,此前有非常多的患者没有被确认。

有匿名的中国冠状病毒研究人员对《金融时报》表示,此前对疑似患者的诊断器材,例如测试包,它的效果“并不准确,因此需要反复几次测试”。

报导还援引医务专家童超辉(音)的话说,能够正确检测出冠状病毒阳性结果的概率,一般只有10%~20%。好医院的概率可以达到50%,差一点的医院检测概率可能只有10%。

换句话说,之前单一依赖核酸试纸检测,可能漏掉了很多实际染病的患者。而当局限制使用每天使用核酸试纸的数量,也极大了限制了检测病患的人数。也就是说,湖北、特别是武汉的疫情,远远比之前当局公布的数字要严重的多。

质疑:新官上任先甩锅?

另外,确诊数字火箭窜升,可能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新换上的官员不想背锅。

因为2月10日,马国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武汉的人数排查高达99%,1499名重症确诊患者全部入院。他的说法引起很多人质疑,认为当局仍然在撒谎,隐瞒真实情况。

然后在换上新的党官后,数字就出现了窜升。有网友的评论一针见血:“怪不得一下子一晚上突然增加了一万多,原来是为了盘帐、理库存,毕竟换了掌柜,不能把老帐算到新掌柜身上。”

证明外界推测:大量感染者没有检测到

其实多位外国专家都做过预估,推断实际的疫情比预期要严重。

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London School of Hygiene & Tropical Medicine,简称LSHTM)传染病流行病学副教授库哈尔斯基(Adam Kucharski)表示,假设现在这种趋势持续,根据模型推演,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在2月中下旬达到顶峰。

库哈尔斯基分析,到疫情达到顶峰的时候,“武汉市不排除会有5%的人口感染新冠病毒”。5%,也就相当于每20个人中,就有1个人染病。

武汉大约1100万人口,如果按照库哈尔斯基推演的这个比例计算,也就是55万人。

而英国兰卡斯特大学(Lancaster University)、格拉斯哥大学病毒研究中心(Medical Research Council-University of Glasgow Centre for Virus Research)和美国佛罗里达大学(University of Florida)的4位专家在上月底发表的联合论文中表示,如果想制止新冠肺炎的个案上升,必须得有效控制72%~75%的传染个案。

专家们研究估计,现在侦测到的患者数量,只是实际个案的5.1%。之所以是这个比例,是因为检测冠状病毒的困难。而且大部分个案病情也可能比较轻微,甚至有的没有症状,致使患者没有求诊。

昨天,英国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流行病专家尼尔·福格森对《金融时报》表示,目前中国的诊断到的只是最严重的感染病例,而且只有大约10%的病例被有效发现。

世卫组织“全球疫情爆发警示和相应网络”负责人代尔·费舍尔告诉路透社,这种传染病的威胁正在扩散到其它地方,有些地方的疫情只是刚刚开始。

湖北致死率18%?

这场瘟疫的发展之迅猛,远远超过了SARS,百姓真有些谈虎色变。最让百姓恐慌的,还是因为它的致死率。不过根据当局以往通报的数字,似乎这种病毒的致死率并不高。

以往是因为很多病例在死亡之前,一直没有确诊,并没有按照新冠肺炎统计,所以死亡率被大大降低。而且中共官方通报的数字,很可能经过了美化,并不是真实的死亡数字。而现在调整确诊方法后,染病的基数又剧增。这些因素,都使得死亡率被降低了。

不过有一个现象值得注意,有些地区的“殡葬服务队”开始前往武汉进行支援了。推特上有多张照片显示,重庆石桥铺殡仪馆、河南洛阳殡仪馆都已经向武汉派出了殡葬服务队。

网友纷纷表示,看到这些照片“细思极恐”,“处理尸体都来不及了,死亡数字绝对超过2万,上不封顶”。也有网友说“烧人都烧不过来了!!!还得援助!这不正是实锤了大纪元采访武汉火葬场的那个通话吗!”

网友提到的大纪元采访,是记者在2月4日对武汉某殡仪馆的暗访。殡仪馆的一名员工向调查员透露,“现在的运输量和火化量是平时的四到五倍”,11台火化炉不停地烧。2月3日接运遗体127个,烧掉了116个。全员从年前到2月4日一直没有休息,每天能睡上两三个小时“已经是很幸福”了。

这名员工还透露,汉口殡仪馆的业务量比他所在的殡仪馆还大,压力更大。根据武汉现行政策,汉口殡仪馆接运的遗体只能是新冠肺炎的死者。

根据这些现象,外国专家们有自己的分析研究,得出的结论也与官方有着很大的差别。

武汉病例致死率是18%,就是伦敦帝国理工学院MRC全球传染病分析中心(MRC 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最新的研究结论。这个数字有些惊人。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我们之前有过介绍。他们在官网中描述,不只是为英国政府提供咨询,也和世界卫生组织有合作。

在他们刚刚公布的关于新冠病毒肺炎的研究报告中显示,湖北的病例致死率是18%,中国大陆以外的病例致死率则大约是在1.2%~5.6%之间。报告还指出,整体来说,所有感染新冠病毒肺炎的病例,不论有没有症状表现,致死率大约是1%。

不过报告中也说的很清楚,这次公布的新冠病毒肺炎致死率只是估值,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美国专家也认为,根据历史经验,在传染病初期,病例资料比较有限,所以预测致死率既困难,也不一定可靠。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助理教授沃特森(Crystal Watson)告诉自由亚洲,流行病爆发初期的研究是值得参考的,但不能因此就“一锤定音”。他表示,一个关键因素在于,中共当局“对疫情资讯的披露不透明”,导致抽样误差很难排除。

疫情有多严重?习称“人民战争”

当局的疫情资讯不透明,限制了专家对疫情的评估。那么疫情究竟是什么情况呢?

昨天(12日),习近平又一次主持召开了政治局常委会,他表示现在的疫情防控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要毫不放松地做好疫情防控重点工作,对疫情特别严重或风险较大的地区加强防控,要求打赢疫情防控的“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

会上做出一个决定,向武汉增派2600名军队医护人员,抗击疫情。

当局令下,11架大型运-20运输机在今天早晨已经抵达了武汉天河机场。机上不仅有第一批近1000名军队医护人员,还有大批的医疗物资。

自从运-20在2013年首飞以来,这是第一次参加非战争军事行为,也是空军第一次大规模出动现役大中型运输机执行紧急空运任务。

习近平“最吃劲”的描述,当局的这个大动作,已经让外界看到,疫情仍然很严重。

今天,湖北《十堰晚报》有个消息,十堰张湾区副区长肖旭宣布了全国第一个“战时管制令”:“所有楼栋一律全封闭、居民一律禁止出门、所有闯卡者一律拘留……”,要求民众“居家坚守14天”。

《北京日报》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做了一个简单概括:所有楼栋一律全封闭管理,除抗疫人员和保障民生人员,居民不得出入;所有居民点安排人员24小时值守,不符合特定批准情形的居民一律禁止出来;生活必需物资,通过配送或代购实现;所有乡镇、街办及村(居)委会,也一律实施战时管制。

湖北是重灾区,已经人尽皆知。那么其它地区呢?

网友向我们爆料,上海也开始建“火神山”了,不过当局并没有对民众公布这个消息。

网友发来的聊天截图中,有一份上海市公共卫生服务中心给上海闵行区浦江镇政府的信函。其中表示受上海市委政府委托,建设“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应急救治临时医疗用房项目”。要求上海普盛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做好施工人员以及材料配制运输的准备工作,并称“项目十分紧急”。

另有网络爆料说,上海一天之内3千人被确诊感染,很多店铺被迫关闭了,学校暂定5月1日开学。

还有一位上海网友爆料,在安亭检查站,这两天出现一些开着物资车前往上海的武汉人。网友发来的截图中显示,这些武汉人一下车,主动拿出病例卡,告诉检查站的人,“我是从湖北过来的,我需要隔离。”然后车门一开,上面一家老小都下来。

视频中的男子自称,因为武汉封城,他的父亲“已经出不去了”,所以他想“试一试”,于是到了上海,希望得到救治。

一直被指责为中共站台的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昨天表示,必须极其谨慎,新冠肺炎疫情“可以向任何一个方向发展”。

世卫组织紧急项目执行主任麦克尔·莱恩指出,“现在预测新冠病毒疫情何时结束,为时过早”。

以上是今天的电视节目部分。如果您希望看到完整内容,请到YouTube搜索新闻看点。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找替罪羊?北京掀追责风暴

武汉人逃到上海,希望得到治疗,这在证明著武汉的疫情相当严重。而疫情泛滥到越来越难以收拾的局面,主要是因为中共各级官员的掩盖真相、隐瞒事实。

昨天我们在节目中推测,谁有可能成为下一个替罪羊。话音刚落,蒋超良和马国强就被抛了出来。而且有迹象显示,当局可能要掀起一股追责风暴。

北京掀问责风暴,2月12日,湖北省书记和武汉书记双双被换。(大纪元合成)
蒋超良在1月30日第一次出席疫情发布会时,面对央视记者的提问,回答得驴唇不对马嘴。央视记者提出有关武汉返乡人员回家遭堵和医疗用品紧张的问题,蒋超良却念稿,说“过年期间,走亲访友,相互拜年,这是中国人的习俗”。这段视频在网络上传的很火,很多人对他批评。

马国强在中共政法委秘书长陈一新代表习近平来湖北督战防疫之后,声称对武汉的排查人数高达99%。但被记者给揭穿了,“马书记是骗人,还是被骗了?”

除了这两个替罪羊,中纪委监委网站还通报了其他落马高官。广西河池市金城江区卫健局副局长程志勇从湖北返回后,在居家医学观察14天期间,违规外出参与聚餐,被免职并立案调查。广西还有多名党员干部在疫情防控中“履职不当”,也受处分或诫勉。

此前的湖北卫健委党组书记张晋、卫健委主任刘英姿已经被撤职。

那么接下来,谁还有可能呢?我们可以继续观察。

有网民把近期一些湖北高官的表现编了一首打油诗:一问三不唐志红,人不传人是高福,可防可控王广发,等待授权周先旺,深感内疚马国强,物资充足王晓东,答非所问蒋超良。

武汉喊冤,北京早知情?

昨天我们说,武汉市长周先旺在之前央视直播中表示,公布疫情必须要上级授权。很明显是不想背锅,有一种“要死一起死”的意味。

今天武汉“汉网”发了一篇文章:“‘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文中表示,很多人说周先旺有主要责任,“可是又有谁去理性看待这位市长背后的无奈?”

文章表示,早在12月,已经把相关情况上报了国家卫生部门,专家组也到武汉调研,并给出了“初步结论”。文章质疑“这位市长亦非专业医学出身,遵从专家的建议又何错之有?”

这篇文章的意味,已经不再是简单甩锅了,大有“一箭三雕”之势。法广分析,首先武汉不是没有动作,而是12月份就上报了中央;其次武汉市长的举动并不是盲目,上报不是自己的决定,而是听了专家建议;三是表示周先旺在疫情面前“有担当,也有科学精神”。

这篇文章明白无误地披露了一个事实:12月已经向北京报告了疫情,依照专家的建议,做了自己该做的。这个说法,完全呼应了周先旺在央视上的那套“等待授权”的说词。也就是说,责任不在武汉,而在北京,因为北京早就了解情况。

在2003年SARS之后,当局建立了一套全天候直报传染病等重大疫情的先进系统。这个系统不需要经过层层官僚,主治医生、专家或发现疫情的医院等可以直接报告中央。

那么这就奇怪了,北京为什么在二十天后才有表态呢?

北京当局像崇祯帝?“诸臣误朕”

最近网易平台出现一篇通俗短文:“崇祯亡国的时候,大家都等着他下令”。尽管这篇文章早就被删除了,但是各种复制件照样在大大小小的朋友圈流传。

文章表示,崇祯为什么亡国?当危机来临的时候,所有人都在等着他的指示。身边都是不说话、不做事的“听话”人,崇祯说什么就做什么,支支动动,拨拨转转。崇祯最后埋怨“诸臣误朕”,其实是执迷不悟,始终没有理解。是他耽误了大臣,也耽误了明朝的江山。

文章分析称,到这种境地,如果遭遇突发危机,应对能力的短板就会特别明显。因为谁都怕承担责任,不敢独立判断决策。而是逐级上报、等待指示,上边没有命令就坚决不动。过度权力集中导致人们对体制失去忠诚和认同,只把自己当成打工仔。

前两天习近平到朝阳区去了一趟,网上有不少照片传出。细心的人发现,习的口罩那个金属条没有压下去。周围的人为什么不提醒呢?是不是像网易文章分析的那样,人们只把自己当成打工仔,没有义务去指出问题呢?

法广认为,这次疫情并不是湖北当局、或者中共疾控中心完全压着,这是“不符合事实”的,因为已经有全天候直通中央汇报疫情的制度。从卫生角度看,中央可能是国务院最高领导人李克强。但李克强没有实权,要做到“维护中央权威”,不敢单独下令处理疫情,所以他只能向习汇报。

而北京在20天后才下令处理疫情,或许有三种可能。一是北京对疫情缺乏敏感性,或以为传染病没什么可怕的,顶多死几个人,没什么了不起。二是当时美中贸易谈判正在进行中,北京可能希望等到谈判落定再决定。三是北京可能与湖北官员一样,希望快快乐乐地过年,开完两会再处理。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主任寇健文认为,疫情延烧至此,“最重要的是中共体制上的问题”。北京仍须对疫情蔓延负责,即便中共当局现在试图引导舆论,把责任归咎给地方政府,但这些被问责的官员,都是在习的任内任用的。

帝国的特征就在于全国所有官员都看着今上的脸色行事,任何独立的看法见解都很危险。就这样,一拖再拖、一压再压直制完全失控,给人民的生命财产造成巨大伤害。

台湾《自由时报》报导,大陆网友最近疯传一个消息,武汉人要发起自救抗议活动。时间就在明天(14日)晚上8点到8点半,响应活动的人在这个时段关掉家里的灯,做一个熄灯抗议活动。

台湾资深主播张雅琴表示,这项行动如同“反送中的武汉版”,反共味道浓烈。如果成功,代表北京当局“真的彻底完了”。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是否对您有一些帮助呢?如果您喜欢并希望继续收看新闻看点,您可以点击视频右下角的欢迎订阅,这样我们有新节目上传,您就可以第一时间得知消息,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分享给您周围的人。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